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温州出资补贴培训民营企业接班人引关注

企业培训师观点:温州出资补贴培训民营企业接班人引关注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民营企业家,当代中国社会一个特殊而重要的群体。30年改革开放辉煌史,凝结着他们的汗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搏击中,有着他们的贡献。

  岁末年初,传来这样两组数据:

  2009年12月2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报告时说,目前中小企业创造的最终产品和服务价值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左右,缴税额约为国家税收总额的50%,同时提供着近80%的城镇就业岗位。与此同时,不久前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研究报告(2009)》称,我国企业的社会责任整体水平尚处“起步”阶段,民营企业仅得到29.6分。

  改革开放走过30年,民营企业面临大规模代际交接。中国民营企业,该如何持续健康发展?谁来教育“民企接班人”?这些思考,已经超越了家族财富版图延续的狭小视角,成为引人关注的社会课题。

  一直培养公务员的浙江省温州市人事局下级的学校,大门口忽然增加了一块新牌子——温州市继续教育学院。外界议论说,这主要是进行民营企业接班人培训的。

  此前,温州市人事局的一份调研报告表明,未来10年,温州将迎来企业接班交替的高峰期,民营企业家队伍隐含断层危机。

  民企队伍面临断层危机

  “培训班不仅有民企二代,还有职业经理人和自我创业者,都是未来决定温州经济的人”

  金晶安静地坐着,一件“雅戈尔”衬衫,朴素的外表看不出丝毫“民企二代”的影子。

  他是来参加温州市人事局组织的“温州民营企业后备人才高级研修班”的。他所在的企业叫金宇石油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是父亲创办、兄弟4人共同经营的家族企业。

  金晶1972年出生,1993年大学毕业,分配在杭州一家企业,干了50天就辞职了,回到家乡乐清市,在父亲厂里上班。到1996年,企业年产值达上千万,在乐清也算比较大的企业。之后十多年,企业发展得并不算快,现在年产值仍没过亿。

  为什么发展不好?敏感的家族传承或许是问题的症结。兄弟4人中,他是老小。父亲已经70多岁,还是公司董事长。从2000年开始,企业就为接班的事情产生矛盾,但怎么接班,定不下来。

  与外界想象的不同,温州是一个传统观念非常浓厚的地方。家族企业,4个孩子,“分家”一直是竭力回避的话题。不分家,各自想法又不同,影响了企业的决策与发展。如何解决这个难题?这成了金晶来念书的目的,他想寻求答案。

  在金晶的班里,29岁的邵长风是冠盛汽配零部件有限公司的热处理分厂厂长。“我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我来的目的是给自己充电。”他说。

  邵长风从沈阳理工大学毕业后来温州,从一线的班组长做起,然后是见习主管、车间主任、厂长助理,直到分厂厂长,仅花了4年时间。这次培训是公司主动安排的,连他共有4人参加。

  温州现有民营企业家约15万人。其中,40至50岁之间的占一半,50岁以上超过15%。这意味着,未来10年,温州将迎来企业接班交替的一个高峰期。去年7月,温州市人事局课题组的一份《温州市民营企业家队伍建设调研报告》,得出一个令人担忧的结论:民营企业家队伍隐含着断层的危机。

  “我们的培训班,招收的是未来的温州企业家,不但包括民营企业第二代,还包括职业经理人、二代企业家——就是现在自己创业的这一批。这些,都可能是未来决定温州经济的人。”学校校长吴延风说。

  人事局补贴民间培训

  “温州人务实,培训有效果,出几万学费都行;没效果,出一千块都不肯”

  民营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在温州,向来牵动企业的神经。

  之前,温州民间就出现了专门进行民营企业接班人培训的学校。2008年,温州市人事局局长王益祺到宁波慈溪市,参观方太集团创始人茅理翔创办的家业长青接班人学院。这也是中国第一所专门培养家族企业接班人的学校。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合作推进温州企业后备人才培训项目。

  研修班每期8天课程、每人费用为1.28万元。温州人事局决定用人才经费为每人补贴8800元,学员只需出4000元。出人意料的是,优惠政策没有立竿见影,很长一段时间里,乏人问津。

  无奈之下,温州人事局向温州各行业协会求援,请他们推荐、介绍会员企业的相关人员前来报名。“第一期时,我甚至动员自己的朋友来参加培训。”校长吴延风笑着说。
优惠政策是否有用?对温州企业家来说,一次培训费用1万多,并非大额数字,为什么企业还要去补贴?

  吴延风解释:“这好比一场马拉松,企业所做的,就是从加水站递了一杯水过去。当然旁边会有观众热议:我们也很热啊!我们也要喝水!但是不行,正在跑步的是运动员啊!”

  补贴是否有用?金晶说:“如果没有补贴,我就不去培训了,又不知道有没有收获。当然现在我选择去。”

  这话得到吴延风的证实:“温州人有时有点过于‘务实’,什么都希望立竿见影。培训并非刚性需求,有效果,出几万学费都行;没效果,出一千块都不肯。怎么吸引他们来?所以现在企业补贴相当重要。”

  吴延风认为,培训班的效果还是不错的。第一期经过动员,只有15人报名,第三期报名的就有50人。

  请老师也一样,务实的温州人不看牌子多大,名声多响,就看有没有效果。第一课下来,学员反映,理论性太强,信息量过大。校方立即调整课程,增加本土化,不但延请温州本地的企业家来讲课,还增设一些温州企业最关心的课题。

  受训者人人都有收获

  “现在想掘第一桶金很难,第二代创业的人都有体会。培训对解决这个问题有帮助”

  第一期研修班,学员大多是“80后”,石峰被选为班长。提起培训效果,他说得很实在:“我不是有的放矢地去学习,但还是学到很多东西。最大收获是去看别人的企业。差的企业为什么会差?好的企业好在哪里?看到问题就是让自己进步。”

  处于迷茫期的金晶,听了“家业传承”一课后豁然开朗:“家族企业不能靠规范解决,最好是早分开。少数服从多数,在现阶段的家族企业中还是行不通,因为不守规则,亲情交织之下的管理,很难做到一是一、二是二。”

  邵长风认为,培训中最有用的是“心态训练、赢在执行”等科目。冠盛重视培训,邵长风说,4年中公司安排过很多培训,每年至少一次系统性培训。相比之下,这次培训人数少,交流机会多,各人都提出自己公司的问题进行讨论,一些共性问题得到解决,对大家都有启发。

  “我把打工看成创业。”邵长风说。他认为,温州人个性鲜明,好拼搏,求上进,思进取,对他都具有借鉴意义。对他来说,本土化也是有吸引力的:其他培训班结束就结束了,这里经常将几期学员集合起来交流,对了解信息、结交朋友很有帮助。

  邵长风的话,代表了相当部分职业经理人的心声。金晶就觉得:“温州人还是很保守的。像股份改制等进程都很慢,也很难吸引外人进来,引进职业经理人的失败概率非常高。”所以培训中和培训后的不断联系,不断交流,成为邵长风非常珍惜的一个途径。

  石峰在培训结束后,延续了当“班长”的一些做法。接受采访的前一天,石峰还组织了一个四五十人的徒步队去登山。“认识老师和同学,也是培训的收获之一。同在温州,同学过,大家见了都非常亲热,这也算一大额外收获。”

  受培训者怎么看待企业为他们做的这一切?“温州上一代靠冒险、拼搏获得成功,但他们的时间和环境、机会显然都与今天不同。现在想获得第一桶金就很难,第二代创业的企业家普遍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企业这样做,对解决这个问题肯定有帮助。”石峰说。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