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Lorne Michaels 洛恩·迈克尔斯

培训讲师谈管理:Lorne Michaels 洛恩·迈克尔斯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洛恩·迈克尔斯自1975年开始制作名为“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的综艺节目(美国电视史上最长寿的节目之一,每周都有不同的客座主持人与音乐来宾加入,与该节目的固定卡司一同演出——编者注),并一干近40年,开启了艾迪·墨菲(Eddie Murphy)、克里斯汀·韦格(Kristen Wigg)等人的喜剧生涯。他表示,尽管制作节目带来了“难以置信的压力”,每周都要“在六天之内从一片空白开始工作到节目正式播出”,但他永远不会退休,因为“其他任何工作都没有做节目这么有意义”。


  HBR:你如何激励团队?


  迈克尔斯:以身作则。如果员工意识到你的工作投入度、工作标准、信念和期望,他们就会对你作出回应。如果他们和你一样在乎这些,你根本就用不着用演讲激励他们。


  HBR:在节目播出时间的压力下保持创造力的秘诀是什么?


  迈克尔斯:让大家意识到这个节目的播出时间是真实存在的,这迫使大家开动脑筋。我们不是因为准备好了才开始播出节目,而是因为到了晚间11点半节目不得不播出。对此我们无法逃避,必须面对。


  HBR:喜剧的主观性很强。当观众不认可你眼中的好内容时,你会如何?


  迈克尔斯:我们的带妆彩排时间比在演播室的实况转播时间要长35分钟。有时候一些桥段不怎么成功,这种情况下编剧更愿意作出改变,接纳建议。大家可以事先争执一番,但谁对谁错?如果经过演练观众还没什么感觉,那我们就果断删减,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尽力呈现给观众最棒的节目。这时每个人都会服从命令,加以执行,节目组不再有任何实质性的争执。我们会齐心协力做好这台节目。如果有创意的人感到意见受到了重视,并能看到自己坚信的东西被具体应用于节目中,他们会更积极地给予反馈。


  你知道我们这行,即便互不相识,人们见面也会互相亲吻脸颊。你很难听到实话,因为没人会说“你那部分做得糟透了”。我们能从观众那里听到一定程度的真话,说他们喜欢或不喜欢这个节目。


  HBR:你坦言“星期六夜现场”的成功有些误打误撞。你和演员们如何从成功和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


  迈克尔斯: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关于“练习1万小时”的说法很靠谱。每周六晚上11点半,在洛克菲勒中心这个摩天大楼里表演节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想做到得心应手、感觉良好,就要反复练习。有时你抖了一个包袱,或者对某些内容信心爆棚,观众却没什么感觉。但我们从不抱怨营销做得不好,只怪自己做得不够出色,因为观众根本没笑。节目正式播出是很重大的时刻,但你却没有为此做好准备,这很让人抓狂。好在,我们熬了过来,吸取了教训,并在下周重新来过。这就是我们和这台节目的韧性。


  你喜欢它,也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并慢慢变得越来越好。有时一些演员会被时间淘汰,但多数情况下,我们和演员们一起坚持到他们事业腾飞的那一刻,看着他们站在舞台上掌控全场、魅力四射,调动着观众的情绪。


  HBR:其实你的状况有些尴尬,因为你的员工表现越好,你就越可能留不住他们。你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迈克尔斯:有才华的人总是不安分的,这是动物的天性。最有才华的人早晚要走,而往往最没有才华的人会表现得最忠诚。当谈及离开这台节目这个话题时,我常用同一个比喻:建一座桥到“下一站”,桥建牢了再过去。不要过早离开全国性的平台。在这个舞台上,业内所有人每周都能看到你不断颠覆自我。我知道做这个节目压力很大、工作时间很长,但娱乐业的真实情况远比我们经历的要难得多。


  HBR:你有人才储备吗?当某个明星跳槽时,你有20个有潜力的喜剧演员可用吗?


  迈克尔斯:没有,我每次都要重新寻觅合适的人。去年夏天,当知道克莉丝汀要离开时,我在芝加哥呆了四天,在第二城市剧团(Second City)面试了六七十个人,最后带回来三个。不过,正常情况下每年都有一两个新人冒出来,这有助于重塑节目。而且这台节目的一大乐趣就在于看着新星们从职业生涯的起点冉冉升起。


  当有新面孔出现时,观众难免有点蒙,因为他们不知道新人们会不会演砸。当你深信他们能演好一场节目时,演出会更有意思。大家都爱看演员应对自如的样子。


  HBR:你是最顶尖的伯乐,你选择新秀的标准是什么?


  迈克尔斯:我从不做重复的事。我寻找有独创性的人来做事,他们拥有高智商,是潜力股,因为在被发掘时,他们还是璞玉,没有经过任何雕琢。此外,你得去判断是不是第一个浪过来就会把他们打翻,还得判断他们是不是那种跌倒后还能重来的人。


  HBR:你会积极地训练并指导演员,以确保他们将来取得成功吗?


  迈克尔斯:我会。但我不会说,“某某已经度过了艰难的一周,所以应该演这部分”。这不是我们的行事风格。我们总是竭尽全力呈现最好的节目。我的基本原则是,在这里别讨论什么公不公平,不管用。我们的选择是基于它们是否是所能呈现的最好内容。一旦标准明确,演员们取得的成功就是他们应得的。


  HBR:一些“星期六夜现场”的明星有很严重的个人问题。你觉得你负有多大责任来监督他们?


  迈克尔斯:上个世纪70年代,我们的信条差不多就是“只要能熬过这一晚”。但从没有人在做“星期六夜现场”的时候死掉。任何有问题的人都是在他们去好莱坞发展之后才出事的。演员们知道,他们要演出,如果搞砸了,会让一些人失望。这种全情投入能令他们自我约束。我们也一直保持警觉。当我发现人们误入歧途或被糟糕的建议诱惑时,我总会加以干预。演员们往往会互相照应,因为他们坐在一艘船上。显然,我比他们年长。所以当他们有什么想法时,我会让他们过来和我聊聊。一旦我发现有什么东西确实不对,我会立即介入。


  HBR:你被描述成父亲或暴君。哪种描述更接近真实?


  迈克尔斯:我不知道“暴君”这个说法从何而来。确实我这个角色有点像父亲,有时候还是非常亲密的角色。当遇事不顺时,人们总容易变得很脆弱,所以他们内心希望你站在他们那一边。但不管是谁,如果我不愿意支持他,就不会站在他那边。(译/袁紫千 校/陈圆妮 王晨)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