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身处唐人街,思维更中式

培训讲师谈管理:身处唐人街,思维更中式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发现:即使是短暂置身于某种外国文化——哪怕只是其中的一个符号——你都会被其中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所同化。


  研究:亚当·奥尔特(Adam Alter)及其研究伙伴——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弗吉尼亚·关(Virginia Kwan),让50名欧洲裔美国人步行穿过纽约唐人街或者上东区,之后让他们预测连续两个雨天或晴天之后的天气情况。结果,那些身处唐人街的人预测变天的几率要大得多。他们身上反映出一种东方思维,即世界是阴阳交替运转的,而不是朝着一个方向线性运行。那些刚刚从新泽西州亚洲杂货店购物出来的欧洲裔美国人,或者刚刚看过阴阳太极图的人,也会有类似的倾向。


  挑战:短暂地接触这种小文化标识真的能改变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吗?


  奥尔特教授,捍卫你的研究吧!


  奥尔特:你可能会认为,只有在某种文化环境中体验过一段时间,你才会受其影响。但事实并非如此,文化能够轻易地影响到你。在过去的15至20年里,得益于互联网的普及,全球商业和旅行的兴起,我们对外国的思想和文化符号越来越熟悉。这些符号在我们的城市中俯拾皆是。当你接触到它们时,会不可避免地受其影响。例如,当你身处唐人街或者一家亚洲超市,你的世界观会更具亚洲色彩。


  HBR:你为什么会关注变化?


  这是东西方哲学真正的区别之处。东方人将变化视为必然,认为诸如黑暗与光明这样的阴阳两极此消彼长,它们之间的平衡也是不断转化的。西方人则往往将变化看做是持续的单向趋势,从“向前行进”(Forward March)或者“螺旋式下跌”(Downward Spiral)这类的说法中就可见一斑。为了在实验室中验证这一假设,我们让185位欧洲裔美国人和华人分别各用1000美元虚拟资金去投资一组表现有好有坏的股票。结果,西方人将远远超过50%的资金投资给了之前上涨的股票,而华人则倾向将资金分散投资于表现弱于大盘的股票,因为他们预计这些股票将反弹。


  HBR:如果这些欧洲裔美国人在唐人街用过点心,或者在亚洲超市买过萝卜,他们会做出不同的反应吗?


  我们怀疑原因不在于点心或者萝卜,而是你在唐人街看到的最突出、最易辨认的文化符号,比如阴阳图。当我们问,在唐人街,什么令你印象最深时,他们的回答是阴阳图。


  众所周知,文化符号寓意丰富。我们大脑对它们的处理比对文字的处理更为迅速,而且往往是下意识进行的。


  此外,无论是否在其自身文化环境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似乎都能发挥作用。


  例如,在研究中,我们将选股任务或者天气预测任务,分配给新泽西购物中心的顾客、校园中心的学生以及华尔街的上班族(在他们的午休时间)。部分受访者事先会在调查问卷上或研究助理的体恤衫上看到一个小的阴阳图,还有一部分受访者会接触到井字图或者中国龙等其他符号。相比之下,前者更可能预测股价或天气出现变化。

  HBR:难道中国龙的图案不会让受访者更具中式思维吗?


  有可能,但不是关于变化的思维。在另外一个研究当中,我们发现欧洲裔美国人在看到中国龙的图案后,联想到的更多是中国食品销售增速超过其他国家。同时,龙的图案会让他们联想到中国正在崛起。


  不过,我认为欧洲裔美国人对阴阳的了解要超过对龙的了解,因此阴阳图对他们的思维和行为影响更大。另外,我们有关选股的最新研究显示,那些旅行次数更多的人——他们对国外思维模式持开放态度——受阴阳图的影响更深。


  在另一项独立研究中,我们也得到了类似结果。我和同事先让人们看各种各样的首饰,其中包括十字架,然后再测试受访者的诚实度。结果显示,十字架的确会对他们产生影响——但仅限于基督徒,因为在他们看来,该符号具有纯洁且积极的含义。


  HBR:一种文化符号能否对你构成影响,是否取决于你对它的喜好?


  不是,负面符号同样会影响你。我们已经证明,纳粹党十字符号会让人更具攻击性。国旗也是如此。它能让国民团结起来,但也往往让人激进排外。其实,政治领导人在这方面犯了一些大错。以峰会为例,各国领导人亮相时往往少不了各自国家的国旗。诚然,国旗是国家实力和自豪感的象征。但是,如果峰会的目的是寻找共识,那么不妨把这些可能造成不和的符号收起来,换之以各个群体都能认同的符号为妙。


  HBR:如果我是一个美国商人,正试图了解新的中国合作伙伴,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在办公室里挂满阴阳图和其他中国符号?


  我无法把研究结果转化为这么具体的建议。但是,如果你试图理解那位合作伙伴的话,答案是肯定的。你把办公室装饰成那样,可能会有帮助,或者你可以去一家中餐馆用餐,绝佳的办法是去中国旅行,并且在能代表双方文化的环境中会面,这样你们就能以相似的角度看世界——至少暂时如此。有些商业人士需要就国外市场做出决策,或是身处海外做出决定,对他们而言,这项研究很有意义。他们需要认识到,他们的行为会受到周围文化的影响。


  HBR:有哪些具体的符号能令亚洲人更具美式思维?


  由于美国向全世界输出了大量符号,特别是商业符号,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情况可能已经发生。


  不过,找出最具影响力的美国符号也十分有趣。例如,杜克大学的研究员发现,接触苹果公司商标的人在完成任务时会比接触IBM商标的人更具创造性。


  HBR:拉美和非洲呢?我们在这里仅仅探讨超级强国的文化吗?


  心理学和文化方面的相关研究,大多局限于东西方对比,即欧美与亚洲的对比性研究。我推测这仅仅是因为大多数研究员都来自这些地区。


  HBR:不过,你可是澳大利亚人啊?


  是的,但是我生于南非,目前生活在美国。在进行了这项研究后,我对这一情况更加敏感。我发现,在某些环境下,我的举止更具南非特色,但在另外一些环境下,我更像澳大利亚人。现在,回到悉尼的最初几天,人们会告诉我,我像美国版的奥尔特。我就像一只变色龙,会随背景变化而“变色”。其实,世人皆如此。(译/鲁志娟 校/邓小莉)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