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聚焦企业失败教训:无锡尚德身影黯然

企业培训师观点:聚焦企业失败教训:无锡尚德身影黯然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分贝网:走上歪门邪道

  教训:两轮融资800万美元打了水漂。第一,有效的盈利模式才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第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2003年6月,郑立和朋友一起创建了163888网站,寓意“一路上发发发”。随后,他们开发K8录歌软件,163888逐渐成了中国首屈一指的网络歌手聚集地。香香、杨臣刚等网络歌手在网站成功推出,《老鼠爱大米》等网络歌曲风靡一时,让163888网站名声大噪,号称“华人第一音乐社区”。

  2004年10月,IDG向其投资200万美元(据悉,最终投资并没有完全到位),占其20%股权。2006年,网站注册用户达到1200万。同年,163888获得了阿尔卡特VC的600万美元投资,占12%股权。

  2007年6月,网站启用了新名字和新域名:分贝网,但分贝网的盈利模式并未有根本转变,依靠卖空间和收取会员费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广告成了分贝网主要的收入来源。

  2009年,郑立涉嫌经营色情视频聊天业务被捕,2010年1月,此案开庭审理,郑立当庭认罪。郑立涉足色情业务的原因尚不知晓,但分贝网日渐衰弱则是不争的事实。公司始终处于亏损状态,新的投资却始终没有到位。

  Mysee:浮华之败

  教训:北极光和赛伯乐等机构白白投资了200万美元。多做实事,少来虚的。

  Mysee是国内最早进行P2P视频直播研发技术的公司,是集视频直播、点播、互动娱乐、无线增值等服务于一体的宽带视频娱乐服务平台。公司曾联合各大门户网站、电信运营商为国内外50余次的大型活动进行了网络直播。

  2005年2月,高燃创立MySee.com,蒋锡培(微博)投资了100万元人民币。2006年初,又获得北极光和赛伯乐等机构一共200万美元的投资。

  但MySee烧钱的速度太快了,几十个人,每个月要烧掉100多万元人民币,办公室光装修就花去100多万元人民币,还要花大量的资金购买视频内容。8个月时间,200万美元的投资款,消耗殆尽。另外,作为创始人和公司董事长,高燃总是默许媒体夸大事实,融资200万美元变成了融资1000万美元。据投资人说,他时刻最关注的都是自己的知名度和形象,他到处演讲,宣扬创富成就,但只为自己做市场,不为公司做市场。在投资人看来,高燃拿投资人的钱去包装自己,甚至还有其他的用途,但就是没有用来给公司做企业。

  一茶一坐:上市游戏

  教训:SMI、IDG等机构三轮4700万美元投资前途堪忧。不择手段,一切为了上市,本就是错误的思维。

  2005年,沈南鹏(微博)的个人基金SMI以风投身份进驻一茶一坐。

  当时,一茶一坐制定了“2008年至2010年”期间上市的目标。2005~2008年三年时间,一茶一坐总共经历了三轮融资,融资额达4700万美元。

  2005年11月,获IDG资本、海纳亚洲、东安投资、寰慧投资以及SMI(沈南鹏个人基金)等1400万美元投资。

  2007年1月11日,再次获得1068万美元投资,投资方包括纪源资本、IDG资本、海纳亚洲、SIG、SMI、TECO、FMCG等。

  2008年9月3日,一茶一坐又获得2300万美元的风投融资,投资机构分别为橡树投资、纪源资本。但是一茶一坐连续7年亏损,且亏损额度逐年递增。上市大梦越来越远。

  雪上加霜的是,2008年,一茶一坐的十几家加盟商集体将其告上法庭,诉讼理由是一茶一坐“诱骗”加盟商投资,然后强行占有加盟店并成为该加盟店的实际控制人,他们要求一茶一坐返还相关加盟费用并赔偿损失。从加盟商的表述来看,一茶一坐涉嫌用加盟商的钱来建店,然后通过合同托管,将加盟店的控制权、经营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在加盟店的装修工程、设备采购、原料采购等多方面,一茶一坐都有操作空间,甚至可以利用掌握加盟商公司法人章、公章、财务章的便利,直接将钱划走,甚至出现了“一次采购猪肉35吨”的可笑的后补发票。

  一茶一坐打的算盘是,如果加盟店这样折腾下来还能正常经营盈利,并保持强劲增长势头。一茶一坐就以双倍开店价格将其收购,以其强大的盈利能力增加上市砝码,这样皆大欢喜。

  如果加盟店经不起折腾倒下了,一茶一坐就将加盟店直接关了,自己坐收渔利,对加盟商则是“加盟有风险”……

  问题是,如此费尽心思地折腾,诚信荡然无存,即便被资本推上市,又如何赢得投资者的信任?

  分众传媒:被热钱冲昏了头脑

  教训:市值从巅峰时的80亿美元跌到6.3亿美元。公司做实,资本才有意义,否则,被热钱牵着鼻子走,就会陷入投机的漩涡。

  不是官二代,没有富爸爸,没有海归背景,不是技术出身……江南春(微博)完全凭借自己的勤奋努力,本科毕业十年内达到了5000万元人民币的资产,并在广告业积累了广泛的人脉和对媒体深刻的洞察。

  2003年,在好友陈天桥的“刺激”下,江南春开始反思自己循规蹈矩的创业模式,并终于寻找出楼宇视频广告这个新的蓝海,短短两年时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股市。

  上市之后,分众传媒表现出了“秦王扫六和”的气势,一举收购了聚众、框架、玺诚等众多竞争对手,在楼宇广告市场一统江湖;并通过好耶、分众无线、央视三维布局互联网、手机移动、电影院线的广告,意图打造中国最大的“生活媒体圈”!巅峰时期,分众股价高达66美元,市值超过80亿美元,和百度一并成为中国仅有的纳斯达克股指企业。

  遗憾的是,或许是被热钱冲昏了头脑,或许是缺乏对自我的深刻审视,IPO后江南春在产业投机和资本博弈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而作为创始人,江南春不仅没有解决分众的中央系统管理问题,更疏于在团队建设上下力气,公司没有做实,却一味想着怎么在资本市场上圈钱,最终在金钱面前迷失了自己。

  给予分众致命一击的是,2008年的3.15晚会。由于旗下公司分众无线涉嫌发送垃圾短信,分众传媒被央视狠狠曝光了一把!自此之后,分众股票一路下跌,直到4.5美元,市值6.3亿美元,蒸发了近80亿美元!
无锡尚德:身影黯然

  教训:2011年10月11日,无锡尚德股价跌至2.47美元,市值4.5亿美元,较最高时蒸发140亿美元。核心竞争力、核心资源才是竞争根本。

  无锡尚德于2005年12月首次公开上市,成为第一个在纽约股票交易市场成功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他们生产的多晶硅薄膜太阳电池,是太阳能设备的重要组件,代表了绿色、科技的发展方向。在“全球变暖”的概念恐慌中,无锡尚德受到了资本的热烈追捧,股价一度高达86美元,市值145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百度的明星企业。

  然而,在经历与资本市场的短暂蜜月后,无锡尚德股价一路下滑,截至2011年10月11日,股价跌至2.47美元,市值4.5亿美元,令人瞠目结舌地蒸发了97%!140亿美元就这样灰飞烟灭。

  究其原因,一言以蔽之:没有核心竞争力。

  光伏产业,虽然号称高科技,但真正有技术含量的部分,在于上游的切硅片等基础部分,这些生产牢牢掌握在美国、韩国的企业手里。无锡尚德更像是一个组装高科技零件的加工厂,虽然比一般的加工厂更需要技术,但核心竞争力终究不在自己手里。当国内常州天合、中电电气等企业开始一拥而上时,市场瞬间变为惨烈红海。屋漏偏逢连夜雨,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而扩大产能后,又赶上金融危机,各国企业减少了对太阳能的补贴,相较于火电成本高昂的太阳能,只留下黯然的阴影。

  博客网:巨头挤压

  教训:两轮融资1050万美元,被挥霍殆尽。

  第一,钱要省着花,即便花也要放在可行的方案上;

  第二,不要小看巨头们的后发优势。

  002年,方兴东(微博)创建博客中国,之后3年内网站始终保持每月超过30%的增长,全球排名一度飙升到60多位。并于2004年获得了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和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的50万美元天使投资。2005年9月,方兴东又从著名风险投资公司GraniteGlobalVentures、MobiusVentureCapital、软银赛富和BessemerVenturePartner那里融资1000万美元,并引发了中国Web2.0的投资热潮。

  随后,“博客中国”更名为“博客网”,并宣称要做博客式门户,号称“全球最大中文博客网站”,还喊出了“一年超新浪,两年上市”的目标。于是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博客网的员工就从40多人扩张至400多人,据称60%~70%的资金都用在人员工资上。同时还在视频、游戏、购物、社交等众多项目上大把烧钱,千万美元很快就被挥霍殆尽。博客网自此拉开了持续3年的人事剧烈动荡,高层几乎整体流失,而方兴东本人的CEO职务也被一个决策小组取代。到2006年年底,博客网的员工已经缩减恢复到融资当初的40多人。

  其实,2006年末,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的博客力量已完全超越了博客网等新兴垂直网站。随后,博客几乎成为任何一个门户网站标准的配置,门户网站轻而易举地复制了方兴东们辛辛苦苦摸索和开辟出来的道路。

  PPG:死于人祸

  教训:三轮融资4600万美元被变相转移。创业的目的之一是赚钱,但不能仅仅是赚钱,PPG的失败再一次证明,在企业经营中,人是多么重要的因素。

  PPG,2005年10月成立,业务模式是通过互联网售卖衬衫。轻资产、减少流通环节的概念,加上狂轰乱炸的电视、户外广告,迅速让PPG建立起市场领导者的地位,满世界都是“Yes!PPG”的广告语和吴彦祖自信的微笑。

  2006年第三季度,PPG获得了TDF和集富亚洲的第一轮600万美元的联合投资。2007年4月,PPG获得了第二轮千万美元的投资,除了第一轮的TDF和集富亚洲追加投资之外,还引入了凯鹏华盈,它是美国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

  2007年年底,三山投资公司击退其他竞争对手,向PPG注资超过3000万美元。 2008年,PPG模式出现了凡客诚品、优衫网、CARRIS等几十家模仿者,PPG不但丢掉了行业老大的地位、官司缠身、高管流散,更传出创始人李亮卷款潜逃一说。

  PPG失败的真正原因:创始人李亮表面上是做电子商务,但配套的物流、仓储都是自己的公司,或间接与他有关,他不停地向这些公司打钱,投资人的钱作为费用变相进入他自己的名下。钱转移光了,李亮也没了。他从一开始就是有预谋、有准备地圈钱,他很聪明、勤奋,执行力也够,但就是出发点不纯。

  亿唐:无钱过冬

  教训:两期5000万美元融资,只剩下空壳。钱再多,也得省着花,不然,花光钱就熬不过冬天。

  1999年,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前夕,刚刚获得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的唐海松创建了亿唐公司,其“梦幻团队”由5个哈佛工商管理和两个芝加哥大学工商管理组成。

  凭借诱人的创业方案,亿唐从两家著名美国风险投资DFJ、SevinRosen手中拿到两期共5000万美元左右的融资。

  亿唐宣称自己不仅仅是互联网公司,也是一个“生活时尚集团”,致力于通过网络、零售和无线服务创造和引进国际先进水平的生活时尚产品,全力服务所谓“明黄e代”的18~35岁之间、定义中国经济和文化未来的年轻人。

  亿唐网一夜之间横空出世、迅速在各大高校攻城略地,在全国范围快速“烧钱”:除了在北京、广州、深圳三地建立分公司外,亿唐还广招人手,并在各地进行规模浩大的宣传造势活动。2000年年底,互联网的寒冬突如其来,亿唐钱烧光了大半,仍然无法盈利。此后的转型也一直没有取得成功,2008年亿唐公司只剩下空壳,昔日的“梦幻团队”在公司烧光钱后也纷纷选择出走。
尚阳科技:崩于内部之争

  教训:多家机构投资1亿美元,但没能换回美梦成真。被市场打败不可怕,被自己内部瓦解才可怕。

  尚阳科技成立于2003年初,自诞生起就笼罩了刺眼的光环。首先,公司创办人及CEO是网通曾经的COO郑昌幸,管理团队中还有原华为(微博)公司副董事长陈硕和网络产品部总经理毛森江,可谓出身豪门。

  其次,成立之初,公司获得多家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的5800万美元首期融资,主要投资人华登投资1800万美元、DCM投资1000万美元、IntelCapital投资700万美元、NEA投资500万美元等。

  尚阳科技曾被美国知名的“RedHerring”杂志评选为亚洲100强私人企业之一,其目标是致力于成为通信领域领跑的下一代服务平台(NGSP)提供商,致力于开启“自由沟通无界限”的自由通信新时代。但最终,尚阳科技的业务并未像其名字一样“上扬”,美梦破碎,2006年就退出市场。

  尚阳科技的沦落,更根本的原因,是管理。第一,公司重研发、轻市场,市场抓不住,而研发方面,首期融资用完了,也还没有几件像样的产品;第二,则是公司内部帮派严重,事业部之间各自为政。同时,从高层到员工“成分”极为复杂,有“海龟”也有“土鳖”,有出身国企的也有来自外企的;有来自创业公司的,也有来自全球500强公司的,甚至从华为管理团队带来的旧部,处于失控状态。

  酷6网:路线之争的牺牲品

  教训:烧了两亿美元,落得个尴尬转型。管理方与创始人,理念不同,企业就不会有正确的方向和终点。

  时间仅仅过去一年,酷6网掉队了。创始人离职,亏损逐年变大,血腥大裁员,现在又要转型了……最新消息是陈天桥派驻的酷6新CEO施瑜公开表示:“酷6从此不再购买长视频版权,包括电影和电视剧等,将关注于社区化、UGC(用户生成内容)和短视频。”

  曾经牢牢位列网络视频市场的前三强,和土豆优酷一起号称视频界的F3,2009年底作价4400万美元卖身盛大,从而完成借壳上市,成为第一家上市的视频商,从理论上解决了缺钱的问题。为何落得如此境地?

  在李善友(微博)离职,盛大大规模清理了创始团队之后,陈天桥与李善友就酷6网的发展战略产生的分歧浮出水面。陈天桥希望酷6的发展方向是“视频资讯新闻”,而李善友则更希望坚持购买正版版权的“大片模式”,最终不欢而散。

  视频行业一向以“烧钱”着称,即便是目前排名靠前的优酷、土豆,至今也还没有扭亏为盈,此外,搜狐、网易、新浪等门户在视频业务领域也仍处于投入阶段。而酷6的情况更甚于优酷和土豆,甚至成了拖累盛大网络业绩的一个重要因素,第二季度酷6总营收400万美元,但却净亏损2160万美元,同比扩大39.4%,环比扩大98.2%。这样持续下去,酷6网2011年全年亏损将会超过5000万美元。算上之前酷6向盛大增发的1亿美元债转股,盛大在酷6身上已经投入了将近两亿美元,却颗粒未收。而这或许正是促使酷6转型的最直接原因。这也意味着,未来视频领域,“酷6”将不复存在。

  五谷道场:资金链断裂

  教训:15亿元人民币的市场,最后却是负债6亿元破产的结局。差异化、快速扩张,甚至重营销都是有道理的,但必须是以强大的管理平台为基础的。

  2004年10月,中旺集团创始人王中旺以5100万元的注册资金正式成立北京五谷道场。在2005年年底到2007年年初,北京、吉林等生产基地先后竣工投产。起步阶段,公司投入巨资在央视及各大知名媒体宣传。

  一时间,五谷道场非油炸方便面风靡全国,从2005年开始,仅一年就开辟出一个15亿元的非油炸方便面市场。但是,突然迸发的巨大的市场需求,不仅让五谷道场不断增加资金投入,还让持续扩张带来的管理问题日益突出。

  2006年夏天,五谷道场开始力不从心。“欠薪”的消息接踵而至:员工工资、经销商的报销费用和货款大规模被拖欠,与此同时,银行贷款也开始到期,资金问题在短期内集中爆发。2008年,五谷道场负债6亿余元申请破产,2009年易主中粮。

  亚洲互动传媒:挪用资金导致退市

  教训:1.26亿元净资产因为丑闻灰飞烟灭。上市不是为了个人发财。

  2004年7月,亚洲互动传媒在英属百慕大群岛设立。亚洲互动传媒自称是“中国提供跨媒体平台电视节目指南解决方案的领导者”,其销售收入中,以电视广告代理业务为主,TVPG(电视节目指南)和EPG(电子节目指南)为辅。

  2005年10月,公司获得红杉资本的投资。在红杉资本之后,亚洲互动传媒先后吸纳了包括新加坡野村证券公司、美林日本证券公司、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NTT移动通讯公司、日本最大的卫星通信公司JSAT、伊藤忠商事Itochu等日本著名的金融、广告公司。  2007年4月,亚洲传媒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根据其上市《招股说明书》,2005年该公司净利润达到4.65亿日元(约3000万元),净资产18.97亿日元(约1.26亿元)。但仅过了一年,就令人哑然地无奈退市。

  导火索是由于亚洲互动传媒的会计师事务所拒绝为其2007年年报出具审计意见,并暴露出了其CEO崔建平挪用公司资产的丑闻。亚洲互动传媒的退市,让11家财务投资人同时失手,退出平台。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