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中国式创新:4种模式与4个心态

企业培训师观点:中国式创新:4种模式与4个心态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改革开放30年来,随着人民币升值和劳动力成本的一步步提升,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转型越来越急迫。中国的时代转型倚重于创新,但对于创新的解读,却是见仁见智。这里不妨戏说一下:中国式创新的四种模式以及模式背后的四种心态:危创新:丛林草莽心态;伪创新:百事可乐的心态;微创新:精益求精的心态;伟创新:开放的心态。

  危创新:丛林草莽心态

  危创新,说白了就是违反道德底线,甚至违反法律约束的所谓“创新”—从黑社会到黄赌毒,从盗版光碟到软件外挂和恶意劫持,从食品掺假到媒体抹黑和幕后操纵,从资历作假到知识产权盗用,处处都是危创新在作祟。

  国人文化情结中对于“梁山好汉”的认同和推崇,为危创新提供了滋生的沃土,民众常常看不清危创新的危害而容易为之蒙蔽。危创新者非常善于操纵网民舆论,借所谓的“民意”之刀杀人。我国法制和监管的不完善更是给危创新者以可乘之机,所以“铤而走险”式的危创新案例层出不穷。

  2010年8月,在黑公关和部分媒体的操纵下,圣元奶粉深陷“激素门”,一时间民意鼎沸,一致声讨圣元的不负责任和企业的监管失职。此后短短半年时间,进口奶粉的市场占有率陡然上升到50%以上,国人不敢再喝国产奶粉。倘若不是事后抓出幕后黑手,恐怕直到今天,圣元和企业还要备受谴责。

  危创新,常常能够带来快速而直接的效益,这对于急功近利者有着巨大的诱惑力。一位参与掺假三氯氰胺的乳品收购商曾经向记者透漏:“加了三氯氰胺才能赚钱;不加,那就一分钱赚不到。不赚钱,我们吃什么?一吨牛奶卖给老百姓多少钱,可我们装在口袋里的没有这么多钱……”言下之意,只要产业链分配不合理,他们就有理由而为之。危创新者往往以“被逼无奈”、“别无选择”、“社会所迫”和“劫富济贫”等为借口,这些借口一方面给了他们“出师有名”的强心理暗示,另一方面则蒙蔽了公众的是非判断。

  没有底线的危创新心态一日不摒弃,中国则一日不能成为真正的强国,国人的价值观也无从成为世界普适的价值观。

  伪创新:百事可乐的心态

  伪创新,其实本身并没有创新,而是把别人的创新和成功模式简单复制,将其应用在“先驱者”覆盖不到或覆盖不全的领域。假设市场足够大,假设在某些地域和垂直领域,有足够的特有需求,而且一直不能为“先驱者”所满足,那么简单复制的伪创新便有强大的生命力。

  这里有一个正面案例,是当可口可乐如日中天时,百事可乐横空出世—同样是碳酸类饮料,口味非常接近,在这场“百事挑战”(PepsiChallenge)中,大部分人无法辨别两者口味的差别。但作为一个市场的后来者,作为一个先驱者品牌的挑战者,百事可乐没有停留在第一步的伪创新上,而是从市场营销、品牌推广、渠道模式、资本运作和商业模式上不断创新。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百事可乐的市值与可口可乐越来越接近,同时还分拆上市了一些品牌优质的企业,其中包括拥有KFC和必胜客的百胜(Yum!Brands)。

  类似的故事在中国也有很多,在国内做得很出色的品牌代理商,反向收购母品牌的地域所有权,甚至整个品牌。

  收购后,不拘泥于原来的品牌风格,不断地给品牌增添新的内涵,让原本濒临危境的品牌焕发出新的活力。

  B2B商业模式最早出现在美国,或许今天已经没有太多人还记得CommerceOne、Ariba、FreeMarkets这些B2B的先驱,网络泡沫破碎的不仅是浮躁和不切实际的梦想,也抹杀了一个可能爆发的产业潜力。而真正将B2B模式可持续地做成功的,却是中国—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众多B2B公司的率先盈利和上市,让世界为之一振。

  名为伪创新,其实不伪。敢于在市场的规范下挑战先驱是一种勇气。挑战者也常常拥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比如更了解本地或垂直领域的用户需求,拥有更强的执行团队和更好的推广渠道……在“同质化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今天,决定成败的不再是“一招鲜”和“一锤定音”,而是商场博弈和执行智慧的长跑。换句话说,百事可乐的成功模式可以被复制。设想,如果中国出现更多成功的自主品牌“千事可乐”、“万事可乐”,你是会责骂产品山寨,还是为更多元的市场选择和勇于挑战的企业家喝彩呢?

  微创新:精益求精的心态

  微创新,顾名思义,是基于原有的商业模式、产品模式和技术的基础上的进一步革新、小步骤创新。因其微小而往往被忽视,但其爆发力同样巨大。

  以日本汽车工业为例。早年的日本汽车,在美国人的眼里就是廉价低质的代名词。日本汽车工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日本企业表现出持续的微创新能力,彻底改变了世界汽车市场的竞争格局。我曾生活在丰田汽车在美国最大的工厂(Georgetown,Kentucky)附近,有机会与丰田汽车的工程师交流,当时他们最常用的考量质量的标准是“问题数(DefectCount)”,即平均每辆车的小毛病数量,而丰田汽车Camry的“问题数”是美国同类车型的二分之一。丰田汽车不遗余力地探究每一个出问题多的地方及其原因,搜集相关数据,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而后以优化流程的方式,尝试将“问题数”一降再降。通过这种老美看不上眼的精益求精的微创新精神,把日本车的质量做扎实,口碑做响亮。

  在中国,关于微创新的讨论也有很多。我印象很深的是,很多互联网英才到网吧、用户家中,考察用户使用产品的行为习惯、操作过程及使用感受,并根据这些采样改进产品。恰恰是这些产品的细节处理逐步满足了用户的需求,令其在一段时期里有了长足发展。

  微创新,的确渺小到不足以言道,但诸多商业流行品牌的成功案例证明,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正是那一点点的细节处理和看似漫不经心的微弱发力,日积月累,推动市场走向新的格局。
伟创新:开放的心态

  伟创新,一如在过去30年里的电脑技术、互联网技术以及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搜索、SNS等带来的全新产业变革和机遇,是人们传统意识里公认的“伟大创举”。但关于伟创新的理解,容易陷入以下三个误区。

  误区之一:伟创新,总是发明者能够最成功的创新

  回顾历史,第一个发明图形界面的是XeroxLab(施乐实验室),第一个把这项技术商业化的是苹果公司的Macintosh,而真正把这个技术普及给大众的是微软的Windows视窗操作系统;10年前,在Overture和AltaVista横行的网页搜索年代,人们质疑Google是不是还有机会;6年前,在MySpace、Classmate.com和Friendster蓬勃发展的SNS领域,有多少人相信同是从学生领域入手的Facebook能够后来者居上。

  伟创新,并不一定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创新的简单结果。事实上,大多数伟创新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几代人在发明者的基础上,不断革新模式、革新渠道、革新产品和用户体验的结果。

  误区之二:伟创新,是一次性的创新

  伟创新,是厚积薄发的过程,人们在惊叹爆发结果的时候,往往忽略其历经艰辛的漫长发展史。

  当SNS标杆Facebook在用户时间上已独霸江湖之时,大家是否还记得,2004年至2007年间Facebook经历过几次艰苦转型:从最早的校园模式扩张到用户动态(Feed)表现形式更新,从单一的交友式网站到复合型的profile展示,从简单的社交模式到建立在开放平台基础上的多种应用,从单一的用户内容源到包容了FacebookOpenGraph(原FacebookConnect)的多元内容源……今时今日的成功无法一蹴而就,坚持脚踏实地的积累迈进,才是造就Facebook风靡全球的稳固基石。

  误区之三:伟创新,是一个企业或某个人的创新

  创新之所以伟大而影响深刻,是因其带来的产业和行业的巨大变革。以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为例。

  20世纪90年代初,如果你有机会去美国大学的机房看一看,会发现苹果公司的Mac电脑与X86型IBM的电脑在数量上不相上下,但Windows的开放平台(WindowsAPI和基于API的开发)迅速发展,颠覆了市场格局。一大批企业在Windows平台上大展身手,众多Windows软件和应用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带动了一大批软件公司蓬勃兴起,实现了第一次基于Client-Server开发模式的革命,也让Windows操作系统成为个人电脑OS的无冕之王。

  今天的Facebook开放平台,与苹果AppStore平台和Android应用平台,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中国,包括中国移动、腾讯在内的诸多大型企业,也开始尝试开放产业链,让更多的中小企业释放创新潜力,与行业一起成长。以代表腾讯社区的QQ空间和腾讯朋友为例,接入的一个个第三方应用(如摩天大楼、家园守卫战、功夫英雄、梦幻海底等等)都获得了用户基数和商业模式的成功,QQ互联也给Yoka、酷6网、cnBeta和Donews等各类网站带来了直接流量和用户。

  创新式的中国

  成就伟创新需要一个开放的心态,一个共赢的心态。以前听朋友说,国人做一项生意,像吃一条鱼,喜欢从头吃到尾,恨不得把鱼骨头都吃下去,这是一个“产业链封闭”的形象比喻。而今天,一个开放的创新,是把鱼塘不断扩大,鱼塘的开发者在自己养鱼的同时,把更大的鱼塘提供给其他人。微软其实就是一个例子,在Windows上,既有微软自己开发的Office软件,也有更多满足不同需求的非微软研发的应用。市场份额最大的浏览器是IE,但是通过IE,我们看到最成功的Portal是Yahoo,最成功的搜索是Google,最成功的SNS是Facebook……放水养鱼式的开放,将成就一个更开阔的共赢的行业。

  中国需要腾飞,国人应该摒弃危创新,在尊重法制和游戏规则的前提下,敢于伪创新,埋头苦干、踏踏实实地微创新,积少成多,汇聚伟大,在开放的心态中成就伟创新。今天我们探讨“中国式创新”,明天期盼出现一个“创新式的中国”!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