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非洲创业何处佳

培训讲师谈管理:非洲创业何处佳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贝纳德·克那尼步入酒店大堂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舅舅迈克尔。他正跟两个西装革履的人一起坐在大堂的一个拐角处。迈克尔似乎在讲笑话,逗得那两个人开怀大笑。他就是这样和蔼可亲的人,也是尼日利亚一位成功的商人,大家都喜欢他的个性。看到贝纳德之后,他立刻站了起来。


  “欢迎来到拉各斯!”他大喊道。他自豪地向朋友们介绍贝纳德,称他是“尼日利亚未来最有前途的企业家之一”。人们走后,贝纳德纠正舅舅说:“你知道,我还没决定要不要来尼日利亚创业呢。”


  迈克尔怂了怂肩,不置可否。“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你要出来创业了,小伙子。这是你一直想做的事。”


  在哪创业迈克尔和贝纳德一样,都在马拉维首都利隆圭出生和长大。像很多优秀的马拉维人才一样,迈克尔年轻时去别处寻找机会。10年前他在尼日利亚定居,现在经营一家制造公司,生意蒸蒸日上。


  贝纳德赢得去英国留学的奖学金后也离开了马拉维,他在英国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和MBA。学成后,他受非洲蓬勃商机吸引,回到这片土地,并想去离家更近的地方工作。在肯尼亚一家包装企业当了6年经理后,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经验,能自主创业了。他的舅舅、几个朋友还有家里的亲戚都表示会给他资助。贝纳德去拉各斯看望舅舅,希望他能就在何处开始创业给自己些建议。尽管贝纳德充满雄心,希望将来某一天能把公司开遍整个非洲大陆,但他知道自己需要先选一个国家着手做起。


  “我希望你认真考虑在尼日利亚开公司。”迈克尔说道。


  “当然,”贝纳德一边点头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这里的市场竞争虽然激烈,但是我的调查显示,一些特色包装市场仍有商机。我做了些规划。”


  迈克尔打断贝纳德,合上他的手提电脑。“你环顾一下四周!BBC、《纽约时报》、《经济学人》—全世界都在谈论尼日利亚的飞速发展。我们很快会加入G20。如果你想站在非洲发展的前沿,就来尼日利亚。”


  “我同意。尼日利亚是一个诱人的市场,原因方方面面。如果一切保持现在的发展速度,我有信心公司在第二年或第三年就能实现盈利,”贝纳德说,“但我也很担心。”


  “复杂多变的政治环境让我紧张,”贝纳德继续说,“一切都太不稳定了。政局不稳会威胁这个国家的经济繁荣。”


  “当然,的确存在这些风险,但在任何地方创业都有风险,”迈克尔说,“你也要想想好的一面,尼日利亚可是非洲目前最大的经济体。你还考虑其他地方了?……等等,别告诉我是马拉维。”


  贝纳德对舅舅紧张一笑。他知道迟早要说到这个话题。“贝纳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感情用事了?你的愿景可远大多了!”


  “凭我的专业知识,一年内我就能成为头号包装制造商—”


  迈克尔打断他的话。“那有什么用?在马拉维当第一?”


  “这只是开始。我先在马拉维打好基础,然后进军其他非洲国家赞比亚、莫桑比克、卢旺达,甚至坦桑尼亚的市场,最后再把业务拓展到其他行业。我不想被困在一个地方。我希望建立一家遍布全非洲的企业。”贝纳德如是说。


  看到迈克尔的表情,贝纳德意识到应该换一种解释方式:“舅舅,你还记得吗,当初你创业时,尼日利亚的经济还没这么发达。这个国家的经济腾飞后,你的生意才越做越兴旺。现在,一些非洲小国的经济正蓄势待发,我可以参与到它们的发展中去。我在利隆圭已经找到一个潜在合作伙伴,能帮我创业。”


  “如果你担心的是这个,”迈克尔插话道,“只要你开口,我明天就能给你找3个合伙人来。”他最后问贝纳德何时会做决定。“很快。”贝纳德说。他表示,已经告诉上司自己准备离职创业,并请了一周的假来确定选址方案。“不管你决定在哪里开公司,我都会助你一臂之力,”迈克尔说,“但你要明白,在哪儿能赚到钱,你就该去哪儿。”

  小市场的潜力


  第二天,贝纳德飞往利隆圭。他急着去见潜在的合作伙伴阿玛拉·黛斯塔。她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家小包装公司。由于其他几个成功的生意占据了她大部分的时间,她基本无暇兼顾这家小包装公司。去年,阿玛拉试图剥离包装业务,希望能找到愿意从她这里买走大部分股权的人。贝纳德的父亲在贝纳德上次回家时介绍两人认识。


  “我只是没时间打理。”阿玛拉带贝纳德参观工厂时解释道。的确,很多机器设备都已陈旧过时,有些甚至无法运作。“幸运的是我们仍然有很多订单,多到应付不过来。你父亲可能也提过,我们的客户基本都是烟草商。”


  烟草占马拉维出口总额的70%以上,烟草包装也是贝纳德就职的肯尼亚公司最主要的利润来源。贝纳德只需购置少许设备,利用阿玛拉现有的人脉,马上就可以令生意步入正轨。但他也意识到,公司所有订单几乎都来自于同一个行业存在风险。


  “回家的感觉想必不错吧。”阿玛拉说。


  “是的,我想把更多时间放在这边。”贝纳德答道,回想起自己在利隆圭的童年。他的家人和许多朋友仍在这里。“不过我希望基于经济状况客观地做决定。”


  “马拉维能提供的东西比很多人以为的要多。”阿玛拉骄傲地细数马拉维近几年取得的成就和进步,就好像在跟一个外国人而不是本地人做介绍。尽管离家在外10年感觉不算太长时间,但贝纳德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同胞会把他当作初来乍到的人,因为马拉维发展太快,变化太大。


  “这里有相当大的市场需求,”阿玛拉继续说,“烟草种植商喜欢在国内包装,因为进口包装的成本太高。在国内包装的话他们的成本能大幅减少,我们也能迅速占领市场。在此基础上,我们将来还能进入其他东非市场,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贝纳德同意跟阿玛拉继续保持联系,因为约好跟父亲昆德吃午餐,他告别离开。


  昆德很想知道贝纳德跟阿玛拉的会面情况。“市场潜力很大,不是吗?”昆德热情地问,“这看上去是个很好的合作机会。你俩可以资源互补。”


  “没错。不过,爸爸,我知道你想让我留下来,但我觉得这个念头会影响你的判断。”


  “听着,我不像你舅舅那么成功,但也深入调查了一番。你先在马拉维创业,等站稳脚跟后再进驻其他国家的市场。一开始就在尼日利亚或肯尼亚这种市场扎根看上去或许安全一些,可世事无常。如果你同时在几个小市场做生意,一旦其中某个国家发生政变或经济动荡,其他市场的生意还能照常经营。”


  “我考虑过这一点。事实上,我在卢旺达见的人也这么说。”贝纳德跟卢旺达发展局局长联系过,他主管的部门专为小企业主提供优惠措施,意在发展内战后的经济。局长阐明在这里办企业的几点好处,包括经济的逐步发展和日益弱化的官僚作风。“她说得对,一些市场经过持续发展后可能会进入瓶颈期,企业将不太容易获利。”昆德说。


  “迈克尔舅舅提到马拉维缺乏熟练技工,”贝纳德说,“似乎阿玛拉也苦恼于这个难题。我需要确定在本地能雇到有技能的员工。要是我在本地找不到合适人才,那肯定会增加我的成本。”


  “贝纳德,人人都劝你去尼日利亚、南非、肯尼亚之类的大市场。那里无疑可以赚到钱,但竞争很激烈。相比之下,占领马拉维、卢旺达、莫桑比克的市场更容易些。当然,你同样会面临挑战,这个月可能是劳动力问题,下个月或许是基础设施问题,但你有远大理想!难道你不想成为行业领军人物,回报你的祖国吗?”

  回到内罗毕


  一周后,在肯尼亚,贝纳德敲响了老板办公室的门。彼得·阿甘布是公司CEO,他请贝纳德进来后就直奔主题:“很遗憾为了创业,你要离开我们了。你想好要在哪里开公司了吗?”


  “我去尼日利亚找我舅舅谈了谈,也去马拉维和一个合作伙伴见了一面。这两地的市场都有很好的商机。


  我还咨询了一家卢旺达政府机构,它们建立了“一站式”服务,帮助新公司迅速得到各方许可。卢旺达如今是非洲办公司最容易的地方之一。所以我有很多选择,但很难看清哪一个最具优势。”


  “我当初觉得很容易选,”彼得说,“肯尼亚是一个大市场,我又是土生土长的内罗毕人,了解这里的情况。我只需要学习有关包装的知识就够了。”


  贝纳德刚从学校毕业就被彼得招进公司,自那之后,他一直视彼得为导师。彼得认为,企业家要想在非洲市场取得成功,就需要专攻一个国家。非洲各国文化和政治差异太大,企业要想把业务扩展到多个国家,必须有庞大统一的基础设施。“成功经营跨非洲企业只是个梦想。”他曾经这样告诉贝纳德。


  贝纳德明白将面临的挑战。企业要把业务扩展到其他国家,无疑会遇到极大阻碍。非洲国家虽然地理上邻近,但语言、文化、政治体系各异,令它们彼此的状况大相径庭,甚至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都非常困难。两个邻国可能需要多次转机才能到达对方的国家,旅程或许要一整天的时间。


  即便如此,贝纳德依旧认为非洲正在改变,很多小市场曾经被跟自已一样雄心勃勃的企业家忽视,现在却成了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我猜你舅舅肯定建议你优先考虑尼日利亚,”彼得说,“它的经济增长和市场巨大的潜力的确令人兴奋。即便是我们这些尼日利亚之外的人也在谈论它。你在那里或许只能争到一小块市场,但在大池塘里当一条小鱼也仍然可以获得丰厚利润。”


  “你说的没错,”贝纳德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小市场创业就不能获利。当然,问题是我必须进驻其他市场才能实现规模化经营。这恰恰是你一直反对的方式,因为很难管理。”


  “贝纳德,这只是我的看法。你的战略是什么?”(柴茁/译 时青靖/校 万艳/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