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在运动中消除偏见

培训讲师谈管理:在运动中消除偏见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作为肯尼迪家族成员,蒂姆·施莱佛子承母业担任国际特殊奥林匹克主席,带领该组织服务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20多万特奥运动员和他们的家庭。他同时还是一位教育家 、活动家、电影制片人和企业家。

HBR中文版:特奥会需要与世界各地的政府打交道,你们是如何说服它们给予支持的?

施莱佛:不管是在非洲、北美还是在中国这样高速发展的国家, 政府都没有足够多的资金独力提供社会所需的全部服务。他们一直在寻求合作伙伴,尤其是能够带来成果的合作伙伴。我们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为智障人士提供服务,帮助社区变得更包容,而且我们成本相对较低。这让政府感兴趣,因为这是很好的投资。

HBR中文版:会有政府拒绝提供帮助吗?

施莱佛:时常遇到。它们总说没有资源来帮助智障人士。但我们会告诉他们,这些公民应该与其他公民一样享有权利。如果政府投资于男孩的教育,就应该同样投资于女孩的教育;如果政府投资于健康儿童的教育,就应该同样投资于智障儿童的教育。忽略一个群体就是侵犯所有群体的权利。

HBR中文版:中国一些企业家对NGO持怀疑态度,对此你怎么看?

施莱佛:我觉得他们只是还缺乏足够的信任,不太相信公益事业也会为他们的企业带来好处。中国企业家还专注于商业、赚钱和竞争上。但是这些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他们已经开始更多关注社会问题与商业的关系。商业不仅仅是创造财富的力量,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

HBR中文版:特奥如何筛选合作企业?

施莱佛: 我们找寻的是与我们有相似价值观和兴趣的公司。可能造纸公司关心的是怎样保护森林,那它们不能帮助我们,我们也不能帮助它们。我们可以接受它们的捐赠但恐怕无法提供价值观的联合。但是生产妇女儿童商品、关注人们健康的制药公司、或运动品牌的公司就与我们有相同的价值,它们是我们理想的合作伙伴。

HBR中文版:商业领袖支持特奥时,往往会要求短期回报。你是如何说服他们的?

施莱佛: 短期回报通常是看销量。从历史数据上看,当公司告诉消费者如果购买该产品会支持特奥,销量往往会上升。消费者乐于知道他们买的东西没有污染环境、虐待工人,是在推广多元化、平等、包容之类的概念等。公司对品牌的投资和收益需要更长时间,好的品牌能够帮助公司增长,也有更长期的价值。

HBR中文版:特奥在推广方面的独到经验是什么?

施莱佛:让名人和政府一起参与。但最有效果的是体育运动这种方式。运动非常简单、有力量,比如和十几岁的小孩打篮球或者乒乓球,我们总对人们说,你只来10分钟就行,然后可以自行离开。事实上如果你来10分钟就不会离开。

人们对智力有缺陷的人都会有一些恐惧:他们会做什么,会不会很古怪,会不会威胁到我,让我感到不舒服等等。可是等你来到特奥会,发现他们很美丽,你的内心会有一个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大转变。我们创造这样的空间让人们打开心扉。

HBR中文版:当智障人士遭遇不公正对待时,其实很多普通人是选择漠视的。

施莱佛:在我们的工作中会与这些智障人士成为朋友,所以当你看到他们被恶劣对待时会觉得不能忍受。就像你看见你最好的朋友出去被嘲笑时你会说:“你不能这样对待他,这是我们的朋友。”对我们来说,特奥运动员是美妙的存在,他们遭人侮辱和嘲笑会倍感痛苦,他们不该遭受这种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必须为之抗争,这种勇气来自于内心。

 HBR中文版:你出生在一个政治世家,也从事过15年的教师工作,为什么后来又专注于特奥会的工作?

施莱佛:我母亲致力于关注和帮助在智力上有缺陷的人,决心要为智障人士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从小就看见她为之努力,因此想了解这些事情。我父亲对和平和消除贫困非常感兴趣,我也想知道这些事情,结果发现特奥能够实现所有这些目标。

很多人可能会说如果你想改变法律,就去见总统、参议员和商业领袖;我的父母却说,你应该去跟普罗大众见面,跟孩子见面,让他们来推动社会变革。这是非常聪明的办法。

HBR中文版:NGO该如何赢取公众信任?

施莱佛:NGO的财务应更透明,那么当人们捐款时,就能知道这些钱得以用在正规渠道。同时NGO还要评估和公开结果,让人们知道它们的努力有切实的成果,能让世界有所不同。

陈圆妮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撰稿。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