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蒋锡培:企业家最重要的几点

企业培训师观点:蒋锡培:企业家最重要的几点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天冷时,有些人就放弃做那些本来应该做的事。其实这正是考验一个人毅力的时候。”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自认一直在电缆行业中如履薄冰。

  经过前20多年市场激荡,蒋锡培应该可以骄傲一下:如今远东已发展成为拥有115亿多资产,年销售超百亿的电线电缆大型民营股份制企业集团。但形势变化速度是如此之快,电缆行业还是遇到了新一轮的危机。

  这轮危机来自上游的铜业困局。

  电缆产业链上游依次是铜矿采集、成品粗铜冶炼。中国铜原料稀缺,对于铜矿进口具有很强的依赖性,因此使得铜冶炼企业嗅到了商机,这类企业遍地开花。结果是:一方面国际铜矿价格一路走高,从年初7100美元飙升至9500美元以上;另一方面是肆意膨胀的国内铜冶炼企业,通过低价恶性竞争,导致成品粗铜价格一路下跌,目前成品粗铜交易价格已低于进口铜矿价格。这种价格倒挂,令多数铜冶炼企业在生产即亏损,不得不限量生产或者干脆停产。

  危机的最后接棒者,正是下游的电缆行业,因为电缆行业的主材料正是成品粗铜。

  接受《经理人》采访时,蒋锡培表示:“做为行业龙头,远东有义务、有责任来改变电缆行业面临目前的局面。”那么,蒋锡培又将如何为中小电缆企业指明出路?如何帮扶他们共同应对产业危机?

  抱团与整合并行

  《经理人》:电缆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的分散度高,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如何获取市场?远东未来将如何对产业进行整合?

  蒋锡培:除了上游问题以外,电缆行业应该更关注于自身问题的解决。为了能在招标中顺利胜出,不少电缆企业花巨资建了一种叫“立塔”的面子工程,这是一种生产超高压电缆必备的生产设备,投资兴建一个立塔,一般需要4000多万元的资金,在电缆行业,能生产超高压电缆的企业都被看作是有实力、有技术能力的企业。但实际上,这些“立塔”却大量闲置。

  由于行业分散度过高,产能过剩已经让这个行业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我们却看到,各地跑马圈地上铜产业项目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少,面对动辄产值过百亿、千亿的大项目,各地趋之若鹜,并不考虑整个这个产业链已经不堪重负。事实上,铜产业的产能过剩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问题,早在2005年已经是恶性竞争了,可时隔数年,为什么一些地区还在热衷上马新的项目呢?穷则思变。

  作为下游的电缆企业已经出现了全行业60%的不合格率,这是一些企业的求生之路,可也是整个行业危机的开端。当劣币驱逐良币,受害的一定是整个社会。只有鼓励收购、兼并重组,把过剩的产能企业整合起来,才能拯救这个行业。电缆行业需要6000家吗?最多600家就够了。

  《经理人》:远东最近投资设立的“中国电缆材料交易所”、“电缆买卖宝”,是否预示企业从制造向服务商转型?

  蒋锡培:电缆是国民经济的血脉或者神经,现在我们面临非常困惑的现状,过去30年,尽管得到了发展,但是存在着巨大风险,仍然让业内无比担忧。像远东这样的企业,至少今年要做个一百几十亿的销售,但少说也要有几十亿的流动资金。我们通过去年的融资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大部分电缆企业未必能度过难关。

  企业抱团取暖非常重要,特别是民营企业之间,千万不要你踩我、我踩你。一家企业不把所有的市场都能拿走,整个行业互相促进互相帮助,争取共享竞争优势至关重要。我们这次推出“中国电缆材料交易所”、以及“电缆买卖宝”B2B,就是希望用公平的市场交易机制,改变原来粗放的低价竞争,保证行业各电缆企业的营收。当然,这两个服务模式也刚刚开始运作,远东希望与整个行业一起探索。

  拿业绩找银行授信

  《经理人》:今年以来,央行不断提升存款准备金率,收紧流动性,这对远东集团有什么影响?

  蒋锡培:宏观经济政策变化牵动每一个企业的神经。电缆行业中大部分企业都需要贷款,且贷款比例非常高。因此银根收紧对电缆企业的资金成本和发展非常有影响。另外,很多企业都国际化了,汇率的变化也会影响竞争。因此如何为企业营造一个好的外部环境,需要企业把握。不过,企业本身也要思考出路。

  远东目前的主业是电缆、医药和房地产。三大主业遇到的问题各不相同——

  电缆行业的问题是产业规划不善、恶性竞争及原材料主要依赖于进口等因素,日子日益难过,平均销售利润率目前已降到2%左右,因此很多中小企业如果没有拿到贷款,将会出现停产、甚至倒闭。

  医药行业受到宏观政策的影响则非常正面,因为全民医疗保障水平在提升,所以需求是刚性的,且每年增长20%,现在企业还引导兼并收购,使相关企业竞争优势能更明显。

  地产业的冲击不言而喻,但远东的地产业务刚刚做了5年,占远东所有产业的比重还不是很大,我们的战略是先立足于江苏,不铺太大的摊子,未来的10年的目标是年销售额过200亿元,相对来说,房地产宏观政策的变化还没能影响到我们。

  《经理人》:和国企和大型企业相比,大部分民营中小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它们如何生存与发展?

  蒋锡培:民营中小企业需要资金、需要更多的资源是毫无疑问的,而且这样的情况也长期存在。对于一个国家来讲,从整体角度,所有的资源分配都是一个恒量标准: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要产生经济价值。

  另外,民营中小企业一方面依靠政策的关爱、支持之外,更重要还是立足于自身,至少在某个领域细分市场能够领先,拿着优秀的业绩和优质资产的优势去获得银行授信。
要做百年企业

  《经理人》:远东历史上,经历过5次企业性质的改变。这是出于生存考虑,还是因各种历史原因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蒋锡培:每个企业发展都有它不同的路径,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会选择不同的方式。

  远东80%的产品都是为国家基础建设服务,特别是电力系统。在以往的20年当中,企业性质转变有四次也好,五次也好,从制度层面的改革是不得以而为之。按道理来说,这样重大的事情,哪能不断地变来变去?

  就第一次从私有企业转向集体所有制来说,如果我们当时还是私有企业,我们可能贷不到一分钱款,而且每年要多交几百万元税金。那时候体制不同,税率是不一样的,政策也是不一样的,因此我必须要赢得企业发展必备的条件支持。

  另外,我创办了企业后,有那么多人跟随着我,我就是要对他们负责,我们不希望企业最终倒掉,因此我需要根据不同的历史条件、不同的竞争环境、不同的突围需要,去变换企业属性。

  远东历史上的5次企业转制

  在创业过程中,我也亲眼目睹了很多企业变了以后就变不下去了,甚至变出大问题,但远东是幸运的,多次改变并没有死掉。

  其实,企业死与不死,是一个相对的问题,如果以500年历史的角度,试问有多少家企业能存活?企业不变要死,变了也要死,问题是你什么时候死,500年以后死就了不得了。我希望远东能挺过100年,即使500年以后死了,也已记入史册了。

  《经理人》:经过对三普药业重组后,远东实现了第五次改制,形成了“产业+资本”的融合。但从公告看,增发的7200万股,是投资于风电、核电和太阳能、电缆等项目上,这是否意味着三普药业不再是药业公司,远东借壳融资也将扩大到多产业?

  蒋锡培:其实企业家最重要的几点,一个要有眼光,第二要有胆量,第三要不停止脚步,第四要有相应的能力,另外就是非常真诚的性格。

  关于三普药业,我们控股后,把赢利的电缆业务置入其中,改变了三普药业的业绩水平,但电缆业务的投入与资金要求非常大,我们增发股票,以保障电缆业务和对其他新兴投入产业的业务发展。当然,三普药业本身也得到了稳定,最近开发了新的治疗肿瘤药物。

  谈到多元化,我不否认风险存在,但关键是你有什么样的资源,你有什么样的能力,你利用这些资源把握方向的时候一定要符合实际,任何时候都要有一个度。当然,这些前提一定是在对风险和能力的绝对评估基础上,否则就置企业于巨大的风险之中。

  除了电缆、药业、房地产以外,我们对其他项目只做谨慎投资,未来相当长的阶段中,我们不会再开辟新的主业。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