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良心”领导力

培训讲师谈管理:“良心”领导力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这位性格温和、戴着眼镜的高管何以高居榜首?部分原因是数年前诺和诺德公司做出决定,全力攻克糖尿病治疗。这一决策的明智之处后来得以显现。全世界糖尿病患病率剧增,公司销售额和股价随之上扬。

此外,他的排名反映出诺和诺德公司在社会与环境事务方面的深度参与。今年我们把这方面因素也纳入评估指标。“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将公司长期价值最大化,”在诺和诺德任职33年之久的索伦森这样说道:“就长期而言,社会与环境问题就是财务问题。”(见后文《专访诺和诺德CEO拉尔斯·索伦森》)

《哈佛商业评论》最佳CEO榜单旨在衡量恒久的成功。我们从CEO就任第一天起对其表现加以跟踪分析。我们的目标是,给出一份超越上一季度乃至上一年度表现的排行榜,真正评估CEO的长期表现。

过去我们的CEO排名仅是基于硬性的股市数据,着眼于股东总回报和各公司市值的变化。(见边栏《最佳CEO排名计算方法》)

我们认同这种只根据数据而非名声或传闻进行排名的方法,但也感到此法并不全面,因为股市数据无法体现领导者在市场业绩之外多方面的表现。

因此,这次我们对排名方法稍作调整,将各个公司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表现纳入考量,依据是投资研究公司Sustainalytics的计算结果。本次评估中,长期财务结果的权重为80%,ESG表现占20%。

本次入选标准也有所改变,1995年之前上任的CEO亦可参选。此前我们将这部分高管排除在外,原因是行业调整后回报这一评估指标所需的数据最早只有1995年的记录。而在本次的排行榜中,我们也对这部分CEO的表现进行了分析,依据是1995年以后产生的收益数据。

由于上述调整,2015年榜单与上年相比大为不同。单就财务指标而言,第1仍是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亚马逊ESG得分相对较低,致使贝索斯的总排名下降到了第87。索伦森的总体财务表现位居第6,加上相对较高的ESG排名,便得以在今年跃居榜首。

诺和诺德的ESG得分为何如此之高?据Sustainalytics资料,诺和诺德在ESG方面获得高分,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以极低的折扣价向发展中国家消费者提供胰岛素,政治游说透明且有限,同时在动物实验方面实行负责任的政策。

让1995年以前上任的CEO参选,同样使我们的排行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年100位最佳CEO里约有四分之一是在1995年前上任的CEO,皆为首次上榜。

《哈佛商业评论》仍在继续探索评估CEO价值的最佳方法。我们期待能得到读者的意见和建议。将一些极为重要但却难以量化的评估指标纳入考量,这样做是否正确?评估公司及其CEO的方法能否进一步完善?

我们认为,在信息高度透明的大数据时代,消费者和投资者都越来越想了解一家公司的文化和价值取向。他们不止关注公司股价,还想分析公司的社会行为。因此这些新的衡量标准只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改进。

就索伦森而言,他乐于在工作的各个方面接受评分。事实上,他反驳了纯粹主义者“商业的任务就是做生意”的论调。他的看法是:“商业的任务的确是做生意,但眼光要放长远。”从这个角度讲,社会与环境事务至为重要。

最佳CEO排名计算方法

为制作本次的最佳CEO排行榜,我们从标准普尔全球1200指数(该指数涵盖北美、欧洲、亚洲、拉丁美洲和澳大利亚企业,采样企业市值占世界股市总市值的70%)在2014年年底的采样企业着手,对每家企业截至2015年4月30日时在任的CEO进行考察。为确保评估有据可依、材料翔实,我们剔除了任期未满两年的CEO。我们还剔除了曾被逮捕或被判罪的CEO。至此,有896家公司的907位CEO(个别公司由多人共同担任CEO)参选,他们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所管理的企业分布在30个国家和地区。

我们的研究团队由纳娜·冯·贝尔努特(Nana von Bernuth)和朴玄宇(Hyunwoo Park,音)率领,在克里斯蒂娜·冯·普拉特(Christina von Plate)和法切瑞亚·拉查达(Phachareeya Ratchada)两位程序员的协助下,从Datastream和Worldscope两个数据库收集各公司CEO自上任之日起至2015年4月30日期间的日常财务数据。对于1995年以前上任的CEO,我们从1995年1月1日之后计算其公司收益,因为这个日期之前的行业调整后回报数据无法获得。研究者计算了每位CEO在任期间的3项评估指标:国别调整后股东总回报(包括股息再投),该指标剔除了公司所在地股市整体上涨带来的增长;行业调整后股东总回报(包括股息再投),该指标剔除了公司所在行业整体发展带来的增长;市值变化(根据股息、股票发行和股份回购进行调整),以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美元进行衡量。

随后我们将所有CEO分别按照以上3项财务指标从第1(最高)到第907(最低)进行排名,3次排名平均值即为该CEO的最终财务排名。综合运用3项指标,保证了评估方法的缜密与平衡:前两个指标可能对小公司有利(起点低的公司更容易获得显著的股东回报增长),而市值变化这一指标则有利于大公司。

为评估CEO在非财务方面的表现,《哈佛商业评论》咨询了Sustainalytics公司。该公司是业内领先的环境、社会与治理研究及分析提供方,主要与金融机构和资产管理方开展合作。Sustainalytics为参评CEO企业的ESG表现打分(从0到100),我们运用这组数据将907位CEO根据ESG得分由高到低排序,得出ESG排名。

财务排名权重占80%,ESG排名占20%,两者相结合便得出CEO最终排名。

《哈佛商业评论》全球最佳CEO排名的构想来自莫腾·汉森(Morten T. Hansen)、埃米尼亚·伊巴拉(Herminia Ibarra)和乌尔斯·派尔(Urs Peyer)。之前的排名榜单发表于2010年1、2月合刊,2013年1、2月合刊(中文版见2013年1月刊)  和2014年11月刊(中文版亦同),2015年排名方法有变更。(蒋荟蓉|译    安健|校 李剑 | 编辑

 

榜单2015final-xiao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