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风暴来袭:中国民营航空折翼长空

培训讲师谈管理:风暴来袭:中国民营航空折翼长空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公司债台高筑、缺乏政府支持、乘客需求下降,加上股东之间争执不休,一场猛烈的风暴正在将国内民营航空公司推向破产边缘。


 


以奥凯航空——中国内地首家民营航空公司为例,它于20053月投入商业运营。去年12月中旬,奥凯航空暂时停飞客运航班,停飞时间近两个月,成为有史以来首家停航的内地航空公司。(216,奥凯宣布所有航线复航。)除奥凯外,其他民营航空也是举步维艰:鹰联航空与东星航空拖欠机场服务费总额达数千万元,因此被机场采取强力制裁措施。机场为催收欠款,威胁将对欠费航空公司停止服务和提起法律诉讼。


 


就连国内公认实力最雄厚的私人航空公司春秋航空也难逃漩涡。春秋航空总部位于上海,是大型旅行社所属的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虽然2008年春秋航空的净利润为2100万元(合310万美元),但与2007年的7000万元(合1030万美元)相比跌幅可谓巨大。


 


回想四年前民营航空首次在中国亮相的时候,市场可是一般热烈的期待之声,冀望民营航空可以降低票价,给乘客提供更多选择,同时推动以前由国有航空公司垄断的市场向良性竞争的方向发展。但目前面临的问题是:有几家民营航空能够捱过眼下的寒冬呢?


 


奥凯航空停飞


 


就在奥凯航空停飞前夕,其控股股东、内地民营企业均瑶集团向中国民航总局提出暂时停飞申请,声称奥凯航空无法保证乘客的安全。均瑶集团兼奥凯航空董事长王均金当时表示,奥凯航空的公司治理未达到中国航空安全条例的要求。均瑶集团积极投资于内地民营航空市场,旗下拥有自有航空公司品牌均瑶航空。


 


王均金因此事与奥凯航空创始人、总裁刘捷音之间产生了激烈争执。刘捷音称,停飞的真正原因是奥凯航空新东家与老东家之间尖锐的内部冲突。他说,“奥凯航空的运营非常安全,没有理由要求我们停飞。”


 


大本营设在中国东北部城市天津的奥凯航空于2005年成立,是内地首家民营航空公司。公司共有员工800人和9架飞机,包括8架波音737和一架国产新舟60支线飞机。8架波音737机型中有三架是货机,主要与联邦快递开展货运合作业务,其余6架均为客机。2007年,奥凯航空运载乘客120万人次,占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客运总数的四分之一。


 


但自2005年投入运营以来奥凯航空一直处于亏损境地。20069月,全球最大货运航空公司——大韩航空(Korean Air)与奥凯航空签署合作意向书,欲入股后者,但奥凯为避免被外方控股,最终选择了一家中国投资者。


 


该投资者就是均瑶集团。2006年,均瑶通过购买北京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71.4%的股份入主奥凯。交能持有奥凯63%的股权。其余小股东包括大地桥投资(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6%,另外还有三名个人投资者。


 


入股时奥凯和均瑶还同意共享人员、航线、营销与管理经验。刘捷音说,“当初均瑶进来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很好。”


 


但这种关系很快就变了味。均瑶董事长王均金取代刘捷音,出任奥凯董事长,均瑶与奥凯其余原有股东之间的分歧愈演愈烈。


 


双方的争执起源于均瑶的投资问题,奥凯的三名个人股东向法院起诉,指控均瑶承诺的近1亿元(合1400万美元)没有到位。均瑶有关人员否认了这一指控,称均瑶已于20065月注入承诺的资本金。另外,均瑶还承认在签署投资协议之前从未审核过奥凯的股权与债务。


 


此外,双方在管理上也存在分歧。均瑶董事长王均金说,“争执的焦点在于如何经营公司。”他认为,过去两年来,奥凯对于核心与非核心业务同样看重,客运与货运业务并驾齐驱,缺乏明确的业务重点。“结果导致公司日常经营的债务与日俱增,董事会与公司高管之间就业务发展方向的冲突也越来越严重。”


 


最严重的分歧出现在公司决定购买10架国产新舟60支线飞机。这种机型拥有5060个座位。20077月,奥凯航空签署协议,购买或租赁10架新舟60,成为这种机型在国内的首家用户。


 


但王均金对这桩交易并不认可,他认为购买新机型会增加培训与维护费用。尽管如此,新舟60最后还是买了,这让王均金非常愤怒,于是他要求董事会撤除刘捷音的董事长职务,但这一要求遭到奥凯其他股东的一致反对。


 


民用航空法专家张起淮指出,诸如此类的股东纷争在国内民营航空公司之中极为常见。许多国内的民营航空都经历过管理层的混乱,因为他们没有正规的公司治理架构,也缺乏充足的资本金。资金压力迫使他们引入新的投资者,而这又有可能伤害管理层和士气,致使董事会的决策无法执行。


 


步履维艰的鹰联航空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鹰联航空。就在奥凯宣布成立之后,李继宁与两名合作伙伴在成都成立鹰联航空,注册资本金8000万元(合1200万美元),之后公司的控股权多次易手。20076月,成都华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鹰联29%的股权,成为五名股东中最大的股东。随后四川航空与均瑶集团相继入股鹰联。


 


鹰联财务总监孙志军说,“股东过多导致公司决策异常缓慢,因为各位股东经常无法碰头开会,也没办法在会上达成一致。”


 


去年11月下旬,鹰联航空收到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发出的信函,要求其立即支付拖欠的机场服务费,否则将采取强力制裁措施,这在中国民航业内尚属首次。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负责四川省内所有机场的运营。


 


20073月至200810月期间, 鹰联航空共拖欠四川省机场集团起降服务费和地面服务代理费等费用总额3045万元(合450万美元)。假如无法按时支付,机场集团将逐步停止为鹰联航空提供服务(包括停止提供VIP休息室服务等)和对鹰联提起法律诉讼。


 


至此鹰联航空欠机场和银行的债务总额已高达其资产的90%。在没有新的投资者加盟或者现有股东增资的情况下,等待鹰联航空的就是破产的命运。


 


面临需求疲软,股东纷争,资金匮乏,无力支付服务费和管理层分歧,四年前才欢欣鼓舞落地的奥凯与鹰联如今已是四面楚歌。中国首批诞生的民营航空公司也可能成为首家破产的民营航空。


 


当年的美好愿望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LAYOUT-GRID-MODE: char; TEXT-INDE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