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我们的“指数”狂热症

培训讲师谈管理:我们的“指数”狂热症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去年2月,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与苏格兰议会的经济委员会进行了一次视频交流。当时一位立法委员询问他对列格坦繁荣指数(Legatum Prosperity Index)的看法,斯蒂格利茨被问得张口结舌。“额,这个我不太了解,”这位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被问倒了,只好老实回答说,“诸如此类的指数太多了。”


  确实如此。作为列格坦研究所(发布此项指数的机构)的CEO,我期望斯蒂格利茨能对这项指数略知一二。当然,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但正如他所说,近几年此类衡量国家实力和进步(或者衰退)的指数多如牛毛,让人应接不暇。这项工作不仅对关心发展的经济学家重要,对管理全球化公司的高管也至关重要。作为一名专业人士,我花了大量时间研究这些指数,以及那些复杂排名背后的方法论,在此提供四点观察心得。


  首先,我们很早就认识到,仅仅衡量经济产量不足以让我们获得经济竞争力的“真相”,更遑论民众幸福度的“标准”。目前所有的指数都建立在这一共识之上。


  我们对指数的狂热追捧应该归罪于经济学家西蒙·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他在1937年建议美国国会,美国需要一项单一指标,来衡量个人、公司和政府的经济产出。几年后,一项强大的度量标准,即现在为世人所熟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诞生了。当然,库兹涅茨也值得我们褒奖,因为他后来承认GDP无法全面展示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


  时间继续往前推进。1972年,不丹新国王宣布不丹此后将用“国民幸福指数”来衡量国家的发展。这种衡量标准超越了GDP的范围。1990年,联合国发布了《人类发展报告》,将性别平等、教育和健康等因素纳入其中。


  此后,加利福尼亚州的梅肯研究所发布了“不透明指数”和“机会指数”;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竞争力指数”;Social Progress Imperative发布了“社会进步指数”。德国的贝塔斯曼基金发布了“改革及状况指数”。当然,还有我们发布的列格坦繁荣指数,它通过分析主客观数据构成的89个变量和8个次指数,来描述国家的财富和幸福度。


  第二,很多指数都有一个响亮的口号。如果你致力于减少腐败,那就需要关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组织。如果你想要控制开支,那就参见“信用违约指数”(Default Index)。不久前,我刚跟和蔼可亲的比尔·纽科姆(Bill Neukom)共进早餐,他是微软公司的前法律总顾问。在他看来,法治是任何一个健康社会的基石。你可能已经猜到了,纽科姆在西雅图发布了“法治指数”。


  第三,这场指数游戏并非简单地照猫画虎,而是要对症下药,提供指令。举个例子,《经济学人》杂志曾报道说,受世界银行发布的“世界各国经商指数”的影响,过去10年间,世界各地相继兴起了2000多场自由化改革。


  最后,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指数涌现出来。我最近听说了圣莫妮卡的一个指数,它让我想起专栏作家乔治·威尔(George Will)跟我说过他在南加利福尼亚度过的那些夏天:“温度在华氏72度和74度(摄氏22度和23度)之间剧烈波动,每天晚上打棒球。”我看不出这个指数有什么指导性潜力,也许我需要去了解一下。(译/李茂 校/方颖)


  杰弗瑞·吉德敏是列格坦研究所 (Legatum Institute)CEO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