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中国企业发展战略

企业培训师观点:中国企业发展战略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企业经营者被“战略”的神奇高妙所倾倒,纷纷加入到研究战略的行列,关于战略的文章满天飞,搞得战略既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既谁都懂,又谁都不懂。那么,究竟什么是战略呢?战略一词最简单一点的定义是:做什么?如何做?怎么做?它的含义是为了实现企业目标所采取的相关行动。它包含以下四个内容:

  第一,它与影响整个组织而非仅与组织的某些小部分的东西有关;

  第二,它涉及组织与其环境互动而非仅是内部事务的途径;

  第三,它不仅与公司做什么有关,而且与它如何竞争又关;

  第四,它包括不仅考虑企业本身如何运作,也考虑在相对于其竞争者来说企业如何运作。

  企业家务必把所有这些事情,作为整个企业的不同方面而非分别不同的功能进行考量。它们必须当做调整企业使之能为顾客提供使用价值、吸引投资者的资金和成长到能经受的起市场的竞争。

  在近十年研究战略的过程中,我深感战略之博大精深。大到国家民族的兴衰、两军对垒的胜负、企业发展的成败,小到个人荣辱的得失都与战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许多企业都在研究企业发展战略,其中有些研究得较好,有些研究得一般,有些研究得很差。判断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质量的唯一标准,就是对企业发展的指导作用。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怎样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才能对企业发展起到很大指导作用呢?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是对企业发展的谋略,是对企业发展中整体性、长期性、基本性问题的计谋。根据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的这个本质,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应该始终围绕“一个中心”,坚持“两个面向”,突出“一个重点”,发挥“一种能力”。

  围绕“一个中心”,指的是围绕“发展”这个中心。

  企业发展战略不同于企业其它战略,比如不同于企业竞争战略或企业营销战略。企业竞争战略的着眼点是竞争,企业营销战略的着眼点是营销,而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的着眼点是发展。发展性是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区别于企业其它战略的显著特征,如果不体现怎样发展,那么这个战略就不能被称为“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如果不把发展作为整个研究工作的中心,那么就不可能研究好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

关于什么是“发展”,经济学家已经作过精辟阐述,说“发展”是质变。经济发展是经济质变,企业发展是企业质变。例如,企业的功能变化、技术变化、产品变化、营销变化、管理变化、体制变化、机制变化、文化变化等都属于企业质变的范畴。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是对企业怎样变的谋略,不是对企业怎样干的谋略。研究企业发展,就是研究企业发展的内容、方向、目标、步骤、措施。不少企业在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的时候,不是研究怎样变,而是研究怎样干。他们往往抱定原来的经营管理或技术产品框架,只是研究怎样在这些框架内干得更好一点,这样就不会研究出一个好的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来。事随境迁。企业的内部条件与外部环境都在迅速地变化,如果研究出来的东西不能很好地适应这些变化,怎能指望它指导企业发展呢?
“发展”与“创新”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概念。“发展”是针对客体而言的,“创新”是针对主体而言的。发展离不开创新,创新为的是发展。既然“发展”与“创新”具有这种内在联系,那么也可以把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理解为对企业创新的谋略。因为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是对企业创新的谋略,所以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必须全面研究企业创新问题,要是不把企业创新问题作为研究的中心,那么研究结果就不会是一个好的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

坚持“两个面向”,指的是坚持面向企业发展的整体性问题,面向企业发展的长期性问题。

要面向企业发展的整体性问题。从空间角度看,涉及企业发展的问题太多了。任何一个企业的问题都像一棵树:在地面之上,我们能看到树干、树杈、树枝、树叶;在地面之下,还有看不到的树种和树根。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应该面向企业这棵大树,也就是说要研究企业这棵大树怎样发展,不要只研究它的局部怎样发展,更不要只研究它的几个树枝或树叶怎样发展。不少企业在研究发展战略的时候,往往不看或看不到自己的这棵大树,只是研究其中的一部分问题,甚至只是研究其中的一小部分问题,这么研究的结果,自然不会是一个好的发展战略。千万别认为在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时摸象的盲人很少,实际上这种盲人太多了。

要面向企业发展的长期性问题。从时间角度看,涉及企业发展的问题也很多:有当前发展面临的问题,有短期发展面临的问题,有中期发展面临的问题,也有长期发展面临的问题。所谓“长期”并不是五年、十年以后,而是从现在到未来五年、十年这段时间。发展战略指导的不是企业当前怎样发展,也不是企业短期怎样发展,而是从现在到未来五年、十年怎样发展。因此,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的时候,应该像拓展自己的空间视野一样拓展自己的时间视野,要放眼未来。某些未来要成的事应该提前做准备,某些当前要做的事不能给未来设置障碍。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的目的是追求企业最大利益,为此需要瞻前顾后,统筹兼顾当时利益与未来利益。当时利益+未来利益=整时利益。企业要像关心自己的整体利益一样关心自己的整时利益;不要只顾当时利益,不顾未来利益,因为未来利益也属于自己。不少企业研究发展战略往往时间视野太短,只关心当时及短期怎样赢利,不关心中期、长期怎样赢利,这样就不可能把使企业利益最大化的发展战略研究出来。
突出“一个重点”,指的是把影响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的基本问题当作研究重点。

举例,一棵大树既带有空间属性,也带有时间属性。从空间属性看,这棵树的部分之和等于这棵树;从时间属性看,这棵树的树叶是从树枝上逐渐长出来的,树枝是从树杈上长出来的,树杈是从树干上逐渐长出来的,树干是从树种上逐渐长出来的。树种对整棵大树而言更带有基本性,它的存在决定大树的干、杈、枝、叶,也决定大树的当前与未来。相对与树枝、树叶,树干、树杈带有一定的基本性。树干、树杈正了,树枝、树叶会跟着正;树干、树杈歪了,树枝、树叶会跟着歪;树干、树杈活了,树枝、树叶会跟着活;树干、树杈死了,树枝、树叶会跟着死。因此,要想种好一棵树,就要在树种、树干、树杈上下功夫,尤其要在树种上下功夫。

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也要在基本点上下功夫,在类似于树种、树干问题上下功夫,尤其要在类似于树种问题上下功夫,要把影响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的基本问题当作重点。千万不要事无巨细、本末不分地研究企业发展中的全部问题,因为即使是天才也不可能在较短时间内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再说也没有必要这么研究,因为基本决策是纲,纲举自然目张。

为了在基本点上下功夫,首先要善于把握基本点。人们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研究枝叶性或具体性问题,因为这种问题显而易见;不喜欢研究基本性问题,因为老的基本性问题早就熟视无睹,新的基本性问题更加难以发现。虽然寻找基本点比较困难,但是在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时也要努力把它捉住。为了研究出一个好的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来,有关人员要敢于向自己的基本点把握能力挑战。

把影响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的基本问题当作研究重点,为的是把指导企业发展的基本决策搞得好上加好。基本决策搞好了,具体工作就容易开展;基本决策搞错了,具体工作就难以开展,即使开展起来也不会给企业带来多大利益,甚至会给企业带来重大损失。企业的整体、整时利益与基本决策紧密相关,为了争取企业最大利益,应该让基本决策放光彩。
发挥“一种能力”,指的是发挥谋划能力。

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像任何战略一样都是谋划的产物。谋划是什么?谋划不是生搬先进理论,不是硬套先进经验,不是照抄上级指示,不是拼凑常规思路,而是从实际出发寻找并提出高明的解决办法。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就是针对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的基本问题,寻找并提出高明的解决办法。

高明的解决办法应该是新颖、先进、实际、奇特、简单的解决办法。解决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基本问题的办法要新颖,要突破原来的旧框框,否则就不是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就不可能指导企业发展。解决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基本问题的办法要先进,提出的发展内容、发展方向、发展目标、发展步骤、发展措施都要先进,要争取走在其他企业前面,否则就摆脱不了被动局面。解决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基本问题的办法要实际,要有可行性,要经过努力能够做到,否则那套先进的办法就会落空。解决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基本问题的办法要奇特,要打破常规,否则就不可能大幅度降低发展成本、提升发展速度。解决企业整体与长期发展基本问题的办法要简单,要容易理解、容易记忆、容易传播、容易操作,否则就发挥不了多大作用。

谋划靠什么?靠智慧。智慧是对各种资源的灵活利用,是对各种知识的灵活应用,是对各种信息的灵活使用,是对各种变化的灵活反应。企业领导为了研究好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就要发挥自己的智慧,集中集体的智慧,收集员工的智慧,借用外脑的智慧。

不少企业研究发展战略不是在发挥谋划能力,而是在发挥写作能力。领导人往往把研究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的任务推给秘书,却不知秘书的特长是汇总整理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而不是研究提出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应该由领导集体研究提出,或者是在领导主持下由战略管理部门研究提出。企业领导如果把研究发展战略的任务推给秘书,结果只能是做一番文字游戏,这样的中国的企业发展战略不会有多大用处。

制定一个完善的战略系统,其结果可以使企业和团队获得成功,没有战略或不好的战略或者不是完善的战略系统,都会导致企业的失败。对未来没有计划的人不可能有未来,同样,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同样重要。在当今所有的企业管理方法和技巧中,战略系统是企业取得成功的最强大和最有效的工具。

  现在中国企业最薄弱的环节是战略环节、最大的误区是战略误区,最需要转变的是对战略的偏见,最缺乏的能力是制定正确战略的能力,最应当提升的是战略管理水平,因为中国企业所犯的最大的、最普遍的错误就是战略上的错误。因为对于一艘盲目行驶的帆船来说,任何风险都是逆风;对于一个犯了战略性错误的企业和个人来说,任何细节上的改进都没有意义。

  成功很简单,只要方法正确。一个企业如果能在产品、企业文化和品牌的建设这三个方面下足功夫,就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并且长盛不衰。
勾股定理的历史资料

  勾股定理又叫商高定理、毕氏定理,或称毕达哥拉斯定理(PythagorasTheorem)。勾股定理在西方被称为毕达哥拉斯定理,相传是古希腊数学家兼哲学家毕达哥拉斯于公元前550年首先发现的。其实,我国古代得到人民对这一数学定理的发现和应用,远比毕达哥拉斯早得多。如果说大禹治水因年代久远而无法确切考证的话,那么周公与商高的对话则可以确定在公元前1100年左右的西周时期,比毕达哥拉斯要早了五百多年。其中所说的勾3股4弦5,正是勾股定理的一个应用特例(32+42=52)。所以现在数学界把它称为勾股定理,应该是非常恰当的。
在稍后一点的《九章算术一书》中,勾股定理得到了更加规范的一般性表达。书中的《勾股章》说;“把勾和股分别自乘,然后把它们的积加起来,再进行开方,便可以得到弦。”把这段话列成算式,即为:弦=(勾2+股2)(1/2)亦即:c=(a2+b2)(1/2)

中国最早的一部数学著作——《周髀算经》的开头,记载着一段周公向商高请教数学知识的对话:

  周公问:“我听说您对数学非常精通,我想请教一下:天没有梯子可以上去,地也没法用尺子去一段一段丈量,那么怎样才能得到关于天地得到数据呢?”

  商高回答说:“数的产生来源于对方和圆这些形体的认识。其中有一条原理:当直角三角形‘矩’得到的一条直角边‘勾’等于3,另一条直角边‘股’等于4的时候,那么它的斜边‘弦’就必定是5。这个原理是大禹在治水的时候就总结出来的。”

  关于勾股定理的发现,《周髀算经》上说:“故禹之所以治天下者,此数之所由生也”。此数指的是“勾三股四弦五”,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勾三股四弦五这种关系是在大禹治水时发现的。

  从上面所引的这段对话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国古代的人民早在几千年以前就已经发现并应用勾股定理这一重要懂得数学原理了。稍懂平面几何的读者都知道,所谓勾股定理,就是指在直角三角形中,两条直角边的平方和等于斜边的平方。本人从事企业经营管理和企业战略规划有十年的时间,越研究越有心得,越觉得企业完全可以运用“勾股定理”的原理去经营,遵守这个原理,任何企业都可以越做大,越做越强;任何企业遵循“勾股定理”的原理都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任何面临危机、遇到瓶颈的企业遵循“勾股定理”的原理都可以重新站立起来。因为大禹可以利用勾股定理治理天下,那么我们企业家依然可以运用勾股定理来经营企业。请大家与我一起来研究勾股定理在企业中的妙用。

a2+b2=c2

我把企业的产品称做“勾”,把企业文化称做“股”,把品牌称做“弦”。那么:12浜у产品2+企业文化2=品牌2所以,一个企业要想做大做强,要想打造百年企业,只需要在产品、企业文化和品牌这三个方面下功夫就可以了。让你的产品品质遵循平方级的提升,企业文化遵循平方级的强化和发展,那么你的产品品牌、企业品牌、企业知名度和美誉度的传播就会得到平方级的发展和巩固。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