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不情愿的度假者:为什么美国人的工作时间比欧洲人长,休假天数却比他们少?

培训讲师谈管理:不情愿的度假者:为什么美国人的工作时间比欧洲人长,休假天数却比他们少?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全球驰名的旅游丛书《孤独行星》(Lonely Planet)在其赴法旅游指南中这样提醒道:8月份,这个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停摆”的状态。尤其是在巴黎,商店纷纷关门,甚至部分博物馆也只在有限的时段里对外开放。当地民众也似乎集体去了外地――都到大西洋沿岸和里维埃拉(Riviera,南欧沿地中海一地)度假去了。

在这方面,法国人和西欧其它大部分地区的民众一样,都负担得起休假一个月的开销,因为按照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这些欧洲人一年平均享有近两个月时间的带薪假期,其中包括休假和法定节假日。在这点上,他们的待遇和美国公民有着很大不同——尽管美国经济具备与西欧相当的生产力,且生活水平也和欧洲不相上下,但美国人的带薪休假时间大约只有欧洲人的一半。美国人一年平均约有4周的带薪休假;法国人有7周;德国人则有8周。


诚然,下个月有相当多的美国人会去度假。但是,如果你曾于8月份在迪士尼乐园汗流浃背地排上一小时的队,或者被堵在纽约市长岛高速公路上不能动弹,你就会知道这种度假的滋味了。而带着丰厚度假津贴的欧洲人,却能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从容地到处闲逛,而不像普通美国人那样最多只有1周好好休假的时间。


在欧洲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人们的工作及休假习惯并非一贯如此。根据达特茅斯大学的布鲁斯·萨克多特(Bruce Sacerdote)和哈佛大学的艾尔波托·艾莱斯那(Alberto Alesina)与艾德·格拉瑟(Ed Glaeser)的调查,在20世纪60年代,欧洲人的工作时间要比美国人长。然而自那时起,大西洋两岸的民众对于闲暇时间的要求开始有了分歧。美国人在办公室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欧洲人则开始喜欢花时间品味“甜蜜的生活”。到了现今,美国人的工作时长甚至超过了以勤勉敬业而闻名的日本人。


“黑莓之咒”


这到底是为什么?对此的各种解释就像各类消夏场所般千差万别。沃顿商学院的多位专家认为,这一变化包含着文化和历史因素;相反,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将这种差异归因于税收。而萨克多特、艾莱斯那和格拉瑟则认为,该现象和工会的影响力水平有着直接的关系。


从文化角度剖析欧美作息差别是最受大众传媒青睐的话题。在美国,诸如《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这样的媒体很喜欢炫耀美国的生产力和职业道德,而欧洲的媒体评论员则轻蔑地指出,美国人的生活已变得乏味无趣。沃顿的学者表示,虽然这些说法明显带有讽刺意味,但都有几分道理。欧洲人似乎更看重闲暇时光,而美国人则更多地强调“赚钱消费两不误”的理念。沃顿房地产教授魏托德·黎辛斯基(Witold Rybczynski)表示,在这一不同的价值观影响下,美国人拥有的汽车和住房平均上要比欧洲人的大,度假屋数量也更多。


沃顿商学院的西班牙籍管理学和社会学教授马洛·吉兰(Mauro Guillen)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欧洲人的自我价值常常与他们开雷克萨斯还是保时捷无关,而是和能否享受精彩的假期联系在一起。“暂别家园去享受长假在欧洲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在欧洲,金钱并不等于一切,社会地位不仅仅取决于金钱。寻找乐趣,或者说是寻找乐趣的能力,也是成功的标志,同样是获得社会尊重的一个原因。”


沃顿人力资源中心常务主任克利斯蒂安·施耐德(Christian Schneider)指出,欧洲的公司经理们常常会用完他们所有的假期,他们不在乎美国的同行是如何地以成为工作狂为荣的。“现在欧洲出现了一种趋势,人们要求获得真正的放松,希望完全从工作中抽身。”身为德国人的施耐德说。“而当一个美国人终于可以休上短短几天的带薪假期时,他们很可能仍然同办公室保持着联系。”他称这种现象为“黑莓之咒”(“黑莓”是一款可随时接收电子邮件的商务手机——译者注)。


这种休假文化上的鸿沟可能让来美国工作的欧洲人大吃一惊。沃顿高层经理培训部的一名主管丹妮斯·达尔霍夫(Denise Dahlhoff记得:当她到从事市场研究的AC尼尔森公司(ACNielsen)新泽西分部工作时,她被砍掉了将近一半的带薪假期天数。她之前任职的一家位于德国波恩的公司给她25天的年假――比德国法律规定的最低带薪假天数多出5天。而AC尼尔森最初只给她10天的带薪假期(美国法律没有规定带薪假天数的下限)。她也曾听闻,和许多德国人不同,美国人即便是在休假的几天里也经常会查看电子邮件。“而在德国,整个社会对于休假的接受程度绝对要高于美国。你与外界完全隔绝地休息上两三个礼拜都没问题。”她说。


毫无疑问,文化差异确实存在,但在亚利桑那州大学的经济学家、曾获诺贝尔奖的艾德·普列斯卡(Ed Prescott)看来,文化差异不能用于解释像工作习惯之类的基本问题。他认为,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是赋税。他在2003年的一项研究中指出,欧洲国家的边际税率远高于美国。他认为,这就导致欧洲人超时工作的动力比美国人小得多。如果你加班所得的大部分收入都要交给政府,那为什么还要一周辛苦工作45小时,而不是37.5个小时呢?


沃顿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人力资源中心主任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不认同这一观点。他说,边际税率并不适用于领取月薪的职工,这些人无论工作多长时间,薪酬和相应的税款都是固定的。然而,近年来工作时间增长幅度最大的正是这些人,而不是小时工。


此外他还说,许多调查显示,现在美国人也愿意接受少挣钱多休假的工作安排了。而即便如此,他们的工作时间却仍在攀升。“美国人总是工作得比自己情愿工作的时间长,因为对于雇主来说,付钱让员工加班要比聘请新员工来得划算。”他补充道,“在美国,雇员没有多少办法来反抗雇主这一不合理的安排。美国的工会仅代表了小部分员工,而且这些员工大多数是蓝领。”


工会的影响力


萨克多特、艾莱斯那和格拉瑟印证了坎贝里的观点。他们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工会化(unionization)程度的确是如今欧洲人的工作时间远少于美国人的原因。简而言之,欧洲的工会更强势,能向资方争取到更多的假期。他们指出,在德法两国,每10名工人中有9人受“集体议价协议”(指劳资双方就薪酬等方面达成的协议——译者注)保护,而在美国大约只有20%的工人签订过这样的协议。由于势力庞大,欧洲的工会在政界和商界有着更为深远的影响力。因此,他们得以通过游说手段,成功争取到有利于成员以及整体雇员的政策。相反,美国的劳动政策往往更有利于雇主。


不过,这种说法仍没法完全解释为什么欧洲人更热衷享受悠闲时光。毕竟,欧洲工会的行动应该是为工人争取更高的工资,而非更多的假期。萨克多特、艾莱斯那和格拉瑟说,驱使欧洲人做出多多休假决定的原因,是出于其自身利益的考虑,而不是由该地区倾向享乐的文化引起的。


他们解释说,西欧经济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一系列的动荡,例如石油危机等。面对困境,雇主坚称他们不得不解雇工人。工会则反过来要求公司不得裁员,而是采取削减每名员工工作时间的措施。后者带来的效果与前者相同――整体工作时间的减少,以及由此带来的成本下降,但后者能在不解雇员工的前提下达到节约成本的目的。教授们写道,那时工会提出了像“少干活,不裁员”这样的口号,来敦促雇主采取“临时性工作分担”(work-sharing)的措施。


“作为应对负面经济冲击的一种措施,‘临时性工作分担’可能并没有多少合理性可言。”他们说,“但在单个的企业中,对于试图谋求成员利益最大化的工会而言,这一做法可能的的确确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一旦大量欧洲工人的工作时间开始下降,一种“社会放大效应”便会接踵而至。有更多的人会要求休更长的假期,因为他们的亲朋好友已经开始享受这种待遇了。人们总喜欢一起休假,即便这会给他们带来诸多不便。萨克多特说:“在诸如度周末和休假时间这样的事情上,我们总是千辛万苦地和别人保持一致,因为这样一来我们便能彼此有个照应。”甚至在美国,你也会发现这种倾向所引起的麻烦:周六上午的家得宝超市(Home Depot)如此地拥挤不堪,正是由于大多数人都在这一天休息。


不管谁的观点是正确的,这些工作习惯上的差异都不太可能长久地存在下去。由于面临经济增长缓慢以及因年轻人失业而引发的社会动荡等问题,部分欧洲政治家开始极力主张变革。而一些企业经营者则威胁说,要将工厂移至海外,以此来向工会施压,促使其接受更为灵活的工作规定——包括延长工作时间,以及放宽解雇员工的限制等。本周的《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受此趋势的影响,一些德国公司已经开始增加其本土的雇员人数。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它不仅可能会刺激西欧经济的发展,而且也会让工人的平均工作时长有所增加,并使带薪假期的时间缩短。


萨克多特认为,劳工方面的诸多限制是造成欧洲失业率比美国高的原因之一。那些造成高昂雇佣成本的政策――诸如多日的带薪休假及雇佣方面的限制措施――也可能导致雇主不愿意招聘员工。但他也发现了一个靠协商谈判无法解决的“基础性问题”。“欧洲的工作流动性要比美国低得多。”他指出,“所以当爱尔兰的经济形势走好的时候,不太可能出现人们从法国蜂拥至爱尔兰的情况。甚至在德国境内,在失业率很高的原东德地区,那里的人们也不愿去西部。在美国,正是工作的流动性促进了劳动力市场的发展。但在欧洲,人们就是不愿意为了一份工作而搬家。”


大多数人在讨论休假这一问题的时候,脑海都有一种不言自明的假设,那就是“假期越多越好”。除了少数吝啬鬼般的老板,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假期――或者至少口头上会这样说,他们还都认为,休假能很有效地让员工放松身心,起到“充电”的作用。


但沃顿管理学教授南希·罗斯巴德(Nancy Rothbard)则是为数不多的怀疑这一论断的学者之一。她援引了一份研究报告,称这种充电效应只能维持不到3天的时间。而对于许多上班族而言,这3天要让他们付出不菲的代价――不光光是经济上的代价。“假期越长就对我们越有利么?”她问道,“这得取决于你拿什么作为交换。”如果更多的假期意味着少挣钱,有些人可能会放弃休假,继续工作――为孩子的大学学费、自己的退休金,甚至是一所海边小屋而不断积蓄,即使他们很少能抽出时间去住上一阵子。


她指出,研究还表明,有些人“囤积”了好几周的休假时间。分析师往往想当然地认为,这些人的老板不鼓励他们休假,或者他们担心休假归来后工作会堆积如山。但很有可能的原因是:这些人就是离不开工作。


罗斯巴德还谈到了家长的问题。对于父母来说,带孩子们长途旅行可能比呆在家里更有压力。如果人们能够负担得起带上祖父母或者保姆一起去旅行的费用,那么他们还是能够在旅途中好好放松身心的。但如果负担不起的话,那么他们更愿意选择工作,而不是吃力地劝阻车厢后座上打架的孩子们。更重要的是,在汽油价格已涨到3美元/加仑、机票价格持续上扬的今天,度假并不便宜。“全家旅行得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是人人都能负担得起巴黎之旅的。”


况且,如果8月份去巴黎旅行的话,他们可能会发现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