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工作生活,尽在掌握

培训讲师谈管理:工作生活,尽在掌握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你的成功你定义

  家庭与事业如何兼得?高管们会告诉你:乐观地说,这是每个人都心向往之的梦想;悲观地说,这只是个传说。但如果在职业与人生的所有机会面前都能深思熟虑地做出取舍,而非事到临头才仓促应对,高管们完全可以在职场、家庭与朋友圈进退自如。工作辛苦,生活不易,高管已有切身的体会,职业生涯的平步青云与家庭生活息息相关,稍有疏忽就可能迷失自我、错失所爱,甚至丧失立身之本。那些游刃有余的人,总能在职场的每个决定、每次活动中恰到好处地兼顾家庭。他们年复一年地把自己的时间、精力与才智巧妙地配比在工作和生活上,而非仅仅几周或几天。


  21世纪的商业领袖就是这样,能在职业追求与个人生活之间寻求平衡,这是我们的研究结论。本文基于哈佛商学院MBA学生过去5年对全球近4000位高管的访谈,以及针对82位参加哈佛商学院领导力课程高管的问卷调查。


  深思熟虑安排一切并不能确保事业和生活都尽在掌握。有时,突如其来的生活变故会摧毁一切,比如父母罹患老年痴呆,或幼子遭遇车祸。但在我们的调研中,无论性别,大部分高管面对类似挑战时都能与家人同舟共济,并保持充沛精力。他们的故事与建议分为5个主题:定义自己的成功、巧妙使用通信技术、在职场和家庭建立起强大的联盟、慎重选择出差或移居,以及与伴侣亲密合作。


  你的成功你定义


  如果让你负责一个重大项目,你一定会很早就明确该项目成功的标准。该原则也适用于深思熟虑的生活:你必须想清楚,成功对你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同时,你要明白成功的定义也在与时俱进。


  对于事业家庭双丰收的定义,高管们从战术型到概念型不一而足(参见“高管如何定义工作与生活的‘双赢’”)。对有些高管而言,家庭与事业平衡意味着每周至少有四个晚上呆在家;但对其他高管来说,则意味着他要了解每位家庭成员的生活状况;还有些高管则认为,兼顾工作与家庭意味着他工作和在家时一样活力十足。


  我们的问卷调查反映出的男女差别非常有趣:在定义职业成功时,女性高管比男性高管更看重个人成就、对工作的热情、获得尊重,以及推动变革,而不是组织业绩或者持续的学习与进步。此外,将财务收入列为个人或事业成功的女性要比男性少。而男女高管定义个人成功时最大的共识是,要拥有一份满意的伴侣关系。但男性仅将“拥有家庭”列为成功的标志之一,女性高管则会描述她们眼中美好家庭生活的具体图景。而且,很多女性认为朋友及社交圈与家庭同样重要。


  问卷调查的反馈大都是些短语和清单,而在接受访问时,高管通常以讲故事、描述理想自我或完美时刻来定义个人成功。这些故事和定义反映了他们的动机和目标,并决定他们在面临冲突和矛盾时如何安排轻重缓急。


  比如,一旦工作任务与家庭责任相冲突,男性高管通常以挣钱养家者自居。一些男性高管承认与家人相处时间不够,但他们认为缺失家庭责任是可接受的代价,这为孩子换来了他们自己从未有过的机会。其中一位童年家境贫寒的男高管说,他在财务上的成功既给孩子提供了保障,也让父母摆脱了贫困。另一位高管甚至认为自己的离异并非坏事:“如果回到从前,我还会做同样的决定,专心于工作。所以现在我才能供养家庭,并且成为行业领袖,这些对我很重要。现在,我终于可以专注于孩子的教育……而且在周末花更多时间与他们在一起。”


  即便那些自认为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实现了某种平衡,并以此为傲的高管,也拿自己和传统意义的完美男人做比较。一位被访高管说,“我每晚陪孩子10分钟,比我工作10分钟要伟大100万倍。”很难想象,一位女性会因为每天陪孩子10分钟而自鸣得意,而男人却会视此为模范父亲的行为。


  的确,女性和男性的家庭责任观完全不同。男性仍然觉得自己首要的家庭责任是赚钱养家,而女性则认为自己应该给孩子做榜样。很多女性(远超过男性)强调工作对孩子的重要性,尤其是对女儿们,让她们看到妈妈是能干的职场中人。一位女性说,“我认为工作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我是谁。我希望孩子们理解我在做什么。我是个完整的人。”


  很多女性说,平衡家庭与工作最困难的在于,要对抗整个社会对母亲角色的传统定义。有位女性说,当她女儿把彭博新闻网叫做“妈咪的频道”之后,她就再也不在家里工作了。另一位女性则说,“收入高了之后,你就能花钱雇人照顾孩子。但最痛苦的莫过于没能多陪孩子的愧疚感,尤其是看到女性朋友辞职去照顾孩子的时候。那是一种‘缺位’的负罪感。”


  男女高管都表达了类似的负罪感,并将不留遗憾视为个人成功的一部分。为此,他们通常会将某些重大事件作为标记,比如,绝不错过儿子的少年棒球联赛,或无论怎样每天都要问候孩子一次。一位高管说,“我会把与家人的晚餐列为优先项,就当它是晚上6点与最重要客户的会议。”另一位女性高管则建议说,“要设计好房间格局:在厨房里放一张桌子,孩子可以在那里写作业,丈夫做晚饭,你喝红酒。”虽说是建议,但很明显,这是她个人对完美家庭生活的具体设想。


巧妙使用通信技术

  巧妙使用通信技术


  在调研中,几乎所有被访者都谈及通信技术之扰——邮件、短信、语音信箱以及其他联络方式让他们不胜其烦。对于有家庭的高管来说,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与职场保持联络畅通,是永无止境的挑战。很多高管都警惕通信工具之扰,避免一心二用,他们坚守专注的价值。“当我在家时,我就全身心在家,”一位高管说,“在家时,我会强迫自己不查邮件、不接电话,全心全意陪伴孩子。工作时我也会全身心投入。我相信模糊二者的界限会造成很多困扰和错误。”


  最后一点是高管的普遍担忧:随时在线会损害业绩。一位高管觉察到,“当你从回复邮件的狂热中摆脱出来,反而会有更多想法。”科学发展史也证明,那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思想都不是在实验室诞生的,而是科学家在处理日常琐事甚至睡觉时产生的。另一位高管则指出,24小时待命实际上会伤害组织的主动性,“如果你的团队里都是些依赖性强的员工,永远要征求你的意见,确实会让你觉得自己很重要。但事实上,团队离开你就无法正常运转,并不等于你真的重要。”


  引人注目的是,一些高管在工作中也开始减少对通信技术的依赖。有句话说,“你不能通过电话抚养孩子”——一些高管认为管理团队同样如此。只要条件允许,最好的沟通方式是面对面。但如何判断何时应该当面沟通呢?一位受访者把传播信息和交流观点做了严格区分,“讲电话很容易,但认真深入地倾听正变得越来越具挑战性。我已经注意到这种趋势,那些至关重要的谈话都开始重新回归面对面沟通。当你评估一项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就一定要当面沟通。”


  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高管将通信技术视为家庭的侵略者,约四分之一的人视其为救星,剩下的人则表示中立或对其感情复杂。一些人十分反感在家受到智能手机打扰,一位高管愤愤地说,“手机嗡嗡作响时,你实在很难继续盯着球场。”但另一些高管则感激通信技术带来的便利:“我可能下午4点就得下班去对付孩子,但是我还会上线,随时与同事保持联系,查看邮件,直到晚上8点。”另一位说,“有时孩子们反感我在饭桌上使用黑莓手机,但我告诉他们,正因为用黑莓我才能呆在家里陪他们。”


  无论喜爱或痛恨实时通信,所有人都认同,高管必须学会更巧妙地利用通信技术。总体看来,实时通信可能是个好仆人,也可能是个坏主人。高管们对此的建议倒是相当一致:让你的团队可以找到你,但不是随时随地都能找到你;对自己多任务管理的能力要实事求是;多利用当面相处的机会维持关系、建立信任;并且,让你的收件箱井井有条。


组建强大后援团

  组建强大后援团


  所有高管们都坚信,要平衡好家庭与工作,必须拥有一群幕后支持者作为自己强大的后援团。很多高管认为,如果家里没有人可以专职主内,那么花钱请亲戚朋友来帮忙就是必不可少的选择。我们调研样本中的女性高管对此尤其坚定。一位说,“雇人做家务,包括日常采购、一日三餐、帮孩子穿衣服等等,可以让我们回家后和孩子一起做更重要的事。”即便那些没有孩子的高管也需要有人帮忙料理家务,尤其是当年长的父母需要照顾,或者自己生病时。


  情感支持同样重要。如果在工作中偶尔遭遇疯狂或不可理喻之事,高管和普通人一样需要宣泄情绪,这时朋友和家人是比同事更可靠的听众。也有时,在遇到某个问题或重大决定时,高管会转向自己的私人朋友圈寻求完全不同的观点,因为身在其中的团队成员很难保持客观。


  工作中的支持也很重要。值得信赖的同事是高管们坚强后盾。许多高管都提到,在自己或家人健康出状况的艰难时刻,多亏老板或同事的鼎力相助,他们的事业才不至于脱离正轨。再万无一失的职业规划也难以避免这类突如其来的变故。


  “人在年轻时,总以为能掌控一切,”一位受访者说,“但现实很残酷。”高管们讲述了心脏病突发、癌症、父母不能自理等等经历,有一位甚至曾罹患药物性精神失常。身陷种种状况的高管,在导师与团队的帮助下度过难关,重返日常工作。


  既然高管不得不兼顾家庭与工作,何不干脆将私人朋友圈与职场社交圈合二为一?这个提议值得商榷。在回收的问卷中,男性高管大都倾向于将二者分开,而女性高管对此的态度则是一半对一半。赞同让两个圈子融合的受访高管说,这让他们轻松了许多,可以在任何情景下都能做“同一个自己”,在工作中交友时也更本色,毕竟他们大部分时间身处职场。而将两个社交圈截然分开的人也有充分的理由。他们在工作之外寻求完全不同的新鲜体验。某位高管指出,“如果社交中心全部围绕着工作,那么你的影响力与思想的辐射范围只会越来越小。”而另外一些高管只想保护自己的私人生活不受工作干扰。


  女性高管的情况则不尽相同。出于担心职场形象受损,很多女性高管将个人生活与职场截然分开。也有些女性高管在职场对自己的家庭生活绝口不提,因为她们不想让自己看起来不够职业。也有一部分女性高管在工作之外从不谈论自己的职业,甚至不会提及她们有工作。但同样,并非所有女性都表示其职业身份与个人形象存在冲突,有些女性认为时代已经前进。一位女性高管说:“随着越来越多女性进入职场,我就能越来越多谈论我的孩子。”


慎重出差或移居

  慎重出差或移居


  关于平衡家庭与工作的讨论经常局限于时间管理。但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同样重要的还有位置管理,更宽泛地说,是你在这个时代的角色定位。一旦面临出差或国内外移居的选择,高管们的家庭因素就变得举足轻重。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商务人士选择在年轻无所羁绊时为积累国际经验而频繁出差。在我们的调研中,有32%的高管因为不愿举家移居而拒绝过跨国任务;还有28%的人拒绝跨国工作是为了维护婚姻。


  好几位高管讲述了伴侣或配偶选择移居,导致他们的职业路径改变甚至脱离正轨的故事。而且,差旅会因为孩子而变得尤其麻烦。许多女性高管都提及自己生孩子之后就减少了出差频次;还有些高管,男女都包括,因为孩子正处在青春期而放弃了移居的机会。“孩子幼年时,移居很方便,”一位高管解释说,“但12、13岁之后,他们就想固定在一个地方生活。”


  和男性高管相比,女性高管更少被分配也更少接受跨国工作,部分因为家庭责任,部分因为某些地域文化对女性角色的严格限制,导致她们不愿移居国外。在差旅满意度上,我们的问卷调研样本与学生对高管访谈得出的结论一致。问卷结果中,只有不足1%的男性高管曾因为地域文化顾虑而放弃跨国工作,而女性高管的数据则高达13%。对女性高管而言,差旅地点不同则挑战不同:性别成见、雇用法律、医保条件、对平衡工作和家庭的观念因国而异。一位美国女高管说,在欧洲时她必须额外努力工作,以免让人觉得她颇有成就是因为“看上去很厉害”,她将这一成见部分归因为自己个头很高。另一位女性说,在中东时她参加会议总得与男同事同行,以证明她值得信赖。


  尽管女性高管的麻烦尤其多,但跨国工作对任何高管都不轻松,而且很多高管觉得跨国工作并不值得。无论男女高管,在常驻某国甚至某个城市的过程中已经建立了相当牢固的职业根基。因此,如果差旅确实不尽人意,雄心勃勃的年轻高管们就要早作打算。这样既可以避免被困于不符合自己地理偏好的行业,也让他们有时间获得旅行之外的收获,比如开放的思维、丰富的经验、多种技能,以及不断进取和超群的意志力。有些高管注意到,国际经验经常被当作以上个人特质的标志。“跨国经验当然有用,”一位高管发现,“但那就好比跨业务线的合作一样,结果都是让你知道,并非每个人都跟你想法一样。”还有高管甚至质疑“空中飞人”的未来,考虑到碳排放、航油价格、安全顾虑等因素,跨国差旅的预算可能会不断紧缩。


与伴侣亲密合作

  与伴侣亲密合作


  管理时间、管理通信工具、管理社交圈、管理差旅,这个任务清单很长。所有家庭生活丰富的高管都一再强调,拥有自己的成功观还不够,他们还需要每位家人都认同这种成功观。


  我们样本中绝大多数高管有伴侣或者配偶,共同的目标让双方紧密相伴。他们的亲密关系为双方提供了难得的机会,比如不受或少受干扰的工作、充满冒险的旅行、繁重的家长职责,以及来自政治或社交圈的影响。


  高管们都强调与伴侣互补型关系的重要性。很多高管说他们非常看重伴侣的情商、专注能力、总览全局的眼光,以及注重细节等特质——总之,就是那些他们恰好欠缺的认知或行为能力。问卷结果显示,大多数高管认为伴侣对他们职业最大的贡献就是情感支持。男女高管都经常提及,另一半对自己非常信任,鼓励他们承担商业风险,接受那些短期内不会马上有收益,但长远而言理想的机会。他们还从伴侣那里寻求反馈和坦诚的批评。一位高管说,她的伴侣总是 “问很尖锐的问题挑战我的思维,让我能够应付任何反对意见。”


  伴侣表达支持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其核心是要确保高管能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人力资本。高管面对着密集的、多方位的、不间断的压力和需求,最佳伴侣帮助他们聚焦于真正重要的事,精心分配时间和精力,更健康地生活,更明智地在工作、差旅、家庭事务与社交活动的诸多难题中做出选择。


  男性高管看似比女性高管从另一半那里获得了更多支持。很多男性被访者都拥有一位全职太太,他们都说妻子心甘情愿照顾孩子,忍受他们长时间的工作,甚至习惯了举家移居的生活方式。但总体看来,他们都不指望妻子是20世纪50年代那种典型的“公司太太”,除了照顾家庭,还要负责招待丈夫的老板来家里就餐,以及为丈夫的客户举办鸡尾酒会。但个别城市与行业也有例外。一位石油业的男性高管说:“如果工作和生活环境都像在露营的话,你的妻子和其他同事的配偶交流就变得十分重要。”男性高管不断提及,伴侣不允许他们忽略家庭、健康和社交生活。有人举例说:“我妻子极其重视全家共进晚餐,所以哪怕饭后继续工作,我每晚都回家吃饭。”


  相反,女性高管更多提及的是,伴侣乐意把她们从传统女性的家庭角色中解放出来。一位女性的解释很典型:“他很理解我的工作需求,即使工作时间超过我的预期,他也不会给我压力。”换句话说,男性高管赞赏伴侣为他们的职业积极奉献,而女性高管则感激伴侣不干涉她们的工作。


  问卷反映出显著的性别差异。88%的男性高管已婚,而已婚女性高管只有70%。60%男性高管的伴侣没有全职工作,而伴侣没有全职工作的女性高管只有10%。男性高管平均拥有2.22个孩子,而女性高管只有1.67个。


明日之星在想什么

  明日之星在想什么


  在我们的调研中,所有受访者都同意从百忙中抽出时间,与学生分享他们的观点,这本身表明了样本选择的局限性(Selection Effect),只有看重人际关系的高管才乐意做这件事。至少他们愿意反思家庭与工作的关系,在这两方面的取舍中也很可能深思熟虑过,而且他们也一定有经济实力雇人打理家务。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虽然在家庭与工作之间挣扎,却都表示总的来说自己是幸福的,很少有人提及自己的婚姻或家庭生活因为职业压力而备受伤害。我们的调研样本是精英群体,和大多数人相比,他们很好地兼顾了工作与家庭,但仍然视二者平衡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见现实之严峻。


  访问高管的学生们说,受访者几乎无一例外都在实践那些协调家庭与工作的有效建议。一位学生说,“所有人都坦承他们不时为家庭做出奉献和妥协,但同时也强调了伴侣和家庭成员的重要支持。”学生们还察觉到,在高管们努力为家庭付出的同时,商业世界几乎没有为满足高管们在家庭生活中的需求而做出任何努力。


  男性高管大都承认自己并没有把家庭列为生活的优先项。而女性高管们则比男性更愿意放弃婚姻或生儿育女的机会,从而避免同时承担工作与家庭的压力。有位女性高管说,“我不是母亲,因此没有体会过男女最大的不平等。”但她补充说,“女人如果没有孩子,人们通常会想,她要么没有生育能力,要么就是个难搞的悍妇。所以,虽然我在工作上没什么负面评价,但个人生活却难免被指指点点。”


  学生访谈中一个令人沮丧的发现是,无论男女高管都认为,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压力主要是女性的问题。一位学生解释说:“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绝大多数组织仍然由男性主导,很难指望它们在可预期的未来,为女性高管创造条件,更好地平衡她们的家庭与工作。”


  学生们也质疑高管们一个普遍的信条:如果想要工作与家庭二者兼得,就别妄想能够在全球化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一位高管告诉学生:“你不可能同时拥有完美的家庭、个人的兴趣爱好与一份理想的工作”,当时这位学生心想:“这只是他一己之见。”但是随着访谈不断持续和累积,“当每个高管都以不同方式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之后,我开始相信,这就是今日商业世界之现实。”至于这种现实能否改变、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改变,只能拭目以待了。


  21世纪后半叶的职场与家庭前景如何?两者将如何并存?现在还很难预料。我们唯一可以断言的是三个简单事实:


  世事无常。即便那些对工作和家庭都全力以赴的高管,也难免遭遇突如其来的变故,比如自己突发心脏病,或者家庭成员的死亡,从而打乱他们的人生安排。一位高管一语道破:往往祸到眼前,人们才开始重视“家庭工作相平衡”。这当然也是一种面对人生的方式,但显然不够明智。哪个聪明绝顶的高管会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这种思路在董事会和工厂行不通,那么在个人生活中也行不通。


  成功路,千万条。有些人在职业路途上步步为营,有些人则看到机会就一把抓住。有些人锁定一家公司,积累政治资本以及对公司文化和资源的深度了解;有些人则频繁跳槽,靠外部人脉和创新想法获得成功。家庭生活也是如此,不同的生活方式适合不同的个人和家庭。有的家庭有全职伴侣照料生活,有的家庭则彼此妥协,确保双方都能工作。关于抚养孩子、移居海外或晚餐桌上看不看手机,都没有统一答案。但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思考。


  没有人能独自成功。 无论通往成功的道路有多少条,你都不可能独自前行。家庭生活和职场生涯都少不了强大的后援团,而且他们的需求也要你去满足。在追求辉煌的职业成就与个人生活的旅程中,决定将自己的精力投注于何处,对两性来说都是艰难的取舍。我们这项研究给出的最终建议是:三思而行,看清楚后就全力以赴。(译/程明霞 校/刘铮筝 编辑/钮键军)


  鲍里斯·格鲁斯伯格是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教授,曾与迈克尔·史林德(Michael Slind)合著《对话与公司》(Talk, Inc.)一书,哈佛商业评论出版社2012年出版。


  罗宾·亚伯拉罕斯是哈佛商学院研究助理。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