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伦理银行”该不该贷款给军火商

培训讲师谈管理:“伦理银行”该不该贷款给军火商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绿色愿景

  一家旨在推动环保事业的“伦理银行”最近收到两笔贷款申请:一笔来自枪支制造商,一笔来自可能会污染水源的页岩气开发商。银行需要靠发放大额贷款营利,但部分董事认为,上述贷款有违公司使命。银行总裁陷入两难。


  杰伊·麦古恩是一家关注环境可持续发展的“伦理银行”(此类银行关注其投资和贷款对社会和环境造成的影响,又称社会银行或可持续发展银行——译者注)创始人兼总裁。杰伊意识到他和董事会需要尽快根据公司的“价值观”,制定一套指导方针来筛选贷款。但由于开业心切,他便将此事搁置。近日,银行收到两个有争议的贷款请求:一家公司涉及水力压裂问题(水力压裂法用于开采页岩气,有污染水源、引发地震的潜在威胁——译者注),另一家则是枪支制造商。


  杰伊担心,在没有伦理准则的情况下,已经发生分歧的董事们会在此事上陷入口舌之争,引发辞职及负面报道,并让投资者失去信心。


  绿色愿景


  对杰伊来说,这并不仅仅是一份工作。现年50岁的他已有数年创业经验。他曾在美国马里兰州创立了一家拥有6家分行和4亿美元资产的银行,并在转手后大赚一笔。


  就在杰伊物色下一个目标时,恰巧看了一部反映气候变迁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当晚,杰伊辗转反侧,决定将自己对环境的拳拳之心、对家乡科罗拉多的爱,以及经年累积的银行业知识结合起来干点有意义的事。落基山绿色银行应运而生,目标是助推环保事业。


  杰伊在科罗拉多州科泉市安顿下来,并找齐了银行董事会成员:四位成功的企业家、一位律师、一位前市长、一位马里兰银行的前高管、一位做医生的中学同学兼打猎猎友。还有一位是杰伊偶尔去的一个福音派大教会的领袖,他也是热心的环保主义者。


  为了将公司使命具象化,董事会聘请了一位著名建筑师,将银行总部设计成一个展示环保理念的建筑:标准的太阳能窗户,一组风力发电机,还有将雨水和融化的雪水导入地下蓄水池的蝶式屋顶。


  杰伊被媒体塑造成一位衣锦还乡的环保骑士,关于杰伊和银行绿色办公楼的报道吸引了当地的存款者和小额贷款者,他们越来越不信赖大型国有银行和跨国银行。


  落基山绿色银行的存款虽然在稳步增长,但银行需要为实力雄厚的企业提供大额贷款才能实现盈利。迄今为止,银行还没有贷出过大额贷款。而且,“依据价值观进行贷款”,做比说要难得多。董事之间开始出现分歧。在讨论是否建立员工健身房时,冲突初现端倪,杰伊并没料到这会成为问题。


  “拜托!”奈莎·韦尔曼边摇头边说,“难道你还打算专门雇一个私人健身教练不成?”


  杰伊说:“是的,每周工作两个下午。”


  奈莎翻了个白眼:“从什么时候开始,健身房、私人教练和环保扯上关系了?”


  奈莎热爱飞蝇钓鱼,还获过抱石比赛的冠军。她自诩为务实的环保主义者,不喜欢管理过度的“保姆型国家”。她曾是自由党竞选活动的积极支持者。在某位国会议员候选人与支持者见面的一次活动中,前者遭到枪手伏击。当时,奈莎就在现场。


  奈莎为一位受伤的女孩做了心肺复苏,遗憾的是最终没能挽救她的生命。抢救的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不过她一直拒谈此事。其他两位董事会成员在健身房问题上与她意见一致,杰伊被迫缩减此类计划。


风波不断

  风波不断


  银行收到的第一个有争议的贷款申请就是奈莎引荐的,她和某位科罗拉多工程公司的负责人详谈了如何开发水力压裂中使用的水泵系统,并将业务拓展到该行业不可或缺的高分子聚合物、感光乳剂以及表面活性剂上。工程公司高管说,这些物质的毒性比既有的要小很多。尽管对水力压裂有所顾忌,奈莎还是将他引荐给落基山绿色银行。


  董事们在获悉此事后产生分歧:一派认为开采页岩气将带来经济效益,并能解决就业问题;另一派则坚信风险大于收益。科罗拉多州东部丹佛盆地下蕴藏着3亿年的沉积岩,是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矿藏之一。当地很多工程公司在不断探索钻井、注水和废物处理方面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朝阳产业,但专家们也一直呼吁人们警惕地下水污染和地壳不稳定。


  “咱们别为还没提交的贷款申请争吵不休好吗?”杰伊试着息事宁人,“但和这类企业打交道时我们需要做好准备,要先来讨论一下如何在贷款业务上体现公司使命。”杰伊承诺他会研究其他伦理机构基于价值观做决策的原则,并单独向每位董事征求意见,然后再提交方案供大家讨论。


  第二天,杰伊拜访了最相熟的董事弗莱德·基勒,他是一位消化科医生。“我觉得应该防患于未然,”他告诉杰伊,“原则是为了指导公司的行动。它不需要完全切实可行,只要部分可行就行。”在公共场合禁烟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基勒说:“二手烟的危害被证明之前,很多地方已经开始禁烟。”


  杰伊接下来又去拜访了克莱德·达尔伯格牧师,希望从他那儿得到些不同的看法。让杰伊深感意外的是,克莱德主张完全用证据说话:“画两栏,一栏列出不利方面的影响,一栏列出有利的,”他的语气不容置疑,“找出可以量化效果的方法,然后做一下简单的算术。”就在和克莱德谈话快结束的时候,杰伊收到了一封来自银行首席信贷官的邮件。


  “哇!300万美元。”杰伊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克莱德问。杰伊觉得自己嘴太快了。邮件来自一家叫Field Force的本地公司,它发来正式的贷款申请。该公司为了扩张业务,已经和杰伊私下谈过想要贷款数百万美元一事。


  从很多方面看,这笔贷款都正好是银行需要的类型:Field Force表现稳定,不断提供就业机会,同时也是良好的企业公民。


  “这是一家枪支制造商?”克莱德吓坏了。


  “军事项目承包商。”杰伊说。


  “枪支制造商,”克莱德重复道,“在科罗拉多州吗?在接连发生科伦拜、奥罗拉、阿拉帕霍校园枪击案后,为它提供贷款?我劝你在董事会作决定前最好别轻举妄动。如果我是你,就把这件事放到下周会议上讨论。”


转换话题

  转换话题


  杰伊并不像其他董事会成员那样反感枪支,他认为武器和环保主义毫不相干。但克莱德说的对,有必要将其交给董事会讨论。所以他将Field Force的申请告知董事们,并制定了会议应对策略。


  “正如你们所知,”他几天后在会上对董事说,“我当初进入这个行业,是出于对环保的热爱,相信你们也抱着同样的初衷。”众人点头。


  “但是,”杰伊继续说,“监管部门说得很清楚,我们要先赚钱后公益。为了获得银行执照,我们必须证明公司使命不会成为拖累,不会对银行运营造成负担和限制。我以前说过,只做环保类贷款当然很理想,但我们做不到,不出一个月银行就会破产。


  “有时我也会有受挫感,”杰伊补充道,“毕竟,当初我进入这个行业并不是想再开一家银行而已,但我必须遵守游戏规则。这是为了达到目标所要付出的代价。”


  马里兰银行的前雇员马克·莱尔曼列举了很多事实及数据支持杰伊的观点。数据显示,“绿色”贷款,也就是贷给具有环保认证的建筑公司和咨询公司,以及景观设计公司、农场、幼儿园、有机食物公司及太阳能公司的款项,仅占银行总贷款的7%;而被银行使命感召来的个人储户和绿色企业的存款仅占1.8%。


  杰伊说:“我们对可持续发展最大的影响可能并非来自贷款,而是来自媒体对我们使命的报道。通过成为一家‘成功的’绿色银行,我们的作用是为更多资本流向环保事业开辟道路。我上周说过,我们需要制定一个决策原则,这样就不会在每次处理处于道德灰色地带的贷款时,一再讨论可行性。我和弗莱德以及克莱德经过探讨,已经有了初步进展——”


  克莱德打断他说:“恕我直言,杰伊,我们现在就有一个这样的申请摆在面前,那就是来自Field Force的申请。”


  克莱德显然已经说服一些董事共同起草了一份声明,明确拒绝来自枪支制造商的生意。


  克莱德大声念道:“第一点:出于经济考虑……”这份声明将枪支制造商和烟草公司作对比,提出公众对暴力的担心将与日俱增,枪支制造企业的股票市值会因此快速下滑。声明提及博龙资产管理公司,称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歹徒使用的枪支,正是这家公司投资的武器制造商生产的。迫于压力,博龙最终允许部分投资者撤资。


  杰伊被激怒了:“军队需要武器装备,只要五角大楼有需求,Field Force的股票就会坚挺!”


  克莱德放下声明直视杰伊。“落基山绿色银行应该建立在道德原则上,”他说,“如果没有道德原则,还谈什么‘绿色’?这也是我们加入‘全球以价值为基础的银行联盟’的原因。如果我没记错,咱们加入的可不是‘全球以选择性价值为基础的银行联盟’。如果贷款给枪支制造商,其他联盟成员会怎么看我们?”


  “你说我们的主要影响力来自媒体报道,”克莱德继续说,“那么如果我们贷款给Field Force,媒体会怎么说?这绝对比获得绿色建筑认证的办公楼要‘给力’。贷款给枪支制造商就等于宣布我们根本没原则,所谓‘绿色’只是个营销噱头。如果那样的话,我别无选择,只能退出董事会。”


  另一位董事卢卡斯·霍恩插话进来,他曾创建环保型干洗连锁店。“拜托现实点吧,”他对克莱德说,“我们是一家绿色银行,别和政治扯上关系好吗?向军方出售武器不仅合法,而且值得称赞。况且,咱们需要这笔生意。”


  “生产并销售妥当使用的武器没什么不道德的,”杰伊补充道,“我自己也有枪,弗莱德也有。”


  杰伊看了看奈莎,试图寻求支持。奈莎凝视了他一会儿说:“杰西卡·贝尔福德丧生于一颗来自FF286的轻量型子弹。” 杰伊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杰西卡是商场里的那个小女孩,FF286是Field Force生产的武器。


  “他们是卖给军方没错,”奈莎说,“但你也能从枪展会中买到FF286, 这是Field Force最赚钱的产品之一。我们银行的使命是可持续发展。如果军用武器可以被用来残杀小孩,社会怎么可持续?和这样的公司做生意,我们良心何安?”


  “明摆着的,”克莱德说,“杰伊说我们需要指导决策的方针。我绝对支持权衡利弊。在讨论是否批准页岩气开采公司的贷款时,这么做没问题。但谈到枪,就一个原则。”他转向弗莱德·基勒,“就像医生誓约一样,首要原则是不伤害。或者这么说吧:别作恶。”


  弗莱德本来主张哪怕贷款没有造成伤害的可能,也应该拒绝。但现在他左右为难。弗莱德酷爱收藏枪支,这点杰伊也知道。弗莱德想了想问道:“究竟什么是‘伤害’?什么又是‘恶事’?”(牛文静/译 王晨 /校 万艳/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