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拉特锻造公司引领印度制造业,但前方路途并不平坦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拉特锻造公司引领印度制造业,但前方路途并不平坦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发动机和汽车轴承等诸如此类汽车配件生产商不在底特律,也不在东京或者斯图加特,而是坐落在印度西部的工业城市――普纳市(Pune)。


这座工厂隶属于在汽车零配件领域举足轻重的巴拉特锻造公司Bharat Forge。它配备发光机器人,并具有海外工厂进行技术支持。它带领印度迅速跻身于世界制造业行列。


巴拉特锻造公司奉行这样的一种政策:加大技术投资力度,科学化培训熟练技术工人以及疯狂的海外收购。一路走来,公司得益于国内日益增长的汽车工业发展和全球大型汽车制造商市场细分和大力削减成本。近几年,这家普纳市的工厂充当了印度汽车零配件制造商领头羊的角色,有点类似于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信息系统技术有限公司(Infosys Technologies,该公司为日益发展的信息技术产业树立了良好形象。人们认为这两家公司完全可以相互媲美。


巴拉特锻造公司董事长巴芭·卡利尼(B.N Kalyani)的儿子,同时也是公司的执行董事――阿米特·卡利尼(Amit Kalyani)指出:“信息技术影响着印度人力资源分布。我们在制造业领域也做着相同的事情,它们非常地相像。”


营业额超过6.5亿美元,还拥有诸如戴姆勒克莱斯勒(DaimlerChrysler)、丰田汽车(Toyota),以及福特汽车(Ford)这些蓝筹股上市公司的大客户,巴拉特锻造公司的成功为其他雄心勃勃的印度制造厂商树立了榜样。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新德里办公室的负责人萨勤·南贡卡(Sachin Nandgaonkar)认为,在具备深入了解全球工业发展动向的企业管理团队的诸多公司中,巴拉特锻造公司堪称是一个经典案例。


但是,波士顿咨询公司和沃顿商学院的专家也指出,巴拉特锻造公司的故事也体现了印度工业必须克服的基础设施薄弱以及劳动生产力水平低下等重重障碍。“印度制造业具有一定的竞争和效率,然而,总体来讲,他们技术落后,劳动力密集,产品质量低劣。”沃顿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赛卡特·乔胡锐(Saikat Chaudhuri 讲道:“巴拉特锻造公司是竞争表现最为明显的企业。”


脑力,而非体力


巴拉特锻造公司成立于1961年,当时印度正处在尼赫鲁社会主义的颠峰时期。那个时候,中央计划经济和进口代替措施是印度主要的经济政策。尽管政府鼓励国有产业控制所谓的经济制高点,但私有经济却从未消失过。据卡里亚尼回忆,该公司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服务于在某种程度上完全不同的两个市场――农用灌溉柴油机和刚刚起步的国内汽车工业。


卡里亚尼说:“那时主要是针对公共汽车和卡车市场,客车市场还非常狭小。”


无论如何,灌溉和汽车都需要发动机,而发动机都需要零部件。巴拉特锻造公司安排位于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Cleveland)的工厂提供技术服务。这使得卡里亚尼与当地一些领先的工业企业建立了亲密的联系。有两家企业――科罗斯卡(Kirloskars)和塔塔斯(Tatas最终成为巴拉特锻造公司的首批客户。


在以后的30年里,即便号称亚洲四小龙的韩国、台湾等地由于工业化和出口而实现的经济跳跃式增长,印度依然坚持其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对于巴拉特锻造公司而言,这使其在受保护的印度国内市场中地位更加牢固。公司主要关注生产技术和产品质量,并因性能可靠而名声大震。1988年,就在印度着手经济改革的前不久,巴拉特锻造公司决定孤注一掷:意识到单凭相对落后的技术和低技能的员工,不能实现规模效益。它在一家技术成熟的德国发动机工厂投资了10亿卢比(当时其营业额只有15亿卢比)。


卡利尼说:“我们打算孤注一掷地在技术上加大投资。”


由于技术上的大力投资,人力资源技能不断提高。过去,和其他印度公司一样,巴拉特锻造公司雇佣教育背景较低的员工,他们和地道的农民相差无几。而今,能充分利用新技术、有着良好教育背景的员工将取而代之。通过巧妙地终止合同并1800名员工实行三分之一的精简,纯体力劳动者不复存在了。截止到人员调整结束,大量的蓝领工人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掌握新技术的白领工人。如今,巴拉特锻造公司有4000名员工,80%是大学毕业生,三分之一是工程师。


“这里有极其聪明、反应敏捷、刻苦努力的工人。他们是我们的法宝。”卡利尼说,“我们需要具有计算机水平和分析能力的员工,蓝领工人往往不具备这些素质。对于公司而言,这是企业文化的转变。我们用脑力资源替代体力资源。”


现在想来,这个决定似乎显而易见。但是当时,却被视为有很大风险。波士顿咨询公司新德里办公室另一位负责人阿瑞丹姆·巴哈塔查杰(Arindam Bhattacharya)认为是因为巴拉特锻造公司主席卡利尼具有远见卓识。“其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有一个英明的领导人――巴芭·卡利尼。”巴哈塔查杰说,“他雄心勃勃,而且还是具有深厚机械设计知识背景的优秀工程师。他在提高生产力方面起重要作用。这与过去以劳动力成本作为竞争优势显然格格不入。他们能使机器发挥到最大功效。


出口、出口、出口


1991年,印度经济开始对国际竞争和国外资本实行开放政策。国内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开始提升自身的技术水平。这促成了国有企业马鲁蒂汽车公司(Maruti Udyog与日本汽车制造商铃木汽车(Suzuki)在1983年就小型汽车的生产合作项目。按照日本企业的合作惯例,日本的铃木汽车的供应商也进入印度市场并在技术转让和培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贸易自由化后,印度潜在的巨大国内市场吸引了大量汽车制造商。丰田、现代(Hyundai ,以及福特等汽车公司在印度生产汽车,其相关零配件也来自印度的汽车配件供应商。


巴拉特锻造公司崭新的高科技工厂已经落成并投产。1996年,国内市场的急剧滑坡迫使其更加迫切地进军海外市场。卡里亚尼如数家珍地道出让巴拉特锻造公司在残酷的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优势因素。全球范围内的汽车行业支离破碎,要不是由几个大的厂家支撑,一些较小规模的公司就被淘汰出局了。这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产业:熟练的技工比制鞋业和纺织业那种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更为重要。国际性汽车公司遍及全球各个角落,他们从更广阔的供应商那里获取原材料。最终,在资金密集和高度竞争的产业里,从可靠、优秀的供应商手中外购原材料比自己投资建厂更有意义。1997年至2005年间,巴拉特锻造公司的出口从1600万美元增长到1.17亿美元,增长了7倍之多。


      就在不久前,巴拉特锻造公司海外扩张策略包括好几起国际收购。仅在前两年,它就并购了5家国外小公司。去年,它以57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欧洲最大的前轴制造商瑞典伊马特拉铸造集团(Imatra Forging)。2004年,以630万欧元的价格买入德国的CDP Aluminiumtechnik20032900万英磅的价格将Carl Dan Peddinghaus收入囊中,为巴拉特锻造公司带来新的技术并且拥有了德国宝马汽车公司(BMW)和大众汽车公司 <SPAN style="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