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在全球赛场上竞技:亚洲企业寻求海内外并购的新战略

培训讲师谈管理:在全球赛场上竞技:亚洲企业寻求海内外并购的新战略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亚洲已经成了兼并收购最火热的竞技场。


就在亚洲的公司以其坚挺的本国货币和大量的存款奋力挤进新市场,并努力巩固本土市场的时候,欧洲和美国的企业也在这个全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试图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据兼并收购跟踪机构Dealogic公司的数据,第一季度,亚洲的兼并和收购(M&A)交易,比一年前增长了一倍以上,而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的兼并和收购活动则有所减少。


亚洲新兴市场摆脱这场全球性经济衰退的速度,比发达国家的市场要快得多,“经济状况是这个并购趋势的一个促进因素,”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赛凯特·胡乔瑞(Saikat Chaudhuri)指出,“早些时候出现的这一趋势归功于新兴市场的全球化,这些市场参与者开始寻求新的增长机会。亚洲的企业希望成为全球性的‘玩家’。这是它们发展的下一个步骤。”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沃顿商学院负责国际合作的副院长哈伯·辛格(Harbir Singh)谈到,各个国家兼并和收购的“胃口”各不相同。比如说,这场全球性经济衰退对中国的影响,就比对印度的影响更大,因为中国的制造业出口遭受了重创。此外,因为中国的人民币汇率钉住美元,所以,中国的企业没法让自己的货币更强以促进国际市场上的并购。


总体而言,亚洲的购并活动正在迅速与美国和欧洲业已成熟的收购活动平分秋色。Dealogic公司的报告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不包括日本在内的亚太地区购并交易的价值高达1410亿美元,大幅飙升了126%,在全球购并交易中,创纪录地占到了23%的份额。Dealogic公司的数据显示,去年,亚太地区购并活动的交易额则只占10%2008年第一季度的购并交易额也只占到全球购并交易额的13%。如果加上日本——日本的购并活动大部分集中于国内——那么,亚太地区第一季度的购并交易价值则高达1660亿美元,比前一年上涨了79%,而且超过了欧洲1620亿美元的购并额。欧洲2009年的购并额比前一年降低了3%。第一季度,美国市场——全球最大的市场——的购并交易额为2220亿美元,比前一年降低了11%。该季度单笔最大购并交易——英国保险公司保诚集团Prudential PLC)以35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在亚洲的人寿保险业务——提升了亚洲购并的交易额。Dealogic公司以购并发生的国家为依据来计算购并活动的交易额。即便不计算这笔购并交易,亚洲的购并活动依然呈现增长态势,而欧洲和美国的购并交易则日渐萎缩。


战略的改变


多年以前,亚洲的公司都不愿意实施国际性购并的战略。因为它们没有资金,也没有进行大宗收购的借贷能力。同时,在印度、中国和日本等国家,政府的限制性规定也使发达国家的企业很难收购亚洲的公司。


但是,几家亚洲公司的情形表明,大宗国际性购并成效显著。印度米塔尔钢铁公司(Mittal Steel)从1989年开始进行海外并购;2006年,完成对欧洲阿塞洛集团(Arcelor)的收购之后,该公司已经成了全世界最大的钢铁制造商。中国的联想集团(Lenovo Group2005年收购IBM公司的个人电脑业务之后,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公司。


2000年以来,亚洲的购并交易额,从占全球购并交易额的10%,上涨到了去年的26%。亚洲购并交易所占份额的增长,也反映了整个购并市场的萎缩。的确,2007年,亚洲的购并交易总额为7280亿美元,这也是亚洲购并交易额创纪录的一年。据Dealogic公司称,去年,亚洲购并交易额为6250亿美元。


花旗集团(Citigroup)亚太全球银行业务主管法尔汉·法鲁基(Farhan Faruqui)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谈到,他认为,亚洲在全球购并交易总额中的份额将会稳定增长,而且会在全球购并活动中经常占到三分之一的份额。“与客户的交流表明,今年,亚洲地区的购并交易额会大幅提高。”他补充谈到。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劳伦斯·贺比尼亚克(Lawrence G. Hrebiniak)认为,亚洲公司将购并视为超越竞争对手的一条有效途径。他认为,亚洲公司会充分利用货币坚挺以及可获得银行贷款的优势进行购并,购并既在国内进行,也会发展到海外。“很多公司存有大量现金。”与美元和欧元比较起来,“发展中国家市场的更高利率使其币值颇为坚挺。”举例来说,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中旬,美元对印度卢比的汇率下跌了7.6%,对韩元的汇率下跌了5.6%,对印度尼西亚卢比的汇率下跌了6.6%


更为坚挺的货币为亚洲公司实施购并战略提供了“缓冲垫”。“购并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人们支付了过多的额外费用。”贺比尼亚克谈到。“如果你的货币很坚挺,那么,你就可以买到便宜货。”他还补充谈到,虽然亚洲公司像其他公司一样,在成功完成购并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不过,“坚挺的货币确实大有帮助。因为东西变得更便宜了。”如果一家亚洲公司与一家西方公司在某个拥有坚挺货币的市场竞购某公司,而这家西方公司必须通过在本国借贷或者发行股票成功之后才能进行购并交易,那么,坚挺货币所带来的优势就显得尤为重要。


亚洲公司一度认为购并交易“充满风险”,辛格谈到。“现在,它们已经将购并交易视为一种可以接受的增长模式了。”其中的一个理由在于,随着公司的不断增长,“在某些行业,它们已经别无选择。”无线通讯行业就是一个经典例证,在这个行业,“规模经济的效应是显而易见的,这个行业无法容纳数百家公司,甚至无法容纳数十家公司。”特殊化学品行业和医药行业同样也出于全球规模经济的考虑在不断整合,他谈到。


促进亚洲企业购并的另一个理由,是投资者对大型企业集团模式的认同,贺比尼亚克谈到。“在美国,我们不喜欢多元化的企业,我们瞧不起多元化的企业。而亚洲国家则注重通过购并来取得增长的方式。”比如,印度塔塔集团(Tata Group)和韩国LG集团(LG Corp)等涵盖行业广泛的多元化公司,就身处这些国家最强大的企业之列,他补充谈到。


辛格还谈到了文化的改变,他指出,在亚洲市场,为总部设在其他地方的全球性公司工作已被人们渐渐接受——这种变化增强了亚洲公司被购并以及对外进行国际性购并的意愿。


最后一点,发达国家市场的变化,使这些国家的公司更愿意被购并,胡乔瑞谈到。“如果西方公司遭受重创,那么,购并目标就会变得更便宜,购并的阻力也会变得更小。”这为“亚洲企业通过收购进入发达国家市场”的现实提供了解释。“如果企业运作良好,那么,公司就不怎么愿意被收购。”


管理不确定性


在西方公司大批买入亚洲企业的同时,亚洲的公司也在积极巩固其本土市场,同时,也在积极拓展海外新市场。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会以低廉的价格买入陷入麻烦的企业,以期从中学习外国市场的运作方式。


胡乔瑞认为,有证据表明,亚洲公司的购并比西方公司的购并更为成功。他谈到,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A.T. Kearney)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比起大部分购并者来,印度公司在购并过程中多付钱的可能性更小。“它们更加谨慎,因为它们没有很多资源可资利用。” 胡乔瑞谈到。


他认为,印度以及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公司高管之所以比西方的公司管理者更成功,是因为它们在本土市场已经习惯于处理巨大的文化差异了。在印度和中国,贫富差距要比西方国家大得多。尤其是印度,“文化鸿沟非常多。”其中包括语言的差异、宗教的差异以及种姓的差异等。“一家印度公司可能不知道如何管理法国文化,不过,它对如何管理文化差异则了如指掌。”


胡乔瑞谈到,在发展中国家构建一家公司——以及应对不完整的信息(imperfect information)和不断的变化——还会产生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会给经理人带来他们在发达国家无法获取的经验。“西方公司在管理不确定性时会遇到麻烦,而亚洲企业则更擅长此道。”他谈到。


亚洲购并交易的增长,促进了西方银行在这一地区迅速扩张的步伐。420日,摩根大通公司(J.P. Morgan Chase)宣布,自己已经从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挖到”了一位高层银行家,授命其领导在中国的公司银行业务,这些业务既包括投资银行业务也包括现金管理服务。同一周,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称,公司聘任到了摩根大通公司在印度的高层投资银行家,授命其领导集团在印度的投资银行业务。


尽管如此,亚洲购并交易的增长是不会一帆风顺的。


很多研究已经清楚证明,在所有购并交易中,就被购并公司的市场价值是否能超过购并的投资而言,40%60%的购并交易是失败的。就像其他地区的购并活动一样,亚洲公司之间的购并以及亚洲公司对其他地区公司的购并,也面临着的同样障碍,贺比尼亚克谈到。“它们必须要考虑清楚进行一桩购并交易的战略原因——也就是购并的合理性。如果它们想在制造业获得规模经济优势,那么,它们就必须迅速地将公司整合起来,而让两家公司水乳交融却很困难。”


印度塔塔汽车公司Tata Motors)从福特汽车公司(Ford)购买两项业务的痛苦经历,可能会让亚洲的某些购并者对这类交易望而却步。塔塔集团称,自己已位居全球五大商用车制造商之列,2008年,该集团以25亿美元收购了福特汽车公司的捷豹(Jaguar)和路虎(Land Rover)业务。从目前来看,这桩交易是个败笔,因为豪华汽车和多功能运动汽车(SUV)的销量在经济衰退中双双暴跌。塔塔集团7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此外,塔塔集团的债务评级也不断被调降,对此,被收购的公司可谓“居功至伟”。今年早些时候,该集团已授命德国汽车行业的一位“老将”负责运营其汽车业务。


此外,法规障碍也会阻碍在某些国家进行的购并交易。即便在美国,电视台也仅限于美国居民所有,外国公司在美国航空公司的股权不能超过25%。胡乔瑞谈到,中国也有限制外国公司拥有中国公司的很多限制性规定,此外,当中国本土企业试图进行海外并购时,中国政府还会从中阻拦。一家中国公司收购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简称GM)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悍马(Hummer)多功能运动汽车生产线的计划,就在密不可宣的背景下宣告流产了。2月,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Sichuan Tengzhong Heavy Industrial Machinery Co.)称,中国的监管部门没有核准其以1.5亿美元收购该业务的请求。该公司和政府都没有披露监管部门坚持这一立场的任何理由。结果,通用汽车公司关闭了悍马汽车业务,而在几年前,这个品牌还是这家汽车制造商最赚钱的业务之一。


专家们认为,这类错误还会在未来的购并交易中不断出现。“亚洲的购并者倾向于长期关注购并的企业。”胡乔瑞谈到。“如果它们通过收购而进入市场,那么,它们就会给予被购并的企业自主权。它们会向自己购并的企业学习,它们不会马上大刀阔斧地奔向成本目标。”只要它们本土的经济状况和本国货币比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和货币更好、更坚挺,它们就能在购并竞价中占有优势。“如果它们并购的溢价更低,那么,它们就能承付购并交易。”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