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你的公司有理论吗?

培训讲师谈管理:你的公司有理论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管理者如何界定战略?

  管理者如何界定战略?多数公司高管的答案可能是:发现并瞄准具有吸引力的市场,然后通过周密计划赢得市场地位,获得持续性竞争优势。各家公司通过配置资源、安排经营活动,为客户提供独特价值,或是以低成本提供普遍性价值,以此赢得市场地位。战略就是市场定位,这依然是全球各大商学院的主流观点。根据这一观点,战略包括占据有利市场定位,不受竞争对手模仿和剽窃困扰,提供持续性利润流。


  遗憾的是,如果高管们仅满足于简单占领和捍卫市场地位的话,投资者并不买账。股市上充斥着市场地位强大但股价低迷的公司股票。比如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对于沃尔玛的市场地位,想必是无可争辩的。它早期的业务重点是,在小城镇建立一个密集的区域性商店网络,这给它带来了强大的地位优势。而广告、定价、信息技术等配套措施也是为低成本、灵活的连锁店战略提供服务的。


  尽管拥有强大的市场地位以及成功的战略布局,但是过去十二三年中,沃尔玛的股价大部分时间都表现低迷。这是因为目前的战略布局早已是意料之中的事了,投资者希望发现新价值,而且要呈递增势头。仅仅维持之前的业绩,哪怕业绩喜人,也很难推高股价,明天的惊喜必须要超过昨天,才能赢得投资者的芳心。


  所以,我一直这样建议MBA毕业生,如果在他们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领导一家管理不善的公司,另外一个是领导一家管理不错的公司,那么他们应该选择前者。想象一下,假如你在2001年9月份接过杰克·韦尔奇的帅印掌管通用电气的话,你将面对一群在过去20年习惯了40倍价值增长的股东们。人们对这样一家公司寄予的厚望难免令人望而生畏,这还是最保守的一种说法。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增长往往是以牺牲现有市场定位为代价的。正如“战略就是市场定位”这一观点的灵魂人物迈克尔·波特曾说过的,“一味追求增长,会牺牲公司的独特性,流于妥协、降低姿态、最终危害到其竞争优势。事实上,对于战略而言,迫切追求增长是危险的。”坦白地说,这一思维非但没有告诉人们如何持续创造价值,反而不鼓励企业追求对现有战略地位构成威胁的增长战略。尽管它也认识到这一困境,但是除了“固本”之外,它并未给出真正的建议。


  事实上,领导者面前最棘手的战略挑战不是如何获得或保持竞争优势,而是如何找到新颖、意料之外的价值创造方式,遗憾的是,战略学都把关注点放在了前者。在下文中,我提出一种名为“公司理论”的新思路,向人们展示,一家老公司如何不断创造新价值。它超越单一的战略,不是简单的到达某一目的地的路线图,它是一份战略选择指引。公司理论越完善,公司识别和制定持续性价值增长战略的成功率就越高。


有理论的公司叱咤风云

  有理论的公司叱咤风云


  无论是产品开发还是战略,所有领域的价值创造活动都离不开对现有大量元素的重新组合。但是,在大量组合中挑选出适宜的组合无异于让一位盲人在险山峻岭中探险,他无法看清周边地形,正如战略家无法看清各种组合的真实价值一样。他(她)只能借助于想象力。


  换言之,领导者必须借助现有知识和之前的经验,就周边地形制定理论模型,然后,进行有根据性的推测,找到有价值的组合,包括能力、活动及资源等元素。事实上,构建组合本身就是对公司理论的一次考验。如果这套理论正确,领导者还能看清相邻地形,并有可能找到其他有价值的组合。


  那些商海上的常胜将军通常都拥有一套连贯的价值创造理论。当继任者一旦丢失这一理论,这些公司往往会困境缠身。而所谓的东山再起往往意味着找回这些理论。沃特·迪士尼公司的历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对于如何创造价值,创始人有着一套非常清晰的理论,这幅图被收录在公司档案中,本文展示出其副本(参见图表“沃特·迪士尼的娱乐业价值创造理论”)。


  该图描绘了一系列娱乐业相关资产,包括书籍、漫画书、音乐、电视、杂志、主题公园以及经销商授权,而位居核心的是电影。该图描绘了一种密集的协同联系,主要是核心资产与其他资产之间的联系。因此,就像图中明确标注的那样,连环画资产提振电影,电影业为连环画提供素材。迪士尼乐园与电影业互为补充。电视为音乐产品宣传造势,而电影为音乐部门提供歌曲和人才。沃特的公司理论或许可以概括为:“迪士尼在家庭动画及实景电影方面具有无敌竞争力,通过把电影人物和形象投放在其他娱乐资产上,这些资产或是作为电影业的补充,或是作为其价值的延伸,迪士尼公司藉此来不断创造价值,实现基业长青。”


  可能沃特·迪士尼去世后,这一理论的影响力表现得最为明显。15年中,迪士尼的领导层似乎丢失了他当时的愿景。公司电影业务重心偏离了核心动画制作领域,从这一刻起,价值创造的引擎也熄火了。电影收入下滑;迪士尼乐园的门票收入增长停滞;卡通人物授权业务下滑。而每周日晚,很多美国家庭全家老小一起收看的电视节目《迪士尼的奇妙世界》也从电视网中下线。20世纪70年代末,当我跨进大学校门时,那些从小伴我们成长的迪士尼专卖店早已不见了踪影。


  正当迪士尼上下陷入一片混乱之际,它在1984年还遭遇了恶意收购。收购方试图卖掉迪士尼的核心资产,包括电影图书馆以及主题公园周边的优质地产。资本市场对此表示欢迎,迪士尼董事会不得不作出关键性决定:究竟是把迪士尼高价卖掉,看着公司分崩离析,还是寻找新的领导层。董事会选择了后者,聘请了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 Eisner)。


  艾斯纳重新挖掘出沃特的理论,并在它的指导下大举投资动画制作业务,推出一系列大片,包括《小人鱼》、《美女与野兽》以及《狮子王》。之后的10年,迪士尼票房收入的市场份额从4%增至19%。人物角色授权业务增长了8倍。主题公园参观人次和利润率显著增长。迪士尼从录影带租赁和销售业务中获得的收入份额从5.5%增至21%。艾斯纳投资了新的主题公园,加大了动画电影方面的投资,并且根据公司理论,向相关业务领域进行扩张,包括零售店、游轮、周六上午的卡通节目以及百老汇剧。实际上,艾斯纳的做法就是让沃特的理论重见天日,并基于这一理论采取大规模战略行动。这一系列行动带来的效果显著,迪士尼的市值从1984年的19亿美元增至1994年的280亿美元。


  从那以后,历史不断重演:尽管把电影搬到百老汇的舞台,是对动画电影、电影人物授权和主题公园业务的补充。但是,其他战略举措,比如1998年收购洛杉矶电视台、1995年收购Cap Cities/ABC、以及1996年收购洛杉矶天使队(Anaheim Angels)的交易,都不符合其公司理论逻辑。与此同时,由于迪士尼未能跟上科技大趋势,而且旗下顶级动画师跳槽到皮克斯,艾斯纳只能任凭核心业务——动画制作再次萎缩。后来,迪士尼和皮克斯签订了一份合同,可以获得他们的技术,但是二者的关系剑拔弩张,最后,就在艾斯纳离职前夕(2005年10月)双方不欢而散。


  而他的继任者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反戈一击,不再满足于与皮克斯重修旧好,而是以逾70亿美元的价格一举收购了后者。迪士尼近期还收购了漫威(Marvel)、卢卡斯影业(Lucas Film),进一步巩固了这一核心资产,不过这些举措也把公司领入一块不熟悉的领域,漫威影片和《星球大战》的班底有别于迪士尼传统的公主王子类剧情。


  这些战略试验能否创造价值还有待观察。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沃特·迪士尼的增长路线图在他身后很长时间仍在发挥着作用,这是对一种身后领导力的最好诠释。


战略的三种“视角”

  战略的三种“视角”


  迪士尼的战略具备强大公司理论的所有特质。它能不断给高级管理者一个明确的愿景,他们可以利用这一工具选择、收购和组织各种资产、活动以及资源。如何判断自己的公司理论是否好? 答案是:公司理论能在多大程度上提供我所说的战略“视角”:前瞻性视角、内部视角以及交叉视角。下面让我们逐一分析。


  未兆易谋的前瞻性视角 一套行之有效的公司理论能针对行业演变趋势阐明公司的信念和预期,预测未来客户品味或需求,预测相关技术的发展趋势,甚至有可能预测竞争对手的行为。借助前瞻性视角,可以判断哪类资产收购交易、投资或者战略行动对预测中的世界是有价值的。它应该既相对具体又不同于普遍认识。如果它过于宽泛,将无法识别出有价值的资产。如果广为接受,那么公司需要为目标资产或希望获得的能力支付高昂对价(因为存在竞争),或者令目标资产丧失独特性(因此不能创造持续性价值)。沃特·迪士尼的前瞻性视角是适合全家老小一起观看的电影市场魅力无穷。


  了如指掌的内部视角 如果竞争对手拥有同样的资产,那么他们能以类似甚至更高的能力复制你的战略举措,这会威胁到前瞻性视角。因此,一种有效的公司理论是为本公司量身定制的,对组织现有资产和活动有着深刻的理解。它给你提供了一双慧眼,让你能够发现那些罕见、与众不同且有价值的事物。迪士尼公司对自己的认识是,公司在动画片领域具有先发优势,并且进行了大笔的投资,能够创造出经久不衰、个性鲜明的角色,而与真人演员不同的是,这些动画人物根本不需要经纪人。


  由此及彼的交叉视角 好的公司理论能发现公司有能力组合或收购的互补性资产,这类资产与公司现有资产相得益彰,共创价值。迪士尼的理论说明,一系列娱乐资产能从核心的动画业务中汲取价值。


  将这三种视角结合起来,领导者可以采取一连串的价值创造举措。有关未来需求、技术和消费者品味的前瞻性视角,能帮助公司找到关联价值领域。有关独特资产的内部视角有助于获得前瞻性和交叉视角。通过交叉视角可以找到有价值的互补业务,从而突显出前瞻性领域。


无价值的理论令企业步履艰难

  无价值的理论令企业步履艰难


  不过,并非所有的公司理论都行之有效,有些公司甚至从未找到有价值的理论。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正是如此。


  1984年,7家地区性贝尔运营公司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分拆出去,贝尔母公司因此撤出地方性电话服务业务,其资产规模也从1500亿美元降低至340亿美元。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只保留长话业务、制造业务西电公司(Western Electric)以及研发业务贝尔实验室。未来增长之路并不清晰,因此该公司需要一套新的价值创造理论。


  分拆后,公司最初的一些战略举措显示,其领导层认为,可以利用其广泛的管理技能将长话业务创造出的大量现金流用于多元化收购交易和新业务上。在接下来的几年,该公司涉足数据网络、金融服务、计算机和互联网门户。但是市场表现乏善可陈,1995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放弃了多元化战略,宣布将剥离两项关键性资产:NCR和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实际上将公司分割成三家独立公司。


  管理层很快就设计出一套新理论,反映出公司的理念,即与本地客户建立起最直接的联系,提供包括电话、宽带和有线电视服务在内的套餐服务。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该公司在1998年到1999年间在有线电视行业进行了一系列大手笔的收购交易,涉及资金800多亿美元。不幸的是,其他公司和投资者也看到了其中的价值,这点也反映在了收购价格上(每位订户成本超过4000美元)。尽管一开始市场对这些举措表示出了欢迎,推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股价一度升至历史高点60美元。但是,到2000年5月份,该股回落至接近40美元。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再次质疑其理论,至少是在质疑其向华尔街兜售理论的能力。2000年10月份,该公司宣布,将分拆无线和有线电视业务,5年后该公司不得不为自己寻找买家。


  这个故事背后的寓意显而易见: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制定了一套强大的理论,就像迪士尼公司的理论,具体到整合后的资产如何创造价值。但公司分拆后的第一套理论未能明确指出,公司如何把所谓的管理能力逐一应用到新资产上去。它缺乏内部视角和交叉视角,更不要说前瞻性视角了。该公司的第二套理论同样漏洞百出:它具备前瞻性视角,但是由于这一理念已经广为大家所接受,因此无法带来独特的交叉视角。


公司理论帮你慧眼识珠

  公司理论帮你慧眼识珠


  当从事并购交易时,一套设计精良的公司理论才会显示出其真正的力量。在市场上,价值创造总是落脚在最终支付的价格上,并且一套好的公司理论能让收购方以较低对价找到令它情有独钟的东西。


  米塔尔钢铁公司(Mittal Steel)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1976年创立伊始到1989年,它都只是一家小公司,财务表现也在业内垫底。米塔尔钢铁刚开始只是印度尼西亚的一家小型钢铁厂,但它开发出一种新技术,直接还原铁技术(DRI),为小冶炼厂提供高质量的废铁替代品。


  随着印尼经济的腾飞,一跃成为亚洲四小虎之一,米塔尔钢铁也不断成长。但是直到1989年,该公司才进行了首次重大扩张,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府手中收购了一家陷入困境的钢铁厂。这家工厂的开工率只有四分之一,每周亏损100万美元。米塔尔钢铁迅速采取行动,通过转移知识、部署DRI技术、促销等手段,令该工厂起死回生。在接下来的15年中,该公司又陆续进行了一连串的收购交易,主要集中于前苏联阵营国家,结果证明,每笔交易都是一座金矿。


  一套清晰、简单的公司理论指导着这一收购项目:米塔尔钢铁知道如何从从管理不善的国有钢铁厂中创造价值,这些工厂多位于发展中经济体,那里的市场需求十分旺盛。而其他许多钢铁公司都把精力放在了改善内部运营上,进行这类资产收购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那些拥有综合技术和大量铁矿石储备的公司,因此米塔尔钢铁可以独享这块蛋糕。


  米塔尔钢铁的内部视角在于,它了解DRI的价值,相信自己有能力让老国企重新焕发生机。它的前瞻性在于,当看到新兴经济体日益强劲的钢铁需求之后,先人一步看到铁矿石资产的价值,以及行业整合带来的益处。它的交叉视角在于能够识别出哪类资产是公司的用武之地。


  到2004年,米塔尔钢铁一跃成为世界规模最大、成本最低的钢铁厂。公司所有人拉克希米·尼沃斯·米塔尔(Lakshmi Niwas Mittal)目前是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这一成功来自其公司理论,它就像一幅藏宝图,能不断发现对米塔尔钢铁独具价值的资产。


  心理学家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曾发表过一个著名论断,“没有什么比一个好的理论更实际的了。”理论对有关因果关系的预期进行定义。它们可以帮助人们进行反事实推理:如果我的理论准确地描绘了我的世界,那么当我做如下选择时,就会出现如下结果。它们是动态的,可以基于相反的证据或信息反馈来做出更新。正如学术理论促使科学家们实现知识上的突破一样,公司理论是那些创造价值的战略行动之本。它们为公司进入未知领域提供必要的远见卓识,能在人们选择不确定的战略试验时进行指导。更好的理论会带来更好的选择。只有为你的公司武装上一套设计精良的公司理论,你的价值探索之旅才不会那么盲目。(译/鲁志娟 校/方颖)


  托德·岑格是华盛顿大学奥林商学院(Olin Business School)罗伯特和巴巴拉·弗里克(Robert and Barbara Frick)战略学教授。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