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为何美国的青少年就业难,为何雇主在付出代价?

培训讲师谈管理:为何美国的青少年就业难,为何雇主在付出代价?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和罗斯·佩罗(Ross Perot)有何相同之处?除了都身为美国商界精英典范,此三人还都是报童出身。但现在别想再有机会看到美国未来的企业大佬在黎明时奔波于各个街区,今日的送报工更多都是开着车的成年人。


早在1990年,美国有近70%的青少年送报工。但在2004年,这个数字已经降到了18%,并有继续下降的趋势。美国报业协会(Newspaper Association of America)发行与市场总监罗伯特·鲁普莱希特(Robert Rubrecht)表示,“这是个逐步演化的过程。”


现在报纸要送得更早,并且大部分都要求会开车,因此孩子们淡出了这个年轻人曾有的专属行业。虽然这属于报业界的特别现象,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报童时代的结束也反映出一个大趋势——过去三年里,青年就业率跌至历史最低点。业内人士告诫雇主们,要想始终保证员工品质,对此趋势就要加以注意了。


“这真是令人费解,经济仍在发展,雇主们也在拼命招人。与此相反,青年就业率却是50年来最低的。这二者之间有点脱节。”美国毕业生就业协会(Jobs for America’s Graduate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肯·史密斯(Ken Smith)说道。美国毕业生就业协会是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的一家非营利性机构,每年帮助四万多名学生踏入社会。


据美国劳动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有关数据显示,2006年夏,全美有37%的青年参加工作,比1989年减少近11%。而1989年正是美国经济发展的鼎盛时期。


青年就业率下降是由于他们沉溺于网络,看不起年轻人岗位,还是仅仅由于懒惰?成人们很快就找到一些迹象来支持这些说法,但美国东北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Center for Labor Market Studies)主任安德鲁·山姆(Andrew Sum)认为,这些假设根本站不住脚。山姆还是位劳动经济学教授,他说:“当问到孩子们是否想工作时,其中大部分人都表示他们根本找不到工作。” 据美国劳动统计局有关数据显示,2006年夏,青年失业率为16.5%,是同期成人失业率的四倍。“如果成人失业率与过去十年内青年失业率持平,美国就要经历自大萧条以来,史上最大规模的失业景象了。”


山姆谈到,与成年人一样,青年们在2001年的小规模经济衰退中也受到了损害。但成人就业市场已经恢复,而青年就业率仍在不断下跌。他指出,“特别是在过去六年中,雇主们一直用外来移民代替孩子工作。”由于公司招人通常会通过社会关系举荐,因此雇用一个移民,常常会引来更多的移民加入。另一个与青年抢饭碗的劳工群,年龄都在55岁及以上,想通过工作来增加收入。山姆说:“如果去逛大商场或杂货店,你会发现,过去由年轻人做的工作,现在是大批的老年人在做。”


沃顿管理学教授伯纳德·安德森(Bernard Anderson)指出,美国经济从制造型转向服务型尤其对男孩子不利。


安德森说:“与加工制造、交通运输和公用事业相比,保健业、零售业及其他服务性工作的薪资较低,技术含量也不高,这类工作对女性更具吸引力,却不太适合男性去做。”他还谈到,对于青年弱势群体来说,情况更加糟糕。去年夏天,白人青年的就业率几乎为黑人青年的两倍,而贫困青年的就业率又是最低的。“许多来自弱势群体的青年已经放弃继续寻找工作。”安德森说,而这个趋势人为地降低了弱势群体青年的失业人数。(“失业者”指有工作意愿,但没有找到工作的人。)


利用早期工作经验


雇主们需要注意这些就业趋势吗?为何不继续使用外来移民、老年工人,甚至外国员工,来代替年轻人呢?


“私营企业对此可不能袖手旁观,任其发展。”安德森说,“这也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安德森和其他专家都表示,青年们能从早期工作经历中学到各种关键技能。如果不为年轻人提供大量工作机会,将会损害到以后的劳动力水平。


“在工作中,孩子们可以学到如何进行团队合作,完成任务,承担责任。”美国国家工作学习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Work and Learning)主任伊恩·沙内尔(Ian Charner)说道,“参加体育运动或在教堂当义工能学到这些技能吗?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是做义工,就没必要去炫耀,此外,很多孩子也不愿或不能参加体育活动。对孩子们来说,除了从老师或父母那里接受教育外,工作是他们向成年人学习的绝好机会。” 美国国家工作学习研究所是个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性机构,致力于劳动力开发。


对于那些高中毕业就直接就业的青年来说,得到一份工作非常重要。而对那些本专科学生来说,拥有工作经历同样很重要。


沃顿就业服务中心(Career Services)副主任芭芭拉·休伊特(Barbara Hewitt)称,高校毕业生常常靠早期工作经验得到正式工作。她说:“我听到雇主在看简历时,常这样说,‘高中时他就盖过屋顶,他的职业操守肯定不错。’即便是体力劳动,也能让雇主们认识到你的价值。”休伊特回忆到,在一次审计工作的模拟面试中,一名沃顿学员描述了他在暑期零售工作中如何应对愤怒的顾客,这使他有经验在日后处理那些爱挑剔的客户。“当时那份工作看起来和他的专业毫不相干,但事实证明,这次工作经历是很有价值的。”休伊特说。


专家们也同意休伊特的观点。“我们把就业称为‘路径依赖’。”东北大学的山姆说道,“现在做的事情越多,今后能做的工作也越多。”


美国报业协会的鲁普莱希特回忆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特伦顿时报》,他手下的青年送报工中会不时有人成长为地区经理。用鲁普莱希特的话说,派送报纸,找客户结帐,这些经历让送报工们能“初窥报业内幕”。他还提到,《华盛顿邮报》前任发行总监,去年刚过世的托尼·米尼尔特(Tony Mineart),是10岁起从打扫报社办公室开始其职业生涯的。“年轻人想当老师,是由于他们上过学;他们了解体育,是因为参加过运动。同理,参加工作是了解一个行业的最好方式。”


20071月,《华尔街日报》刊登文章,讲述了大量有关美国商界领袖的轶事,文章作者为卡罗尔·希莫威茨(Carol Hymowitz)。文章谈到,美国必能宝(Pitney Bowes)公司的CEO迈克尔·克里泰利(Michael Critelli)回忆起少年时代在面包房作洗碗工的经历,一次由于没有重复利用包装蜡纸,而被老板臭骂,这个教训让他认识到节省小额开支的价值。克里泰利说,他利用学到的经验帮助必能宝节省财政开支。


毕业生差强人意


据相关数据显示,青年在就业问题上似乎进退两难:没有经验,便无法找到工作;而找不到工作,就不可能获得经验。


“我们总在问,‘这代人怎么了?莫非他们没有任何职业道德?’但一项深度分析显示,他们缺乏父母和长辈曾有的工作机会。”尼尔·沙立文(Neil Sullivan)说。他是波士顿私人企业委员会(Boston Private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总裁,这是一家致力于加强波士顿劳动力水平的商业导向型中介机构。因此,雇主们发现新进员工越来越缺乏沙立文所说的“职业习惯”。


200610月,在一项名为“他们真的为工作做好准备了吗?”的研究中,超过400名美国管理和人力资源人士指出,初级员工,包括四年制学院毕业生都缺乏必备的职业技能。


据参与调查的雇主称,绝大多数高中毕业生缺乏书面交流技巧,专业精神及其他领域解决问题的能力。该研究结果由美国大企业联合会(the Conference Board),劳工家庭之声(the Corporate Voices for Working Families),21世纪技术联盟(the Partnership for 21st Century Skills)以及人力资源管理协会the Society for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联合发布。


两年制学院和技校毕业生被认为仅在信息技术应用方面表现良好,即便如此,也只有四分之一的雇主对此表示认同。四年制学院毕业生表现相对好些,他们在信息技术应用,多元化以及解决问题能力方面获得好评,但仍有四分之一的雇主认为他们缺乏书面交流及领导才能。


联合进行这项研究的四家机构的总裁写道,“如果新劳力都是些缺乏必备技能的高中毕业生以及差强人意的高校生,美国如何能在世界经济中保持竞争力?”作者表示,人口结构压力使这项研究所反映的问题显得相当紧迫,因为婴儿潮一代即将退休,随后对合格人才必将有一番争夺。


报道呼吁企业领导人带头为年青人创造就业机会,使其掌握必需的技能,不管是通过与学校及非营利机构合作提供实习和暑期工作,还是“请创新与管理方面的专家帮助寻找新的具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战略性对策


美国道富(State Street)是家总部位于波士顿的金融机构。其全球人力资源副总裁唐娜·希娜瑞(Donna Sinnery)认为,对道富而言,从波士顿公立学校雇用弱势群体青年的举措,一方面是出于人力资源战略考虑,另一方面则是慈善行为。


通过与波士顿私人企业委员会及市长托马斯·麦尼诺(Thomas Menino)合作的暑期工运动,美国道富每年夏天雇用约175名弱势群体青年,让他们接触公司运作的各个方面,如信息技术,人力资源等。“我们确保他们能人尽其才。”希娜瑞说。美国道富还与一家名为易尔职(Year Up)的非营利性机构合作,为波士顿市区的青少年提供46个为期一年的实习机会。该公司还在拓展与马萨诸塞州大学的合作关系,以期雇到需要的学生。


希娜瑞表示,雇用当地青年并进行培训是一个“战略性商业决策”,考虑到婴儿潮一代退休后随之而来的劳工短缺,“我们正通过有意义的方式回馈社会,但同时我们也在招贤纳士,增加我们在资方市场中的知名度。这是个重要的回报。”希娜瑞说。美国道富还是欧洲受雇就业技能联盟(European Alliance for Skills for Employability)的成员,该组织总部位于布鲁塞尔,通过与全球各企业合作以加强欧洲的劳动就业水平。


波士顿私人企业委员会总裁沙立文说,除了美国道富,市内医疗服务机构,包括几家大型医院,纷纷与该委员会及市长办公室合作,积极雇用青年。“很明显,波士顿的雇主们雇用青年,是因为市长麦尼诺要求他们加入这项决策,以尽可能保持城市周边安定。但现在企业们看得更长远,发现了如何才能从下一代中培养具有更多技能的可用之材。”


“工作不同于五年前了。”


尽管沙立文和山姆认为,其他那些青年失业率极高的城市可以效仿波士顿政企合作的成功经验,但其他人仍寄希望于公共教育体系。


在“他们真的为工作做好准备了吗?”的研究中,75%被访的管理及人力资源人士认为,K-12学校系统有责任培养学生具备必需的工作技能,仅有11%的人认为这是公司的事。“全体纳税人都想知道,‘教育投入这么多,难道学校不该帮助学生做好就业准备吗?’”美国毕业生就业协会的史密斯说。


然而在学校关注的就业准备方面,教育发展和经济需求偏偏在唱反调。政府“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政策看重应试和成绩,而职业教育受到了冷落。并且,当前经济需要更多高素质员工之际,许多学生在父母的支持下,专攻学术而推迟就业。史密斯说,最近他与一个大型制造公司接洽,该公司正考虑建立自己的高中,以便培训在读生及辍学生。


“目前的‘先教育,后就业’模式行不通,两者必须同步。”沙立文说。他呼吁校方和雇主共同分担锻炼新人的责任。


史密斯认为,企业能采取的一项重要措施是明确他们希望初级员工具备什么特殊技巧,然后将这种需求传达给学校系统。“如今的工作不同于五年前,家长和辅导员可能对它们缺乏了解,更别提一些新兴职业。”史密斯说,他本人是一家咨询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致力于劳动力发展。公司应该与学校直接合作,搞清需求。“你可以说,‘我跟作为合作伙伴的校长和老师讲明,我们需要员工具有什么样的特质。我们全仰仗你们了,否则我们还得从头培养。’”


    最终,史密斯表示,鉴于雇主们正被迫珍惜每一个劳工资源,对雇工需求的不断增长将满足青年对工作的渴望。“人口结构变化将不可抗拒。”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