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悄悄角逐页岩气市场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悄悄角逐页岩气市场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新一轮的土地热又在中国风行。不过,这次不是关于大都市的高价房地产投资,而是关于贵州、安徽等省份的地下能源。根据《中国日报》报道,现在大概有70家中国公司,其中既有大型国有企业,也有小型私人公司,在积极准备中国的第二次页岩气开采权的投标,该次招标定于今年夏天举行。清洁空气任务组织(CATF,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一个非盈利组织,该组织与中国政府和企业合作,致力于以环保的方式开发页岩气)首席代表孙嗣敏说:“这次招标活动异常火爆”。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说法,中国拥有最丰富的可开采页岩气储量。页岩气是一种存在于页岩缝隙中的天然气。由于近几年美国在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又称液压破裂)方面取得的新进展,使得页岩气的开采最近在技术上变得可能(以前难以将这种气体从岩层中释放出来)。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2011年4月份的研究估计,中国拥有的页岩气储量达1275万亿立方英尺,居世界第一,美国排名第二,其储量为862万亿立方英尺。其他储量大国还有阿根廷、南非、墨西哥、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和其他国家都看到了页岩气行业在美国的迅速崛起。根据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位于美国德州休斯顿)公共政策学院(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James A. Baker III的说法,美国掌握着钻井和岩层破裂方面的最新技术创新,也是该行业的龙头老大。其页岩气产量从2000年的几乎为零,飞跃到2010年的日产量100亿立方英尺。

中国想要迎头赶上。由于整个经济高度依赖能源进口,中国急于在国内找到一种储量丰富的新能源。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马歇尔•梅耶(Marshall W. Meyer)表示:“ 对中国来说,能源安全是最重要的。如果能发展一种自己能控制的能源供给,中国什么都愿意做。”在中国的第12个五年计划中(2011-2015),中国制定了到2015年共生产65亿立方米,到2020年共生产1000亿立方米页岩气的目标(这相当于一次能源总量的6%)。

页岩气也能让中国(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家)走上清洁能源的道路。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机械工程及应用机械系的Noam Lior教授称,中国目前70%的能源由煤炭提供,而页岩气只产生煤炭三分之一的二氧化碳排放。而且他还说:“用煤来生产汽油或其他液态燃料的成本非常高,而且会消耗大量能源。而天然气更容易转换为液态,可以用于供暖、发电及其他工业用途。”清洁空气任务组织首席代表孙嗣敏还补充道:“而且如果处理得当的话,页岩气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成为替代煤的过渡能源。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将来能找到更好的能源,如可再生能源。”孙嗣敏还表示,页岩气开发的关键在于使用环保的岩层破裂技术,以减少破裂过程中甲烷的渗出,甲烷的毒性是二氧化碳的二十倍。

二十年的努力,一朝成功

尽管中国页岩气储量丰富,但在页岩气相关技术和基础建设领域,中国远远落后于美国,而且要促进页岩气产业的发展,中国还需解决一系列商业和政策方面的问题。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的高级研究员(前雪佛龙公司高管)Edward Chow表示:“北美的成功得益于很多无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很快复制的因素,在中国也不行。位于美国加州的劳伦斯·利弗摩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的首席能源科学家Julio Friedmann表示:“页岩气产业看似一夜成功,但其实经过了二十年的努力”。在最近的十年里,在原油价格攀升的背景下,真正促进液压破裂技术迅速发展的是美国国内一些富有创业精神的公司,如总部位于休斯顿的米切尔能源发展有限公司(Mitchell Energy & Development Corporation),而不是大型的国际石油公司。

即便在地下资源方面,中国也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美国对其石油、天然气的储藏岩层都有仔细的勘探研究,但是在中国,没人能确切的知道其储量情况。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说法,中国页岩气最佳开采区在四川省和新疆的塔里木盆地。其他5个地区,包括新疆的鄂尔多斯盆地和其他北方区域,可能页岩气储量没那么丰富。清洁空气任务组织的资深地质学家Bruce Hill指出,中国的页岩气岩层比美国的更深,而且多处在地质断层地带,这使得钻探更加困难和昂贵,但并非不可能。

另外,中国的水资源缺乏也是个问题。中国拥有全世界百分之二十的人口,但只拥有全球百分之六点五的水资源。位于美国加州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科研人员David Fridley表示:“当你在钻探页岩气岩层的时候,你必须往里灌一千到一千二百万加仑的水,还有沙子及化学原料,以确保钻孔处于开合状态。在中国,钻一口或十口钻井在技术上是没问题的,但如果要钻几千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Bruce Hill指出,目前科学家正在研究节水的破裂技术,比如可以使用地表深处的苦咸水,但这些技术目前还未广泛使用。

与此同时,除了解决地下的问题,中国还需解决地上的问题。要促进页岩气产业的发展,中国还需解决商业关系、行业结构、监管框架等问题。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学习美国公司先进的钻井和液压破裂技术。专家称,目前中国公司同国外公司的关系正在发展当中,但彼此都牢牢看紧自己的核心技术。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能源和气候高级助理研究员Kevin Tu表示,尽管国际石油巨头如荷兰的壳牌、美国的雪佛龙、英国的BP等公司都和中国的公司有初步的合作,但中国政府还是不大愿意将太多的页岩气开采权给国外公司。但中国如果真想发展页岩气产业,它迟早都得向跨国公司开放这一产业,尤其是美国公司”。2011年6月的第一次开采权招标,对象仅限于中国国有企业。即将到来的第二次招标,对象范围既包括国有企业,又包括私人公司。国外公司可以通过与国内中标公司合作的方式来参与页岩气的开发。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关系研究院(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 (SAIS))的研究助理教授Bo Kong指出,与此同时,美国的页岩气产业的领军企业,如戴文能源公司(Devon Energy)和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一直不愿意把他们的核心技术交给中国投资者(中石化、中海油)。在中美两国公司设计的交易框架中,中方往往处于被动的、小股东的地位,以避免被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否决,中海油2005年竞购美国尤尼科公司(Unocal)就被该委员会否决。中石化同戴文能源公司、中海油同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的合作交易,都是在美国页岩气产业处于高峰期时达成的。清洁空气任务组织首席代表孙嗣敏指出,今天的情况有所不同,原油价格下降,一些公司如切萨皮克又闹财务危机,中国公司也许可以争取更有利的合作条件。

技术之外的专业知识

总部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Calgary)EmberClear (该公司是领先的能源项目开发商,目前在美国马塞勒斯开发页岩气项目)的首席执行官Albert Lin认为,中国需要的还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中国还需要熟悉页岩气厂经营的商业运作。Lin表示,通过与美国的发电厂或页岩气公司合作,中国可以了解到“建厂的成本和周期,厂子的使用寿命。如果了解到美国这方面的情况,就可以把经验带回本国。”他还补充道,中国还可以了解到将天然气加工成价值更高的燃料(如柴油、汽油)所需的成本和工艺过程。

在向国外合作伙伴学习的同时,中国方面还必须解决国内产业结构和价格机制方面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可能阻碍页岩气产业在中国的发展。由于看到了私营企业在美国的产业成就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中国政府也想鼓励私营企业加入进来,与中石化、中国石油集团、中海油这三家国有石油巨头同台竞技。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员Erica Downs指出,因为这三巨头仅靠经营更易于开采的传统天然气业务就已经获利颇丰,“所以在短期内,这三巨头不像中国政府那样热切地希望大力推动页岩气的开发利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研究院的研究助理教授Bo Kong表示,为了促进页岩气产业的发展,中国的国土资源部正在积极鼓励一些“小企业”,如私营企业,加入到该新能源的开发利用当中,希望它们能带来更多的创新。”

私营企业很想通过赢得自己的开采权来同国有企业对抗。Bo Kong教授说:“中国的国有石油三巨头几乎独霸了中国的石油天然气市场,尤其在产业上游领域。这就使得处在产业链下游的私有企业步履艰难,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中国日报》报道说,值得关注的私营企业包括来自新疆的广汇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它是一家经营天然气管道的公司,它有意参加即将到来的页岩气开采权招标。

Bo Kong教授还指出,对于私有企业来说,输气管道是个大问题。中国石油集团拥有中国80%的天然气管道。目前,中国政府还没有要求管道公司向第三方提供管道使用权。

此外,为了更多的鼓励企业投资于页岩气的开发利用,政府正在审查其天然气定价规定。Bo Kong教授表示,中国目前的定价机制将基于不同地区的收入水平,而不是让市场来定价,所以富裕地区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而贫困地区则支付少些,并不会因为页岩气是一种更清洁的能源,其价格就一定比煤炭更高。2011年12月,国家发改委宣布在广西广东两省试点开放天然气的批发和零售价格。如果试点成功,将在更多地区推广。

和美国一样,对中国而言,页岩气将带来能源领域新的前景—即摆脱能源依赖以及更清洁的能源。就现在而言,这种前景足以激励中国去努力克服任何自然的和人为的挑战。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