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孙子兵法中为“将”的IQ与EQ

孙子兵法中为“将”的IQ与EQ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孙子兵法里,对于组织架构,是有明确规定的,即“将受命于君”,直接接受“君”的领导。由此可见,孙子兵法认为:一个有战斗力的组织,金字塔式的管理模式,是最有成效的。
这就提出两个概念,一是“君”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二是“将”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而孙子兵法提出的“主孰有道”即回答了为“君” 素质,“将孰有能”即回答了为“将”的素质。关于为“君”,即什么是“主孰有道”我们将在下一次进行系统分析,今天,我们来分析什么是“将孰有能”。
有“将”便有“君”,对于企业管理来说“将”即指中高层管理,特别是高级经理人,包括聘请的CEO,而“君”即指企业的老板。在孙 子兵法中明确指出为“将”要具备五种基本素质,即:智、信、仁、勇、严。而这也是现代企业中,一个高层管理者需要的最基本的职业素养与要求。
什么是“智、信、仁、勇、严”?笔者认为,其实就是指一个高层管理者应该具备IQ(智商)与EQ(情商)两方面的素质。
智,指一个高层管理者的智慧、智谋、策略、变通与调整,它是一个为“将”者IQ、EQ的综合体 现。一个足智多谋的高层管理者一定是一个充满智慧,且懂得分析、评估当前所处利弊的人,在危的时候,他懂得“曲”,在安的时候,他懂得“动”,讲求一种 “动静有常”、“刚柔相济”。“曲则全,枉则直”最能检测“智将”智慧的标签。而在企业管理中,往往很多高层管理者,往往只具备智中的IQ部分,而缺少了 EQ的部分,说得更直接些,就是在做策略时,往往只讲求“效率”的部分,而忽视了“沟通”的部分,以至急攻近利,最终反而不能达到“效率”,导致“欲速则 不达”的结果。在中国式管理中,而“沟通”是什么?“沟通”就是细节管理,就是“面子”管理。沟通好了,事情就会顺达,沟通不好,事情就会遭到层层阻力, “阳奉阴违”即是这个道理。西汉初期,汉景帝与其老师晁错,以提出“削番”国策,挤身于西汉优秀政治家行列,因此其IQ是极高的。但其虽有战略眼光,却没 能搞清楚执行这种策略,将会导致的后果,因此,其EQ是比较低的。而汉武帝就比较聪明了,他提出的是“推恩令”,虽然叫法与“削恩”国策不同,但实质是一 样的,都能达到消除地方番国对中央政权的威协。
信,指一个高层管理者的忠诚度、信誉度,要对自己的“君”忠诚,对自己的将士要信誉,它也是一 个为“将”者IQ、EQ的综合体现。在现代企业中,一个高层管理者,能力可以一般,但对自己的老板的忠诚度,必须是赤胆忠心。能力一般的高层管理者,至多 会多犯几个错误,开疆拓土的速度会慢一些,但对企业造不成毁灭性的打击;但如果一个高层管理者,如果对企业不忠诚,那只要一个关键机密的泄露,都将对企业 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在关键时候可能还是毁灭性的。这种情况,在中国式人文背景与管理文化中,其特征尤其明显,而这也正是历代王朝中很多国君之所以宁愿任 用一些能力一般的人做宰相,而不愿意思任用特别有才干的人。原因很简单,特别有才干的人,往往IQ很高,且有理想,有追求,如果其太执着了,那就会走到 “亢龙有悔”的层面,甚至不知不觉中就忘记了EQ的作用,无意中便“功高盖主”,而这种“功高盖主”是一种“势”,“势”降临了,有时候不是自己所能阻挡 的。正如三国时期的曹操,据记载其天生并不是志向就要当一个“窃国大盗”,当一个“国贼”,只是当其形势发展到最后,为了自保和保全其身边的利益集团,他已经不能再抛开“权力”,因为放权,意味着便是灭顶之灾,“不进则退”便是这个道理。
因此,做为一个高层管理者,对于企业最重要的是忠诚,这也是企业选人的第一要素,“德才兼备,以德为首”其意义就在这里。一个企业老板,对于选择得力助手,IQ可以稍逊一筹,但EQ却无论如何要占第一位。
仁,即仁慈、仁义,待人宽容,体察下属,甚至做到善待敌人,它集中反映出一个为“将”者的EQ素质。 仁,其实也反映出一个为“将”者IQ素质,但更重要的是反映出一个为“将”者的EQ高低,因为仁,更多方面表现在处理人事关键,即上下级关系和敌我关系。 对于一个高层管理者,需不需“仁”的精神呢?答案是肯定的。在一个企业里,如果一个人没有仁德之心,处处视别人如敌人,那后果不堪设想。对上不仁,就会失 信于上;对下不仁,就会失信于众,最终导致的结果,只能是众叛亲离,落到最后孤家寡人的地步。仁,说白了,就是对别人要有宽容之心,对于下属或同事,有小 毛病,可以以包容的心态待之。人都有差异性,因为每个人都有性格,有脾气,如果哪一个人,当不服从你的管理,然后你就记恨在心,时时想到要拿别人小鞋穿, 那么就达不到为“将”的包容之素质。当然,包容是要讲策略的,如果一个高层管理者,处处讲包容,讲求无原则的包容,那么就是一个纵容,管理就无从说起,更 别谈团队执 行力和创造力了,只会是一团散沙。因为,“仁”这就是应用到是IQ与EQ的灵活应用,缺少一个都不能合理应用,特别是善待“敌人”这一方面,如果是投降过 来的“敌人”,那便是“友”,就要“卒善而养之,可谓胜敌而益强”,如果对于坚定的“顽固分子”,那就不用一味的“仁义”与包容,就要采用“枪杆子里出政 权”的策略。企业管理也是一样,虽然上善若水很重要,要先礼后兵,但如果“礼”不能见效,那就要用“兵”之策略,达到整顿、整合企业的目的。
勇,即指勇气、勇敢,敢于承担责任,勇于担当,它集中反映了一个为“将”者的IQ素质。对企业 管理来说,勇敢与勇气,它表现的是一个高层管理者的执行力和创造力,反映的是一个高层管理者“攻城略地”,开拓市场的能力。在现代企业里,如果一个老板评 价一个员工或管理者:“他真能干,业务能力很强。”这句话的含义大部分意思是说“这个人很具有优秀的业务拓展能力,具有良好的执行力和创造力”,在孙子兵 法里就是“勇”的意思。勇,其实也是现代企业中最需的人才,因为“勇”代表的是执行层面,它与管理层面不同,它代表的是执行层、落实层,而支撑企业运转的 是直接创造价值的执行层,而不是间接创建价值的管理层。“二八法则”里这样说:“一个企业,百分之二十的人,创造出百分之八十的利润。”而这百分之二十, 就是指执行层,即真正“勇”的人。“勇”的人,一般是IQ很高的人,但这一类人,未毕是一个EQ很高的人,如抗金大将、精忠报国的岳飞,不可谓不智,不可 谓不忠,不可谓不仁,也不可谓不勇,说他IQ很高,这没有人会反驳,但说他EQ很高,大部分人,就会起来反驳,说:“如果他EQ很高,就会勇于担当,会以 判明秦桧的阴谋,会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以致于不令自己的抗金大业毁之一旦。”企业需要一大批开拓市场,讲求执行力的人,高层管理者同样需要这种 “执行力”的素质,否则就做不开上传下达,不能贯彻落实董事会的战略措施。
严,即指严格,即要对自己严于律已,也要严格要求别人做到遵纪守法,这是为“将”者IQ、EQ 最直观的外在表现。在企业管理中,严格往往与“制度”划等号。要使一个团队有执行力,就必须要严格,要有制度,否则如同散沙,没有战斗力。而一有制度,就 代表约束,就会束缚一部分人的行动,甚至扼杀创新能力、创造能力,这就要求高层管理者要学会变通,而变通就是EQ素质,用制度管理人就是IQ的素质。
在现代企业管理中,自己做到严于律己,做到“其身正”往往是不够的,自己做到“其身正”只能起到表率与榜样的作用。如果你不去学着与别人沟通,高高在上, 这种表率也就浮于形式,只能在道德上约束别人,不到在权利上起不到约束的作用。正如水浒传里的黑旋风李逵,虽然及时雨宋江的“其身正”能在德的方面压制其 散漫之气,但只要宋江不在身边,其恶习便会表露出来,给组织造成重要的损失。因此,“严”有三个层次的含义,一要做到对自己“严”,要做到“其身正,不令 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要做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要“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二要做到让别人也“严”,别人 也严于律己,让别人自动自发地维护整个组织的健康运转;三要在“严”的同时,要学会变通,因为人都有差异性,该严的时间严,该不严的时候就不严,该看见的 时候看见,该不看见的时候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才能调整个组织的创建力、构建整个组织的凝聚力、激发整个组织的创新力和执行力。试想一下,如果宋 江处处铁面无私,不能容忍李逵的种种恶习,李逵能为宋江出生入死吗?如果刘备不能容忍张飞的粗暴脾气,张飞能为成为刘备的左膀右臂吗?唐太宗李世民不能容 忍魏征的时不时的“犯龙颜”,中国也许就少了一个最优秀的谏臣,而在历史的长河恐怕又多了一个冤死鬼。
孙子兵法中“智、信、仁、勇、严”作为对一个为“将”者的素质要求,用在企业管理中其实是一样的道理,一个企业管理者,只有具备这五种素 质,才能在IQ、EQ两方面得到全面的提升,方能成为综合型、复合型人才,缺了哪一项,都会影响到一个管理者的管理能力和执政水平。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