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双重机制

企业培训师观点: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双重机制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学者受到日本经济增长经验的启发,在比较日、美企业管理差异的基础上提出企业文化理论,认为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工作作风、人际网络等组成的企业文化,构成了企业的灵魂,“企业兴旺靠管理,管理关键在文化”逐渐成为共识。随着中国家族企业的飞速发展,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日益发挥重大作用,学术界越来越重视中国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研究。

  一、当代中国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争论

  在以提升生产力、加速现代化为目标的改革过程中,中国的家族企业出人意料地飞速发展起来,成为我国当代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然而从不同的切入点出发,学术界关于家族企业的文化模式形成了激烈的争论。

  持肯定态度的人认为延续家族所负的强烈使命感提供了中国人在商场的强烈动机,而基于家族成员间共同信仰和价值观形成的人格化交易网络,为现代管理注入了重人际关系的伦理观念,表现为家族成员间凝聚力强、组织结构简单、决策灵活等,从而降低了企业的管理成本,家族企业是一个高效率的企业组织。

  持否定态度的人则强调建立在家族关系上的企业结构不符合现代企业的管理原则,它抵制了现代管理文化和思想的植入,表现为人治管理,缺乏公平的竞争机制,为了保证家族对于企业的控制权,无法考虑事业的长期发展,发展空间有限。总之,家族经营难以摆脱传统规则,必须改变文化模式中的家族化状况。

  以上观点均分析了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某个侧面,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它们从不同的角度出发,难以形成有效的沟通和交流,而且现有研究在研究方法上大多以华人家族企业和西方科层制企业为坐标展开,把家族企业和科层制企业置于传统——现代、中国——西方二元对立的两端,呈现出血缘和绩效、感情和规则、人治和法治的区别,研究者易被意识形态、情感信念左右,不知不觉地满足于好或坏的非黑即白上,形成对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不同评价结果。

  二、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双重机制

  当代家族企业的基本特征是以家族关系为基础构建的企业组织形式,组织中家族系统与企业系统同时存在,而又相互重叠,两个系统按照各自的逻辑法则同时对企业的运行产生作用。两者重叠的情形表现为多种形式,是一个从完全重叠到完全分离的连续谱系。两者完全重叠时,家族系统完全控制企业系统,家族成员之间的情感性关系支配着企业系统,家族的关系模式、处事方式等被自然而然地带入到企业系统中,基于特殊主义的家族伦理成为组织的核心。它一般出现在企业的创始阶段,这时企业规模小、人员少、结构简单,影响有限。而一旦两个系统完全分离,企业脱离家族的所有影响,组织内部的交往各方都是为了达成各自目的而和他人交往,无法形成建立在长期交往基础上的情感关系,人际关系表现为暂时性的、讲究公平的工具性关系,基于普遍主义的科层治理成为组织的核心。

  现实中的家族企业大多处于连续谱系的中间阶段。组织中的企业系统和家族系统同时存在而又部分重叠,基于特殊主义的家族伦理和基于普遍主义的科层治理共同构成了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双重机制,两者各有自己的成员身份准则、价值及组织结构,家族企业中的同一主体往往同时履行两个系统的职责,扮演两个冲突的角色。双重机制不可避免地相互作用,相互制约,家族伦理的强化会制约科层治理发挥作用的范围和强度,同样,科层治理的强化会弱化家族伦理的影响力。在家族企业不同发展阶段,两者的强弱程度会有所不同,但不可否认两者同时对家族企业发挥影响。

  毋庸置疑,我国当前家族企业大多数处于家族系统影响大于企业系统的阶段,家族企业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是辐辏式的,企业主掌握着企业的一切大权,依据其家族系统中的血缘、亲缘等级,把各种家族成员相应地安排到企业的不同层级上,关键岗位的领导基本上来自一个家族,核心成员甚至一般员工都是其直系亲属或有亲缘关系、人情关系的亲戚、朋友。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双重机制表现为强家族伦理和弱科层治理:家族伦理在家族企业文化模式中居主导地位,科层治理处于次要地位,家族系统的关系、忠诚原则影响、限制着企业系统的能力第一原则。

  但易被忽视的是家族企业中的科层治理对家族伦理的弥补、制约作用。首先是家族系统内部也存在工具性色彩,在家族成员的使用上,能力和绩效也是决定家族成员能否获得企业地位和权力的重要参考因素,企业主最信任也最需要的往往是那些能力、素质足以承担家族事业的家族成员,而能力不足、无法完成工作任务的家族成员常处于尴尬的位置;其次,企业主会依据科层治理原则,发现、培养、提拔有一定的经验和能力的外人,并以认干亲、结弟兄等多种方式构建起一种虚拟的亲缘关系,把外人变为“准家族”成员,从而在科层治理中渗入了家族伦理的因素。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家族企业科层治理发挥作用是以不危及企业主对企业的权威和控制为前提的。只有双重机制才能合理解释家族企业主对家族成员的不同评价方式以及对家族外人才的迫切需求和培养、使用方法。

  在家族企业文化模式双重机制作用下,人际关系中先天形式上的归属和后天交往中的效果都影响着人际的亲疏程度。“自家人”不一定再局限在家族成员内部,不一定再依附于原来社会认可的血缘、亲缘等先天关系,而成为一个社会心理概念,任何做到“自家人”所预期做的事及所付出情感的人,都可以成为“自家人”。在家族企业中,家族伦理发挥作用受科层治理的影响,而科层治理又带上家族伦理的色彩,表现为一种矛盾却又灵活的文化模式。
三、实用理性:中国人的行为逻辑

  自卡尔。波兰尼提出企业经济活动的“嵌入性”问题之后,企业研究开始出现新的转向,格兰诺维特以后的新经济社会学更以“嵌入性”问题为出发点,从社会网络的角度来观察和研究企业的经济行动,宣称企业是嵌入于社会网络中的,网络、规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企业的运行,企业必须兼顾各种社会关系来开展其经济活动。企业文化模式的选择,从根本上说是一种文化选择,民族的、历史的、时代的因素及社会制度等都在企业的文化选择中留下各自的痕迹。对家族企业这一双重机制文化模式的评价不能满足于表面的功能分析,简单地发现应然和实然的差距,而应该探寻支撑这一文化模式的社会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寻找家族企业文化模式变迁的可能性依据及其途径。

  与中国社会长期的农业社会小生产相适应,中国人的观念、行为、思维方式最基本的特征就是讲实际、重实用,一切以有用为目的和评价标准的实用理性决定着中国人的行为逻辑,并积淀、转化为一种稳定的“文化一一心理结构”。在近代中国向现代社会的转型过程中,中国人的传统文化、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作为实用理性经济基础的农业社会小生产虽也遭到一定破坏,但仍长期存在,与之相适应,实用理性得以顽强保存,仍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逻辑。

  实用理性构成了中国人经济心理的基本前提,自觉不自觉地成为人们处理经济事务、经济关系的指导原则和基本方针。一方面注重现实,讲求效用;另一方面又强调以理智控制行为,从而保持“一种清醒冷静而又温情脉脉的中庸心理”,一般不拘泥于概念定义的究竟是“什么”,而关心客观现实到底“怎样”;不苛求事先的精密构思或完美设计,而重视现实的实用、实利和实效,讲求结果和目标的达成;不追求极端和完美,而尊重、包容理论上带有瑕疵但能化解当下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当代家族企业文化模式双重模式的产生和优化都与实用理性这一中国人深层次的行为逻辑有着密切的联系。

  四、双重机制的产生和优化

  当代中国社会中处于转型过程之中,本土传统文化与西方近代文明的影响同时长期共存。一方面,以家族血缘为主的人际关系在社会纽带中继续发挥突出的作用,家族企业主面对社会结构转变中的不确定因素,只有充分利用可以依赖的家族资源才能生存下来,而家族资源也确实支持了企业度过生命周期开始阶段的危险期。于是家族伦理自然而然地在家族企业文化模式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另一方面,西方科层制以其管理的准确性、连续性、可靠性和高效性成为与工业化大生产相适应的最为理想的企业组织体系和管理方式。它以形式理性设置的制度规范为运作规则,依照职能和职位对权威资源进行配置,在高流动性的现代社会以其管理的实效性而获得了话语权。而取长补短、兼收并蓄,学习融汇各种优秀的文化模式和管理技术在实用理性思维看来是完全正常而合理的,科层治理进入家族企业文化模式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正是在实用理性作用下,一方面重人际关系的家族伦理观念被注入家族企业的管理过程,另一方面科层治理的组织形式、规章制度,能力和绩效考核等在家族企业中也开始发挥作用,从而构成了家族企业文化模式的双重机制,双重机制之间虽然有矛盾、有冲突,但实用理性却能包容两者于一体,巧妙地结合了传统家族和现代组织形态,融汇了家族利益和公司利益。正是在双重机制的共同作用下,通过发挥各自的优点,造就了我国家族企业的经济奇迹。

  尽管家族企业文化模式双重机制的形成原因复杂,但实用理性的思维方式和社会转型的时代背景是导致这一表面矛盾的双重机制在当代中国出现的主要因素。社会转型中多种经济基础的共存、转换使得两种机制都有存在的合理性和现实的条件,而实用理性则为矛盾的两个系统结合在一起提供了逻辑的可能性和拓展的空间。双重机制适应了社会转型的背景和要求,同时也是社会转型尚未完成的表现。

  我国改革三十年来,在旧机制和市场化的相互作用下,家族企业文化模式形成了独特的双重机制,它推动了我国三十年来的经济发展,但双重机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也构成了自身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障碍。整个社会的现代化转型对家族企业文化模式提出了进一步优化的要求和压力,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特殊主义的家族伦理逐渐成为企业发展的制约因素;而实用理性则为其进一步优化提供了可能性,重视经验和实际效果的思维方式为企业主适应社会变迁,突破传统的、伦理的障碍,完成企业文化模式的现代性转换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在这一过程中,重视制度理性、普遍主义,正确对待血缘、亲情之类的隐性关系,探寻中国人行为逻辑规则与以市场经济、科层制等为代表的现代理性文化规则的衔接点、结合点,进而建立富有中国特色的、高效率的企业文化模式应是家族企业文化模式建设、发展的方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