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全新方式看世界

培训讲师谈管理:全新方式看世界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我还在印度读本科时,就曾在一些公司做暑期实习。由于是公司里级别最低的员工,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为工程项目做一些基础工作。公司里凡此种种都提醒我自己的身份,比如,每天下午茶饮车来的时候,会有人给公司高层奉上用瓷杯子冲沏的茶水,托盘上还有牛奶、糖果、饼干等甜点,中层干部则没有托盘,而像我这样的普通职员就只有普通杯子冲泡的简易茶了。当然,还有另一件刺激到我的事情,它通常以一本破烂杂志的形式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


  在一家我曾工作过的公司,他们只订了一份HBR(《哈佛商业评论》),大家按规定时间传阅,就像图书馆的图书一样。当新一期杂志送来的时候,公司CEO享有优先阅读权,他通常会把杂志带回家悠闲地读两个星期。此后,直接向CEO汇报的高管们,每人能有几晚时间轮流阅读。再之后,再低一级别的经理们,每人只有一两天的时间轮流阅读。当我拿到这本皱皱巴巴、书角翻飞的杂志时,可能已经过了6个月之久,但我仍然很兴奋。


  HBR让我第一次接触到管理思想。作为一名工程师,我对这些思想知之甚少,还记得当时自言自语道:“哇,这真是看世界的一种全新方式!”那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关于日本全面质量管理(TQM)的概念,以及如何组织生产的理论红极一时。我就是在HBR上第一次读到了这些思想。更早一些时候,我也曾了解到迈克尔·波特的五力分析,该理论迅即被视为一个极为重要的理论框架;同样,是在HBR上。


  除了能读到HBR,暑期工作还让我亲眼看到HBR是如何影响公司实际运营的。我当时在一家电气设备制造公司工作,该公司的管理层阅读了HBR关于“蜂窝式生产”的文章后,立即从日本引进了咨询顾问,并全面重组了最大的生产工厂,生产效率获得了显著提高。该工厂雇佣了3000多名工人,如果不是那些新的生产力,它可能早已歇业停产。关于HBR的这些记忆,让我很生动地理解了这本杂志刊载的思想是如何对公司运营方式形成了直接的冲击。而这也正是该杂志的使命:“因应世界变化,改善管理实践”。


  大约10年之后,我在麻省理工学院读完研究生,并成为哈佛商学院的一名年轻教员后,我为HBR写下了第一篇文章。我将这视为给自己的成年礼。多年来我已经给许多出版物写过文章,但HBR的这篇文章,是我惟一一份寄回家给父亲的。他很自豪地告诉我,我撰写的文章可能会影响全世界的管理者。这就是在他脑海中,对HBR影响力的界定。


  事实上,当我还以工程师身份实习时,许多印度人就知道HBS(哈佛商学院),但很少有人能够入校深造。如今,尽管世界各地的学生更容易进入HBS学习,但是,我们仍然只能招收很小一部分对商业教育感兴趣的人:HBS每年仅有900名MBA毕业生,大约9000名经理参加我们的高管培训计划(EDP)。这些项目一般是互动性强的密集课程,因此维持较小的招生规模相对有益。当然,我们清楚,仍有很多人想到HBS学习。HBR正好有助于我们推广商业管理理念,完成教育使命,让世界各地的商界领袖获得更好的商业思想。


  无论是促使管理高层改变他们工厂的经营方式,还是开阔了暑期实习生的眼界,让他进入可能更感兴趣的新领域,自从我第一次接触到HBR,我就意识到了其强大的工具性作用。展望HBR未来90年,我希望这种影响力和引导力能够远播内外、无远弗届。(徐明/译
李钊/校)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