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激情vs.盈利:小额贷款人才何去何从?

培训讲师谈管理:激情vs.盈利:小额贷款人才何去何从?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小额贷款行业的就业形势正处在十字路口。小额贷款开始时,其内涵相当简单:以捐助为核心的慈善组织,通过向穷人们发放小额贷款,来帮助穷人并减贫。大型银行往往会因千把块钱的小额贷款,规模过小而不具获利性,选择绕行。


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小额贷款行业里变得人声鼎沸、场面宏大。根据小额信贷信息交流中心(Microfinance Information eXchange)的报告,目前有1200家小额贷款机构(microfinance institutions ,简称:MFIs ),贷款人和存款人数分别为6400万和3350万,这些数字正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大银行已经意识到社会底层有钱赚,开始进军这一块慈善业的领域。商业投资者也看到了其中的利润。小额贷款机构则要全力保住自己的阵地。


“我感觉,这一领域里存在着大量矛盾的事物,”妇女世界银行小额贷款领导力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crofinance Leadership at Women’s World Banking)的经理伊丽莎·林奇(Elizabeth Lynch)说道。“非政府组织和银行,社会投资者和商业投资者。小额贷款领域竟能容下这些水火不容的事物。”


近期,小额贷款机构的人力资源成为了水火不容各方的激烈竞争的战场。随着大批盈利性的小额贷款机构入市,越来越多的原有小额贷款机构开始担心,银行可能会“挖”走他们最好的人员。与此同时,传统的小额贷款机构也需要吸纳银行人才充实管理层,以便应对更复杂的金融服务的要求。


“现场放贷员是小额贷款业中最宝贵的资产,”林奇强调道。“银行进军小额贷款零售层面,肯定要‘挖’放贷员和分行经理,因为这些人将带来宝贵的现场一手经验。”林奇补充道,管理层则显现出相反的人才流动走向,小额贷款机构希望拓展服务项目,急需管理人才。“非政府组织通常缺乏例如财务管理、风险管理和金融管理等经验。”


业内资深人士担忧,随着银行人才的流入以及小额贷款机构越来越关注银行业务,可能会影响到小额贷款机构扶贫帮穷的宗旨。


“这已经在业内引发紧张情绪,” 沃顿阿瑞斯高级管理教育学院Wharton’s Aresty Institute of Executive Education)兼任副教授莫妮卡·麦克戈拉斯Monica McGrath)在与同事丹纳·卡敏斯坦(Dana Kaminstein)共同撰写的小额贷款业需求报告中指出。她补充道,很多国家中,小额贷款机构为了让经营模式可持续发展,正在从非政府组织向规范的金融机构转型。成为规范的金融机构后,小额贷款机构就可以吸纳存款、减少对捐赠的依赖并能增加获取资本的渠道。“人才和业务延续问题很重要,因为这些小额贷款机构正在提供新服务,他们必须提升自己在这些领域的专业性。但也有很鲜明的例子提醒我们,如果我们过于商业化,那么业务重点有可能放在错误人群身上并产生错误的后果。”


沃顿阿瑞斯高级管理教育学院内有关小额贷款业人才的讨论越来越热,大约有20多名来自全球的小额贷款领军人物齐聚妇女世界银行高级领导培训班Women’s World Banking Advanced Leadership Workshop)。部分与会代表对小额贷款业内人才流向银行业深表惋惜,另外一部分则认为小额贷款机构还能吸引人才进来,毕竟这里能提供银行无法提供的东西。不少与会代表讲述自己离开银行加入小额贷款机构机构的经历,而另外一批则讨论反向流动。


这个项目是由小额贷款领导力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crofinance Leadership )主办,作为妇女世界银行(Women’s World Banking)机构去年对2008年度小额贷款香蕉皮报告(Microfinance Banana Skins Report)回应的一部分。该年度小额贷款调查项目研究发现,小额贷款行业机构最急需解决的是管理层人员素质问题。“很多人认为,小额贷款业需要提升领导力和管理能力,”林奇说。研究显示发展中国家只有五分之一人口中能接触到正规的金融服务,而市场需求却在不断增加。“这对金融服务来说是个潜在的大市场,但是机构业务可能拓展过快,而导致人才培养跟不上。”


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小额贷款业内的管理技巧和知识显得愈发重要。来自金融业创新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Financial Innovation)的戴维·拉塞雷斯(David Lascelles )和山姆·曼德森(Sam Mendelson),在近期出版的2009年度香蕉皮报告(Banana Skins report)报告中指出,业内关注的问题中,“管理质量”已经下降到第四位,而借贷风险和流动性等金融类问题的位置却在提升。“信贷风险成为此次调查中最受关注的因素,显示出小额贷款业在动荡的大背景下遇到的新挑战,”报告中写道。“以往信贷风险(不能偿贷的风险)曾被视为小问题,因为这一行业里贷款客户通常有很好的还款记录。(2008年报告中此项风险只列到第十位。)但现在已经不是这个情况了。”压抑的经济形势和小额贷款业内结构调整的背景下,使得对贷款损失的担心越来越浓。


目前经济大环境下,金融业知识的重要性凸现出来。“问题是,无论小额贷款管理是否能带领现有这些机构度过眼下的危机,”报告写道,“被访人员认为,面对更激烈的竞争和严峻的市场环境,小额贷款机构需要更多的如风险管理、成本控制和战略设计等方面的知识。”


双重打击


说到底是生存问题。妇女世界银行哥伦比亚分部(Women’s World Banking Colombia)的市场经理玛利亚·安吉莉卡·胡尤斯(Maria Angelica Hoyos)指出,小额贷款机构如不能增加新的服务项目—例如便利的ATM机业务—或分支机构,就要丢掉客户。“我们需要完整的金融服务体系,而不是简单的放贷业务,作为银行,我们可以拥有更高层次的客户群。”


丰富业务可以让小额贷款机构继续为那些在事业上获得成功的客户提供服务,满足他们小额贷款以外的需求。例如,一些小额贷款机构开始涉足住房贷款和其他类型贷款。另外一些则开辟了粮食和医疗保险。很多小额贷款机构将储蓄账户视为必备服务项目。他们增加服务项目不光只是为了方便客户:通过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小额信贷机构也可以吸引来更多资本,创造出更具可持续发展的业务,支持小额贷款机构更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


喧闹之下,银行和小额贷款机构间构成了一种奇特的伙伴关系。来自位于坎帕拉的乌干达金融信托有限公司(Uganda Finance Trust, Ltd)的运营主任安奈特·纳卡翁德(Annet Nakawunde)指出,的确存在提供金融服务的需求,但她也对人才大批流出小额贷款机构表示忧虑。“大银行放下身段是对我们的挑战,但他们不具备照顾小额贷款客户的能力,于是他们开始在小额贷款机构里招募人才,”纳卡翁德手下几名员工先后被银行挖走。“小额贷款行业成了大银行的培训基地。我们对招来的人进行培训,……,最后这些人又被银行挖走了。”人才流失对与小额贷款机构来说是双重打击,因为小额贷款客户通常会跟随那些业务员去新银行。“人才流失伴随着客户流失,银行早就盘算好这一切了。”


小额贷款机构如何吸引银行界人才来充实管理层的确是个挑战,部分原因是小额贷款机构的工资福利相对较低。“对能否从银行挖来高级主管,我心中无数,”埃及领先基金会(The Lead Foundation)的执行理事卡里姆·法努斯( Karim Fanous)指出。“我们无法提供诱人的工资报酬。但是,我们在其他方面具有优势。我们需要做的是,让人们了解这些优势。”


林奇也同意小额贷款机构“不可能在工资薪酬方面竞争”的观点,但她相信小额贷款的社会使命和“双重底线”是“吸引那些富有同情心人才的重要因素”。妇女世界银行(Women’s World Banking)最近向在华尔街工作的女性,发出为社会公益贡献自己聪明才智的号召。“小额贷款组织能给金融界人士提供一个能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的机会,”她说道。


萨摩亚的南太平洋商业发展组织(South Pacific Business Development ,简称:SPBD)总经理马洛斯·帕瑞诺·阿伯斯托(Maros Parreno Apostol)指出,职业发展也是吸引人才从银行流向小额贷款机构的一个因素。在来萨摩亚之前,她曾在柬埔寨两家小额贷款机构,工作了9年时间。在萨摩亚和柬埔寨,“小额贷款机构的职员会转入银行业,这是因为小额贷款机构的组织特性决定的”她说道。“与银行相比,小额贷款机构的组织结构比较扁平,”而银行内有不同的职能部门和专业。“我们能培训职员,培养他们的才能并送他们去参加国际会议,但在工作级别或职能却没有差别。”


戴维·马拉库(David Mukaru)指出职业上升是他离开非盈利小额贷款机构,投身位于肯尼亚的盈利性小额贷款机构资产银行(Equity Bank)的一个原因。他认为这样能向那些他想帮助的人们提供更多的服务。“我为什么要换工作?可能是我需要提升,更广泛并深入地接触这个市场。有时候放贷员需要提升自身技能”以便更好服务客户,他说道。


当银行高级管理层决定进入小额贷款机构时,很难马上找到合适的职位。伦敦的创意职业公司(Creative Metier)的人力咨询师格林尼斯·兰金(Glynis Rankin)指出她近期对15家小额贷款机构首席执行官调查的结果显示,这些机构努力让招揽的银行人才融入到整体文化中去。“有时候从银行转来的人员,可能会努力把小额贷款机构改造成银行,”她说道。这在一个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行业里可能就会引发问题。她从被访首席执行官那里听到不少担忧之词,“‘你怎样重新引导人们理解这就是小额贷款,是完全不同的事物?’我认为这里的确有问题。”


巴基斯坦的卡士夫基金会(Kashf Foundation)的信息技术负责人法赛尔·马立克(Faisal Malik)说道,聘请银行高层人才时,他总会问,“您有忘掉的能力么?这一点很重要。”银行高管通常很聪明,但是在小额贷款行业中,还有其他东西需要注意,他补充道。“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满足感,当你看到事物成长壮大;你能接触到社会底层的贫穷,体会到自己如何施加影响。最终,你将领会到生命的意义要远大于工资和报酬。”


来自腾格里金融集团(Tenger Financial Group)位于乌兰巴托下属萨克银行(XacBank)的运营管理部门主管额德内奇美格·道尔奇戈托夫(Erdenechimeg Dorjgotov)指出,一些离开小额贷款业的人员,最终又选择了回归。凭她的经验,大约40%离开她这家小额贷款机构前往传统银行的人员,几年后最终又选择了回归。“他们放不下的,还是这里的文化,”她说道。


这种无形好处是吸引路易萨·卡尼拉斯(Lorisa Canillas)离开银行投身小额信贷业,并最终成为南太平洋商业发展计划(South Pacific Business Development)在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的总经理。“促使我投身小额贷款行业的原因,绝非是金钱收入或职业升迁,” 卡尼拉斯说道。“我寻找自己工作的意义,这是在公司和商业银行世界里找不到的。我认为,如果要努力工作,一定是为了那些弱者。”


银行工作人员成为一名小额贷款从业人员,自然会有其优势,“你能带来很强的经营理念,保证整个项目在慈善之外,还能可持续发展,” 卡尼拉斯强调并补充道。“但在小额贷款行业里也有一些领域不适用银行那套东西的。例如,不可能为100美元的贷款人做财务分析,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收入支出记录;还有向银行认为根本不可能的新创办的小企业放贷。更重要的是,坚信一个帮助穷人的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才是机构内部人才如此高效的重要原因。小额贷款机构必须拒绝那些对“双重底线”没有激情的人才。”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