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盛和塾第19届世界大会”(下)

“盛和塾第19届世界大会”(下)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在松风工业时代,我在脑中描绘着这种垂直攀登的情况:“现在我率领几十名部下,制造U字型绝缘体,但不久会不会一个人都不剩,全部跑光呢。”这种恐惧心理,曾经有好多次,向我袭来。
这时为了鼓舞自己,我问当时决定要和我结婚的妻子:“大家都离我而去的时候,你还会支持我吗?”结果妻子对我说:“我会追随你的。”
于是我下定决心,即便只有妻子一个人相信我,追随我,我就绝不会放弃垂直攀登,遇到任何困难都会坚持到底。这时,我深刻理解了“垂直攀登”的意义,并开始向别人讲述。
不过,实际上,当我要离开松风工业的时候,尽管我平时一直这样严厉苛刻,但在粉尘满身、同我一起打拼的同事中,仍有几位有心人仰慕我,信任我的人格,理解我的想法,并追随我。
后来以这批肝胆相照的成员为核心,我们创办了京瓷,创立京瓷后,“垂直攀登”的精神贯彻始终。
1982年,京瓷迈出多样化和国际化步伐,准备快速的、大幅度的发展。在当时京瓷的经营方针发布会上,我高调地提出了这样的口号:
“实现新的计划关键在于不屈不挠、一心一意。因此,必须抱定信念,志气高昂,坚韧不拔干到底。”
我向全公司宣布了这个口号。而这个口号所讲述的精神对重建日航同样十分重要,因此,去年我因经营重建就任日航会长时,面对日航的干部和员工,我也讲了这番话。并且还刊登在公司内刊封面上,张贴在各部门墙壁上。这句话引自瑜伽大师中村天风先生的著作,其所表达的意思,正是“垂直攀登”的精神。
设定高目标,为完成目标,不论是多么险峻的高山,都要笔直攀爬。其中没有一瞬踌躇,没有一丝妥协,没有一点邪念,一心不乱,聚精会神,不停攀爬,这就是“垂直攀登”的雄姿。想要完成新计划、达到高目标的人们,都要有这种“垂直攀登”的精神。没有这种气概,就不可能完成新的计划。单是说我想试试,想达到这个目标,这种轻描淡写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新计划、达到高目标的。
愿望这种东西,越是强烈实现的可能性就越大。同时,刚才的口号中有“志气高昂”这句话,是说这种“愿望”必须是美好的,没被玷污的。也就是说,虽然愿望越强烈就越可能实现,但同时这种愿望不能是充满私心的、肮脏的愿望,而是为了社会为世人的志气高昂的、美好的愿望,越是如此,成功的概率也就越高。想成事的人,要以“垂直攀登”的姿态去发起挑战。如果面对耸立的绝壁高山双腿发软,裹足不前,认为自己无法攀登,则绝对不可能挑战新事物并获得成功。只有志气高昂、不屈不挠、一心一意,也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垂直攀登险峻的高山,持续怀抱纯粹而强烈的愿望,这才是事业成长发展的秘诀。
实际上,如上所述,在事业上获得成功的人与不成功的人之间的差距不过薄纸一张。没获得成功的人,也有工作认真、抱有热情、拼命努力的。但是他们却不成功。实际上,虽说两者之差只似一张薄纸,却又是很大的本质性的差距。
这差距就在于是否能够“克服困难,突破障碍”。不成功的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别说垂直攀登了,还会在心中产生迷惘:“这解决不了呀。”这种犹豫才是问题之所在。成功的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乐观的相信事情能解决:“我有无限的能力,只要努力一定能解决。”也正因如此他才能成功。
没有一瞬踌躇,没有一丝疑虑,他们会激励自己:“只要干就能行。现在可能还没有能力,但我有无限可能性。成不成,只是信不信这种可能,努不努力的差别。”只有你相信了,你才能突破障碍。
只要你认为“这有点难”,就已经不行了。“不,我只是觉得有点难实现,努力一下也许能行。”即便这种暧昧的想法也不行。只要你稍有一丝疑问,脑中闪过一丝不安,那么过后再怎么说“只要努力就能行”,也为时太晚了。我认为哪怕只是一瞬的迟疑、踌躇和疑虑,都会使精神力量变得萎靡不振。
在困难状况下,拼命咬紧牙关,坚韧不拔,不断努力的过程中,还能乐观的想“绝对没问题”,精神爽朗,发自心底相信终将成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去挑战新事物。
事实上,越是具有挑战性和独创性的工作,越需要坚忍不拔,不懈努力,若非如此,便无法达到目标。坚定不移,奋斗到底,这种行为本身就说明在心底相信“能行”。也就是说,只有心中抱有“肯定能行”这种信念,才能持续无止境的努力。一旦脑中浮现出不安,“结果可能不行吧?”就无法做到长时间咬牙坚持。也不会涌现出超越障碍、坚持到底的斗志。也就是说,成功与失败的分界线就在于“心态”。是否拥有一颗志气高昂,坚韧不拔干到底的决心,是否始终相信“能行”,是否持续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工作与人生,一切的一切全都由此而定。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就是“将知识升华为见识,将见识升华为胆识”。安冈正笃在他的著作中阐述了“知识”、“见识”和“胆识”,在此我也想讲一讲。
知晓了各种事情,就把“知识”拿出来炫耀,这是评论家做的事。他们阅读大量文献,博学且拥有丰富的知识。但即便拥有再多的知识,对人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你只是成了一个知识渊博的人而已。
同时,如果说“那个人有见识”,则不仅指拥有知识。是指在广泛学习后,在拥有知识的基础上,还通过领会知识,拥有了“非这样做不可”的信念。
不仅拥有知识,而且知识升华到“非这样做不可”的信念时,就成了见识。通过自己的所知,能强烈认识到 “非这样做不可”。像这样,将知识升华为一种信念,这就叫见识。
但有了见识还不够。事情必须实践才能实现,因此只有“非这样做不可”的信念,而不付诸实践仍然没有意义。
在实践时,需要无论如何必须向前推进的坚强意志和勇气,也就是需要有胆力,或称之谓“胆识”。就是说,将知识升华为见识,再将见识升华为胆识,才能果断地付诸实践。特别是,我们是经营企业的,只是学识渊博毫无意义。同时,即便拥有非这样做不可的信念,如果不能实践也没有意义。我们经营者必须把升华了的胆识,付诸实践。
例如,我想大家每年都要制定经营计划、目标管理。这时,要考虑社会形势、市场环境,还有自己的技术力量等,综合各方面条件来制定经营计划,比如本年度我们要这样,这个月我们这么做等等。
当执行这些经营计划时,或者为达到经营目标而努力时,所需要的就是胆识。如果没有实行计划的强烈的、洞穿岩石般的“坚强意志”,是绝对无法完成经营计划的。
特别是经济状况和市场环境越困难,越需要胆识。不管在怎样的逆境下,如果带着“我认为必须这么做,我想这么做”的见识制定了计划,实施计划时,绝对需要能坚定完成计划的胆识。
我在“经营12条”的第7条中讲到,经营需要“洞穿岩石般的坚强意志”。第8条中说道,需要“燃烧的斗魂”。这“坚强的意志”以及“燃烧的斗魂”指的就是胆识。我认为,经营者如没有“坚强的意志”和“燃烧的斗魂”,就无法搞好经营。如业绩没有提升,我认为这是经营者意志薄弱,缺乏斗魂造成的。说到“坚强的意志”,人们往往会浮现出勇猛、强悍、粗野的印象,但我认为经营中所需要的“坚强意志”是指从内心涌现出的、平静却强烈的愿望。换句话来说就是“NEVER GIVE UP(永不放弃)”,就是决不放弃的决心。
一直以来,我常在京瓷公司内部说:“当你觉得不行的时候,才是工作开始的时候。”这是从我年轻时的经历中总结出来的。京瓷刚创建不久时,为保证新公司的营业额,解决员工的吃饭,我们以开辟新客户为目标,经常上门进行面对面的顾问式销售。但当时的京瓷,没有知名度,没有信用,没有实际业绩,即使上门推销,大都遭到无情拒绝。
最让人尴尬的,是拜访NEC公司的那次经历。当时真的什么都不懂,我突然登门拜访,跟门卫说,我希望见真空管部门的技术人员,结果被拒之门外:“你突然来怎么行啊。”
我没有放弃,在不知第几次拜访后,终于让我见到了相关技术人员。但那名技术人员说:“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们公司,NEC是住友派系的企业,因此陶瓷产品我们都会向同一派系的日本特殊陶业公司及日本电瓷瓶公司购买。你们京瓷既不属同一派系,又没有实际业绩,这样的无名公司贸然前来,我们绝不会向你们购买的。”他极其冷淡地拒绝了我们。如何获得订单,如何打破这种派系内部交易,如何突破横在眼前的障碍,我也心中无底。同去的年轻营销人员很沮丧,而我作为领导,不能气馁,不能灰心。因此我鼓励那个受挫的年轻营销人员,员工激励,同时自身激励。我说:“被拒绝的时候才正是工作的开始。思考如何打开困难局面,这才是我们的工作。”
就这样,无论遭遇怎样的困难,我们都要保持“坚强的意志”,绝不放弃,坚韧不拔,不断拜访客户,努力争取订单。打一个比喻,就好像水滴石穿。也就是说,一滴水当然无法打穿岩石,但只要无止境地持续,即便是水滴,也能够洞穿岩石。
只要以这种洞穿岩石般的“坚强意志”不断努力,就一定能杀出一条血路。事实上,京瓷后来就是从没有派系,没有信用,没有业绩,绝无可能的NEC那里获得了陶瓷产品的订单。后来的东芝、日立、索尼等其他大型电子企业也是一样。京瓷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它以洞穿岩石般的“坚强意志”,获得被认为不可能获得的订单,并克服一切困难,努力按照订单要求向客户交付产品,不断拓展新的客户,扩大业绩。
而且京瓷所经营的陶瓷产品绝不是高价产品。比如我们的创业产品U字型绝缘体,是一种用于电视的显像管的精密陶瓷零件,当时在日本是一种非常难做的产品,只有京瓷才能生产,但它的价格仅有1个9日元。
也就是说,京瓷这家企业以数十万个、数百万个单位接受廉价产品的订单,粉尘满身,拼命生产,向客户交货,兢兢业业,一步一步积累营业额,最终将业绩扩大到了今天的1万亿日元。而残酷的是,我们主打的电子零部件产品,每年都大幅降价。一成或两成是正常的,遇到经济萧条时,为与同行竞争,降两成三成是家常便饭,甚至被要求四成五成的大幅降价。因此,5至6年后,有些产品的价格甚至不足原先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尽管处于单价低、年年降价的困境,但京瓷在创立后,经过半个多世纪,孜孜不倦不断扩大营业额,不仅实现了超过1万亿日元的营业额,而且直到今天依然保持着这种成长性。
京瓷经营中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盈利性问题。京瓷从未出现过决算亏损。自创业以来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中,在规模超1万亿日元的企业中,翻阅日本的经营历史,这样的例子极为罕见。
不仅是从来没有过亏损的记录,而且京瓷在达到营业额超过1万亿日元规模的过程中,一直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高利润率。也就是说,自公司创立以来,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不仅营业额持续增长,而且利润率一直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上。在这过程中,汇率大幅变动。从1美元兑360日元的时代,剧变为1美元低于80日元。因为京瓷积极开拓美国等海外市场,是出口比率很高的企业,汇率变动对经营的影响非常大,即便如此京瓷仍然保持了高利润率。
我认为,这正是依靠“坚强的意志”、“燃烧的斗魂”实现的。正因为我有这种经营经历,所以每当我听到“营业额没法增长”、“没法盈利”这样的话,我就会觉得,这是因为作为经营者,你的意志薄弱,缺乏斗魂。
那么这种“坚强的意志”从何而来呢?就我本人而言,不论在多么困难的情况下,“坚强的意志”都会从我的体内自然而然地涌现出来。我认为,这是因为在我心中具备一种乐观的信念,我相信未来事情一定能成功。
如上所述,正因为相信能成功,才能在遭遇困难时,认为“应该能行,总有办法。”从而不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且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念,才能钻研创新,发挥聪明才智,拼命思考如何打开困难的局面。
而重要的是:“持续不断地思考”。无论在多么困难的局面下,我都会拼命思考解决的办法:“过去的办法不行,有没有其他方法?一定有办法杀开一条血路。”无论情况多么严峻,多么困难,我都会彻底分析所有的条件,思考克服困难的具体的方法。“坚强的意志”与钻研创新,思考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坚强的意志”并不单是强悍、勇猛、坚韧不拔。也不仅仅是相信未来一定能成功。而且要彻底地、仔细地思考打开困难局面的具体对策。
不论有什么样的困难,都要相信未来一定能成功,决不放弃,坚韧不拔,不断思索,从各个方面钻研创新。“这个办法试试,那个方法也试试”,持续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就能打开困难的局面。这才是我所说的洞穿岩石般的“坚强的意志”。
我坚信,只要有了这种“坚强意志”,任何事情都一定“能成功”。话虽然这么说,但在向巨大的、强大的事物发起挑战时,人们往往还是会胆怯。讲得俗一点,就是会“战战兢兢”。而克服这种状态所需要的,就是“燃烧的斗魂”。在经营中,有时会和竞争对手企业展开激烈的竞争,有时会与客户发生严重的纠纷,有时必须向新事业发起挑战,在这种种局面下,我们必须穿越“炼狱场”。遭遇这类困局的时候,经营者难免产生恐惧心理。“这样能行吗?”手脚发抖,裹足不前。
在克服困难, 穿越“炼狱场”时,就需要 “燃烧的斗魂”,藐视困难:“那算什么!”刚才所说的“坚强的意志”,是为了坚韧不拔、坚持战斗而秘藏的内在品质,而以血洗血的炼狱场中所需要的,是充分外露的“绝不认输”的“斗魂”。我燃起这股“斗魂”,投入工作的第一次经历,也许就是在松风工业进行精密陶瓷材料研究开发的时候。
当时的陶瓷行业,名古屋有日本电瓷瓶、日本特殊陶业,东京有日本块滑石,由这些企业支配整个陶瓷行业。我当时还是新员工,我清楚地记得,松风工业的董事们聚集到一起,就开始谈论日本电瓷瓶公司的强大和它的技术力量的高超。
在市场上与日本电瓷瓶公司竞争,我们不论价格还是质量都完全无法与其抗衡。战斗之前就主张投降,好像斗败的狗。作为新进员工,我在这样的企业开始工作,前后在职大约4年时间,我自己自始至终抱着“绝不认输”的态度。
绝不认输的我创立了京瓷,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就是上述日本电瓷瓶公司,还有日本特殊陶业公司。大家都认为,连过去风光一时的老牌企业松风工业都不堪一击,那弱不禁风的京瓷更是不值一提了,但我绝不这么想。我以日本电瓷瓶、日本特殊陶业为对手,燃起熊熊斗志,拼命争取订单,投入了开发和生产活动。
在创业初期,我利用各种机会对还是中小企业的京瓷员工们说:“让我们成为原町第一,成为西之京第一,中京区第一,京都第一,然后成为日本第一,世界第一!”这番话并不单纯只是诉说梦想。这是经营者强烈“斗魂”的表现,面对矗立于眼前、起步早的大企业,表达我“绝不认输”的态度。用这话来激起我自己和员工“燃烧的斗魂”,督促大家全力投入工作。
就这样,公司上下团结一致,激发“燃烧的斗魂”,投入事业活动,结果曾经耸立于眼前的日本特殊陶业在创立后第15年,日本电瓷瓶在创立后第22年都被我们超越了,京瓷名副其实成长为世界第一的陶瓷厂商。
另外,27年前,我创办了第二电电。当时通信领域自由化,NTT开始实行民营化,但由于先行起步的NTT太过庞大,日本的大型企业全都畏缩不前,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于参与到这个领域来。
报纸上连日刊登文章,希望能早日出现与NTT相抗衡的新电电企业,但因为自明治时期以来电电公社所拥有的资产和技术遥遥领先,没有企业能与它相匹敌,日本的大型企业全都按兵不动,谁也不敢举手报名。这时,我在京都举起了手:“我来对抗NTT!”
日本全国上下一片哗然, “这是京都一家中型企业不可能做的事!” 报纸充斥着京瓷必败的舆论。然而,我却激起“燃烧的斗魂”,向庞大的NTT发起了挑战。在公司成立27年后的现在,第二电电变为KDDI,其营业额达3.4万亿日元,利润达4400亿日元,已经成长为日本无可争议的第二大通信企业。
日航的重建也是如此。当初有人甚至担心会发生二次破产,谁能预想到日航会出现历史上最高的利润呢?绝不是一开始各方面都具备了好的条件。不论是京瓷,还是KDDI的经营,或是日航的重建,开始全是不利的条件,重重困难摆在我的眼前。但是,困难越大,越能激发我从正面与困难对峙的勇气,抱着强烈而纯粹的愿望,相信未来一定能成功,不断钻研创新,认真努力。而且时刻鼓起“坚强的意志”,激发“燃烧的斗魂”。
这样就能够克服任何困难。不仅京瓷、KDDI快速成长发展,日航的经营重建也开始顺利展开。我认为,这些事实向人们展示了企业经营中的要诀。
今天,我以“克服危机,战胜困难”为题做了演讲。我想,在座的各位盛和塾的学员,你们也分别有自己的经营难题。我希望,我的讲话能给各位“带来勇气”。如果今天我所说的,能为各位盛和塾的学员打开话路助上一臂之力,我将感到十分荣幸。
今年我将继续日航的重建工作。现在因为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旅客数量骤减,但不管刮起多大的逆风,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为了迎来日航再次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那一天,我将继续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
我已经79岁了。但是如果由我领头,能对战胜困难,实现日航员工的幸福,以至对日本经济的复苏,对日本国家的复兴有所帮助的话,那么在今年,我仍然要鞭策我这把老骨头,老当益壮,继续奋斗。
各位盛和塾的企业家们,我衷心希望你们把在盛和塾学到的东西付诸实践,让企业取得进一步的成长和发展。这不仅能够实现企业员工们的幸福,也一定会对日本经济的复苏,甚至人类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
我祈愿,盛和塾在座各位的公司发展得更好,我希望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为此,希望在座各位在这世界大潮中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华。以此祈望结束我在“盛和塾”第19届世界大会上的讲话。
谢谢。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