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民营企业换帅潮:富二代能否当好接班人

企业培训师观点:民营企业换帅潮:富二代能否当好接班人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红领集团张蕴蓝接替父亲张代理出任董事长,泰旭木业董事长傅振瑞之女傅文质出任集团主要企业总经理,良木集团董事长王友旭之子王刚从父亲手中接过权杖……近年来,随着上世纪80年代创业的一批企业家进入退休年龄,他们的子女开始走到台前成为企业新的掌门人。这些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的70后、80后富二代接班人,在接掌企业的过程中有着怎样的故事?会将企业带向何方?他们能否像父辈们一样,当好企业的掌舵人?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职业经理人难入“法眼”挑大梁的还是自家人

  尽管现在有许多成熟的职业经理人,但对于岛城企业家来说,“传位”于子女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已经完成接班的红领集团、良木集团,正在进行接班的泰旭集团,尚在酝酿接班人的亨达集团等,无不体现出这个特点。

  “父亲一开始也没想到要把企业传给我,而是想交给一个职业经理人打理。”泰旭集团下级一家主要企业的总经理傅文质说,在决定叫她回来接班以前,父亲找了至少两个职业经理人做接班人,都感觉不太满意,最后还是将她从美国叫回来了。“我想可能与家人更容易信任有关。”

  据了解,红领集团“老掌门”张代理刚开始也没想过把企业交给女儿。“为什么最终选择我?我认为这和血缘关系不大,基于对企业发展的责任心,父亲非常慎重地对待接班这个问题,他对我进行了长时间的考验与观察,最终才决定由我接班。”张代理一直不想把企业打造成家族企业,在张蕴蓝在国外留学的五年中,张代理一直在寻找可以接班的人,聘请了多任职业经理人,还做了股权分离等工作,一直在为做成一个公众企业努力着,但是职业经理人换了一任又一任,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所以才想到把女儿召回来。

  岛城一家企业的负责人说,这可能和山东商人的习性有关。“鲁商比较喜欢家族式经营,传位于子女再正常不过了。”

  基层做起多部门历练美女当上企业掌门人

  2009年3年,在位于即墨市红领大街的红领集团总部,举行了隆重的交接仪式,张蕴蓝正式从父亲手中接过“接力棒”,走到了前台,成为红领集团董事长。

  这一幕并不是张蕴蓝前几年所能想象到的。出国留学,毕业后在当地工作,不缺钱的张蕴蓝在国外过上了舒适的日子。后来,因为思念家人,张蕴蓝回到了国内,在上海一家美国公司当上了一个收入不错的白领。只不过,这一切被“出差”到上海的张代理的一席“谈话”完全改变。

  张蕴蓝回到了红领,开始为接班做准备,这并不是一片坦途,而是布满荆棘。刚开始,张蕴蓝被安排到了国际业务部做一名报关员,负责报关、报检、跟单以及国际业务谈判等工作,一年之后,张蕴蓝被调到了营销中心。接着又被派到了一线生产车间。在公司的各个部门,张蕴蓝无不战战兢兢、一丝不苟,2008年底,才坐上了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仍然不太放心的张代理,对女儿又进行了几个月的考察,2009年3月份,张代理正式与女儿举办了交接仪式。

  “接班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我经受住了父亲的‘考验’,培养了自己的接班人素质。”张蕴蓝说,从基层做起,经历各“要害”部门后扶正,是中国民营企业家接班的传统路径之一。

  传授经验介绍老客户扶上马再送一程

  傅文质的接班历程较张蕴蓝要短得多。11月2日,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我是今年2月份刚从美国回来的,由于我出国比较早,已经在美国生活了14年了,一回来特别不适应。回来之后,经过几个月,父亲很快任命我为集团下面一家主要企业的总经理。”

  33岁的傅文质认为,留洋时间太长也不是好事,朋友一开始都觉得她完全西化了,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我也在美国开过公司,刚回国的时候,事事都和美国比,搞得自己心态很不好。国内效率可能要差一点,明明讲好1月10日回款,可到时就是回不来,打电话给对方,对方说这样那样的意外。我就想,这怎么可以呢,合同规定什么时间不就应该什么时间吗?”

  对于她碰到的这些问题,仍然担任公司董事长的父亲不停地对她进行指导,渐渐地,她适应了很多,自己带领的企业经营渐渐上了路,碰到一些事情,也能理解了。“父亲还带我去认识他以前结交的朋友,给我介绍客户,对我帮助很多。经过半年多的磨合,现在在公司进行管理问题不大了,明年我想根据自己的思路,进军家庭橱柜方面的开发销售。这块市场巨大,公司一直没有好好运营。”

  多数留过洋常互相取经

  与草根出身、学历不高、“泥腿子”身份创立家族企业的父辈们不同,这些70后、80后“富二代接班人”几乎都是口含金汤匙出生,他们大多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其中很多人凭借家庭良好的经济条件出过国、镀过金。

  张蕴蓝在加拿大待了5年,先留学再创立自己的公司。傅文质在美国待了14年,同样大学毕业后在国外自主创业开起了公司。良木集团董事长王友旭十几年前就安排儿子王刚远赴日本留学。

  这些从父辈手中接过权杖的“富二代”,会经常坐到一起聚会、交流,商讨接班的经验,发泄一下经营企业的压力,顺便探讨可能发生的合作和商机。“我们的背景类似,经历类似,有很多共同语言,每次聊天都可能有所收获。”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张宗强说,“富二代”不但要传承家族企业,更要将其发扬光大,在现在社会背景下,接受良好的教育是让企业焕发更大生机的重要条件。很多岛城企业家不是将孩子送出国镀金后就让他们回来接班,而是还让他们在社会上爬摸滚打多年,有了充足的实跌历练经验以后,才让他们“回巢”执掌家业。

  青岛永禾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坤毕业后先自己干了很多年,星火集团的接班人先在企业部门工作了8年,理论和实战能力均达到一定的水平,然后才回到父亲公司任职。

  张宗强说,当今的商业环境不同于20年以前,竞争更加激烈,现实则向“富二代”们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他们既要具备现代企业经营管理能力,又要有国际视野。“大多数岛城的富二代在国外还是开拓了视野,学到了不少东西的。他们与父辈相比,可能创业吃苦耐劳的精神差一点,但是在知识结构和国际化视野上,绝对会超越前辈。新的‘接班人’入主后,会给企业带来新的血液,企业经营战略有可能会发生重大改变或调整。”

  有的嫌太累不愿接权杖

  跟父亲一夜长谈之后决定回归的张蕴蓝,在接班的态度上算是比较主动的。“既然要做,就要做好。”张蕴蓝说,家族企业要想长盛不衰,接班人能否胜任太重要了,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她宁愿接受接班所经历的各种残酷磨练。“我比较年轻,为了取得员工和父亲老部下的认可,只有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来快速提升自己。别人要工作8小时,我就一定要工作12个小时;别的年轻人犯的错,我会尽量不犯、少犯。”

  青岛永禾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坤接班过程也较为主动。“我大学毕业后,跟父亲的生意伙伴合作过多次,产生了很多自己的想法,但父亲不听我的,因此,我就想将班接过来后,实现自己的想法。”张坤说,他父亲的公司属于传统产业,看上去并不太有成长性,有的朋友建议他另择行业,但为了维护这个父亲经营了20多年的企业,他还是选择了接班。

  傅文质在美国生活的非常舒适,回来接班略有一丝不情愿。“我还有一个妹妹,她更不想接班,父亲将企业做到这么大,不能到我们这一辈没人管理而衰落下去。再说接了班,与别人相比,我们有了一个不错的平台,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实现自己的一些理想,尽管为这个理想要放弃很多东西,但我们会珍惜的。”

  不是每一个企业家的后代都愿意接班。目前在山东一家经济院校求学的史相萍也是一个“富二代”,对于接班,她明确表示拒绝。“我爸爸在胶南经营一家家具厂,员工也有上百人,每年赚一二百万问题不大,但现在竞争压力这么大,当一个企业的老总工作太累了,我是绝对不会接班的。”史相萍说,她父亲有让她接班的意思,还特意让她学习经济专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渐渐对接班失去了兴趣。“回家看到老爸,操持一个企业天天没时间休息,每天需要操心的事太多。而我习惯了过安稳的日子,不太适合去全盘操控一个企业。”

  史相萍说,她最大的梦想是当个公务员。“公务员的时间比较多,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看书、培养自己的爱好。”史相萍说,她多次与父亲沟通后,对方已经接受了她的想法,表示不再勉强她接班。“我爸说等他干不动了,就将企业卖掉,反正我们家赚的钱也基本够花了。我也希望他能够尽快将企业转手,这样就不会太累了。”

  ■背景

  企业新掌门身家都不低

  记者多方了解发现,这些换帅的民营企业,大都规模庞大。有的企业老掌门人曾名列富豪榜。由此可见,压在富二代接班人身上的担子非常重。

  “红领”创建于1995年,拥有总资产7.3亿元,年实现销售收入6亿元左右,有15家分公司和4个专业工厂,注册资金5000万元,员工5000余人。2011年9月,张代理以20亿元人民币的身家进入胡润百富榜,排名第900位。青岛泰旭木业集团有限公司现已发展成为一家大型集团企业,曾多次入选青岛民营企业500强。此外,良木集团也是青岛数得着的民营企业,销售收入和利润名列前矛。

  ■链接

  七成家族企业传不到下一代

  有数据显示:改革开放30年,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年龄平均为55岁至75岁。未来5至10年内,全国有300多万家企业面临企业传承问题。全球著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曾发布过一项研究数据,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7%未能传到第3代,只有3%的家族企业在第4代及以后还在经营。

  青岛欧凯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孙资凯说。“富二代接班人”们也要清晰地意识到父辈当初创业具备的优势,不要因为懂一些老一辈不懂的东西,就看不起创业的上一代。“接班不是一个人的事,老一代企业家和富二代都需要加强对接班的学习,只有相互配合,共同努力,才有可能完成权力的更替并使企业发扬光大。”A10、A11版文/记者肖良华
■他山之石

  开办培训班培养接班人

  许多民营企业掌门人培养下一代的方式并没有创新。他们要么花大量资金给下一代读书,但却没有具体方向和目标;要么把下一代送到国外留学,希望孩子回来可以到企业接班,而这些手法收效并不明显。

  此前,江苏省委组织部下发了《关于在全省实施“千名民营企业家后备人才培养计划”的意见》,计划用两年时间在江苏省培养1000名民营企业家后备人才,主要对象包括大型民营企业的接班人和成长型民营企业的负责人。

  在上海从事富二代接班人教育研究的专家林皓琪说,富二代与他们的父母所处的时代完全不同,思维也有着天壤之别,家长应该多给孩子一些空间,让孩子发挥自己的优势。他认为,富一代需要不断改进和完善教育方式,借助社会机构培养孩子。

  据了解,近年来,各地的“富二代”培训班层出不穷。这些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的孩子如何才能接好班,是他们父辈最关心的问题。父辈送他们参加这些培训班,就是为了让他们接好班。

  ■对话张蕴蓝

  犯过错,父亲为此“埋单”

  张蕴蓝是岛城富二代接班的一个代表,她对自己的表现如何评价?3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在外地出差的张蕴蓝。

  记者:与你父亲相比,你从商时间太短,在刚开始经营公司的时候,有没有犯过一些错误?

  张蕴蓝:我很感谢我父亲能够放手让我去实践去体验。我的确犯过很多错误,虽然没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但是父亲还是为我的错误埋了很多单。

  记者:你正式接班已两年多了,你父亲对你这几年经营公司的情况满意吗?

  张蕴蓝:这个问题应该问我父亲才对。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对自己是非常不满意的,我非常感谢父亲用这么长时间的成本让我去成长,我觉得如果可以重来,我可以做得好很多。我父亲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他对自己要求苛刻,对孩子要求也很严格,所以在我成长的经历中,父亲是很少表扬我的,正式进入工作后,批评更是家常便饭。我相信以他的标准,离满意还差很远。

  记者:年轻企业家比较喜欢涉猎资本市场,对于传统的制造业兴趣较少,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张蕴蓝:资本和实业永远不矛盾。其实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资本,在上海的一个美国公司。回归实业,我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我已经爱上了这份事业。但是我不会放弃资本这个平台,未来我会利用好资本这个平台将实业推上一个更高层面。

  记者:你的手机号当中有“001”这三个数字,你现在是不是习惯了发号施令,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

  张蕴蓝:其实,手机号码不是我自己选的,所以没想很多。至于我的生活,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每天几乎所有的活动都是围绕工作展开的。所以,应该说我习惯了以工作为中心的生活可能更贴切一些。

  记者:你留过洋,也年轻有活力,给企业带来了哪些新的东西?

  张蕴蓝:我想变化主要体现在团队和思维上。具体表现在团队年轻化——现在的团队主要以80后为主;学历高——以本科为起点;国际化——相当比例的成员会两国语言。思维主要体现在多品牌运营,新的营销模式(鼠标+水泥)的推行,国际市场的拓展。

  走定制的道路是红领的重要战略方针——平价定制,为了将定制模式发扬光大,我提出了“F2C”模式。即Factory(工厂) to Customer(消费者),工厂直接将产品卖给消费者,减少流通环节所产生的费用,并将节省的成本让利给消费者。这种模式降低了运营推广成本,降低产品的价格,仅为传统渠道销售的50%左右,公司的定制业务得到极大的发展。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