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顶尖预测者看世界:质疑确定性

培训讲师谈管理:顶尖预测者看世界:质疑确定性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相传在公元前550年前后,吕底亚国王克罗伊斯举办了世界最早的预测大赛。他派遣使者前去拜访七位先知,让他们预言他当天要做什么。德尔斐的先知皮提亚作出了正确回答:国王要煮龟羊汤。

克罗伊斯举办大赛可不是出于好奇心,而是要找到可靠的先知帮他做决定。于是他问皮提亚,是否应该进攻波斯。皮提亚回答,这样做会摧毁一个强盛的帝国。克罗伊斯随即发起进攻,惨遭落败。问题出在解读:皮提亚没有说明会被摧毁的是哪一个强盛帝国。

真假姑且不论,这个故事说明了两个事实:预测是很困难的,而专家们常在自己的预测落空时声称并未落空。虽如此,若想做出正确决策,准确的预测不可或缺,生活各个方面皆是如此。宾夕法尼亚大学管理学及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泰特洛克与丹·加德纳合著了《超级预测》(Superforecasting)一书,书中写道:“我们都在做预测。在考虑换工作、结婚、买房、投资、发布产品和退休等等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是根据自己对未来发展的预期做出决定。”

那么,准确预测的诀窍何在?泰特洛克追查了1984年至2002年间政治评论家预测世界局势的状况,于2006年写成《专家的政治判断》(Expert Political Judgment)一书。他发现,研究对象总体上不算是十分出色的预言家,但其中一部分人的预测确实比随机猜测的准确性高一些。这部分人之所以出众,原因不是学历和意识形态,而是思维方式。他们不相信某个结果单单取决于一种力量。他们运用多个信息源、多种分析工具,并将针对某一特定现象的相互矛盾的解释加以综合。最重要的是,他们反感确定性。

《超级预测》记录了泰特洛克后来的工作。2011年,他与同事一起参加了美国高级情报研究计划局主办的预测大赛。他们召集网友在不同的实验条件下对地缘政治事件进行预测,凭借群体智慧赢得了比赛,并在此过程中发现了另一个可供研究的“超级预测者”团体。该团体中大部分人不是专业分析人员,但在智力和思想开明方面的测试里得分颇高。他们跟泰特洛克研究过的其他专家一样,注重多元化视角,且不惮改变自己的观点。他们好学、谦逊,有严格的自我要求,而且比其他大多数人更不相信命运。此外,他们虽然很少运用数学来做预测,但都具备出色的计算能力。“我还没有发现哪个超级预测者不擅长与数字打交道。”泰特洛克这样写道。

无独有偶,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数学家乔丹·埃伦贝格同样相信数学能够帮助人们做出更好的决策。“熟谙数学,就像戴上了一副X光眼镜,能看出世界纷繁表面之下的内在结构。”他在新书《怎样不犯错》(How Not to Be Wrong)里如是说。数学思维会让常识和一些“简单而深刻”的概念(如关联性)渗入日常生活中的推理思考。请注意,埃伦贝格说的是熟谙数学,不是运用数学。泰特洛克的研究也阐明,超级预测者不是用海量数据集构建精细的统计模型。《怎样不犯错》中提出的概念,对于这些人而言应该并不陌生,他们运用数学思维寻找复杂现象的内在结构,对种种可能性加以估量、理解和接受。

为解释该过程,《超级预测》用2012年电影《猎杀本拉登》中的一个情节与真实情况做了对比。电影中由詹姆斯·甘多尔菲尼饰演的中情局局长,要求确认本拉登是否真在巴基斯坦阿伯特阿巴德的营地,“那混帐东西到底在还是不在?”分析人员给出60%到80%的可能性,主角玛雅插嘴说:“他百分之百在那儿。算了,95%吧,我知道你们这帮人不敢百分百确定。但就是百分之百!”

泰特洛克表示,真实的中情局对话不可能是那样的。时任中情局局长的莱昂·帕内塔做决定时习惯考虑多重可能性。事实上,迈卡·曾科在另一本新书《红队》(Red Team)中有过详细叙述,中情局发起突袭前曾开展三组“红队”判研,专门检验和挑战分析人员提出的设想。现实中的“玛雅”确实给出了95%的可能性,但却被迫与自己的团队一起对工作进行全面检查。中情局还指定了4名外部分析人员来做分析,另有美国国家反恐中心这一独立机构自行分析,几方各自得出了本拉登身在营地的三种概率:75%、60%和40%。总统奥巴马说这种情况就像掷硬币,不过他当然还是批准了突袭行动。泰特洛克不喜欢奥巴马的比喻(他的超级预测者可以做出更精确的预测),但对这整个过程多有肯定之处。他认为,玛雅的预测“超过了证据所能支撑的程度”,因此是“不合理的”。在他的观念里,这种自信正应当引起怀疑。

曾科的著作为《超级预测》作了很好的补充。《超级预测》着眼个人,《红队》则进一步展现了组织亦可认清对确定性的错误判断,在地缘政治与商业、公共与私人领域做出恰当的决策。红队运用模拟,寻找漏洞,进行多角度分析,为人们提供新的视角去看待复杂局面,抑或着意反对某一立场,以此大幅度提高预测的准确性,其做法与泰特洛克研究过的专家们别无二致。

曾科还补充说,管理层必须予以配合,投入大量资源建设红队,让他们有权力在分析中直言不讳。泰特洛克对此表示赞同,并解释道,好的领导者理应自信果决,但也必须具备“理性的谦逊”,认识到世界是复杂的、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导者应当器重超级预测者和红队,向他们学习,避免单一视角,吸纳多方意见。以本文开头的故事为例,倘若克罗伊斯进军波斯前询问过全部七位先知,那么他可能就不会失去自己的帝国了。蒋荟蓉 | 译   刘筱薇 | 校   时青靖 | 编辑

沃尔特·弗里克是《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高级编辑。

———-

比尔·乔治(Bill George):我在读什么书

《个性之路》(The Road to Character),作者戴维·布鲁克斯,美国兰登书屋2015年出版。

“布鲁克斯细致地刻画了改变世界的领导者群像,描述了这些领导者必须克服的难题,并阐述了克服困难的经历如何让他们成就一番事业。书的最后一章‘谦逊之道’中,就如何获得成就感提供的建议很有意义。”

比尔·乔治是哈佛商学院高级研究员、美敦力公司前董事长兼CEO,著有《发现正确方向:成为本色领导者》(Wiley出版社,2015年出版)。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