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职业转型的颠覆性路径

培训讲师谈管理:职业转型的颠覆性路径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每个人都听过似曾相识的故事:一位聪明、极有才华的职场中人,对工作完全失去热情,不再盼望朝九晚五的生活,却被错误的职业路径所羁绊,看不到出路。大部分人也听过另一类熟悉的故事:一位专业人士毅然放弃自己二十年的职业履历,选择追寻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并因此变得更快乐——例如一位转行写作的律师,或一位选择从会计事务所辞职、创办玩具公司的审计官。

今天,许多步入职业中期的专业人士都面临一个迫切的问题:我此刻是否仍在正轨,是否应该改变方向?在过去十年中,进行重大职业转换的人群大规模涌现,这还不包括那些考虑转换职业的人。然而,一位渴望改变,行动却依旧如故的人与一位敢想敢做,重新寻找自我实现的人之间是有区别的,而且这种区别可能会出乎你的意料。看看下面的故事:

苏珊·方丹(她及我的其他研究对象,在本文中均为化名)曾是一家大型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和战略部门主管。她毅然决定要与无法实现自我的过去一刀两断。但是这位管理咨询专家并没有想清楚未来的方向。当一位老客户给她一个顶级战略工作的机会时,她欣然接受了。她已为改变摩拳擦掌,而且这份工作看上去十分诱人,实在不容错过。然而,结果却令她大失所望——虽然这是个极其完美的工作,用她的话说,可以写成一份“完美衔接的后MBA简历”,但它在各个方面都与原先的工作完全相同,根本无法带来她所渴望的改变。就职仅两周后,她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哈里斯·罗伯茨是一家大型医疗保健公司的法规部主管。在顶尖商学院进行为期四周的总裁培训课程后,他对改变翘首以待。哈里斯希望承担直接的管理责任,并跃跃欲试,盼望将课堂上学到的尖端理念运用到实践中。哈里斯的长期导师、公司首席执行官曾承诺,等他回来可以独立管理一个业务部门。但是在哈里斯回公司后,因为一项复杂的产品开发任务,他盼望许久的转变只能被推迟。公司需要他坚守原职。像以往一样,哈里斯把公司利益放在了第一位。但毫无挑战的工作让他彻底绝望。他决定不再守株待兔。通过公司高层,他为自己创建了一个“辅导网络”,从中获取指导,希望此举能帮助他成长并最终获得总经理的职位。但十八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基本在原地踏步。

加里·麦肯锡正值人生转折期,他的个人生活一波三折,工作中也遭遇挫折。从商学院毕业后,这位投资银行家和顾问按常规进入了一家蓝筹股公司工作,等候机会,希望寻找到他“真正的兴趣”。现在,他决定积极地做一次职业选择。为了不出差错,加里做了所有“正确”的事。他首先咨询了职业心理专家,对方给了他一系列测试,帮助他了解自己的兴趣和价值观。他不断和猎头、朋友及家人交流职业转换的话题,并广泛阅读这一领域的畅销书。但用他自己的话说,以上方法无一奏效。加里对可能的行业和公司进行了调研,列出了两个清单:感兴趣的职业方向和已尝试过的工作。但一年后,可行的转型方案还是遥不可及。

当我思考这些人和过去几年间几十个研究对象的经历时,有一点显而易见:真正进行方向性的改变知易行难。这并非因为管理者或专业人士不愿接受改变。恰恰相反,许多人对重塑自我都有过认真严肃的尝试,并不惜冒着工作和个人风险,在此领域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虽然付出巨大,他们仍陷在错误的职业中,不能实现个人潜能和职业抱负。

许多研究者及职业顾问在察觉这种困境后,将问题归根于人的基本动机:我们惧怕改变,准备不足,不愿做出牺牲。但通过深入研究,我得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人们遭遇失败,最可能的原因在于他们沿用了完全错误的方法。事实上,正是传统观点让转换职业的人们裹足不前。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动机,而在于方法。

职业转型的传统路径

一般认为,成功进行职业转换的关键在于:制定清晰的行动计划,并用此计划引导行动。通过研究正在进行职业转换的人群(而不是已成功的职业转换者),我发现了一个意外的结论:改变是逆向开始的——行动在先,认识在后。

原因何在?因为职业转换意味着职业身份的重新定义。职业转换的顺序是“先行动——再思考”,因为我们的身份与行为紧密相连,它来自多年的行为积累。要改变这种联系,必须改变行为——这正是传统观念警告我们不该采取的做法。

苏珊看似合理的履历升级,哈里斯的人际拓展,加里的精心计划——我把这些转换职业的传统做法称之为“计划+执行”的方法。它的过程如下:首先,尽可能清晰并准确地确定你真正想做的事;然后根据结论,寻找与你的兴趣、经验和技能吻合的工作或领域,向最了解你的亲朋好友寻求建议,并向熟悉市场行情的专家进行咨询;最后,只需执行相应的步骤即可。“计划+执行”的方法认为,改变应该是一步到位的行动,在找到前进方向之前,不应轻举妄动。

这听上去合情合理,万无一失。但是我的研究发现,采用这个方法将带来最具灾难性的结果——那就是没有结果。因此,如果你希望一辈子从事一份神经崩溃、压抑自我的工作,那么只需沿用以下这个傻瓜式的三步转型法:

1 .认识你自己

像加里·麦肯锡一样,我们中大部分人都接受过这样的教导:在转换职业前,应先寻求自我认知。从理论上讲,这种认知来自自我反思,无论是独自一人内省,还是使用标准问卷或通过专业人士的帮助。自我认知考察我们的性格属于内向还是外向;喜欢有条不紊还是自由散漫;更重视名声还是收入,这些能帮助我们避免做出错误的职业选择。当一个人完全弄清自己的性格、需求、能力、核心价值观和重点后,就能寻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上述所有事情加里都做了。在知道自己的心理测试结果后,他对可能匹配的公司和行业进行了调研,并广泛结识相关人群以获得工作机会和推荐。他列出两个可能的单子:“务实的工作”和“理想的工作”。随后一年他花费近90%的时间执行这个“万无一失”的计划,结果却一无所获。

加里首先与传统公司和猎头进行了几轮沟通。接下来,他尝试将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变成一项职业:开始和妻子设计品酒旅行的创业计划。因为财务状况不是特别理想,他们半途放弃了这个想法。接下来,加里更为大胆:他考下潜水培训师资格证,并准备购置一套潜水系统。但是很快,加里就意识到这份曾经梦想的工作不能让他维持长久的兴趣(因此不值得这样的成本投入)。于是他又重新开始联系猎头及传统公司,但结果依然如故:他对他们提供的选择没有兴趣。接下来,加里开始寻找他敬仰的企业家并与他们共事的可能。他尝试过做自由职业,希望在年轻而朝气蓬勃的公司里拿到一些小型项目。但是,理想中的工作还是没有出现。

不可否认,通过职业总结发掘我们的好恶是有用的。但是这种做法常根植于一个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那就我们能够找到“真正的自己”。事实上,没有人拥有这样一个完全对应的自我。过多的自我反省可能让寻求职业转换的人陷入白日梦的危险。持有这样幻想,人们要么无法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与之吻合的工作,要么因为未能认识自己的处境,从而一直沉浸在某个幻想职业中不能自拔。

2 .咨询信任的人

如果你完全接纳传统观点,认为转换职业应首先进行自我认知,随后再对各种可能进行客观筛选,那么你应该向谁进行咨询呢?传统观点的解释如下:你应该与那些最了解你和最熟悉市场的人进行沟通。好友和家人能帮助你看清最真实的自己,他们会设身处地为你着想;专家则能帮你进行脚踏实地的选择,使你的视角扎根于真实的市场中。

面临变化和不确定性,我们自然而然地会求助于身边最可靠的人,包括朋友和家人,从而获得安慰。但对于职业转换,最了解我们的人往往最可能成为羁绊,而不是助手。他们的初衷可能支持,但最终往往会强化、甚至不顾一切地保留我们希望改变的旧有身份。

在入职初期,加里发现亲友中没人能给他太大帮助。“我希望尝试一些不同的事,但却很吃惊地发现人们已习惯用思维定式看待我的角色。”他说,“我尝试与朋友和家人一起进行头脑风暴,讨论各种工作可能,但答案不外乎以下套路:‘噢,你可以在公司金融部门做中层管理’或‘你可以参加一个管理项目培训。’”

约翰·亚历山大是一位投资银行家,他希望尝试小说创作。他说自己以前常与朋友和家人讨论自己的职业困境。对方总是如此回答:“写作或许很有意思,但是你已经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你真的希望冒险丢掉吗?”

上司和亲近的同事本无恶意,但却可能无意间阻拦你的发展。作为一家医疗企业主管,哈里斯·罗伯茨希望担任总经理一职。身边的人都与他当下的角色有切身利益,他们如同镜子,反照出他内心对走出安全区域所存在的疑惑。上司对他非常关心,没有放权同意他的要求。但是这些人树立起的是一道篱笆,而非大门,将可能带来职业转换的行为隔离在外。因为只与自己专业领域有直接关系的人进行沟通,而这些人有如井底之蛙,导致哈里斯的自身发展被严重束缚。向这些人咨询的结果是,哈里斯不只缺乏外部的市场信息,而且这些同事对他初级管理者形象已经固化,这种印象逐渐成为哈里斯对自己的看法。

今天的职业转型专家——猎头和再就业顾问也有力地将我们与过去捆绑在一起。我们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具备我们欠缺的市场视角,但却忽视了一个事实:他们的工作是在一个已成型的职业发展轨道中促成渐进式的推移。但步入职业中期,很多人已不再期望“使用过去经验的新工作”。他们希望转换跑道,逃离公司传统条框的桎梏,甚至希望尝试全新的工作。

管理顾问苏珊·方丹的经历很具典型性:“总体说,猎头对我没有什么帮助。我常说,‘我的工作技能包括这些,那么我还可以尝试做什么?’对方总是千遍一律地回答,‘为什么不试试埃森哲?’或‘为什么不试试贝恩?’他们所有的建议本质上都一样。我总回答猎头,‘我很清楚自己不想再从事这样的工作,如果我真的感兴趣,也不需要找你。我可以靠自己实现。’”

那么,如果自我评估、亲友和专家顾问的建议都不见效,还能从哪里获得职业转型的支持?与过去彻底告别,需要我们从全新的视角看自己。我们需要那些站在我们这边、明白我们前往何处的向导。走出现在的人际圈,寻找新朋友、网络和专业社区是打破栅栏,获得心理支持的最佳方法。

3 .设定远大目标

我们总是认为自己可以瞬间从转换职业的想法中理清方向,一步到位地实现目标,因为传统观念认为人们不应愚拙地进行小规模、肤浅的调整。但是,如果进行大刀阔斧的改变,结果可能适得其反。就像在转折初期,寻找真正的自我会阻碍行动而不是推动转变,试图一劳永逸地转型可能会阻碍真正的转变。

当苏珊·方丹决定结束她的咨询生涯时,理由很充分。作为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她越来越无法忍受出差和其它工作要求对她个人生活的侵蚀。她辞去工作,决心花时间寻找其它选择。但是,面对经济压力,一份颇为体面的应聘书出现在眼前,使她坚定的决心消失殆尽。当她就职后才恍然醒悟,这份工作与她之前的工作内容性质出奇相似。她后来告诉我:“我当时在想:‘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本来有机会将这种生活完全抛到九霄云外!’”因为希望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苏珊做了一次基本上没有变动的改变。两周后,她选择了辞职。

尽管我们都希望避免拖延,但草率的行动不是药方。发现根深蒂固、束缚成长的习惯与假设,发现我们真正希望改变的事物,绝非朝夕可至。苏珊的故事告诉我们,尝试一步到位的壮举反而可能瞬间回到原点。曲折、耗时的转型会浪费时间,但正如下文所示,循序渐进的步伐能让我们培养出更丰富、更有根基的全新职业身份。

三则成功故事

作为传统观念的受害者,虽然加里、哈里斯和苏珊都经历过挣扎,但他们最终都采用不同于传统观念的方法取得了职业转型的成功。加里现在就职于一家心仪已久的媒体公司,从事内部风险投资工作。这个职位可以发挥他在咨询和金融领域的技能,同时拥有充分的创造空间和对结果的自主权。哈里斯是一家处于上升期的医药企业的首席运营官和总裁,他正积极参与新公司的战略制定。苏珊与非营利组织合作,得以充分释放自己的战略技能,对工作充满热爱。

他们三人的道路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加里先涉足品酒旅行,随后闪过购置潜水设备的念头,最后才回到正路。哈里斯因为公司重组,再次错失盼望已久的总经理一职。他考虑离开公司,在生物技术领域自辟新路,但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的胆识冒此风险。苏珊从自由咨询职业起步,承担传统咨询项目维持生存,并利用可支配的自由时间尝试不同的工作内容。

他们的经历都很典型。几乎所有试图弄清下一步职业规划的人都花费了很长时间——大部分职业转型期都长达三年之久。这个过程很少以线性方式实现,如果前进两步,再退后一步,最后到达的地方往往有惊喜。

职业转型的全新路径

当我们开始不仅质疑今天所处的工作或组织是否合适,也开始反思自己对未来的设想时,那些曾经的职业搜索方式就不再奏效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任由不可控因素主导——不论是一场迫使我们重新定义人生重心的生活危机,或一份出乎意料的应聘邀请。在传统方法之外,有一个与其相去甚远的思路和方法。加里、哈里斯和苏珊及很多我观察到的许多成功实现职业转型的人士,均无一例外地使用过此方法,我将它称为“实验+学习”法。在转型期间,我们“可能的自我”变化无常,唯一能推动改变的方法是将这些可能的身份付诸实践,进行精心尝试,直到具备足够的实战经历,再做出更多决定性选择。

实验+学习

职业身份是一个复合概念,它包括:工作类型、人际关系、所在的组织以及职业故事(你如何走到今天、为何从事此份工作)。因此,重塑职业身份是逐步调整以上所有方面。这是渐进式和试探性的调整,从表面看过程可能无序可循。但事实上,通过实验、发现和调整,这是个非常有条理的过程,对任何寻求职业更新的人来说都适用。

“实验+学习”方法认为,对抗不确定性和安于现状的唯一方法,是将未来的可选方案变得更生动、形象、可行。我们的旧身份来自实践。同样,通过精心实验、社交转型和赋予正在经历的变化以意义,就可以在实践层面重新定义这些身份。这三个方面是这种颠覆传统的职业转型路径的核心内容,看似随机且行为无序。

精心实验

尝试转换职业跑道时最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迟迟不迈出第一步。这是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发现梦想职业的唯一方法是行动和尝试。大部分人在踏入未知之前会迟疑不决,这不难理解。但是,我们必须勇于尝试这些幻想。否则,它们永远只是幻想。我发现大部分人创造的新职业身份最初只是副业,往往以工作之外的尝试和周末项目得以实现。

精心实验指的就是创造这些副业项目。它最大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在不牺牲现有工作的前提下,有限度地尝试新的专业角色;或避免我们过快跳入一个全新领域。几乎所有我观察的成功转型者,在进入新职业前都已与其进行较长并深入的接触。

精心实验的方法有很多种。下定决心要进行多种尝试,苏珊选择了从事原有领域的自由职业工作,并为慈善机构做免费的公众服务以帮助她度过困难期。通过这份工作,她开始结识新朋友,他们将她介绍到可支付薪酬的慈善咨询机构。她开始逐渐深入非营利机构,这是她从未设想过的职业。不仅如此,她发现自己非常喜欢从事自由职业。今天,她就职于英国最大的一家专注于慈善机构的顾问公司,她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不会再犯当初的错误——在探索真正想做的工作前就跳槽。”

其他人通过临时工作、合同外工作、咨询工作和兼职获得新领域的经验与工作技能。哈里斯恰好临时接任了公司的部门总监,这段经历让他最终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因为缺少金融和跨部门背景,哈里斯一直担心自己不能胜任总经理职位,这种恐惧已悄无声息地折磨他多年。而这段实战经验远胜所有的内省,帮助他切实看到自己成为总经理的可能。

学习新领域的课程、参与培训或考取证书是精心实验的另一种实践方法。在我的研究中,很多人通过管理课程和和休假时间提高新技能。这些假期使人收获良多,帮助我们脱离每日的常规工作,结识新人并参与不同的活动。

社交转型

提起自己的公司,想想这样的员工反馈有多普遍:“公司里没有我的榜样。”步入职业中期,我们不仅希望改变工作本身,更希望我们的职场关系可以变得更有意义、更具启发性。改变社交关系指的是尝试寻找那些帮助我们发现新自我并获得成长的人。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成功完成职业转型的人都获得了他人的指点,或加入新的专业组织作为职业转换的缓冲地带。

寻找新工作需要在熟悉的人际圈外构建新的人际网络。通过向外延伸,可以获得新想法和工作机会。加里成功利用校友和公司网络即是一个例子。他因为公司一位前雇员的帮助而获得现在公司的临时项目,他本人并不直接认识这位介绍人。但促使他下决心更换职业的原因是因为,他将获得与一位前辈共事、并直接向对方学习的机会。

面对变化和不确定性,人们很自然会向熟悉的同事寻求安慰。但当哈里斯转向多年的导师艾尔弗雷德时,他犯了一个典型的错误:对方的过度呵护使他成为一名不自信的学徒,这抑制了他的成长空间。哈里斯能从这种“共生”关系中走出,得益于一位在业内会议上结识的朋友。

这位朋友叫格里,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随后雇用哈里斯成为首席运营官。当时,他因法规问题向哈里斯寻求建议。最终,他们建立起一种非正式的咨询关系。因为格里,哈里斯找到了一位能看见他具有总经理潜能的人,对方给了他一种亲密无间、互相独立的工作关系:“这与我之前和艾尔弗雷德之间的关系是天壤之别。”哈里斯说,“这不是一种父子式的关系。

格里知道我需要学习的领域——与创造性金融及资金筹资有关的内容,但他也需要从我身上学习东西。他不知道怎样运营一家公司,但这是我的专长。他找到我,希望我告诉他发展组织和奠定根基需要做的工作。我觉得自己可以通过格里学到很多,相比我和艾尔弗雷德的关系,这是一种更成熟、更专业的关系。”

如果我们希望与过去一刀两断,就必须勇于开拓新的人际关系,这不仅是为了获得工作机会,而是因为,陌生人往往能帮我们看见自己的未来。

赋予意义

深陷困惑,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很多人都希望出现一件事澄清所有困惑,将我们的挣扎变成清晰的轨迹。一位试图放弃从医的医生朱利奥·冈萨雷斯这样说:“我一直在等待一次顿悟——某天我一觉醒来,出现一位怜悯的天使告诉我该怎样做。”职业身份尝试的第三步——赋予意义的意思是创造改变的契机:为那些瞬时、枯燥的事件赋予特别的意义,将它们编织成关于我们未来的故事。

每个成功进行职业转换的人都经历过真相揭晓的时刻。约翰·亚历山大希望成为一名作家,我在前文对他有所提及,他的真相时刻来自他对一位占星师的即兴拜访。令他吃惊的是,这位占星师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很庆幸在过去两、三年没见到你。你正因两股力量互相角力而经历一次痛苦的内心拔河。一边希望获得稳定、经济富足和社会地位,另一边却渴望艺术创造,或许像作家或剧团经理。你可能暗自希望能两者兼顾。我想告诉你,这不过是妄想。”

另一位职业转换人士是一位就职于新兴高科技公司的管理主管,她越来越不满意自己的工作,说“有一天,我丈夫突然问我:‘你开心吗?如果开心最好。但你看上去不是很开心。’他的问题让我反思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我们常常以为,类似故事是引发职业转型的起源。但其实这些时刻常是更换职业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我采访很多人以后,吃惊地发现这种认识仅在经历多种磨难后才会发生,它常出现于职场转折的晚期。这些具有决定意义的时机没有催生改变,而是帮助人们理解早已在发生的改变,赋予其意义。

诱因事件不止使我们从常规中惊醒,也是我们改写自己故事的线索。将人生整理成一个有条不紊的故事,是职业转换过程中很微妙却极富挑战性的工作。在职业转折初期,我们只有一堆凌乱的想法,惴惴不安,也没有任何值得讲述的故事。当我们对很多选择都感兴趣时,就开始担心,既然自己曾选过一份不喜爱的工作,这个自我可能会再次做出错误选择。因为没有故事可以解释我们必须改变的原因,展示给外界的自我转变缺乏说服力,而我们自己也深感不安与不确定。

好故事可以通过不断讲述而丰富、完善,甚至在它还未全部完成之前。例如,约翰并没有对自己拜访占星师的行为感到尴尬,而是将这个故事告诉了身边所有人,甚至将其发表于报纸专栏。他越靠近自己希望寻找的创作道路,这个故事就变得越真实、它就越少会引发诸如“你怎么会想从事这种工作”的反馈。

如果将自己所寻找的事物以及旧我与新我之间的连接公之于众,就可以表明自己的动机,从而得到更多外界的支持。

脚下的路

大部分人都清楚知道自己想要逃离的处境:单一的、缺乏真实感或乏味透顶的工作、让人麻木的公司政治以及被工作侵占的个人生活。寻找真正匹配的转型方案,如同寻找人生使命一样,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坚持和艰辛的付出。但是单凭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使用恰当的方法并将其付诸实践的技巧不可或缺。

这种全新的职业转型路径挑战着常理。它要求我们将时间和精力更多地付诸于行动,而非反思;立刻行动,而不是制定计划。它要我们放弃寻找一个按部就班的计划,而学会接受曲线路径。但这条看似神秘叵测的大马士革之路,却是一条所有人都能通过“行动学习法”(learning-by-doing)找到的道路。这条路的起点就是行动。(陈晨/译 安健/校)

(本文有删节。原文请见《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2002年12月刊How to Stay Stuck in the Wrong Career。重印号:Reprint RO212B)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