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的风力发电:涡轮机很多……但发电很少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的风力发电:涡轮机很多……但发电很少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几年前才从零开始的中国风力发电行业,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些方面包括:中国是风力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中国拥有80多家风力涡轮机制造商,按市场份额计算,其中的四家公司位居全球10大制造商之列,设在布鲁塞尔的全球风能理事会(Global Wind Energy Council)的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年底,中国的风力发电装机容量达到了45吉瓦,比2009年的26吉瓦增加了73%,而美国的风电装机容量则为40吉瓦。此外,中国政府意欲在2015年和2020年将风力发电能力分别增加到100吉瓦和200吉瓦。

美国律师、中国能源专家路易斯·施瓦兹(Louis Schwartz)谈到,中国官员口头表达的目标还要更高:到2015年和2020年,风电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150吉瓦和250吉瓦。“我对中国风力发电的增长前景感到乐观。我认为,他们在中国建设庞大风力发电能力的计划非常有望取得成功。”施瓦兹谈到,施瓦兹同时也是设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一家名为中国战略(China Strategies)的咨询机构的总裁。

无论统计数字如何,也不管预测怎样,增长都是确定无疑的。可增长会持续多长时间呢?增长的代价几何呢?拥有庞大的市场份额是一回事,成为运作良好的盈利公司则是另一回事。由于中国做事方式的奇异特点,风力发电行业的矛盾程度与其复杂程度彼此相当。就像中国很多迅速成长的其他行业一样,随着企业——老企业和新军(相对而言),外国公司和本土企业——竞相涌入市场争抢份额,风力涡轮机行业现在也呈现出了过度拥挤而且高度分散化的局面。

本土优势

丹麦维斯塔斯公司(Vestas)——这家丹麦企业以98亿美元(634亿元)的年销售收入在全球市场中占有近15%的份额——中国区总裁唐玛勒(Jens Tommerup)谈到,中国风能市场在大约五年前切实启动之前,中国有大约10家国外和本土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当时,非中国制造商占有大部分市场份额。”他谈到。但是,去年,就在非中国制造商的数量大体保持不变的时候,中国的制造商则增加到了70多家。国外企业在中国风力发电行业的市场份额从2005年的75%大幅降低到了10.5%。在这场持续变化中,尽管市场份额有所减少,不过,外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仍然在迅速发展。

虽然人们广泛认为增长还将继续,不过,这一市场的增长条件可能会不同以往。北京最近推出对外国制造商完全开放市场的政策就是原因之一;而终止对本土制造商的补贴则是另一个原因。(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造成的冲击,终结了在这一问题上持续数年的紧张状态。) 但是,这些步骤也反映了政府对本土公司竞争优势不断增长的信心,同时,这些步骤也意在将风能等先进技术与主流投资者和终端用户整合到一起。

然而,中国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在全球市场中却鲜有表现,这些企业的所有增长几乎都来自本土市场。2010年,在中国的四强公司中,只有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Goldwind)一家企业有风力涡轮机产品出口——向古巴出口了4.5兆瓦的设备,但只占该公司去年全部新增装机容量3,739.5兆瓦的0.12%。

金风公司正在瞄准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非洲市场,希望自己的海外业务在五年内占到公司全部销售额的20%到30%。这是个艰难的目标。目前,该公司在全球市场中只占9.5%的份额。设在丹麦的BTM咨询公司(BTM Consult)在一篇题为《2010年国际风能市场发展》(International Wind Energy Development Market 2010)的报告中指出,(除了金风公司以外),中国的华锐风电科技有限公司(Sinovel)和东方电气(天津)风电科技有限公司在全球市场中分别占有11.1%和6.7%份额;该市场的其他领先企业还包括美国的通用电气风能公司(GE Wind),在全球市场中占有9.6%的份额;德国的爱纳康公司(Enercon),占全球市场的7.2%,以及印度的苏司兰能源公司(Suzlon),占全球市场的7.2%。

中国扩大风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使用的承诺是毋庸置疑的。通过在能源总体结构中增加非矿物燃料的份额,这个国家希望,到2020年,将单位GDP的碳排放强度减少40%到50%。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将可再生能源在全部能源消耗中的比例,从2010年的8.5%提高到2020年的15%。而2010年,在中国消费的41,932吉瓦的电能中风能只占大约1.6%的比例。

但是,完成这一目标的障碍很多。举例来说,香港大和资本市场公司(Daiwa Capital Markets,简称DCM)(Dave Dai)清洁能源和公用事业研究部门区域负责人戴夫·戴(音)认为,在中国浪费的风能超过了30%。部分原因在于电力传输瓶颈的制约。“大部分风力资源丰富的地区都位于中国的北部和西部,而电力需求则是位于中国东部和南部的经济中心地区。”他谈到。“因此,为了支持风能的长期增长,远距离的高压传输项目是必不可少的。”

2010年,内蒙古以13.38吉瓦的风能装机容量位居各省份之首,有时候,人们将这个地区称为中国风能行业的沙特阿拉伯;紧随其后的是甘肃省(风能装机容量4.9吉瓦)、河北省(4.9吉瓦)、吉林省(2.9吉瓦)、辽宁省(4.1吉瓦)和山东省(2.6吉瓦)。

虽然装机容量在以几何级数迅速增长,不过,中国的电网投资则落在了后面,戴夫·戴谈到。“因此,电网每年的新增能力是有上限的。” 国家电网公司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年底,在中国45吉瓦的风能装机容量中,接入国家电网的不到30吉瓦。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称,在未能接入国家电网的发电能力中,四分之三出自内蒙古。中国北方的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之间传输能力的短缺,进一步恶化了这个问题。

地理上的距离还只是中国风能面临的一个挑战。低于50兆瓦的小型风力发电厂四处开花。超过这一装机容量的大型项目需要得到中央政府的审批,而审批时间往往会长达两年。风能主要监管机构国家发改委,正在考虑将低于50兆瓦项目的审批权限从各省收归国家,“这样,国家电网就能规划和控制那些小型项目接入电网的问题了。”丹麦BTM咨询公司风力发电资深顾问赵锋谈到。

戴夫·戴谈到,在过去三年中,中国每年新增的风电装机容量为16吉瓦到17吉瓦,接入电网的发电能力为12吉瓦到14吉瓦。从2012年到2013年,国家电网将投资5,000亿元(770亿美元)建设从北到南的高压输电线路,这三条输电线路的输电能力为30吉瓦,可以满足风力发电两年的增长。“中国每年都需要一条新输电线路。”他补充谈到。政府曾称,在2011年到2015年期间,将投资2万亿元建设一个智能电网。

追逐金钱

风能行业面临的另一个问题与中国快速增长的离奇故事密切相关。“这个行业就像完美的资本主义体系——市场得到了巨大的增长,每个人都争相进入。”中国战略公司的施瓦兹谈到。“有太多公司进入了风力涡轮机市场。”但是,在这一行业的大约80公司中,大部分企业都不制造风力涡轮机。

“我研究了中国80家本土风力涡轮机制造企业的财务数据,我发现,在过去三年里,只有30家装配过风力涡轮机。” BTM咨询公司的赵锋谈到。“每个人都想进入这个前景看好的行业。他们为金钱而来。其中的有些企业地处边远的小城市,根本没有制造风力涡轮机的技术。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与一家外国公司合作,购买授权,但是,这些交易一直都没有结果。”

BTM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中国五家最大风力涡轮机制造企业——华锐风电、金风科技、东方电气、国电联合动力和明阳风电集团——在中国占有7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是,随着竞争的白热化,过去五年里,产品价格已经大幅下跌了50%以上,每千瓦3,800元的价格只相当于欧洲一半的水平。“他们把价格打压得很低,非中国公司根本无法与之竞争。”一家在中国运营的外国风力发电企业的高管哀叹。

“这是个他们无法盈利的价格水平,而且他们也无法从中挣取用于进一步研发的额外资金。”长冈技术科学大学(Nagaok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管理和信息科学教授、中国可再生能源专家李志东(音)谈到。“这个行业处于过度竞争状态。”

低于50兆瓦项目的四处开花,创造出了一个让弱小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站住脚的市场。施瓦兹谈到,作为回应,政府正在实施限制小型项目的法规,并加快了筛选过程。举例来说,自7月初开始,针对2.5兆瓦及装机能力低于2.5兆瓦的风力涡轮机制造企业,政府将不再延续提供银行新贷款、税收优惠以及为其在国内上市提供支持等优惠政策。

“我预计,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我们看到的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企业的数量会少得多。”施瓦兹谈到。“但是,正如中国很多同样拥有过多产能并且需要进行合理化调整的行业一样,为实现调整的目标,将这个行业的市场力量与政策调整整合到一起同样也需要一些时间。”

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对尚处产品开发早期的中国制造商来说,缺乏先进的高质量技术是一个重大的障碍。除了质量之外,“你还要有境外风力发电厂已经运作一段时间的记录。”戴夫·戴谈到。他认为,还没有哪个中国公司有这样的记录。“中国制造商和国际制造商的产品质量差异极大。”他谈到。“要想拥有在美国销售产品所需的实证记录,你必须要让自己的风力涡轮机在海外运行,你要有一个在美国已经运转了一段时间——至少一年或者两年——的近海风力发电项目。

雄心爆棚

继地处中国西北甘肃省的酒泉风力发电厂2月发生大规模脱网事故之后,解决技术问题变得越发迫切了。监管机构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称,这是风力发电电网近年来发生的最严重事故。财经报纸《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了解到,酒泉风力发电厂的大部分风力发电机组都没有业内称之为“低电压穿越的能力”(low voltage ride-through capability)。在发生短时间的故障时,这种技术能确保风力发电机组有调节自身的时间,并能让机组不间断地并网运行。

专家称,这个事故就是忽视技术标准和政策协调的后果的例证。“中国的风力涡轮机主导产品是标准的内陆风力发电涡轮机,这些产品并不是为低风速地区和近海地区设计的。”BTM咨询公司的赵锋谈到。他认为,中国将近海风力发电装机容量设定为到2015年和2020年分别达到5吉瓦和30吉瓦的目标是“雄心爆棚”。中国的首个近海风力发电厂位于上海东海大桥的东侧,该发电厂装配了34台华锐风电公司的3兆瓦风力涡轮机,总装机容量为102兆瓦。

就目前来看,本土市场就足以让中国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忙得不可开交了。至于说其他市场,BTM咨询公司的赵锋认为,“对进入市场的新公司而言,要想说服当地的公用事业公司和独立发电企业购买自己的产品,必须要清楚的是,在初始阶段,业主通常都会要求风力涡轮机制造商部分或者全资拥有外国项目。”

长冈技术科学大学的李志东也认为:“目前,中国的制造商还不能与美国的企业展开竞争。他们必须改进自己的技术,必须制造更大型的风力涡轮机,要想在美国竞争,他们还要提供10年到20年的保障。”不过,他也谈到,有一个地区对中国来说颇具潜力,那就是非洲。

观照更广阔的景象

对于在中国运营的外国企业来说,机会可能在于另辟蹊径。中国位居前五位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占据70%的市场份额,因为它们的订单来自政府拥有的大型风力发电项目。然而,事实最终可能会证明,较小的项目同样也是有利可图的。

有些外国风力涡轮机制造企业已经颇为兴旺了,尽管它们所占的市场份额比过去小得多。举例来说,维斯塔斯公司设在天津、江苏省徐州以及内蒙古呼和浩特的三家工厂的产品就专门销售给中国,该公司在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中占有4.7%的市场份额,紧随中国五大制造商之后位居第六。其他的外国企业还包括西班牙的歌美飒风电公司(Gamesa),拥有3.1%的市场份额;通用电气风能公司和印度的苏司兰能源公司均占1.1%的市场份额。

“当将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的崛起与非中国企业市场份额的下降进行比较时,观照更大的背景是至关重要的,毕竟,市场份额是个相对数。” 唐玛勒谈到。按年度计算,维斯塔斯公司在中国一直保持着60%的增长率,“这是个让人非常满意的结果。我们确信,这是一个能让我们掌控业务各个环节——从我们的产品质量,到我们人员的技能——的增长率。”

虽然中国公司正在努力赶上来,不过,很多专家预测,维斯塔斯公司等外国企业依然会获得进一步的增长。“我认为,外国企业的市场份额不会减少。”大和资本市场公司的戴夫·戴谈到,“因为质量将来会成为人们选择风力涡轮机时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