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富士康-夏普联盟:哪个公司更受益?

培训讲师谈管理:富士康-夏普联盟:哪个公司更受益?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台湾制造商富士康集团(Foxconn Group)决定成为日本夏普公司(Sharp Corporation)的最大股东,今年3月,富士康以669亿日元(8.36亿美元)购得夏普9.88%的股份,这一交易唤醒了日本电子产业。多年来,随着亏损的不断增加,夏普、索尼(Sony)和松下(Panasonic)等公司最终不得不努力应对因为在消费电子产品领域丧失了领先优势而产生的失落心理。面对创纪录的亏损,为了与韩国和中国制造业冉冉升起的新星展开竞争,这些日本公司开始为自己重新定位。对于寻求重获优势的其他电子产品公司来说,夏普公司与鸿海集团(Hon Hai Group)旗舰企业、全球最大的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富士康集团的结盟,可能是“一块试金石”。

对富士康而言,在夏普公司占有更多股份的收购,以及斥资665亿日元(8.31亿美元)收购夏普显示产品公司(Sharp Display Products,简称SDP)46.5%的股份,是该公司从OEM制造,向构建自己品牌,成为像苹果(Apple)、戴尔(Dell)和惠普(Hewlett-Packard)一样的著名品牌这一战略转移迈出的重要一步。夏普显示产品公司的液晶显示屏工厂设在日本西部大阪的酒井(Sakai),因为亏损,工厂已经削减了一半产量。对富士康来说,这些闲置的产能迟早会派上用场,富士康的报告称,截止到2011年12月31日,公司的年销售收入为3.45万亿新台币(1,200亿美元),而且公司还将不断提高产量。

液晶显示屏和电视制造商夏普公司的公告称,在截止到2012年3月31日的财年中,公司的销售收入为2.46万亿日元,分析人士认为,为了生存,该公司除了向富士康集团求助以外别无选择。因为被三星(Samsung)和LG等韩国公司夺走了市场领导地位,这些一度非常强大的日本电子产品巨头颇感后悔,现在,它们则在用自己的技术和品牌声誉,从富有的中国大陆公司和台湾公司换取现金。

与中国公司早些时候购并日本电子产品公司——联想集团收购了日本电气公司(NEC)计算机业务51%的股权,海尔集团则收购了三洋公司(Sanyo)的洗衣机业务和电冰箱业务——不同的是,富士康更感兴趣的是夏普公司的技术和资产。海尔和联想旨在通过收购当地品牌而在日本这一封闭市场扩张,但富士康集团的着眼点则是收购夏普公司的技术,并意图利用夏普的液晶显示屏工厂扩张自己的OEM业务。

迫切想抓住一条生命索的夏普公司创建于1912年,最初是大阪一家名为Ever Sharp Co.的自动铅笔制造商。公司公告称,在截止到2012年3月31日的财年亏损3760.6亿日元,远远超过了早些时候亏损2900亿日元的预测,其原因在于市场对液晶显示屏以及液晶电视的需求减少,此外,日元持久升值的负面影响也削弱了公司的成本竞争力。“对夏普公司来说,这笔交易与其说是一宗技术交易,毋宁说是一宗财务交易。在改善产品以及增加夏普公司为市场提供的产品方面,这宗交易并没有什么作用。”惠誉国际评级公司(Fitch Ratings)亚洲TMT(TMT为Technology,Media和Telecom三个词语的首字母缩写,是指以信息技术为基础,以互联网科技、新媒体和通信为代表的新兴产业。——译者注)行业评级负责人史蒂夫·多罗斯(Steve Durose)谈到。“这宗交易的意义是优化了夏普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并摆脱了生产基地中的富余产能。”

这宗交易要求富士康从夏普显示产品公司购买液晶显示屏,富士康需要将采购量提高到该公司产量的50%。而夏普公司则可据此放弃其业务中竞争力较差的部分。事实表明,对日本所有的大型电子产品制造商来说,垂直整合一直都是一个花费高昂的障碍。“从研发、设计、生产、采购,到销售和服务,夏普公司不能再自己完成所有的工作了。夏普的垂直整合模式已经到了极限。我们希望与鸿海集团构建一个全球性的垂直整合模式。”夏普公司总裁奥田隆司(Takashi Okuda)在东京对记者谈到。

不同的日程表

在全球拥有大约90间工厂和一百万工人的富士康集团,对这宗交易则另有打算。加利福尼亚洲圣克拉拉(Santa Clara)NPD DisplaySearch公司——一家显示器相关产业的研究和咨询机构——设在台北的大中华区分支机构副总裁谢勤益(David Hsieh)谈到,就在夏普公司试图通过专注于自己具有竞争优势的领先技术而使其业务合理化的时候,富士康集团则向垂直整合迈进了一部。

富士康集团是台湾人郭台铭(Terry Gou)于1974年创建的,当时是一个生产黑白电视机塑料部件的厂家,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OEM企业。然而,该公司并没有专有技术的领先优势。虽然该公司是液晶电视的最大制造商之一,但缺乏显示屏技术。“夏普公司拥有很多出色的显示技术,其中的有些技术还是世界最先进的,这对富士康集团要以高端产品瞄准消费者的策略非常有帮助。”谢勤益谈到。

几年来,郭台铭一直希望与夏普这样的日本电子产品公司达成伙伴关系。去年7月,他对台湾杂志《今周刊》谈到,他的公司曾与日立(Hitachi)和夏普谈判。郭台铭似乎排除了与韩国制造商结盟的可能性,他谈到:“相较于日本公司和韩国公司结盟的结果,日本公司和台湾公司结盟的成功率要高得多。台湾和日本有相近的文化,而且我们相互信任。”

夏普公司曾试图从其夏普显示产品公司的合资伙伴索尼公司那里获得帮助,以消除其现金危机。但是,在这个合资企业中持有7%股份的索尼公司同样遭受了巨额亏损之苦。所以,在这个具有讽刺意味的转变中,为索尼公司制造液晶电视的富士康集团,现在却取得了夏普显示产品公司的控股权。索尼公司现在依然持有该公司7%的股权,不过,今年年底很可能会退出这家合资企业。为了为北美地区市场生产产品,2009年,富士康集团收购了索尼公司设在墨西哥的一间液晶电视工厂,2010年,从索尼手里收购了设在斯洛伐克共和国的另一间工厂,该工厂主要为欧洲市场制造液晶电视。

虽然现金问题是与富士康结盟的主要动机,不过,夏普公司也希望这一联合能帮助自己与三星和LG展开竞争。“与一家显示屏供应商合并,以便与其他品牌展开竞争……这宗交易是OEM企业的典范。夏普和索尼等日本液晶电视制造商面临着严峻的财务挑战,它们必须削减成本。所以,它们需要将装配生产从企业内部制造转向转包生产。富士康集团就此成了它们的选择。现在,它们通过从富士康集团购买自己品牌产品的方式来与韩国制造商竞争。”谢勤益谈到。

设在加利福尼亚洲圣马特奥(San Mateo)的国际数据公司(IDC)是美国一家研究机构,该公司的副总裁,显示器、个人电脑和平板电脑分析师鲍勃·奥多奈尔(Bob O'Donnell)认为,得益于与富士康集团的合作,夏普公司也可能就此赢得新客户,身为OEM企业的富士康为几家公司提供个人电脑、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等诸多种类的产品。“夏普公司会成为这些产品的首选供应商。”

从理论上来说,这一切看似都很理想,但是,这个同盟并不能确保夏普公司在液晶显示屏和液晶电视制造领域重获领先地位。“夏普公司在销售其自有品牌的液晶电视产品时面临着很多挑战,因为他们的成本非常高,他们的管理费用数额庞大,而且日元汇率居高不下。”谢勤益谈到。他还补充说,夏普公司必须在全球范围内缩小其液晶显示屏和液晶电视工厂的规模,这是不可避免的,或许,公司也可能会关闭这些工厂,或者将其卖给富士康集团,就像索尼公司将液晶电视工厂卖掉一样。另一方面,如果夏普公司能管理好自己的市场营销,那么,公司也可以提升自身的成本竞争力和销售状况。

致命弱点:市场营销

其中的关键是:在这一领域,就市场营销而言,无论是富士康集团,还是夏普公司,都不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企业。“鸿海集团没有市场营销和销售的能力,夏普和日本的其他制造商之所以在液晶显示屏和液晶电视市场上败给韩国制造商,主要原因就在于日本公司疲弱的市场营销能力。”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Tokyo University’s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的中国经济和工业专家丸川知雄(Tomoo Marukawa)谈到。“在中国、越南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夏普公司等日本制造商并没有着力开展市场营销,而作为液晶显示屏技术和液晶电视领域后来者的三星和LG公司,则在新兴市场展开了强大的市场营销和销售攻势。” 友男丸川指出。他还补充谈到,日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一直在不明智地吃老本,它们认为,如果自己在日本市场的销售状况良好,并能在美国市场赢得更大的市场份,那么,无需付出多少努力,在其他市场赢得居于统治地位的市场份额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很显然,这一战略并没有奏效。按出货量计算,2006年,三星取代了索尼,成为液晶电视的第一大制造商。2009年,LG也取代了索尼的地位,成为第二大制造商。早在2005年,三星和LG就已成为位列第一和第二的液晶显示屏制造商,将直到2004年一直在这一市场居于先导地位的夏普公司挤到了一边。2011年第四季度,三星公司在包括液晶电视和等离子电视在内的平板电视市场中占有26.3%的市场份额,比前一年增长了18%。NPD DisplaySearch的数据显示,LG电子(LG Electronics)、索尼、松下和夏普分别以13.4%、9.8%、6.9%和5.9%的市场份额位列三星公司之后。至于说用于电视的液晶显示屏的出货量,三星公司同样以27%的市场份额位列首位,LG显示器(LG Display)以26.6%市场份额位居其后,夏普和松下公司分别以8.7%和4.2%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五和第六位。两家台湾制造商奇美电子(Chimei Innolux)和友达光电(AUO)分别以16.9%和15.2%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和第四位。

这些趋势都对日本制造商的盈利状况造成了不利影响,它们面临着本土市场无精打采,出口同样表现不振的局面。索尼公司的公告称,在截止到3月31日的财年,公司的净亏损为4,566.6亿日元,稍稍低于5,200亿日元的预测水平,同时,松下公司报告称,公司的净亏损额达到了创纪录的7,720亿日元,表现比7,800亿日元的亏损预测稍好一些。与此同时,韩国公司在大举挺进旧市场和新市场时,则尽享轻装前进的优势。“三星公司归李健熙(Lee Kun-Hee)、他的其他公司以及他的家庭成员所有。所以,实际上,三星就是‘他的’公司。三星公司可以快速做出决策。就电子产品企业的产品而言,因为它们的产品生命周期很短,所以,快速而正确的决策是关键所在。”匹兹堡州立大学(Pittsburg State University)市场营销和管理学教授、30年前从韩国移居美国的Choong Y. Lee谈到。

韩国的文化优势

因为机构臃肿,而且沉迷于意见一致,所以,日本公司的决策速度很慢,投资速度也很慢,Choong Y. Lee谈到。举例来说,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的前10年,三星公司在芯片业投入了巨资——当时,韩国的专家和经济学家认为,此举风险极大。但是,到了2005年,三星公司成长为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制造商。20世纪90年代,日本三大制造商日本电气公司、东芝公司(Toshiba)和日立公司一直统治着这一市场。但那一局面已成明日黄花。现在,东芝公司在这一市场位列第四,1999年,日本电气、日立和三菱电气公司(Mitsubishi Electric Corp.)将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业务合并,成立了尔必达存储器股份有限公司(Elpida Memory)。2011年,在2月宣布破产前,尔必达公司在该市场位列第15位。2003年,日本电气和日立将其他半导体业务与三菱电气公司合并,成立了瑞萨电子公司(Renesas Electronics Corp.),目前,该公司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五位。

设在上海的中国市场研究集团(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副主管和电子产品领域高级分析师本杰明·卡文德尔(BenjaminCavender)同样认为,在这样一个企业合并很普遍、产品周期很短的时代,韩国的集权式决策模式是个优势。“韩国公司有很强的灵活性,而且他们可以快速付诸行动。企业的高层拥有很大的决策权,他们的决策无需花费很多时间与董事会讨论,也无需开几个月的会以后再做决策,所以,他们可以快速执行。”卡文德尔谈到。

卡文德尔还补充谈到,日本的制造商在产品测试和为本土市场开发产品方面表现出色。“问题在于,他们一直固守这一模式,而且想到处采用这一模式。”在满足国际市场需求方面,三星和LG做得更为出色。“(日本的公司)必须考虑其他市场的现状。”他谈到。换句话说,他们的总部设法控制了太多的环节,而对自己派往美国和中国的人员所说的怎么做才能在海外取得成功的信息却很少注意。“三星和韩国的其他公司关注的都是全球市场。我认为,日本公司倾向于关注日本国内市场,并对美国和西欧市场稍有关注,但是,三星公司对全球市场的关注则要多得多。”国际数据公司的奥多奈尔谈到。

那么,夏普公司能重新赢得自己在液晶显示屏和液晶电视市场中的优势地位吗?该公司名为IGZO的平板显示新技术,也就是铟镓氧化锌平板显示技术,能使显示的图像比其他平板显示器锐利得多,而且可以应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轻薄型笔记本电脑上。“电视产业的未来在于智能电视、联网电视(connected TVs),或者将与电脑类似的智能植入电视机中。所以,电视制造商有很多机会。”奥多奈尔谈到。

有专家建议,要想留在这一行业,夏普公司必须吸纳富士康集团高效生产模式的某些方面。但是,卡文德尔认为,即便夏普做到了这一点也还是不够的。“我并不认为夏普公司现在处于有利地位,我同样不认为这样的举措能够拯救他们。韩国公司已经夺走了夏普公司的大片领地。”

对夏普公司而言,另一个潜在的转折点是为苹果电视大量生产平板显示屏。“夏普的生存状况取决于夏普显示产品公司是否会成为一家平板显示屏的大规模生产商,即便这意味着苹果电视可能会与夏普电视呈现竞争之势。”京都立命馆大学(Ritsumeika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中国IT产业专家中川凉司(Ryoji Nakagawa)谈到。卡文德尔表示,如果苹果公司的iTV 在明年前后上市,而且苹果公司采用了IGZO平板显示屏,那么,夏普公司就能大受裨益。“但是,这还是个巨大的未知数,因为苹果公司总是在寻找替代供应商。苹果公司会选择质量最好、生产率最高的厂家,无论这个厂家是谁。”卡文德尔谈到。

惠誉国际在4月9日发布的一个名为《三星公司运营的良性循环》(A Virtuous Cycle for Samsung’s Operations)的分析报告中指出,事实将会证明,iTV选择夏普可能只是个幻象。这篇报告指出:“从中期来看,人们热议的苹果公司iTV的市场潜力会对三星公司的电视市场份额构成威胁。然而,因为苹果公司目前在从三星公司为其iPhone和iPad产品采购芯片和平板显示屏,所以,我们认为,出于同样的理由,苹果公司在为其电视产品选择显示屏的时候,很难无视三星公司的存在。”

除了这类战略问题之外,夏普和富士康还必须在这个基于利害关系的联姻中学会共同生活,必须掌握将两种大相径庭的企业文化融合到一起的方略。“夏普是非常注重技术的公司,可以说他们是优秀的工程师,但是并不擅长做生意。富士康虽然有一些技术,但大都是装配技术。富士康在业务扩展方面极具侵略性,而且企业的规模非常庞大。”匹兹堡州立大学的李教授(Choong Y. Lee)谈到。他们管理风格的一个主要相似点是,两家公司都有非常封闭的管理结构,不对外人开放。总体而言,即便经历了二十年的经济衰退之后,日本的公司仍然没有显示出非常灵活、愿意改变自己心态的迹象。

“从业务的角度来看,夏普公司和富士康集团的结盟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尚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美满的婚姻’。”李教授表示。在预测消费者偏好,甚至在对消费者的偏好做出反应方面,日本的公司没有表现出多少先见之明。“富士康可能会让夏普更富成本效率。如果他们能做到这一点,我认为,夏普公司还有机会。”卡文德尔谈到。“我对夏普以及日本很多公司感到担忧的是,他们往往都有非常封闭的管理结构,所以,外人很难给他们提供建议。”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