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古驰劳资纠纷:寻找人力成本与人性化管理平衡

古驰劳资纠纷:寻找人力成本与人性化管理平衡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店铺丢了东西所有员工 ‘连坐’赔偿,孕妇在店里吃东西补充营养被告知‘只要吃一个苹果,将被记过,吃八个苹果将被解雇’。”……近日,由两名古驰(GUCCI)深圳旗舰店的辞职员工列出的100多项曝光该公司限制员工的“虐待”行为,一下子把一家奢侈品企业与“血汗工厂”联系在了一起。

  眼下,虽然随着劳资双方的和解,这起备受关注的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但近两年来,洋品牌在抢滩中国市场中接连暴露的管理问题,却如同一场顽疾,久病而不愈,引发了行业的深思。

  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欧阳坤认为,“(在发展中国家生产)成本比欧洲低廉的奢侈品企业,如果过度追求利润,很容易使管理体系变形。这次事件给驻华的奢侈品牌敲响了警钟,让他们能更好地对待中国的劳动力,而不是只做交易。”

  “血汗工厂”成洋品牌顽疾

  回眸过去,其实,这并非古驰首次被指是“血汗工厂”。早在2008年2月,美国洛杉矶时报就曾报道称,包括GUCCI在内的数十个奢侈品牌,在意大利托斯卡那工厂中,雇佣了大量的中国劳工,却仅向他们支付极低的工资,而且,工作环境也非常恶劣。

  无独有偶,许多知名的洋品牌在近两年来都曾先后卷入“血汗工厂”的丑闻当中。比如今年7月,运动品牌NIKE旗下的品牌Converse在印尼的工厂被投诉有虐待员工的情况。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虐待事件涉及两家工厂,其中一家工厂雇佣了1万多名工人,而这些工人每小时只能拿到50美分的工资,且经常被主管暴力惩罚,工人即使有医生证明,也请不到病假,还随时面临着被解雇的风险。对此,NIKE方面承认,这两家工厂的工人确实遭受着严重的身体和言语的虐待,其他的生产线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今年8月,巴西一个调查性的电视节目曝光了服装品牌ZARA,指其在巴西30多家外包工厂的工人从事着“奴隶般”的工作——工人在肮脏杂乱的厂房里每天要工作约14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ZARA公司发言人事后也承认说,巴西工厂确实存在着上述情况,同时承诺,类似事件以后不再发生。

  “GUCCI绝非头一个,更不像是最后一个。”上海大学中国社会转型与社会组织研究中心教授顾骏表示,类似的“血汗工厂”无疑为不少跨国企业敲响了警钟,劳工权益的维护和完善必须得到足够的重视。

  廉价人力成本令管理失衡

  “在跨国企业扩张海外市场的时候,发展中国家明显的成本优势就像一把双刃剑。”毕博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分析师诸平对记者表示。

  在诸平看来,中国一度靠着“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工”成就了“中国制造”的王牌,且廉价劳动力和人口红利也使中国得以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这背后的代价“我们心知肚明。”

  “别看跨国公司在本国安分守己,但只要是企业,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获取最大利益。当我们国家的劳动力十分丰富,而劳动者的权益又得不到充分保障时,跨国公司就会暴露出逐利的本性,最大程度地剥削劳动者的利润,这也就是为何这些企业在中国,乃至发展中国家频频陷入‘血汗工厂’丑闻的原因。”诸平说。

  对此,一览英才网某人力资源专家也表示认同。他告诉记者:“跨国公司在本国安分守己,其实也不是真的充当正义使者的角色,能够主动为广大劳动者的利益着想,而只是在社会环境和制度制约下,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仅以古驰为例,根据欧阳坤的分析,古驰在中国的产品原料以帆布面料为主,比一些发达国家成本低很多,加上人力成本远低于这些发达国家,让其在中国市场的利润率更高一筹。“一款古驰产品在中国的市场销售价格中,原材料占5%左右,加工成本10%左右,广告与公关活动成本10%左右,旗舰店年度成本及团队成本15%左右,再扣除约20%的综合税率,剩下的40%都是古驰的利润保有部分。”

  显然,高额的利润无疑对海外的无数企业有着致命的吸引力。2004年,古驰开始在中国市场发力,当时,它在中国内地门店数仅4家,但截至目前,门店数量已达到45家,且这尚未包括部分在建的新店。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而据世界奢侈品协会的预测,到2015年,中国还将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

  “如何在成本诱惑和科学管理之间做出抉择,将是未来许多洋品牌在发展海外市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市场时所要解决的问题。”诸平说。

  完善秩序是根本解决之道

  此次“古驰被离职员工投诉事件”,在深圳市总工会的调解下,离职员工与古驰中国公司经过十余天的协商,10月25日,古驰发表最终声明称,“我们很欣慰与几位前深圳员工达成了和解。在充分考虑前员工的诉求及社会各方的反馈后,最终达成合理的和解方案。”

  同时,古驰承诺“将持续加强在中国的企业管理能力与组织结构,改善员工福利、培训与其他管理系统。”

  其实,类似古驰这样的企业,在本土及全球化扩张多年,本身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管理制度,在人性化管理、员工福利保障、员工与企业的沟通渠道、协商机制等方面也已经形成了相对完善的体系,只需把它们在本土的管理制度照搬到中国,很多问题都不会发生。从这个角度看,洋品牌们缺的不是管理制度或管理水平,而是有效的监管。

  “实际上,今天中国劳动者面临的真正问题,不是具体哪一家洋企业的不良行为,而是劳动力市场秩序的普遍缺失。”谈及知名洋企业屡屡在本土市场之外 “犯错”的原因,顾骏表示。在顾骏看来,中国今天的经济发展状况已经大不一样,虽然仍然需要外来投资,但不再如饥似渴;虽然仍需要学习国外管理经验,但不再盲目崇拜。

  “在这样的形势下,公众对GUCCI等知名公司和品牌的质疑和投诉,凸显了全社会对外资、外企和外来品牌越来越客观、平和,以及开始挑剔的态度,人们越来越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 ‘超国民待遇’。”顾骏认为,在中国经营的企业和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不管内资、外资还是合资,都必须在同一个监管体制和法制框架内,承担起对员工、对消费者、对社会的责任。从立法、执法、舆论到劳动者、消费者,需要共同努力,营造能够促使企业规范经营、承担责任、爱惜形象的整体环境。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要求,是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的要求。

  对此,诸平表示认同,并补充道:“当个别人的权益受到侵害时,当事人自己应该寻找解决的办法;而相当一部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时,如何寻找解决办法就应该列入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相关课程推荐: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