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公允价值”缘何大行其道

培训讲师谈管理:“公允价值”缘何大行其道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在过去20年间,公允价值(Fair Value)会计——通过估算现值来计量资产与负债的做法——越来越流行。这标志着对数百年来以历史成本记账传统的重大偏离。这对整个商业世界产生了影响,因为会计基础——不论是公允价值还是历史成本——会影响投资选择和管理决策,从而对总体经济活动产生影响。


  提倡公允价值会计的论据是,这种方法使得会计信息更具相关性,不过,历史成本会计被认为更保守、更可靠。人们把1929年华尔街崩盘时的一些可疑做法归咎于公允价值会计,从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公允价值会计实际上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禁用。2008年的金融危机再次将其推到风口浪尖。一些学者和业内人士将它在会计绩效指标方面的广泛使用,与银行家及其他经理人在危机爆发前的行为联系起来。具体来说就是,随着2008年资产价格的上升,某些金融机构持有的证券化资产的公允价值的升值,被认定为净收益,并且还经常用于计算高管的奖金。在资产价格开始下降后,许多金融业高管指责公允价值减记加速了资产价格下跌。


  尽管如此,在全球近100个国家和地区广泛采用的美国公认会计准则(GAAP)和国际财务报表准则(IFRS),依然广泛使用公允价值; 比如,在涉及衍生品和对冲工具、员工股票期权、金融资产、商誉减值测试的会计科目时。


  对于公允价值会计的兴起,一种解释是:金融理论曾认为金融市场是有效的,当前价格是对价值的可靠计量。这一观点(尤其是市场有效以及当前价格即是价值的有效度量的观点)在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渗透到会计学研究中,从而改变了人们对历史成本和公允价值优缺点的看法。


  哈佛商学院博士生阿比盖尔·艾伦(Abigail Allen)和我在《会计学与经济学》(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杂志2012年5月号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理解准则制定者在准则制定过程中的作用》(Towards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Role of Standard Setters in Standard Setting),提出了另外一种解释。该研究覆盖了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所有成员,即从1973年启动到2006年间的公认会计准则制定者。我们调查了他们的背景和所提准则的本质。为了避免“事后诸葛亮”和潜在的研究者偏见,我们依据最大型审计公司的同期评估意见,这些意见反映在提交给康涅狄格州诺沃克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档案馆的908份独立意见函中。我们特意调查了这些审计人员如何在会计的“相关性”与“可靠性”这两个维度上评估那些准则。FASB承认在这两个目标上需要有一个取舍,并指出由于公允价值提升了会计相关性,所以应为更多地使用公允价值会计辩护。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学者认为,这降低了财务报表的可靠性。


  我们发现,根据FASB准则制定者的个人背景,能够预测他们提了哪些准则。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有金融业背景(按照我们的研究需要,定义为投行或投资管理)的人,更有可能建议使用公允价值法。


  1993年以前FASB中没有金融业资深人士,而现在这类人士超过委员会总人数的四分之一(见图表“向公允价值转变”)。即使在排除了大量实质性因素的影响后,我们仍发现,公允价值提案与金融业背景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我们排除的其他影响因素包括:委员会成员的任期、政治立场、同期SEC成员的背景、更宽泛的市场和宏观经济条件,以及大型审计公司可能的偏见等。

  这种实证联系,得到了非权威证据的进一步支持。例如,美国资产管理公司的行业协会——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在2008年就FASB第157条游说SEC时,就强烈支持使用公允价值会计。因为第157条是帮助界定公允价值的一项条款。在2000年和2001年,当时三家最大的投行——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美林——在FASB审议兼并与收购项目的会计准则时都极力赞成公允价值原则。


  有金融业背景的人之所以支持公允价值会计,动机是复杂和多样的。这里我简要列出三种:首先,投资银行和资产经理在日常运营中的风险管理方面,习惯用公允价值准备内部资产负债表,以达到风险管理的目的。由于熟悉这种方法,他们在公开财务报告准则中可能偏好公允价值法;其次,若收益以公允价值而非历史成本来界定,便可加速对收益的确认,尤其是在资产价格上升时期,当高管的奖金是基于利润数字而定时,金融业高管通过公允价值能收获更丰厚的报酬;第三,在企业并购活动中使用公允价值来确定商誉减值,而非用历史成本的方法分摊商誉减值,平均来看对收益的拖累更小,因此可能会促进并购活动——投资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


  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FASB成员的选拔过程被一些金融业的特殊利益群体绑架了?对此很难下定论。这些成员是由私营的财务会计基金会(Financial Accounting Foundation)受托人通过一个不透明的流程挑选出来的,而这一流程还经常受到SEC的影响。FASB成员中具有金融业背景人士比例的增加,可能反映了该产业的发展及其政治影响力的提升。另外,SEC和FASB通常不是将金融业的资产管理部门视为特殊利益群体,而是将其视为利益应该被保护的会计信息消费者。不管怎样,需要更多研究来解释金融业代表比例增加的原因。


  不过,已经清楚的一点是,来自金融业的代表确实增加了,并对会计准则产生相应的影响。在美国,私人公司不像上市公司那样迎合资本市场,它们近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会计准则委员会——私营企业委员会(Private Company Council),部分原因是为了摆脱公允价值会计,这可能也说明了一些问题。(邓勇兵/译 鲁志娟/校)


  卡蒂克·拉马纳是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副教授、亨利·亚瑟荣誉学者。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