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嫉妒经济”取代“梦想经济”?

培训讲师谈管理:“嫉妒经济”取代“梦想经济”?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虽然我来美国攻读硕士学位已是近30年前的事,但直到10年前,我才下定决心加入美国国籍。我以为“成为美国人”只是个简单的身份转换,但结果却在我意料之外。上交完自己的印度护照并向美利坚合众国宣誓的那一刻,想到自己可能迷失的身份,我的内心澎湃起伏。程序走到一半,我已经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但是,就像在我之前的数代移民一样,我通过面试,参加了移民考试,然后缓缓走进市政大厅——位于波士顿的法尼尔市政厅(Faneuil Hall),进行宣誓。在即将成为美国公民的那一刻,我心里油然而生一丝自豪和释然夹杂的感觉,虽然已经对美利坚共和国宣誓,但我意识到自己的印度身份并不会丧失。我相信,对入籍者而言,我们能在保存自己过去身份的同时,将未来的希望交托给美国这块国土,这是“美国梦”的一部分。


  然而,如果你曾关注2012年的美国大选,你可能会对“美国梦”的未来感到忧心重重。“我们的美国梦想已渐行渐远”,历史学家乔恩·米查姆(Jon Meacham)在去年夏季政务会召开前这样写到。他将其称为“我们的时代危机”。这的确敲响了警钟。美国梦是这个国家的脉搏——其重要性远胜过其他一切,无论是美国富饶的自然资源、雄厚的经济实力还是强大的劳动力。它是如此重要,因为正是借着这个梦,无数的人不辞辛苦,千里迢迢来到这个国家;正是因为这个梦,我们这些已经远渡重洋来此工作的人,愿意为了自己和家人奋力拼搏。眼看着这个梦想的消逝着实令人怅然,我们必须有所行动,重新将其点燃。


  最近新出版的几本书恰好都和美国梦有关。资深调查记者唐纳德·巴利特(Donald L. Barlett)和詹姆斯·斯蒂尔(James B. Steele)的《背离的美国梦》一书充分显示该话题令人难以驾驭,特别是在一场旷日持久的选战之后。我认为其原因有二:首先,无论是各大报纸、政客竞选的巡回演讲还是攻击性的选举广告,它们都在不断重复一些妇孺皆知的事实——全球化、分工外包、工会的败落、累进税政策的减少及法规的自由化,这些不禁令人听觉疲惫;第二个问题是,这个话题带有过浓的政治倾向,使人无法从公正、客观的角度对其进行思考。巴利特和斯蒂尔甚至吝于对其带有倾向性的政治立场进行少许伪装。因此,他们一边倒的分析好像一部自由主义者的政治宣言,少有新见。


  美国公共电视台PBS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从类似的角度进行了一次更深层次的反思。在《谁偷了我们的美国梦》一书中,他对“勤勤恳恳”的劳动者如何拉动二战后美国的经济内需进行了分析,并表示这种趋势如今已不复存在。我个人非常同意他的观点,如果要重燃美国梦,人们必须相信商业领域的成功可以提升整体社会财富。


  关于具体措施,史密斯与上面两位作者的观点不谋而合,即:进行更多“更公正”的贸易、设立更多的累进税政策、在基础设施和教育领域进行投资,并保证制定更加积极实用的政策。鉴于美国两党之间相互攻讦的状况,这些措施听上去都无比艰巨。纽泽西州立大学教授卡尔·文·霍恩(Carl E. Van Horn)在《是否需要惶惶工作:论迷失的十年、经济危机及重振破碎的美国梦》中也提出了一些可供参考的建议。霍恩针对美国梦这个话题展开了详尽的问卷调查,并得出一些发人深思的结论。他的研究进一步暴露出美国工薪阶层在经济全球化大潮中的焦虑与脆弱,特别是那些缺乏技能、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者。霍恩建议政府部门应提供更多的直接就业机会,并加强职业技能培训,但这些举措能否顺利通过迫近的第113届美国议会,依旧是一个问号。









  以上书籍似乎给了我们的美国梦当头一棒,但不应过早地持悲观态度。虽然美国梦构建于一系列价值体系之上——敬业尽职的工作态度、任人唯贤的社会政策以及开明宽松的移民政策,但它的核心精神是乐观积极的态度。我觉得,美国社会的基础是一种“梦想经济”,其中充满了作家霍拉肖·阿尔杰(Horatio Alger)小说中的乐观精神,并由无数白手起家的传奇人物所印证。在美国,我们一定会听到父母这样教育子女——只要努力,你就能实现心中的任何梦想。与之相对的是一种“嫉妒经济”,在这样的国家里,你会看到父母不断压制子女的梦想与发展,劝说他们面对现实和自己“注定的命运”。


  最近,美国似乎开始出现从梦想时代退化到嫉妒时代的趋势。不管是99%的人去嫉妒1%的人,还是53%的人去嫉妒47%拥有政府补贴的人,这个数字已不再重要,因为我们对他人优势的关注已经重于自身。这是我们应该警觉的迹象。如果任由这种嫉妒之风蔓延,它将对我们的经济产生极大的腐蚀与破坏作用。它削弱了人的能动性,将成功变为一种被动的外力而非内在的驱动。它将人的视线局限于对他人的负面攻击上,而非集中于关注自身的优势和发展。在“梦想经济”中,人们欣然看到他人的进步,因为这意味着有一天他们也可以做到这点。但是在“嫉妒经济”中,情形恰恰相反,人们生活在一个“零和游戏”中,有人成功就意味着有人失败。


  小时候我在印度听过一个寓言,大抵说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形。故事说渔夫在没有盖子的锡筒里放螃蟹,他根本不需要盖子,因为只要有螃蟹想逃,其他在筒子里的螃蟹就会把它拽下来。我不知道在生活中螃蟹是否真的会这样,但这个故事却隐喻了印度社会一个真实的现象:如果有人试图向上晋升,剩下的人一定会用各种方法把他拖下水。其他国家也有这种文化。在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人们将此称为“出头椽子综合症”,指的是出众的人会因为身边人的压力而不得不缩头潜身,小心翼翼。美国很幸运地逃脱了这种文化的腐蚀,我们必须继续坚持这种精神。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已经万事大吉。在美国,还有许多机构需要改革,仍有数百万人正在奔波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美国的纳税制度尚需改善,财政政策也需适度调整。但是美国梦不只关乎良性的宏观经济环境,更是每个个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编织出的梦想。虽然现在是美国的困难时期,但是从30年前踏入这个国家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相信美国是我实现梦想之地。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很多人一起做出艰辛的付出。但现在,与其总是对他人的财富虎视眈眈,不如立足自我,将自己的潜力充分施展出来。(陈晨/译 安健/校)


  尼廷·诺里亚是哈佛商学院院长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