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职业化经理人短视拖累管理复兴

企业培训师观点:职业化经理人短视拖累管理复兴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各国企业没能让全球经济增长恢复之前的水平,那么管理方式复兴能否办成这件事?理查德·斯特劳布和茱莉亚·柯比在《哈佛商业评论》博客上指出,全世界仅13%的雇员投入工作,而两倍于此的雇员在混日子或仇视工作。两人呼吁来一场“大转变”,称这可能让世界走上可持续增长的新道路。

  我们能否通过变革管理方式实现繁荣?有些人会摇头,说这是不可能的——经济之所以走到眼下的困难境地,追根溯源就是因为管理方式的错误。与其责怪心怀不满的员工,不如责怪那些紧抱陈旧管理思想的死脑筋职业化经理人。暂且不谈导致了这场危机(其烂摊子至今仍在折磨我们)的糟糕管理决策。有“全球最具影响力管理学思想家”之称的克莱顿·克里斯坦森说,企业之所以青睐于那些能够削减成本(通常意味着削减工作岗位)的创新,应归咎于职业化经理人的短视。

  另一位学者威廉·莱宗尼克则指出,近年来,美国许多大公司在派息和股票回购上的支出超过它们的总利润,使得它们能够用在投资和员工上的资金少之又少。伦敦金融城经济学家安德鲁·史密瑟斯在《走向复苏之路》一书中提出,这场衰退不是周期性的,而是结构性的,其诱因是奖金和激励机制导致的投资资源配置不当。在史密瑟斯看来,废除误导职业化经理人投资决策的奖金文化,是当今经济和社会政策的最重要任务。

  如果是这样,我们需要的管理方式创新将不会来自热门的新通讯和合作技术(比如大数据、物联网或社交媒体)。事实上,恰恰相反。在当今的金融化世界里,这些技术更有可能被用于加快削减工作岗位、赢者通吃的趋势,就像之前的外包和在海外设厂等手段那样。

  如斯特劳布所写的:“员工的创造力和创新热情仍然没有得到释放……盲目的流程和僵硬的层级制度仍然束缚着他们。事实上,数字技术使得某种泰勒主义在非制造业企业运营中出现。”

  正如提及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的“科学管理”项目所显示的,职业化经理人仍然在构建适合20世纪早期的那种以层级制度、标准化和服从为基础的大规模生产组织,而不是那种灵活、以人为本、让技术成为员工和客户的伙伴而非威胁的组织。

  多年来,前沿管理学讨论、以及一批年轻思想家和实践家,一直在呼吁类似的管理学创新,但迄今没有多少改变,至少在老牌大公司里(只用看看未见重整的金融行业就知道了)。如果说有任何改变的话,那就是职业化经理人们称,他们面临的短期压力更大了。

  那么,如果这是个老问题,为何到现在都没有解决?要打破这种管理方面的僵局,有什么是必须改变的?答案是,死脑筋职业化经理人。正如史密瑟斯所展示的,将创新萎靡、成本削减、股票回购、裁员和降低与新泰勒主义联系在一起的,正是管理激励。使得这一切固化为自我强化的紧密范式的是股东价值:企业的唯一存在目的是实现股东回报的最大化。

  这一观念深深地影响了正式的公司治理规范,我们很难相信,它出现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上世纪70、80年代才流行起来),并且是基于一个错误的想法。从法律上讲,正如大名鼎鼎的法学家林恩·斯托特等人所指出的,股东拥有的是股票,而不是公司,公司是一个单独的法人,董事只对公司负有受信责任。股东不是企业主,职业化经理人也不是他们的代理人。

  尽管这一观念十分陈腐,但它对企业心态的影响并未因此减弱,特别是在美国。如已故的伦敦商学院学者苏曼德拉·戈沙尔所说,问题并不在于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好的管理实践,而在于坏的管理学理论让我们变得麻木。

  因此,是的,我们能够、也亟须创造一个由管理复兴拉动增长的时代。但只有首先了结那些股东至上的死脑筋职业化经理人,管理方式才会真正复兴。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