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的制造商面临着日本三重灾难的“放射尘”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的制造商面临着日本三重灾难的“放射尘”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3月17日,中国消费者疯狂抢购加碘食盐的情形不过只是一周前重创日本东北海岸的9级地震和海啸造成的诸多意外后果之一。很显然,抢购食盐的恐慌,是由这样的谣言激起的:来自日本福岛受损严重的代阿一(Dai-ichi)核电站的放射云即将飘向中国,人们误认为,摄入大量的碘能防范核辐射。尽管人们的恐慌转瞬即逝,不过,日本的灾难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影响,则可能会延续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虽然从传统上来说,3月11日遭受地震和海啸袭击的地区,是日本一个相对偏僻的地区,但是,地处日本东北的这个地区,同时也是很多制造半导体、汽车零部件以及其他出口元器件产品的工厂的大本营。据报导,这场灾难发生后不久,很多中国的制造商便因为零部件库存的萎缩而削减了产量。

从计算机芯片到滚珠轴承,从颜料到塑料,对所有产品而言,3与11日都彰显出日本工厂在供应链——不只是中国,而是全球的供应链——中扮演的至关重要的角色。iPhone和iPad等产品使用的闪存芯片,全球产量的40%以上都出自日本,全球15%的动态随机存储芯片也是由日本制造的。在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小名滨(Onahama),德国默克公司(Merck)的一间工厂在3月11日的海啸中遭到了严重破坏,这间工厂是很多汽车金属漆颜料的唯一来源。因为这间工厂的关闭,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克赖斯勒汽车公司(Chrysler)以及其他汽车制造商被迫拒绝了某些订单。

就如何适应这个前所未有的供应链断裂问题,各方观点不一。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及管理学院教授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认为,当然,与日本必须承受的打击比较起来,中国遭受的任何损失都显得“黯然失色”,日本的损失高达3,000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就最近这些事件如何以及是否会对两国的贸易流量带来重大影响的问题,程致宇预测说,“随着日本经济遭受重创,它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的需求也将减少。”尽管在诸多方面存在着悬而未决的紧张关系——其中就包括中国最近实施的禁止“稀土”出口政策,这一禁令已经影响到了日本的高科技企业——不过,两国之间的贸易发展态势最近表现良好,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种积极的态势是否会就此转向。日本贸易振兴会(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Jetro)的数据显示,2010年,两国的双边贸易额比2009年增长了30%,达到了创纪录的303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了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大的出口市场,2010年,按年度计算,日本向中国的出口增长了36%,同时,2010年日本从中国的进口额也增长了24.7%,总量达到了152.7亿美元。

说到中国从日本进口的产品种类,包括半导体芯片和电子零部件在内的电子设备、汽车以及通讯设备占中国从日本进口总量的23.5%,紧随其后的是机械产品,占22.4%,化学产品占14.5%,汽车和汽车部件占10%,钢材占5.3%。与此同时,日本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主要包括电子设备,也是所占份额最大的产品,占进口总量的25.9%,机械产品以16.8%、纺织品以14.3%的比例分列其后。

据日本贸易振兴会的资料,2010年,日本在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比2009年增长了3%,达到了42.4亿美元。从而,日本成了继香港、台湾和新加坡之后位列第四的最大投资者。

遍访各方

韩国、台湾和德国的制造商很可能会就此步入供应链,成为很多产品的替代供货商。但是,以汽车行业为例,为了确保精密加工并符合安全要求,每一种替代产品的采用都需要重新校准机器。从短期来看,这是个困难重重的工作。“在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里,供应链都会处于严重的断裂状态。但是,如果说韩国不能完成日本现在正在做的工作,我会大感惊奇的。”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弗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谈到。

在北京为世界经济瞭望论坛(IHS Global Insight)——一家研究和信息公司——工作的中国经济学家任贤芳(音译)认为,如果考虑到制造某些部件所需的独到技术,这个问题会变得更加棘手。“中国的制造商可以找到通用零部件的替代资源,但是,面对只有一两家日本公司能制造的部件,它们却不可能发现替代资源,它们无法转而依靠其他厂家。”她谈到。即便只是一个价值5美元的零件,也会影响到一种产品的制造,这一事实表明,日本的公司富有竞争力,技术先进,它们为替代制造商涉入本领域并接替自己预留的空间极为逼窄。

上海的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指出,3月11日的地震及其后果,确实凸显了利用进口零部件制造高价值产品的中国制造商的弱点。他谈到:“举例来说,iPhone是在中国制造的,但是,苹果公司(Apple)并没有告诉人们,哪些零部件是日本制造的,哪些是中国生产的。如果触摸屏是日本制造的,可现在却没货,那么,即便所有的其他零部件中国都有,你也无法生产iPhone。”

这就意味着台湾的富士康科技集团这类的公司遭受的冲击会很大,设在华南深圳的这家公司,通过其分布在中国的各个工厂,为苹果公司生产组装iPhone和iPad,

为索尼(Sony)制造PlayStation,并为戴尔公司(Dell)组装计算机。世界经济瞭望论坛称,经过对iPad2的分析,他们发现了零部件的五个来源,比如,闪存芯片来自东芝公司(Toshiba),电子罗盘来自AKM半导体公司(AKM Semiconductor),触摸屏的玻璃来自旭硝子公司(Asahi Glass)。虽然苹果公司拒绝对自己受到的影响发表评论,但是,地震发生一个月以后,该公司的在线商店显示,将把在全球市场销售iPad2的时间推迟三个星期。“现在有30万人为富士康公司工作,如果公司受到严重影响,消息是会传出来的。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知道了。”谢国忠谈到。

汽车行业也在密切关注着日本的情况。日产汽车公司(Nissan Motor)预计,该公司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4月份的产量将比原定目标减少10%,原因在于很难从日立汽车电子公司(Hitachi Automotive Electronics)获得引擎部件。位于日本的日立在地震中也遭到了重创。东风日产公司通过在4月中旬之前工厂周末停工的方式来削减产量,而且没有为4月中旬以后的时间排定生产日程。

4月18日,丰田汽车公司(Toyota)——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2010年的销量为842万辆——恢复了公司在日本的全部18间工厂的生产,但产能只利用了一半,3月11日地震之后,这些工厂曾因电力短缺和零部件短缺而被迫关闭。公司称,从5月10日到6月3日,公司的产量将达到正常产能的一半,其后,公司将根据对其供货商的评估来确定如何调整产量。所幸的是,公司的主要零部件生产网络大都位于公司总部所在地的爱知附近,地处日本中部的爱知是远离灾区的安全地区。丰田公司称,供应链断裂对中国汽车买主的影响很有限,甚至没有什么影响。丰田汽车公司在中国的三家合资企业每年产销90万辆汽车,而公司每年出口到中国的汽车则不到5万辆。

但是,在4月20日,丰田汽车公司宣布,6月初之前,由于供应链断裂,将削减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的产量。公司在其中国部门的网站上发布的一则声明称,在6月6日进行另一轮评估之前,中国工厂只运行正常产能的50%。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称,在此期间,产量的削减会减产8万辆丰田汽车,占公司在中国总产量的大约8%。

拭目以待

然而,因为对供应链全面断裂的实际程度尚不清楚,所以,当预测这场灾难给制造业的产量造成的影响时,经济学家就只能“玩猜谜游戏”了。“虽然我们在江苏和广东两省看到了供应链的某些问题,不过,其他省份还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世界经济瞭望论坛的任贤芳谈到。“我们必须评估供应链断裂的程度及其扩展方式。”上海西部的长江三角洲地区,是个电子器件生产的重镇,超过7千家日本公司在这个地区运营,江苏当地的商务官员谈到,日本在中国投资建设的电子器件公司称,将电子器件从日本运往本地的时间将推迟10个星期。在这一地区运营的苏州佳能(Suzhou Cannon)、日立显示器(Hitachi Display)和富士胶片(Fuji Film)等公司对自己的计划守口如瓶,并拒绝发表任何公告。

任贤芳谈到,与此同时,“我们研究日本经济的同事认为,日本的供应水平将在6月得到恢复。中国的制造商现在依靠的是自己的库存,虽然它们不会披露自己的库存水平,不过,到4月中旬,库存水平将会下降。”

如果供应链断裂再持续12个月,那么,中国的总体经济增长便会受到影响,不过,目前的经济形势也存在着诸多可变因素,其中就包括某些钢材和其他建筑材料的供货商,会随着日本开始重建被地震和海啸夷为平地的城市,而成为潜在的收益者。宝钢集团等中国钢铁公司的市场份额,也会随着地震造成的对其产品需求激增的预期而增加。

然而,中国的官员并不乐观。政府智库国家发改委国际经济研究所认为,供应链的困境会将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降低0.5个百分点。“如果日本生产线的恢复时间推迟,那么,中国受到的负面影响还会更大。”3月20日,该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个会议上讲到。

巴黎银行(BNP Paribas)驻中国经济学家孟原(Isaac Meng)认为,日本的电子器件、IT以及汽车零部件供应链的断裂,会给中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带来压力。“这次地震的一个后果,就是核灾难和持久的电力中断,所以,我们会看到,中国第二季度对日本的出口会受到深刻的影响,同时,由于集成供应链的断裂,中国对全球市场的出口也会放缓。”孟原在一篇报告中写到。

因为缺乏对很多日本公司现状的清楚了解,同时,也不清楚中国为了弥补丧失的生产能力而进行调整的潜力如何,所以,很多西方经济学家并没有改变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测。沃顿商学院的艾伦教授认为,中国的中央银行可以放松抑制通货膨胀的紧缩货币政策。然而,他也补充道,“最终,日本的问题是不会对中国的经济造成多大影响的。”4月5日,因为担心中国不断提高的通胀率进一步加剧,中国央行提高了利率,这是自去年10月以来的第四次加息。

有经济学家告诫说,为了弥补因为核电站灾难造成的巨大能源缺口,日本对石油的强劲需求会加快石油以及其他商品价格的上涨步伐。“因为有几个核电站被关闭,所以,日本将会启动其燃油发电厂,以弥补电力的缺口。”程致宇谈到。不过,他还表示,如果日本经济就此进入一场大规模的持久衰退,那么,全球经济的增长也会受到冲击,从而,对能源的总体需求则会减少,商品的价格也会下降。

虽然日本这场灾难规模庞大,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其他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影响,以及对中国供应链的影响则要大得多。其中就包括石油的价格,4月中旬,随着中东地区动荡的继续,石油价格突破了两年半以来的最高点——每桶127美元。“(对中国来说)中东局势的风险要大得多。”沃顿的艾伦谈到。“如果抗议示威的浪潮扩散到沙特阿拉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货商),没人知道石油价格会发生怎样的变动。”

在核电领域,除非在中国发生放射性物质大量泄漏的灾难,否则北京的领导人是不太可能放弃大力发展核能的雄伟计划的。“我们很难看到中国会放弃其核能计划。”程致宇谈到。“在中国,人们对更多的能源和可替代资源有着极为强劲的需求,以前一直过于依赖煤炭。”

毫无疑问,这场灾难为全球化的制造商敲响了警钟。需要对其风险计算进行重新评价,并为自然灾害造成的供应链断裂留有更大余地的,不仅仅是中国的企业。“企业一直都存在着短视的问题,一场灾难发生以后,人们马上就会对风险管理给予密切关注,并开始启动一系列的缓解措施,令人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措施又都被弃置一边了。”沃顿商学院教授霍华德·昆路德(Howard Kunreuther)谈到。“另一场危机来临的时候,前一次危机的教训却被完全淡忘了。”

沃顿商学院风险管理与决策程序研究中心(Wharton Risk Management and Decision Processes Center)执行董事艾万·米歇尔-克嘉(Erwann Michel-Kerjan)谈到,很多公司都无视其核心业务以外的因素。“但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在我们现在生活和运营的这个世界中,相互依存度更高了。作为一位首席执行官,你必须对另一个大陆出现的风险了如指掌,必须建立一个监测这种来自远方的风险的制度。”日本的情况凸显了更加仔细地估量风险的重要性,很多公司已经开始认真关注这个问题了。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