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性领导者的天然优势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性领导者的天然优势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2008年,郑洁加入克莱斯勒中国公司任副总裁时,曾经辉煌的Jeep品牌在中国市场已跌入谷底,沦为乏人问津的边缘品牌。随后的全球金融危机让克莱斯勒雪上加霜,在2009年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后由菲亚特集团接手,成为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中国团队也随之遭遇了一系列动荡。


  郑洁在外部市场与集团内部的种种变数中,不仅带领团队实现了Jeep品牌在中国市场的重新复苏——销量开始大幅回升,连续三年平均销量增幅在50%以上(行业平均增速为20%左右);在克莱斯勒中国区总裁频频换帅之后,郑洁被任命为该集团第一位全权负责中国市场的本土高管——这也是所有在华跨国车企任命的第一位本土出身的中国区总裁。


  早在加盟克莱斯勒之前,郑洁就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突破了多个“玻璃天花板”。此前供职通用汽车集团时,她不仅是晋升到通用汽车集团全球高管团队的第一位中国人,也是通用汽车历史上晋升到总监职位的最年轻者。


  身为女性,尤其身处男性主导的汽车业,郑洁是如何实现这一系列突破的?《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借本期“女性领导力”专题之机对话郑洁,听她一路以来成长为商界领袖的经验教训,以及她对职场女性的建议。


  HBRC:让我们从你现在的职位谈起吧。被任命为克莱斯勒中国区总裁,你实际上打破了双重天花板,你是如何实现这种突破的?


  郑洁:这个问题也许应该问我的老板马尔乔内。我的任命过程其实挺意外的。2010年10月,菲亚特集团收购克莱斯勒之后,集团全球CEO马尔乔内第一次来中国,听取中国团队的业务汇报。当时气氛满紧张的,我们都是第一次见他,以他在业界的地位,对我们而言他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当时我作为分管市场的副总裁,只是列席会议,轮不到我汇报。但是,当谈及进口到中国市场的车型需要怎样的配置时,我有点不知死活地跟他唱反调,表达了不同意见。当时他追问我:你有数据吗?我说有,然后告诉他数据是怎样的。就这么简单,不过几句话。大约半个月后,我就接到了任命电话。


  接到任命我很意外,在当时的中国团队,我大概是为数不多几个没有觊觎这个职位的高管之一。所以,倒不是我多么勇于突破天花板,而在于马尔乔内的魄力,他识人用人的能力,他敢于基于一面之交就把中国区一把手的位子交给一位本土高管。


  HBRC:为什么你此前从没想过争取这个职位?这点在职场女性高管身上非常普遍,她们在争取升职时往往不如男性高管积极,而且在被提拔时经常会表示意外或者犹疑,而不是像男性主管一样觉得理所当然。


  郑洁:倒不是我怀疑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坐不了这个位子,而是我从来都更关注在自己的岗位上能否做到最好,而不太关心我要走多高,能否打破天花板。当时我作为副总裁,只想着要做好我分管的市场部的业绩。所以,在我这个案例里,打破天花板的其实是我的男老板。


  之前我在通用汽车工作时,被提拔为中国区公关总监,成为通用汽车集团百年历史上做到总监位置的最年轻的高管,提拔我的老板墨菲是顶着巨大压力的,当时还没有一家跨国车企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本土高管,但是他坚持认为跟中国市场的沟通必须要一位中国人来做。所以,我在通用汽车时打破天花板的也是我的男老板。


  我觉得职场女性要打破玻璃天花板,只靠个人力量是很难的。她的实力很重要,但是还需要机会,需要整个体制的支持,需要这个公司有很好的文化,同时也需要伯乐。我幸运的是遇到了给我机会的伯乐,他们都以能力和业绩为导向,不会考虑性别因素。


  HBRC:你个人觉得女性高管相比男性高管有何优势和劣势?


  郑洁:我其实不太喜欢在商业领域过多强调两性差异,在我看来,两性之间的差异远不如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更大。但是,按照概率来说,男性的优势在于逻辑性和理性思维,我见过的大部分男性领导者都拥有很强的逻辑性和理性思维,超过女性高管。目前主导商业世界的首要原则仍然是逻辑和理性。但是,逻辑和理性的前提是,必须拥有足够的信息和数据才能做判断。而在真实的商业世界,很多情况下无法获得充分的数据就要迅速做出决定,这个时候只能依赖直觉,这就是女性的优势所在了。我觉得在如今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逻辑和理性经常会丧失价值,你不得不绕过逻辑,遵循“第六感”去做判断,而“第六感”是女性天然的优势。

  HBRC: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女生在学校的表现都优于男生。在美国,大学毕业的女性数量超过男性,但是进入职场之后,越往上女性越少,比如《财富》世界500强中只有21位女性CEO。为什么拥有良好教育背景、高素质的女性在职场的高管序列中远远落后于男性?


  郑洁:因为女人去生孩子了啊,这是先天生理特征决定的。很多优秀的女性把更多精力留给家庭,这是个人选择,我非常支持。但也因为如此,男性主管会认为女性结婚生子,必然会减少在工作上的付出,就会把更多机会和职责交给男性。这当然是男性的偏见,但也源于女性的集体选择,正是这样导致女性在职场晋升阶梯上没有男性走得高、走得远。


  但是,就我自己的观察,比如我团队里的女性高管,在团队最需要的时候,她怀孕了,我亲眼看到她的挣扎和选择,以及最后平衡各方面的能力。当她们生完孩子,重新回到工作当中,我看到的是她们的成熟和处理多个任务的能力。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她们反而成长为更成熟、更出色的管理者,我对她们长远的职业发展更有信心了。这是我自己身为女性才能见证和体会到的,男性主管大概很难看到和理解这些。


  刚才说到女性高管的优势,我觉得除了感性和直觉之外,女性比男性拥有更强的多任务处理能力。我看到的男性高管通常只能专注于一件事,一旦有多项任务,他们肯定就会丢掉一些,而女性因为家庭生活的磨练,是非常善于同时处理多项任务的。目前的信息社会有各种分散精力的事件需要及时做出反应,这方面我也觉得女性有很大的优势。


  HBRC:当年作为第一位晋升到跨国公司全球总部的女性高管,在美国汽车业这个由男性主导的行业工作,有怎样的感受?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吗?如何面对和处理?


  郑洁:当时在底特律通用汽车集团的总部大楼里,一共只有两张亚裔女性高管的面孔,我是其中一位。在美国那种相对公平的商业环境中,我没有感觉受到排斥或轻视。我觉得女性不必太敏感。敏感是女性的一大特质,很容易就把自己的职场角色切换为女性模式。同样的事情,女性的角色感会令她们想得比男性多。


  即便走到今天,我自己有时也难免有角色带入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一个最近的例子:不久前一次内部会议上,我的主管突然朝我骂了脏字,我当时非常意外,难以接受。虽然我们的会议经常会激烈争论,男主管之前张口骂脏字是常有的事,但我是第一次被骂脏字,直到当天晚上我还很难受,跟闺蜜抱怨:他怎么可以对女人这样?!


  但是第二天我就意识到了,他并没有把我当女性给我特殊对待,我却带入了自己的性别角色。于是第二天我去找他,我说昨天会上的事情我想再跟你沟通一下。谈完之后,这位男性主管对我说:“我很欣赏你成熟的态度。”那一刻我想到,他是不是刻意训练我呢?因为我处在这样的职位,就必须学会坦然面对。


  其实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一直以来都是男人制定的。因为是规则的制定者,所以男人一路成长,在这个游戏中的适应度很高。而女人从小到大都是规则的遵从者,她在这个游戏中的适应度就不如男性。在商业世界更是如此。


  HBRC:所以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女士在她的《Lean In》书中呼吁,应该有更多女性成为高管,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


  郑洁:我觉得这全在个人选择吧。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素质女性,选择留在家里教育子女,这对整个社会也是莫大的好事。而对于那些生完孩子重返职场的女性,我对她们也非常有信心,就像我团队里的女性管理者,我知道她们是不会丢开工作的,她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一定会安排好自己的家庭生活,重返工作之后会更成熟、更出色。


  HBRC:这么多年来,你在职场得到的最有用的建议是什么?


  郑洁:对我职业生涯最有用的建议,来自于我在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学校选拔参加全国数学竞赛的代表,我的数学一直很不错,但我当时想,这方面男生肯定比我强,我不参加了。但是第一轮选拔赛下来,学校没有挑选出最满意的学生,于是安排了第二轮选拔,我的数学老师就让我必须参加。结果第二轮选拔赛成绩出来后,我的数学老师跟我说:第一轮选拔你就应该参加,你怎么知道你不如男生?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如男生,你就真的不如男生。男生是不会把机会让给你的。


  我就是从那个时候意识到,女人不能自我放弃,必须主动争取,男人是不会把机会拱手让给女人的。


  HBRC:如果让给你年轻的职场女性一句建议,你会说什么?


  郑洁:我希望她们不要在工作与家庭之间纠结,患得患失。女性在确定自己生活的优先次序后,就要坚持,不要在工作中觉得有愧于家庭,在家里又惦记自己的职业前途。这样一定会痛苦。当你确定重心,然后全力以赴,无论在职场还是在家庭,都会获得成功和幸福。


  郑洁 克莱斯勒(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经理


  李茂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撰稿人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