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开机还是关机:中产阶级的纠结

培训讲师谈管理:开机还是关机:中产阶级的纠结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又到了下班时间,你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裹上外套、开启蓝牙,在回家的路上跟客户进行一番简短通话;然后走进杂货店,在排队的时候掏出黑莓手机回复邮件;等到了家,即便是在享受晚餐的时候,还要为手机频频闪烁的信号灯而劳神焦灼。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你还要忙着查邮件、洗盘子、捧着电脑看电视。等回完了最后几封邮件,不知不觉就该睡觉了。而睡醒后上述的一切仍将重演。

欢迎来到工作新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下午五点半可远非工作日终止之时。表面上来看,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让我们得以更快、高效并灵活地工作,但实际上,这些设备的存在却使得我们陷入了一种全天候的工作状态。随着科技的日益渗透,我们不但无法分清自身生活与工作之间的界限,还不得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即使不是上班时间,也必须“时刻准备着”应对各种各样的电话和邮件。

不过,有一些雇主已经尝试着去开启“关机”模式。从法国信息科技服务巨头阿托斯(Atos),到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乃至谷歌(Google),最近都有采取措施,强令员工定期戒掉网络、断掉日常业务往来,去更好的平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就在上个月,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Volkswagen)对所有德国员工做出承诺,表示将屏蔽全部非工作时间内发送到他们黑莓手机上的邮件。为了避免员工过度劳累,大众汽车规定只有从正式工作前半个小时算起、到下班之后半个小时为止的这段时间,员工才可以自己的手机上查收邮件,其他时候都必须处于信息中断的状态。

“雇主们开始意识到:能够将工作和生活区分开来对于员工而言是一件好事,”沃顿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斯图尔特·弗里德曼(Stewart Friedman)评论道,“数码世界太容易让人分心了……注意力是个大问题。数码时代才刚刚降临,我们还处在学习划分界限的开始阶段,只有区分界限才能将注意力投向真正值得注意的东西。”

虽然这些新政策投射出了企业对员工心理健康的关注,但它们绝不是仅仅是出于好心。有证据显示定期停工对生产效率有着极大地提升作用。虽然我们对电子产品已经深深成瘾(这毕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黑莓可有着“古柯碱莓”的外号的)且需要帮助来戒掉坏习惯,但这一切绝不是员工一个人的责任。

 “公司制定的这些政策的象征意义要远大于其实际作用,”弗里德曼指出,“类似的政策表明了公司立场所在,但仍缺乏实际作用。这就需要相关组织和学校出手,来帮助人们处理好(工作和家庭生活的)界限,防止我们被信息的汪洋大海所吞没。虽说人们是能够学会关机的,但不下点功夫也是很难实现的。” 

归咎于黑莓?

在笔记本电脑、电子邮件和智能手机的时代来临前,除了偶尔带点文件回家外,雇员基本很少有在家处理工作的。专业从事数据保护领域的软件公司Neverfail近期发布一项调查结果显示:83%职业工人表示会在下班回家后查收邮件,三分之二的人会在度假的时候带上智能手机或是笔记本这些与工作相关的设备,超过50%的人会在和家人或是朋友吃饭时收发邮件。(不过该调查中有一点还是很积极地:表示会在浪漫时刻发送邮件的人从2009年的11%下降到了2011年的2%。)

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本月初发表的一份独立研究结果显示,大部分人认为脸谱、推特和电子邮件比雪茄和酒精更加难以抗拒。该研究在205位成年人身上安置仪器,用以记录他们的日常欲望。最后总计生成7827条的报告中,有关睡眠和性的欲望最为强烈,而有关媒体和工作的欲望则最难以抗拒。

“我们有时会说这都是科技的错,但问题本身其实要深刻的多。”宾夕法尼亚大学安纳堡传播学院(Annenberg School for Communications)教授卡罗琳•马文(Carolyn Marvin)专门研究通讯技术的社会影响,她评论道,“我们对自己其实早有成见,科技只是将其变为现实的一种高效途径而已。对我们本质属性的认知正是我们在市场上创造并不断展示这种创造行为的能力。”

换句话说,我们对数码产品成瘾的背后,是对自身的存在感和重要性的渴求。“成为一个成功的中产阶级表明了我们对专业工作的奉献,并且在任何时候都准备着去工作。”马文如是说。

但是,这种工作上的奉献精神并没有转化为生产力的提升。电脑、电话以及随之而来的信息流极大地摧残着我们的专注力。2009年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经常淹没在不同种类的数据信息中的人很容易注意力不集中,也不会从一种职业换到另一种职业,这一点倒是与那些每次专心致志每次只做好一件事的人一样。

“每个人都希望能保持畅通的交流渠道,”沃顿管理学教授南希·罗斯巴德(Nancy Rothbard)说道,“生活中没有什么优先级,每件事都一样紧急,都被打了上了加急符号。这些科技确实有优点,例如说让我们能够更有弹性地进行工作,也能更为迅速地应对危机状况。但它们的缺点却不能低估。”

长期在各种媒体终端面前“一心多用”的人更容易分心,也很难在同一时间段内专注于单独某件事。“很多重要的工作都需要专注力,写作和做决策就属此类,”罗斯巴德指出,“当身边充斥着各种信息的提示声时,手头的工作就会因为我们注意力的分散而变得困难起来。”

有时候很难想象生活中没有这些让我们分心的东西的话会怎么样。宾大的宗教研究教授贾斯丁·麦克丹尼尔(Justin McDaniel)教授着一门课程,叫做“生活有意识”。这门课没有考试、没有论文要求也基本没有必读书目,需要学生们借鉴修道院的戒律来塑造自己的生活:也就是必须远离酒精以及电子和语音通讯。麦克丹尼尔说自己并不是嬉皮士,也不是技术恐惧者,他的课程也引起了许多学生的兴趣。但当了解了这门课的要求后,不少学生都表达了疑虑。“每一个学生都能戒掉啤酒,却很难摆脱脸谱网站。”他说。

但最终选了这门课的学生发现,没有网络的生活确实大有不同。麦克丹尼尔指出,强制放弃电子设备使得人们变得更加自律和专注。他说:“选了这门课的学生毫无例外的都表示了在其他的课程表现的更好了,学生自己也更有专注力了。这和他们过去的经历相比是再好不过的事”

工作小憩

过度使用电子设备所影响的不单单是注意力。大量研究证明,非工作时间从心理上放下工作对健康也是有好处的,也有助于缓解压力:《职业与环境医学》(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杂志显示,高压力人群的医疗保健开销要高将近50%。压力过大会导致好几种慢性疾病,尤其是心血管疾病, 骨骼肌肉疾病和心理障碍。

“真正放下工作有助于提高健康水平,提升工作效率,”波士顿大学工作和家庭中心(Boston College Center for Work & Family)助理主任珍妮弗·萨巴蒂尼·弗劳内(Jennifer Sabatini Fraone)说,“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下班后的电话或是电子邮件,而在于你是否能够掌控自己的时间。如果你不能做出自主选择的话,压力就会显现。”

萨巴蒂尼·弗劳内参与了财富一百强企业的员工健康与福利计划,她说:“在知识经济,雇员被视为公司的最大资源。在筋疲力尽之时,员工是无法在工作上展现出最好状态的。这又会影响到员工的精神面貌、工作效率以及创造创新能力。”

因此,许多公司已经对员工非工作时间的通讯做出限制,有的还要求员工在工作日中也得定期休息。举例来说,去年德国电信的管理部门就承诺,允许工人在一周某些特定时间内不阅读邮件。六个月前,英国的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禁止员工在每月的第三周出行。此项动议在会议记录中的表述如下:“这将会促进员工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且会明显降低成本。”(自此项禁令实施以来,已经减少了七万次的出行。)同时,谷歌也提议打造“全球最健康、最快乐的职工”的关注员工的精神幸福的计划,计划中包括在办公室配备适宜二、三十分钟休息的“午休豆荚”。

甚至也有国家参与到这项行动中来。上个月,巴西颁布法律,要求企业为工作时间外接打工作电话、收发工作邮件的员工付加班费。这项立法将雇主发给员工的邮件视为“直接任务”,因此认定对邮件做出回应的员工有权利享受加班待遇。

此项法律在十二月得到了总统迪尔玛•罗塞芙的批准,但却引起了企业的不满。克劳迪娅·樱庭(Claudia Sakuraba)是圣保罗是一个服装店的店主,手下雇有四个员工。她在最近接受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采访时表示:“在巴西这个地方,什么事都给写到法律里去了,但问题是怎么监管呢?如果我的邮件因为网络的原因没有立刻发出去,或是早上发出去一条短信,不知怎么的别人正好晚上才收到怎么办?这真叫人不清楚该怎么办才好。”

沃顿学院的弗里德曼认为类似的政策出发点都是好的,但往往在实用性上还有欠缺。“因地制宜的措施会更有效,”他评论道,“举例来说,一些企业规定外出度假时不允许接触电子邮件,这些规定的初衷很好。但对很多人来说,度假中不能收发邮件反而会更有压力,因为他们知道回去后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一个满满的收件箱。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更希望这一切都有个明显的界限,因此每天抽出一小时来查收邮件,反而更有利于接下来休息。灵活性是必要元素,但是这都是需要员工自己来定义和执行。”

哈弗商学院教授莱斯利·珀洛(Leslie Perlow)的研究挑战了而一个固有观念,即良好的工作成效来自于员工的时刻努力。珀洛的研究对象是波士顿咨询集团(BCG),该公司一向以员工精力充沛、雄心勃勃且以事业为中心而著称,研究结果刊登在最新一期《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第一组实验的某团队着力于为一个新客户开发项目,珀洛要求团队中的每一个人一周要休一整天的假。第二组实验的团队在做一项合并重组项目。她要求每一个成员按照休息计划每周休一个晚上,下午六点之后就不能工作、也不得查收邮件。

她发现,参与者在定期休假后对自己的工作有更高的满意度、也对自己在公司的未来有着更好的预期,同时可以更好的平衡自身的生活和与工作。团队成员之间交流也变得更加通畅,极大地提高了团队的效率。此外,珀洛还发现这些措施加强了团队成员对其他人工作的理解。

 “在可以随时随地给高手打电话或是发邮件的时候,人们是很难有所提高的,”珀洛将此次试验写进了即将出版的新书《与你的手机一同入眠:如何打破固有陋习、改变工作方式》中,沃顿的罗斯巴德在看了之后如是评论,“团队的其他成员没有进步,他们既没有获得新技能,也没有建构团队知识。”

放下工作、远离数码设备会促进身体健康、增强幸福感、促进工作效率。但谁来保证我们会这么做呢?

地处北卡莱罗纳州的咨询公司——创意领导才能中心(Center for Creative Leadership)全球投资组合经理克莱格·查普洛(Craig Chappelow)称,在虚拟办公、工作和家庭的界限模糊不清的时代,个人领袖有责任“塑造他们所愿见的习惯为模式并将其推广”于整个组织之中。

“老板才应该说:‘周末不工作对我们更有利。’企业则应该说:‘如果我们让员工周末休息,他们周一至周五的工作效率就会更高。’”他说,“有一种解决办法,就是先搞清楚你对待工作作的态度如何,对待家庭的态度又是如何。这才是制定基本原则并坚持下去的重要之处。在我家中就有一条原则:早饭结束前绝对不看手机。”

他建议,企业也应当有基本原则。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开始修订它们的邮件政策,对信息接收的员工总数和邮件的转发次数都做了限制,一些企业还开启了非工作时间内对雇员智能手机的监控。

“事实上,工作和私人生活之间已经很大程度上纠缠在了一起,我们必须既让两者共存,也不让自己被压垮,”查普洛指出“人们需要准备一种新的行为模式来应对这种科技,避免把自己耗得筋疲力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天里可不就只有这么多时间么。”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