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撒谎都是“恶行”吗?不一定

培训讲师谈管理:撒谎都是“恶行”吗?不一定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圣奥古斯丁在大约6000年前曾说过,“撒谎都是恶行”。果真如此吗?人们有时候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来避免伤心。如果欺骗有着合理的背景,并不是为了践踏情感,而是能够增进信任,促进其它形式的善,那又如何?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这种类型的欺骗是正义的、道德的、有益的。沃顿商学院运营与信息管理学教授莫里斯·施魏策尔(Maurice Schweitzer)和沃顿商学院博士生艾玛·莱温(Emma E. Levine)近期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谎言可以是正义的吗:仁慈与诚实的对立》(Are Liars Ethical?: On the Tension between Benevolence and Honesty),研究“欺骗有时对他人有益”这一论题。

在与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的对话中,施魏策尔和莱温还结合企业行为规范、绩效考评以及医患关系等领域,探讨这项研究对雇主和雇员的启示。以下是对话的整理版。

关于“稍稍换个角度”看待欺骗: 

莫里斯·施魏策尔: 我们在文章《谎言可以是正义的吗:仁慈与诚实的对立》中,站在稍稍不同于以往的角度看待欺骗这种行为。我们发现,欺骗有时候可以帮助别人。人们一般认为,欺骗是自私的:撒谎是在牺牲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获得某些好处。人们一般还认为,诚实可能会让自己付出代价,但却有益于他人。

但是,我们在研究中把这两件事区分开,认为欺骗有时可以帮助他人,而诚实却可能是于自己有益而于他人有害。一旦我们将诚实和欺骗同亲社会、亲自身利益等行为分开,就会发现人们实际上并非那么在意欺骗本身。我们发现人们对撒谎的厌恶,也就是当一个人说“别跟我撒谎”时,他真正的意思是“别那么自私”。

如何知道何时应该撒谎:

艾玛·莱温: 大致来说,目前公开的建议是:“永远都要诚实。诚实是上上之策。”我们却认为应该修改一下这条建议,改成:“请适时说点谎话。”关键是要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撒谎。在什么情况下诚实是伤害信任的不道德行为?在什么情况下欺骗却成为促进信任的有道德行为? 

我们在给某人反馈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如何运用这条建议。比如管理人员经常需要在仁慈和诚实之间把握好平衡。一方面是给出善意的、鼓励性的反馈,另一方面则是批评的、严厉的反馈。我们可能会建议管理者,如果他们的目的是增进信任、巩固关系,那么请宁愿选择仁慈的方式。

关于区分不诚实和自私:

施魏策尔: 让我们惊讶的是,一旦我们将不诚实和自私分开,就会发现所有行为背后的推动力,也就是人们在判断某人道德或不道德、信任某人或不信任某人时,真正关键的是某人是否足够善意,足够仁慈。某人是否有所欺骗真的不重要……

莱温: 我们利用经济成果理论研究了仁慈和诚实之间的对立。我们邀请研究对象来实验室。一部分人参与观察和互动;另一些人则作为这些人的搭档,他们可以选择在猜硬币或掷骰子的时候说谎话,以便让自己的搭档赢钱。也就是说,这些人可以选择通过撒谎来帮助伙伴。然后,我们会让参与者判断撒谎和说实话哪一种行为是对伙伴的伤害。

我们发现,当某人通过说谎帮助了其他人,后者实际上会感激这种不诚实。撒谎增进了信任,让人觉得自己的搭档是有道德的。如果人们只是作为旁观者,看到某人为了帮助别人而撒谎,为了帮别人赢更多钱而撒谎,他们也会对某人更加信任,认为这个人比那些总是实话实说的人更有道德。

我们一共进行了三组试验,每组大概有200名参与者。每次试验都以前一次试验为基础。实验一仅仅测试为帮助他人而撒谎和说实话哪一种行为会给他人造成伤害。实验二又邀请了200名参与者,测试内容是:为帮助他人而说谎、但实际上却造成了伤害。如此一来我们就能将仁慈和诚实的对立与这两种行为的结果区分开来。然后在第三次试验中,我们又找到200名左右的参与者,这次区分为自己撒谎和为别人撒谎的结果。

关于平衡真相与仁慈

施魏策尔: 让我们回想一下与他人的互动。这些人可能是我们的客户,也可能是我们的下属。或许我们需要给别人反馈,或许是想要解释为何要终止一份合约。通常情况下,影响我们同他人互动的因素不仅在于我们希望坦诚告知某些残酷的现实,还在于我们希望表现对他人的关爱。

比如,我们需要告诉某个客户今后要改用另外一家供货商。我们的措辞可能与完全不加修饰的真相有所差距。我们发现,人们真正在意的是对方通过交流所传递出的仁慈,这往往比残酷完整的真相更为重要。

所以我的建议就是,要考虑通过怎样的方式平衡这两件事。我们的发现说明,人们更应该倾向于选择仁慈,而通常仁慈都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一个重要启示就是:在某些道德规范或者劝诫中,人们总说诚实是第一位的,诚实总是上上之策。然而我们的发现却说明,事实并非如此。

关于这项研究涉及的新规则与新程序

施魏策尔:在运用上述发现的过程中,我们有两条重要建议:第一就是要改变行为规范。当我们制定行为规范时,一定会提到诚实。然而这只是一种伪善。我会剔除这一条,因为这并非我们真正的意图,并不是我们真正在做的事情。第二,我们与工作中的同事、外部客户进行互动的过程中,无论是培训,还是执行某些规定,我们并不总是完全诚实。诚实并不是一个核心价值。真的不是。我们应该表里一致,不仅体现在行为规范上,也体现在我们的培训方式上。我们希望大家多考虑如何展现关爱,以及道德的其他方面。这些才是制定规章制度的重要依据。

归根结底,在思考诚实与仁慈这对关系时,我们应该更加表里一致,少一些虚伪。我们应该想到,完全真实并不总是我们想要的。我认为,与其说要永远诚实待人,还不如说我们应该始终坚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相互关爱的社会。应该认真思考这一相互对立的关系。作为经理人员,作为高管,我们应该在开展培训和对待他人时做到平衡。我们应该大声承认需要在诚实和对他人关爱之间权衡利弊。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关于这项研究的其他现实意义:

莱温: 人们在很多情况下都会面临诚实和仁慈之间的紧张对立。比如医疗领域。医生经常要向病人传递非常负面的消息。实际上此前有研究发现,很多时候医生都会说谎。他们在预测疾病时会更加强调积极的一面。我们可能会认为这样做不好。我认为,医生在如何处理这种局面时会感到相当强烈的对立与冲突。

但我们的研究显示,医生,有些时候还包括教师和家长,都应该公开承认这种紧张对立的存在,应该权衡利弊,考虑如何正确地对负面消息加以引导。医生应该思考在哪些情况下仁慈和善意,或许还有些许不诚实可能是正确的,可能会得到赞同,如何通过这样做让病人愿意接受治疗?

关于这项研究如何运用于商业以外的环境:

施魏策尔:我们在与孩子互动时,也需要把握好完全诚实和尽量仁慈之间的平衡。作为家长这一点很重要。作为教育者同样如此。教师需要经常给学生反馈,需要处理好完全坦率和仁慈之间的紧张对立。也就是要展现对孩子的善意和关爱。

作为家长,我们经常对孩子说:“不要撒谎。”但我们真正的意图根本不在于此。比如大家在去外婆家之前,你可能会对孩子说:“记住了,虽然你从来不穿外婆送给你的衣服,但你仍然要对外婆表示感谢,告诉她你非常喜欢这件衣服。”

关于这项研究破除了哪些迷思: 

莱温: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都认为诚实是一种美德,而撒谎是一种恶行。这一理念在哲学界十分盛行……始于伊曼努尔·康德。实际上早在那之前人们就是这样认为的。但另一方面,根据经验,关于欺骗的研究同样十分丰富。这些研究指出欺骗伤害信任,欺骗令人们愤怒,欺骗是不道德的。不过,这些研究只看到了自私的欺骗,那种损人利己的谎言。

我们希望能够扭转这种观点。因为我们发现,一旦将欺骗与自私相剥离,人们其实根本不在乎诚实与否。他们真正在意的是帮助他人。因此,我认为对于欺骗是不好的这样一种观点,我们的发现是全新的解读。 

关于这项研究的独特之处: 

施魏策尔:此前关于欺骗的研究其实是将欺骗与自私混为一谈了。我们所看到的欺骗实际上是自私的欺骗。而我们的研究将两者分开来看,因此我们看到的是欺骗这种行为本身。我们发现,人们对欺骗的感受并没有那么糟糕。这就反驳了此前的大量研究。以前我们总说欺骗这种行为如何如何,而实际上我们所指的应该是自私这种行为如何如何。 

关于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莱温:我非常期待看到亲社会性质的谎言会产生怎样的效果,以及仁慈和诚实的紧张对立在反馈过程中会发生怎样的碰撞。这种对立对绩效有何影响?对人际关系有何影响?很多人可能会说,诚实是我们进步的途径。为了获取准确的反馈,为了成为更加优秀的员工或更优秀的学生,诚实固然重要。但我们同样非常需要仁慈,需要善意。有时候,我们需要通过撒谎来获取进步的信心。仁慈和诚实不仅影响信任和性格,还可能真切地影响着绩效和组织。我对未来的研究非常期待。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