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女二代”初长成

“女二代”初长成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磨砺中,黄佳丽迅速成长。她不仅理解了父亲黄发静创办企业的艰难,对企业的那分感情,也慢慢理解了:自己接手企业,也是对社会的责任。

  “应该说,黄佳丽这两年的表现我是相当满意的。但最终能不能接班,能不能接班成功,恐怕还需要五六年的观察。” 说这番话的,是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 “日丰”)董事长黄发静。黄佳丽是他的女儿,1981年生,从去年初开始,她成为公司的常务副总,分管营销与财务。

  先过一下当白领的瘾

  黄发静于1990年创办的日丰,是温州最早、最知名的打火机企业之一。2003年,黄发静因单枪匹马抵制欧盟针对中国打火机产业的贸易壁垒而荣获“2003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中国传统中的“男女有别”观念,让家中没有男性继承人的创业者们异常纠结:虽说男女平等了,但毕竟男孩子更适合接班;虽说女孩子也可以做企业,但做企业毕竟很苦;虽说企业属于社会,只要做得好,传给职业经理人也没什么,但毕竟血浓于水,最希望的还是自家人接手……

  数年前黄发静曾试探性地询问女儿的想法,但黄佳丽“80后”式的酷语让他目瞪口呆:“我不接手。真的要给我,我就把企业租掉!一年租金也有个上百万吧?”

  黄佳丽说这话时,23岁,还在澳大利亚读大学二年级。

  “女孩子太抛头露面的,不好吧?”很长一段时间,黄佳丽都是这样的想法。那时候,她似乎还没意识到:父亲送她去澳大利亚留学,为其选择的专业是与企业经营管理密切相关的金融财会专业。黄发静的这一用意不言而喻:为将来的接班作准备。事实上,无论从“传”的方面还是从“承”的方面,父女两人都别无选择:黄佳丽是黄发静唯一的孩子。

  但还在读书的黄佳丽对未来的人生却有另一番憧憬:当个外企白领,过一种不失体面却又悠闲的生活。“我不接手,我宁愿去别的公司打工。你要是传给我,我才不要呢,那么辛苦。”在黄佳丽的理念中,一个处处带有男性特征的打火机工厂,怎么适合一个女孩子去打理呢?

  面对“骄横”的女儿,黄发静简直无语。不过,他也没有非让女儿接班不可的打算,他也想过:让一个女孩子去做企业,会不会太残酷了些?

  尽管如此,黄发静还是坚持试一下:你可以到其他公司过一下白领的瘾,但最多只能给两年时间在外“折腾”。其实他心里明白:在别的公司、特别是外企打工两年,对一个企业未来的接班人来说并不算浪费。

  “不管部部长”的小磨砺

  转机出现在黄佳丽进入日丰之后。2007初,黄佳丽研究生课程刚读完一学期,父亲就把她“召回”日丰,并表示:“我不给你任何职务,哪里缺人你就去哪。”为此女儿还得到一个雅称:不管部部长。

  “我想让她多了解一下公司,同时看她对企业的兴趣到底有多大。”黄发静说。

  黄佳丽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开始打量父亲一手创办的这个企业:17年前,父亲初创这个企业时,自己已经进入学校读书。这么多年来,除了寒、暑假期间偶尔会到企业来看看父母之外,几乎从未想到要了解它成长的过程,从未想到要了解这个过程中所凝结的父母的心血。这一次,无论如何,是该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了。

  然而,迎接黄佳丽的第一个见面礼是:沮丧。

  “我在工厂里转悠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像个局外人——各个部门各司其职,完全插不上手。”黄佳丽说自己在海外留学多年,有种学成归来的意味,很想学以致用,展示一下自己的留学所得。但每当员工们热烈讨论一些专业问题时,自己都觉得无法融入。“就以市场部为例吧,每个业务人员都有自己的固定客户,我如果突然介入,反而干扰了正常的秩序,令他们无所适从。”尽管如此,骄傲的黄佳丽也不愿意大家因其“小主人”的身份而给予特殊照顾。因此,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不管部部长”还真有点名副其实。

  但黄佳丽并没闲着。多看、多听、多做、少说——黄佳丽牢记父亲“三多一少”的指导,默默学习查看公司账目报表,熟悉生产技术,了解外贸流程,在重要客人来访时,偶尔还客串端茶小妹,旁听一些趣闻轶事。

  磨砺中,黄佳丽迅速成长。她不仅理解了父亲创办企业的艰难,对企业的那分感情,也慢慢理解了:自己接手企业,将企业传承下去,不仅是对家庭的责任,也是对社会的责任。

  黄佳丽一展身手的机会终于来了。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临,打火机行业骤然萧条,生产打火机所用的铜、塑料等原材料也暴涨暴跌,这使得企业在购买原材料时无所适从。这时黄佳丽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她向父亲提出了通过期货方式对原材料进行套期保值交易,以此来保证原材料在价格方面不受市场价格涨跌的影响。

  “这方面她专业啊,我不懂。”黄发静说,自己不懂的地方,只有听女儿的。而黄佳丽也没辜负期望,她通过这一方式,大大降低了原材料的价格风险。“从2009年到现在,我们近40%的原材料是通过套期保值交易进行的。”

  黄佳丽对日丰的日常管理影响也开始日益深入。在度过一段“磨合期”后,她就发现了一些不正规的现象:比如工人上班时不穿工作服,却穿着拖鞋;夏天天热时,一些男性员工喜欢赤膊上班……这些既不安全也不雅观的行为,黄佳丽不会在员工面前表现什么,但回到家后却会与父母在饭桌上交流。

  就这样,黄佳丽慢慢对企业的经营管理有了兴趣。终于有一天,她向父亲表示:自己愿意竭尽所能,把这个家业维持下去。2010年初,黄佳丽任职日丰常务副总经理,分管销售与财务,成为日丰的“四把手”。她的上面有做董事长的父亲,做总经理的母亲,还有一位分管生产的副总经理,系父亲聘请的职业经理人。

  当然,黄佳丽的影响力不会仅仅限定在财务与销售上。她继续改变着企业中一些传统的、比较落后的管理方式,经常是由上而下推行,通过父亲慢慢地改变着日丰。

  比如,黄佳丽主张企业要严格执行ISO9001质量标准体系,每个环节都要有相应的可控措施。一旦出现不良产品,完全可以追溯其生产环节和岗位工人,这样可以大大降低产品的次品率。

  此外,部分大客商会对代工厂进行考察。黄发静坦白,以往为了应付这些检查,自己经常会让员工临时做一些“表面工作”,当考察人员一走,很快就恢复原状。而黄佳丽则主张“假戏真做”,改变员工的“演戏”意识,把应付检查时做的那些临时行为逐渐常态化、规范化。“严格按照标准实施,对我们这些传统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黄佳丽说,例如周日休息、每天工作时间不超出8小时等,目前很多民企都做不到,甚至连工人自己为了多赚钱也不答应;但在生产环境这些具备条件的改善方面,则尽量去做到,例如统一工服、改善寝室条件等。

  “鼠标一代”

  黄发静称女儿这一代是“鼠标的一代”:打开电脑,点点鼠标,凡事喜欢在网上解决。聊天、发邮件、买衣服、炒股票、搞期货,小到生活起居,大到虚拟经济,都离不开互联网。“但需要亲自动手的、跑腿的事情,她们就有惰性。”

  黄佳丽说,虽然她给父亲传递了一些自己的理念,但更多的还是从父亲那里受益。

  比如在管理员工方面,父亲讲究“人情味”,而在她看来这是“溺爱”,是作坊式企业遗留下来的“家族病”,现代企业更应当强调制度管理。对这一点,黄发静并没有简单地去反驳她。他只是告诉佳丽,在企业中人是第一要素,最难管理的也是人。而管人的最高原则,就是和谐。这就要求处理人事时要稳妥,敏感的话题尽量婉转,要照顾到矛盾的各方,达到利益的相对平衡。“激化任何一方,都会造成不稳定。”黄发静说。

  “年轻人容易只看到事情的表面,看不到背后的原因。”黄发静说,他要教给女儿的,是应对复杂社会所需要的原则和态度,“比如,企业如何处理与政府的关系?不能靠得太近,不能离得太远。在碰到必须政府出面才能解决的事情时,才去找政府,一般情况下不要去麻烦政府。”

  另外,面对最近几年打火机行业的不景气,黄佳丽提出整合产业、抱团运作的想法。黄发静也没有说这种想法不切实际,但他提醒女儿:温州人的文化心理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温州打火机行业的价格战打了20多年至今还在打,这一事实就说明了抱团的难度。此外,如何分配权益和利益、如何拧成一股绳,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曾经总觉得自己学历高,接受新事物快,比父辈更有优势。但一段时间下来,我发现父辈身上有我们这一代所不具备的优点,比如严谨、稳健、周到,这些都是多年的磨砺才有的,我还要好好学习。”黄佳丽说。

相关推荐

企业文化咨询

职业经理人

杭州企业管理咨询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