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并购市场:所有条件均已具备,但买主在哪里?

培训讲师谈管理:并购市场:所有条件均已具备,但买主在哪里?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每个人都来到了舞会现场,但没人想跳舞。”这就是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美洲交易和重组业务负责人丹·蒂曼(Dan Tiemann)对全球2011年并购景象的描述。

他说到的“舞会”是指很多人认为堪称完美的并购(M&A)场景:公司手里握有大量的现金,利率处在历史新低的水平,无数估值偏低的企业在等待着买主。尽管2011年上半年的势头看起来很强,但下半年的势头却显著减弱,部分原因在于欧洲债务危机和对人们美国经济前景一直感到不安的牵累。研究机构迪罗基公司(Dealogic)收集的数据显示,去年,全球并购交易额为2.81万亿美元,只比不温不火的2010年增长了区区3%。

蒂曼和其他观察家认为,尽管人们的信心在不断增强,但2012年还将呈现同样的景象,他们预期,“走进舞池的交易者”只会稍有增加。“我认为,将来的形势也不会有多大改变。”他谈到。“现在的基础条件和一年前一样,而现在还存在着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的不确定性。然而,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帕维尔·萨瓦(Pavel Savor)则“表示谨慎乐观。我看到,北美的(并购行为)活跃了一些,因为这个地区的经济运行状况正在改善。”

公司的高管同样也在犹豫不决。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最近对美国的公司、私募基金和投资基金825位高管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1%的受访者称,他们对今年的并购形势的感受与去年一样。然而,70%的受访者称,他们的公司今年至少会进行一次并购,而2011年的这一比例只有50%多一点。

但是,大部分新购并行为都来自私募基金和投资机构。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美林证券公司(Merrill Lynch)最近对600位公司高管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如果将公司财务总监对调查问卷的回答计算在内,那么,预期在2012年会进行一项购并的人数就只有18%了,低于去年26%的水平。尽管2月份的全球并购活动颇为活跃,但1月则是5年来购并表现最疲弱的月份。总体来看,这两个月份的购并交易额为3,900亿美元,比2001年1、2两个月的交易额降低了16%。

搜寻动机

当某个公司想购并的时候,今年位居首位的理由很可能只是为了增长。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称,他们准备购并的主要理由在于“扩展地理范围(geographic reach)。”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劳伦斯·贺比尼亚克(Lawrence Hrebiniak)指出,有机增长(organic growth)(有机增长是指公司依托现有资源和业务,通过提高产品质量、销量与服务水平,拓展客户以及扩大市场份额,推进创新与提高生产效率等途径,而获得的销售收入及利润的自然增长。——译者注)成本高昂,而且耗费时间,从而,使买进另一家公司成了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择。“购并能让公司更快地增长,在一桩交易中,公司可以获得专业技术和市场营销的诀窍,从而,可以让公司省略有机增长所需的再培训和提升自身能力的过程。”他谈到。贺比尼亚克还补充谈到,2012年,对某些企业来说,大量的现金储备也是让购并更具吸引力的因素。“很多公司现金充裕,很多首席执行官和财务总监兜里的现金都烫手了。”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的数据显示,非金融公司账面上的现金或其他流动性资产的价值已经超过了2万亿美元,比去年增长了近5%。这些资产占非金融公司资产总额的7%,这一比例是196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的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称,促进一桩购并交易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大量的现金储备。”

不过,经济运行状况将是决定购并交易行为的最大因素,萨瓦谈到。他指出,无论公司高管多么渴望增长,多么希望花掉现金,可如果另一场类似于债务危机的事件逐渐迫近,交易也不会完成。“很难确定购并的单一驱动因素是什么。” 萨瓦谈到。“有一点往往会成为购并的先决条件,那就是宏观经济最低限度的变化。当宏观经济环境存在压力时,购并活动通常都会大幅减少。”

萨瓦还补充谈到,良好的政治环境同样有助于刺激购并活动,他指出,紧张的政治局势会导致税收政策的不确定性,通常而言,也会造成投资更少。因此,在美国,因为两党之间的政治角力以及在11月来临的总统大选,一度放缓的购并活动已开始加快步伐。

行业趋势

除了正在继续进行的政治党派争斗之外,国会最近通过的法案也会对并购活动产生影响。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约翰·金伯利(John Kimberly)认为,举例来说,2010年《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获准通过以后,因为医疗保健服务提供者会寻求在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赚更多钱的途径,所以,该法案的影响将会给医疗保健行业带来冲击。“我认为,这个法案会成为医疗保健行业的服务提供者合并的刺激因素,你会看到综合性医疗保健网络的出现。”他谈到。

就医疗保健的研发方面而言,金伯利预期,随着公司开发新产品的压力日趋增加,这一领域将会出现更多的并购——尤其是全球性的并购。确实,在2011年,全球医疗保健行业就发生了总额达2,280亿美元的购并,与2010年的水平基本相当,迪罗基公司的数据显示,这个行业已成为全球并购活动最活跃的五个行业之一。在美国,该行业以1,640亿美元的交易额位列第一。快捷药方公司(Express Scripts)即将购并美可保健公司(Medco Health Solutions)的交易在该年度的交易总额中就占有340亿美元,这一交易额使之成了该年度第二大购并案。

最近通过的法案同样可能在美国的金融服务行业激起更多的并购活动。2010年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 Frank Act)增加了对各种规模的银行的监管力度,从而,可能会促使很多公司考虑卖出或者通过购并而获得规模经济效益。“《多德弗兰克法案》中的规定实际上在鼓励小规模的银行进行合并。”蒂曼谈到。

贺比尼亚克还谈到,随着采矿业和公用事业两个行业运营成本的上涨,规模经济也会成为这两个行业并购行为的理由。迪罗基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2011年,公用事业和能源行业全球并购总额达到了2,530亿美元,比前一年提高了20%。其中包括第三大购并案:杜克能源公司(Duke Energy)1月宣布,将以258亿美元的价格购并前进能源公司(Progress Energy)。采矿业也经历了类似的增长,并购总额达到了1,650亿美元。

蒂曼和其他方面的专家认为,技术部门还会延续其快速发展的并购势头。他指出,技术部门是个经历着不断变化和发展的行业,随着小公司利用其最新的创新成果做大,随着大公司寻求扩展其影响范围的途径,这一部门的并购还将延续下去。迪罗基公司的数据显示,2011年,技术部门的并购交易比前一年2,226亿美元的并购交易额增长了44%。就在这一部门的平均总交易额创出记录的时候,该部门的并购交易数量——5,795宗——也遥遥领先于其他所有行业。

如何推动这一市场

专家们一致认为,不管特定行业的表现如何,美国2012年的并购增长幅度依然会是最大的。2011年,这个国家的并购活动比前一年增长了18%,并购总额超过了1万亿美元,在全球最大的10宗并购交易中,有8桩交易与美国公司有关。尽管依然处在经济复苏阶段,不过萨瓦认为,美国依旧会在全球的并购市场中居于主导地位,因为通常而言,美国与欧洲合在一起,在全球的所有并购活动中就占有四分之三的份额。考虑到欧洲的经济依然很不稳定,所以,美国可能还会是并购的主战场。

考虑到欧洲需要摆脱影响深远的债务危机,并将继续面对非常艰难的借贷环境,所以,有专家指出,欧洲的并购活动还会非常低迷。2011年全年,欧洲的并购总额为8,110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4%。然而,迪罗基公司的数据显示,如果与前两年的第四季度相比,并购总额却降低了25%。“我的感觉是,欧洲有很多并购活动受到了抑制,我认为,将来,这一地区的并购水平会赶上美国。”金伯利谈到。“但是,欧洲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赶上来,是因为这一地区依然在苦苦挣扎。”

蒂曼谈到,中国也会成为并购的“大玩家”,他还补充谈到,最近,中国政府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ese Investment Corp.)增投了30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一家在全球公司投资的国有基金。2010年,中国的并购交易总额为1,880亿美元,在并购活动的国家排行榜上,是远远落后于美国的第二名。

蒂曼还他谈到,2012年,新兴市场也会是个很好的看点。他指出,在巴西,寻求购买世界其他地方公司的私募基金数量一直在增长。2011年,巴西以830亿美元的交易额在并购交易最活跃的国家中位列第七,但这一交易额与前一年相比降低了45%。迪罗基公司的报告称,总体而言,新兴市场2011年的并购交易额比2010年降低了17%。蒂曼认为,部分原因在于新兴市场的并购有了更多的地方性竞争,这意味着全球购并者对这些地区的兴趣趋于缓和。“围绕新兴市场的并购展开的故事,就是有多少资金流出这些国家的故事。” 蒂曼谈到。“过去曾经是有多少资金流入这些地区的故事。”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