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超越“社交回声室”

培训讲师谈管理:超越“社交回声室”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社交学习模式

  做决定并非易事,人们对此早有共识。尽管有一些智力超凡的特例,他们掌握了连续做出正确决定的超能力。但是,绝大部分人在这方面表现平平。然而,我和同事的研究否定了这种观点。任何人都能够成为优秀的决策者,而做到这点的关键是:谨慎并持续地进行“社交拓展”。


  “社交探险家”花费相当一部分时间开拓新的关系网搜集点子。他们广开人脉,博采众长,广泛接触各个领域的人和事,并不拘泥于追寻顶尖人才或思想。


  能够在社交圈中引起共鸣的点子,就会被社交探险家收入囊中。这些点子就像“微型策略”——可能实施的行动,导致行动的外在条件,或是可能的结果。然后,社交探险家把一系列微型策略组合起来,形成周全的决定。


  但是,人们是如何通过社交圈的拓展想出新点子,继而做出正确的决定?有没有一些技巧能够帮助我们成功地拓展关系网?这正是我们希望借助这篇文章解决的两个问题。


  社交学习模式


  基于对原始社会的研究,我们深信这一观点:社交互动是人类收集信息以及决策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人类社会学者发现,几乎一切对集体产生影响的决定都是在社交状态中做出的(但在战争或其他意外事件中,人们需要快速决策)。这种倾向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在收集不同点子的过程中,能获取“集体智慧”——这比独断专行更有效。


  当生物学家观察动物群体时,他们同样肯定了社交学习的存在——主要是对成功者的模仿。这种学习帮助动物更成功地觅食,更顺利地选择配偶以及栖居地。但是,只有当群体内策略多样化的情况下,这种效果才会显现,对人与动物都是如此。做出正确决定的关键是学习他人所长,避免他人所犯的错误。


  我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后雅尼夫·阿尔特舒勒(Yaniv Altshuler)以及博士生潘巍(Wei Pan)利用一个网络交易平台(eToro)进行研究,试图理解社交学习在现代的商业环境中是如何起作用的。在eToro网站上,每一位当日交易者都有权参考或模仿其他人的交易行为、交易组合以及过往表现。这个网站上的所有信息极度透明,因此,要想精确地衡量人际交往对决定的影响,这个平台当属首选。eToro提供两种主要的交易模式:普通交易——一个用户独立做出的股票购买决定;模仿交易——一个用户模仿其他用户做出相同的购买决定。此外,用户可以选择自动关注其他用户的交易,回顾所有的实时交易并选择模仿哪些用户。所有用户都必须公开一切交易决定,分享策略与思路,并允许其他用户关注自己。用户可以选择同时关注多个交易者。每发生一次模仿行为,被模仿的交易者就会获得一小笔奖金。因此,拥有大量模仿者的交易者能获得可观的奖金。


  2011年,我们收集了来自160万用户、总计约1000万条欧元对美元的交易记录。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确实能够观察到社交学习的发生,并分析它对用户行为的影响,然后衡量这些行为是否带来赢利。像这种能够证明社交拓展的存在并能量化其效果的数据并不多见。


  当我们把eToro上的交易行为体现在图表上时,连续分布(Continuum)显现了出来 (见边栏《寻找决策“甜蜜点”》) 。其中一组交易者几乎在完全绝缘的状态中交易:这个组的成员很少关注其他交易者,他们大多独立地进行交易决定。在图表另一个极端,分布着一组过度交际的交易者:他们关注许多交易者(同时自己也是被关注的对象),通过社交学习制定自己的交易策略。还有一大部分交易者分布在这两个极端的中间地段,他们参与中等水平的社交学习,并且在一定程度上独立进行交易,数据显示他们并非简单地随波逐流。


  哪一种模式的社交学习与拓展产生的结果最佳?在一个横轴为社交网的多样性、纵轴为投资收益的坐标系中,我们用点把每个投资者在图上表示出来,答案随之显现。分析结果表明社交学习的效果巨大。交易者如果能够在社交网中寻找到多样性的平衡点,进行适量的社交学习,他们就能获得高于其他投资者的收益。我们的数据显示,这些交易者的回报率比独行者或跟风者高30%。在虚拟的交易环境下,社交学习的“甜蜜点”位于两个极端之间。那些通过社交学习,也就是复制成功案例而取得回报的投资者位于中间区域。此外,尽管这项研究的内容是投资决策,我们仍有理由相信,这个原则适用于多种需要做出决定的情况。


思想交流与决策制定

  思想交流与决策制定


  基于eToro的研究明确证实了一点:社交网络在多大程度上收集并完善决策,取决于思想的交流频率。我们在2012年4月刊的《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过一篇题为《解密梦之队》的文章,证明思想的交流是由两部分组成:小组内部的参与以及小组外的拓展。思想的交流能够用来预测生产效率与创意产出。


  但是,个人如何加快思想交流的频率?1985年,卡耐基梅隆大学的罗伯特·凯利(Robert Kelley)在贝尔实验室做过一项研究或许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洞见。贝尔实验室隶属于美国AT&T公司,它试图找到区别业界明星与一般人才的关键因素——是先天因素决定,还是后天修行所为?能够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人物自然是行业翘楚和聪明绝顶之辈,但是他们之中只有少数能够完全发挥自己的潜能,大多数员工表现平平,这些聪明人的表现并不足以提高AT&T的市场竞争力。


  凯利发现,最优秀的研究员会进行一种所谓的“预备性探索(Preparatory Exploration)”,也就是积极地联系各领域专家,然后在完成重要任务时向他们寻求帮助。此外,业界明星拥有比一般人才更广大的人际网。一般人才看问题的时候总以自己的职位为出发点,并局限于请教圈内人——这里指的是工程师。然而业界明星将触角伸向更广泛的领域,这样他们就能从顾客、竞争者和管理者的角度看问题。这种从多个角度看问题的能力帮助他们制定更完善的解决方案。


  组织可以通过多种方法增强思想的流通性。在一项涉及10余家组织的研究中,我发现社交学习机会的多寡(包括员工之间非正式的面对面交流机会)往往是公司生产效率高低的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在这项研究中,通过衡量组织里员工的参与度、沟通的积极性以及参与沟通人员的比例,我们对这些机会进行了评估。


  研究结果显示,利用几个显而易见的小窍门,组织参与度能够得到大幅度提升,并且收益巨大。例如,一家公司改变茶歇时间后,员工能够更容易地相互交流,这一举措大幅提升了公司生产效率,每年可节省1500万美元。另外一家公司把午餐餐桌加长,鼓励互不相识的员工更广泛地交流。公司仅这一个小变动就提高了约5%的生产效率。


  社交学习与个人学习之间的互动同样会影响思想的流动。每项决策都包含个人信息与社会信息。个人信息如果不足,人们就会更依赖社会信息。假设投资者不确定市场走向,那么社会学习的效果就会变得更加显著。换句话说,投资者会花费更多时间观察别人的做法。当投资者发现其他人采取与自己类似的策略时,他们会对自己的决策更有信心,也更可能在那些策略上提高投资额度。


  然而,这种效应存在两种副作用:过度自信与群体思维。只有当群体中每个人拥有相异的观点时,社交学习才会产生效果。我们观察到,倘若来自外界的信息(比如杂志、电视和电台)过于趋同,社交学习的效果就会很大程度上被削弱。在这些情况下,集体思维不仅没有好处,与集体思维反向的投资决定反倒成为一种出奇制胜的交易策略。


  类似的是,如果一个小组的参与度高,集中性强,那么同样的想法会如同回声一般在组内环绕。但是,这些同样的想法在传递过程中会产生一些差异,但你也许会误以为那些类似的想法是“英雄所见略同”,而非重复的声音。当你发现组内的每个成员都不约而同地想到相似的策略时,你就会对自己的想法过分自信。这种“回声室”效应屡屡导致金融泡沫的产生。


  当你意识到自己身陷回声室时,有一些办法可以让你免受其害。首先,你需要观察人们之间互相施加多少影响力,以及人们之间的依赖程度。成员A是否总是无条件支持成员B?意见相仿的成员通常从相似源头获取信息,它们不能被视为独立的信息。关联紧密的社交组织通常会存在“回声室”效应,因为这种组织的成员善于分享信息,同时社交的压力迫使他们统一观点。只要善于观察你的社交网络中的思想走向,你就能够剔除重复信息,筛选并整合真正独立的信息。


社交网络的微调

  社交网络的微调


  社交网络的结构,人们相互施加的影响力以及对新想法的敏感度都会影响到思想的流通,以及同一关系网中每个人的表现。通过调整任意一项变量,你能够改变社交网络的结构,做出更优决策。


  假如思想的交流过于缓慢或者快速,你要怎样调整?在eToro这个平台上我们发现,可以通过提供少量奖励来促进信息的流动。我们能够鼓励原本互相孤立的交易者更积极地与他人沟通,或者鞭策已经建立联系的交易者探寻新大陆


  在某项涉及eToro交易者的实验中,我和雅尼夫·阿尔特舒勒利用这个做法,调整了实验对象的社交网络构成,使它一直保持在“集体智慧”的“甜蜜点”上。在这个范围内,交易者拥有多样化的社交学习机会,同时能够避免“回声室”效应。结果是,所有交易者的收益提高了一倍,收益率平均增加了6个百分点。事实上,通过管理思想的流动,我们成功地把普通交易者(在现在的金融市场中,他们通常被认为是失败者)打造成为赢家。


  这一社交网络微调的概念适用于多种领域。比如获取正确的思想流动对新闻工作至关重要 (这样记者才能获取多方面的信息),又比如财务控制(以确保公司能预防各类诈骗信息)和广告宣传(公司能从足够多样化的顾客意见中抽样分析)方面。我和雅尼夫创建了一个衍生的公司Athena Wisdom,它的目的是帮助世界各地的公司做出正确财务决策。


  我们对eToro研究项目展现了社交学习在股票交易这一特定背景下是如何起作用的。但是,社交学习在其他管理决策方面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我们在研究它在其他组织背景下的作用,其中包括产品设计、风险审计以及信息服务。这些研究还处在起步阶段。


  成功的决策不是闭门造车的产物,不是一个人冥思苦想的结果,而是在吸取他人教训后产生。在这一过程中,成功取决于社交拓展的质量,以及信息来源的独特性与多样性。(译/康欣叶 校/安健)


  阿历克斯·彭特兰(绰号桑迪)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兼任人类动力学试验室以及媒体实验室创业计划主任。他著有《社会物理学》(Social Physics)一书。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