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魔鬼式明星高管

培训讲师谈管理:魔鬼式明星高管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你看过印度那边的报告了吗?”


  “正要看。”卡洛琳在电话那头说道。


  斯蒂凡·康拉德和卡洛琳·多尔蒂是老相识。20多年前,刚刚从商学院毕业的他们一道加入莱曼-汉兰德公司,开始职场生涯。现在,斯蒂凡是这家咨询公司南亚和中东区总裁,卡洛琳则是全球人力资源总监,两人在纽约总部的办公室离得很近。


  卡洛琳继续说:“数据看起来不错。又新增了三个客户,包括NMM科技集团,维贾伊还是那么能干。”


  “这没错,你再往下看。”斯蒂凡顿了一下。果然,卡洛琳声调骤变:“又来了!”


  “没错,”斯蒂凡说,“离职率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上升,达到32%,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员工调查问卷结果更是惨不忍睹。”莱曼-汉兰德公司每年征集一次员工意见。


  “他从来不重视人际关系,真让人头疼。”卡洛琳说。


  斯蒂凡担心印度分部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印度分部的管理合伙人维贾伊·库玛和副手阿帕娜·纳亚克总是拿出数据,试图让他放心。业务增速全公司排名第一固然无可挑剔,可每次去孟买,他都感到人们并不开心。


  八年前,为筹建孟买的印度分部,莱曼-汉兰德公司挖来了维贾伊。他此前是麦肯锡的明星员工,商业嗅觉敏锐,在印度和美国经验丰富,履历完美。大家一致同意他是开拓印度市场的理想人选,有两位合伙人自告奋勇,将他招至麾下。之后三年,维贾伊的价值显露无遗:来自孟买的业务数字几近完美,大客户麇集,纷纷从麦肯锡、贝恩、波士顿咨询等咨询公司转投维贾伊。莱曼-汉兰德的合伙人兴奋不已,只有卡洛琳和斯蒂凡注意到,员工关系存在隐忧。


  “我们得做点什么。”卡洛琳说。


  “我下周去看看情况。”


  “你可能需要和维贾伊谈谈。”


  “我还没想好。”


  “你有点怕他吧?”她打趣道。


  斯蒂凡笑道:“也许有点。”

  进退维谷


  斯蒂凡的箱子放在床上,敞开着。


  “不可思议,你每次行李都这么少,”他的妻子克拉拉在一旁,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把两套叠好的西装放进登机箱。斯蒂凡每年有近200天在路上,自有一套装箱哲学。


  “这次第一站是哪儿?”她问道。


  “孟买,去见维贾伊。”


  “哦,对了,他的助手怎么说?”


  “阿帕娜不是他的助手,亲爱的,告诉过你了。”


  “嗯,你跟我提过他,感觉他把每个人都当成了助手。”


  “是啊,这可能也是问题所在。”他答道。电话里,阿帕娜口风很紧,只说她和维贾伊对离职问题也很关切,但这在业内属于正常水平,让斯蒂凡不要太担心。


  “她不告诉你问题出在哪儿?”


  “嗯,不过她召集了部分咨询顾问开会。”这其实是他的主意,但阿帕娜并未拒绝。


  “我最好小心点,”他说,“你应该记得上次的事。”


  两年前一次例行巡视时,两名咨询顾问声称维贾伊太难共事而突然离职。斯蒂凡问起此事,结果维贾伊暴跳如雷地冲出办公室,随即通过电子邮件向公司管理合伙人托马斯·莱曼辞职。托马斯设法平息了维贾伊的怒气,并明确指示斯蒂凡:以后必须尽可能让维贾伊顺心如意。印度分部的业绩表现十分抢眼,营业收入位居全公司第二位,领导层中没人想失去这位英雄。


  “再说,”斯蒂凡补充道,“我们是平级合伙人,理论上我的权限不高于他,必须征得同意才能采取正式行动。”


  “比如炒了他?”


  “那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

  众口难调


  斯蒂凡刚走进地处孟买纳里曼商业中心的公司大楼,手机就响了。看到是维贾伊的号码,他接起电话。


  “本来想迎接你的,”维贾伊说,“可是晚饭前没时间,今天一天我都会带人在NMM干活。”


  斯蒂凡很失望,忍着没说。


  “听说你来查我?”维贾伊笑着问道,话中带刺。


  “我明天和你一起去见克里玛工程集团的人,”斯蒂凡答道,“你说过有个外国人会有好处。”然后他不经意地说:“对了,今天我会跟你的员工谈谈,常规的越级谈话。”


  维贾伊没说话。


  “你还在吗?”斯蒂凡问。


  “好的,你去跟他们谈,我刚到NMM,晚饭见。”没等斯蒂凡说再见,维贾伊挂了电话。


  阿帕娜在电梯前等着斯蒂凡。在办公室,他们和几个人简单交流了几句,然后阿帕娜把他领进里面的会议室。


  “会议三点开始,”她说,“参加的有新人,有老人,还有最顶尖的咨询顾问。”


  “见他们之前,很想听听你的想法。”他说。


  “我认为我们在全力以赴地工作,”她说,“业绩甚至比过去还要好,未来项目情况也不错。在培养新晋咨询顾问方面,我们是公认的业界翘楚。确实有员工不满意,但不是所有人。反正,到时候我会让他们进来。”


  斯蒂凡拿出笔记本电脑。他透过大玻璃窗注视着楼内的情景,人们显得很忙碌,但不失轻松。两年前他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人们忙作一团,穿梭于各个会议室之间,尽量跟上老板的行动,适应他的心情,满足他的要求。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未在维贾伊不在时来过这里。

  “他是大师”


  斯蒂凡开门见山地说道:“总部很关心离职问题,我们需要保持团队稳定,因此我想知道,有什么可以改善的地方?”


  没人说话,于是他点了最年轻的阿玛尔。阿玛尔坐直身子说,他和同事们非常高兴见到斯蒂凡,但随即环顾四周,闭上了嘴。


  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一位叫雷汉的资深咨询顾问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说:“我们都心无旁骛地为公司效力,但现在事情有些棘手。”他解释说,维贾伊一向苛刻,虽然他和同事们一直希望情况有所缓和,但“遗憾的是,他反而变本加厉,似乎永远不会满意”。


  其他人继续发言,起初都是外交辞令,强调他们多么热爱这份工作和公司,但随后就开始对维贾伊群起而攻之:他从不肯定下属的业绩;没人能像他那样废寝忘食地工作;他的创意天赋让别人自惭形秽,人人都想向他看齐,但维贾伊只有一个。似乎除了阿帕娜,他的尊重和信任只属于那些没日没夜工作的人。


  “别误会,他的确让我们受益匪浅,”一位年轻些的资深咨询顾问说,“他的业务水平在整个业界无人能敌,他是大师。但我扪心自问,在他手下工作是否得不偿失:我不能陪家人,尤其当我必须跟上他的进度时,凌晨四点还要回邮件。”


  “没错,”坐在后面的一个女员工说,“如果他不走,没人敢下班,否则你就惨了。如果他看见你‘早’走,第二天就会盯上你,不断给你加工作量。”


  大家告诉斯蒂凡,即使最顶尖的员工也感觉跟不上维贾伊,很多人选择离开。留下的人希望对公司的成功有所贡献,却总感到茫然无措,因为维贾伊独揽决策大权。


  会议室里怨气升腾,斯蒂凡开始冒汗,情况比预想的还糟。他尽量把谈话转向建设性的方向,问道:“你们目前为止做过什么吗?有人跟他谈过吗?”


  众人看向雷汉。“嗯,有几个人跟阿帕娜说过,她跟他好像走得比较近,”他说,“但谁知道呢,可能她也怕丢工作,不想惹怒维贾伊,我们不怪她。维贾伊说过,那些抱怨的人不够格做咨询。”


  另一个女员工接过话头:“他还说,‘干咨询就是这么苦,谈客户,出报告,都不容易。’说得没错,但我们不是超人。跟你说,斯蒂凡,这个地方已经恶名远扬了。”


  这正是斯蒂凡担心的:因为这些恶评,公司不但留不住人,以后也很难招到人。维贾伊名声在外,曾为公司引来不少能人,可现在这种名声似乎成了负担。

  成长之痛?


  傍晚,斯蒂凡来到阿帕娜的办公室。


  “和他们谈谈有帮助吧?”她问。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应该还是老一套,”她压低声音说,“他的确太锋芒毕露,但他是这里的灵魂,没有维贾伊就没有印度分部。”


  斯蒂凡清楚这点:维贾伊从无到有建立了这个部门,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如何做得更好。


  “维贾伊知道大家有多不开心吗?”


  “他看过员工调查问卷结果,”阿帕娜说,“所以肯定知道。但他觉得咨询顾问们需要成长,这有道理,办公室里的人以抱怨他为乐,对工作不够专注。他说,假以时日,只会抱怨的人自会离开,精英员工会留下,新鲜血液将补充进来。他认为这是一个团队必经的成长之痛,很快就会过去的。”


  “他够乐观的。”斯蒂凡说。


  阿帕娜耸耸肩道:“你要知道,维贾伊也很敏感。”她告诉斯蒂凡,因为员工反馈包含了几条对他管理方式的负面评价,维贾伊夜里11点给她打电话,长篇大论地怒斥人们不理解他,还说有其他公司看重他的才华。


  “他在接触其他公司?”斯蒂凡问。


  “据我所知,好几家公司想挖他。”阿帕娜答道。


  斯蒂凡撅起嘴,这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


  过了一会儿,阿帕娜说:“我知道你没问我的意见,说这些可能有些越界,但如果我是你,晚饭时就不会提这些,他会不高兴,不如多谈谈明天见客户的事。”


  “我怎么能不提这些?你报告的情况必须引起重视,我有责任找出答案,反馈给公司高层。”


  “不过你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电话响了,她瞟了一眼号码。


  “你的车应该到了,”她说,“准备出发?”


  “其实,我想走走,”斯蒂凡说,“过几分钟再上车。”(王晨/译 鲁志娟/校)


  阿比谢克·戈尔是印度管理学院加尔各答分校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