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儿能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企业公民?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儿能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企业公民?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研究:美国迈阿密大学教授亨里克·克龙奎斯特(Henrik Cronqvist)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余方将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企业的社会责任与CEO子女信息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当CEO至少有一名女儿时,其所掌管的企业在CSR指标上平均高出11.9%,在CSR上的净收入投入额也比中位数多13.4%。

质疑:生女儿能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企业公民?子女性别真能影响你管理公司的方式吗?克龙奎斯特教授,捍卫你的研究吧!

克龙奎斯特:绝对有关系。CSR研究与分析组织KLD追踪了20年(从1992年至2012年)的相关数据和信息后发现,CEO有女儿的企业,在多样化、员工关系和环保方面的分数更高。我们还发现了一条很小但很有意义的产品与服务条款,内容也与企业社会责任相关。家有女儿的CEO所在企业的确在CSR方面投入的净收入比中位数高得多。女性影响力似乎左右了这些高管的决定,令其转移了公司发展偏好。

HBR:所以是女儿而不是儿子支持CSR,他们的父母遵从了这一倾向?

理论上是这样。经济学、心理学和社会学著作都提及过,女性比男性更乐于关心他人及社会的健康状况,女儿能增加她们父母在这方面的同情心。例如,耶鲁大学的伊博纳·华盛顿(Eboyna Washington)在研究中发现,那些有女儿的国会议员投票更为开明,特别会关注涉及生育权的法案。艾莫利大学的亚当·格林(Adam Glynn)和哈佛大学的雅·森(Maya Sen)也在上诉法院法官那里发现了相似的模式。

我们一直都知道,父母会影响子女,如今的研究表明,反之亦然。孩子也可以改变父母在家庭和工作上的思维和行为模式。这是关于先天与后天问题的另一种观点。

仅仅是有一个女儿就能造成这种情况?

我们在考察家庭规模时发现,CEO平均有2.5个孩子,略高于美国的平均水平。其中,48.5%的孩子是女孩,与美国总人口的性别比例相符。CEO拥有的女儿越多,其所在公司在CSR方面的得分就越高,投入也越大。但这种影响并非成正比关系。有女儿所带来的影响远大于女儿数量的多寡。

与女儿的年龄有关系吗?

有关联的并非年龄本身,而是假以时日的经历累积。在我们的样本中,标普500指数中的企业CEO的中位数年龄是57岁,因此他们中多数人的子女已成年。比如,那些眼见自己女儿在职场遭受歧视的CEO,会更关心公平性问题。

那么女性CEO呢?她们也需要有个女儿才会更关注CSR吗?还是天性就能让她们关注CSR?

很遗憾,我们考察的379名CEO中,只有14名女性。我们能收集到的数据实在太小,而难以得出任何切实结论。不过,她们领导的公司确实更具社会责任,在KLD考察的每一个类别(多样化、员工关系、环境、产品、人权和社群)里都排名靠前。我们怀疑,CEO自身的性别比其子女性别所起到的影响更大。根据我们的估算,有一个女儿的男性CEO在CSR方面所做的努力不及一名女性CEO的三分之一。国会议员和上诉法院法官的数据对比也显示出类似结果。所以,我们可以假定,抚育女儿的男性CEO有三分之一“女性化”的决策表现。

儿子能带来类似影响吗?

据我们所知,儿子并不会对父母所在公司的CSR排名或这方面投入带来任何影响。要是他们对父母承担风险等经济行为产生影响,就有意思了。

那妻子或姐妹呢?她们是否也会对CEO构成影响?

我们最初也打算更广泛地研究一下CEO的家庭结构。但即便是子女信息也很难收集到。在我们研究的这个时段里,共有1224名CEO供职于标普500指数中的企业,其中能找到子女数量和性别信息的CEO人数只有379人。尽管我们也很想考察姐妹对他们的影响,但是很难找到这方面的信息。至于配偶,我们并未特别关注这个因素,但是假定那些有儿子的CEO也有妻子,并且他们的儿子对CSR排名没有任何影响,我们猜想,他们的妻子恐怕在这方面的贡献也不大。

回到女儿身上。标普500指数中的企业股东该担心CEO受到这些不当影响而乱投钱吗?

我们做这个研究并不是为了确定经济结果好坏,而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有些公司会在社会责任方面比其他公司投入更多时间和金钱。究其原因,有些可能跟公司本身有关,其所属行业、企业文化、使命或地理位置决定了他们会这么做。但有些CEO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欧洲商学院的阿尔贝塔·迪·朱利(Alberta Di Giuli)与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的列昂纳德·科斯托维奇(Leonard Kostovetsky)考察过美国企业的创始人、CEO和董事们的政治背景,结果发现有民主党倾向的人所在的公司,在CSR方面的排名高于有共和党背景的人所在的公司,它们在CSR上的投入也更多。

当然,投票支持谁只是一种选择,与许多其他因素也有关系。但CEO子女的性别关联则并非如此。生男生女的概率每次是50:50。CEO的子女情况略微隐性,却是有趣的特性,这正是我们认为它值得研究的原因。你或许会说,这些非常有权势的人们会受到女儿的影响,颇令人惊讶。但许多研究表明,专业投资者和美国其他人一样,带有相似的偏见。

据你推测,非美国企业的CEO也受到类似影响吗?

可能吧,尽管他们对男女平等的态度可能也受到文化因素的影响。或许,在父权社会,女儿产生的影响较小,也可能更大。你或许能拿到其他国家企业在CSR方面的排名,但CEO子女的信息却很难拿到。

为什么你和你的合作者对CSR如此感兴趣?我猜,你有女儿。

实际上,我没有孩子。余方只有一个儿子。我们会将这个话题继续研究下去。研究者需要努力了解家庭对企业决策的影响。(万艳 | 译  牛文静 | 校  时青靖 | 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