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你能准确画出苹果公司标志?未必!

培训讲师谈管理:你能准确画出苹果公司标志?未必!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研究: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艾伦·卡斯特尔(Alan Castel)和同事请100多名学生凭记忆画出苹果公司标志。尽管许多学生是Mac笔记本电脑和iPhone手机的使用者,而且大多数参与者有理由相信他们能准确无误地完成此项任务,但最终只有一人准确画出了这个标志。研究者将一组稍有改动的苹果标志与正确标志混在一起,要求参与者进行选择,结果选对的人数不到一半。

挑战:我们的视觉记忆真那么差吗? 记住这么简单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怎会如此之难?卡斯特尔教授,捍卫你的研究吧!

卡斯特尔:事实上,有大量的研究证明我们的视觉记忆真的不差。调查显示,人们对之前看到的一些物品,或诸如他人度假照片之类的复杂图片的记忆力是非常惊人的。但是我们也需要处理注意力饱和问题。如果大脑记录下所见的一切,我们会感到不知所措,而且反应变迟钝。因此我们会下意识删除部分记忆。关于这个课题最著名的一项实验显示,几乎没有人能准确记起1美分硬币上的图案设计,比如说林肯的脸朝向哪里,或是“自由”这个词的具体位置。虽然这枚硬币是我们很熟悉的一件物品,但是我们却不是那么在意它的细节。

针对计算器键盘、电脑键盘、电梯按钮以及道路标志外观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我和同事亚当·布雷克(Adam Blake)和米奈利·那扎瑞恩(MeenelyNazarian)都以为,苹果标志的实验也许会让我们有不同的发现。这个标志也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目前来说,人们对它的熟悉程度可能更甚于1美分,而且相形之下,它的图标更简单。苹果公司的标志设计得非常美观,对很多人来说,它更是高品质的象征。然而可能正是因为它的标志简单且随处可见,我们的实验对象很显然没有记住它的设计细节。实验调查中,只有1人将这个标志准确无误地画出来,错误在3处以内的仅有7人。当我们将苹果标志与其他7种稍作修改的标志放一起时,只有47%的学生选出了正确标志。它看起来像一个苹果,这点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中大多数人都没有记住咬痕和苹果叶子这类细节。这并不奇怪。我们不会在那些我们认为不必要的信息上耗费精力。

HBR:这么说记忆力差也不是什么坏事?

是的。忘记你上周在哪儿停车或你不会再见到的人的名字是有益处的,因为如此一来大脑可以为更重要的信息预留出存储空间。那些擅长选择性记忆的人通常效率都很高,他们能记住那些至关重要的信息而选择忘记那些不重要的。相形之下,那些记忆力非常好的人可能会受到干扰,他们可能会记得一次无聊的对话,却记不起把车钥匙放哪儿了。

你的意思是记忆就如同一场零和博弈?当大脑存储的信息达到一定数量,就需要丢弃一些,才能允许新的进入?

不是这样的。人类大脑在学习和记住大量信息方面的能力是很巨大的。我至今仍然记得30年前就喜欢的一首歌的歌词和研究生测验中的实验,对此我非常惊讶。但是我们确实有办法保留风险系数更高的信息。我们在实验室里进行了另一项研究,调查人们在面对一长串药品清单时,回想起药品副作用的能力。我们发现每个人都能清楚记得那些严重的中风风险之类的副作用,而不是那些轻微的副作用,比如说脚肿。因此我们需要留意有多少信息是被我们过滤掉了。

为什么这么多人如此确信他们能准确画出苹果标志呢?

我们怀疑他们是受到被心理学家称之为可得性启发的影响;他们会说:“我见过这个好多次了,所以我应该记得。”我们的第一项调查中,85名参与者中75人经常使用苹果公司产品;第二次调查中,26名参与者中24人经常使用。因此他们很自信是可以理解的。只有在参与测验后,他们才发现这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容易。如果我们要求他们准确画出东方强棱蜥,大多数参与者都会说:“我画不出来。”在另一项调查中,当我们要求参与者回想距离他们所在办公室最近的灭火器位置时,参与者的自信也非常低。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元认知”,即知道哪些是你不知道的。

在读你的研究之前,我对办公室灭火器放在哪儿也一无所知。我问了身边的同事,他们对此也毫无概念。直到后来有位同事指出,灭火器就在我们座位可见的地方。

我们跟你一样!我和同事迈克尔·温特狄提(MichaelVendetti)和基斯·霍利约克(Keith Holyoak)参与了一次安全演习。当意识到我们不知道灭火器具体位置后,就决定进行这项研究。当基斯再次回到他待了30多年的办公室时,他才发现灭火器就距门口咫尺之遥。我们对部门的其他人做了同样的调查,结果发现54人中只有13人能准确指出最近一个灭火器的具体位置。就像画苹果标志的那些学生一样,我们中大多数人都没有记住那些我们常见的物品。

可是灭火器形状很大,还是红色的,而且能救人一命!我们怎么会忽略它们?

也许是因为我们不认为在工作时会遇到要去灭火之类的状况,所以我们就将这部分信息过滤掉了。在一次后续研究中,我们发现参与者对那些常用或希望经常用到的东西的记忆力要好很多,比如在我们那栋楼里,96%的人知道最近的饮水器所在位置。另一个解释是心理学家所谓的不注意性遗忘,也就是人们忙于应付某项事务,很难注意到其他东西。正如一项著名研究所示那样,参与者忙于计算传过来的篮球数量,而没有意识到一个身着大猩猩服的人经过现场。

在灭火器调查中我们也发现,人们想不起最近一个灭火器的位置,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知道它应该在哪儿。这就是所谓的要点记忆现象。参与者中几人曾指出灭火器可能在靠近电梯的位置,而且很惊讶于它们不在那里。在苹果标志的实验里,我们也发现了同样的思维模式。许多学生认为如果他们画了苹果叶子,就应该画出果蒂。在我印象中,那个苹果咬痕是有齿痕的,因为真正的咬痕边缘不会那么光滑。因此我们的记忆被我们累积起的信息干扰了。事实上研究显示,较为年长的人更倾向根据要点回想起一些事情。这种回想方式在回想苹果标志或灭火器位置之类的事情上可能无关紧要,但是当我们处理风险系数更高的事情,比如犯罪、医疗以及某些正式商务事务时,就可能是个问题。有时我们卓越的洞察力正是来自非要点信息,因此我们可能要与各种不良习惯作斗争,比如过滤、忽视以及根据要点处理记忆等。

那么最佳处理方法是什么?

失败是个不错的老师。我们在首次灭火器实验的两个月后回访了那些参与者,结果发现他们每个人都记得距离他们最近的灭火器放在哪儿。我现在也可以准确画出苹果标志了。更宽泛地说,我认为鼓励元认知,即更好地理解大脑如何运作,是很有帮助的。

我希望人们能记住这次访谈。

我也这么想。(时青靖 | 译刘筱薇 | 校万艳 | 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