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价值数十亿的人体器官产业:贪婪和腐败与医学研究相随行

培训讲师谈管理:价值数十亿的人体器官产业:贪婪和腐败与医学研究相随行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作为公共广播公司(PBS)长期以来一直播出的“大师剧场”的极有教养的主持人,阿利斯泰尔·库克(Alistair Cooke)是美国品位和精致的象征。然而2004年去世之后,他却成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且鲜为人知的市场的标记——美国独特的阴暗的人类器官交易。库克的骨骼在火化前被切取出来,以70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两家为移植准备人体组织的公司。他的家人对此却一无所知。库克逝后的命运是极为悲惨残忍的,但是更令人不安的是,这种情况竟然并非罕见。

在美国,人体器官的市场很大。对于发展科学知识、完善医疗技术这样利润丰厚的重要事业而言,死者身上的组织、脏器、腱、骨骼、关节、四肢、手、脚、残缺部分和头颅是不可或缺的。人体器官是个有数十亿产值的产业,支撑着尖端研究和每日的医疗过程。强生(Johnson & Johnson)、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美敦力医疗产品(Medtronic)这些大公司需要依靠人类器官来指导他们开发医疗设备的。研究者们依靠它们磨砺自己的外科手术技巧,甚至制造化妆品。医生们则用它们来替换心脏瓣膜、治疗烧伤病患、换骨甚至垫高嘴唇、消除皱纹。


但是很少有人会问,维持这样庞大产业的材料来自何处。但是记者安妮·切尼(Annie Cheney)却是一个及时的例外。在她的《人体经纪人:透视美国的人类器官地下交易市场》(Broadway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切尼记述了她对人类器官采购、加工、销售和使用情况的探询过程。她的发现是一个参杂着市场繁荣、疏于管理、供应有限、需求不止的复杂故事,内容涉及道德沦丧的经纪人以及被他们剥削的、真挚热心的捐献者、科学家和医生,记述了对死者难以言表的侵犯行为,而正是这些死者使科学上的非凡进步成为可能。


政府对器官和可移植组织的采购进行了规范,但是对出于科学和教育目的使用人类器官未作规定。切尼写道,根据1968年《统一组织捐献法》(Uniform Anatomical Gift Act 简称UAGA,买卖死者遗体都是非法的。但是这同一部法律又规定,如果是为了填补由保护、运输、储存和加工尸体而发生的成本,这样做是合法的。切尼说,“成本”是一个意义极为宽泛的、可被人利用的词语,供应者和经纪人想要它是什么意思,它就可以是什么意思。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实际上,《统一组织捐献法》中的漏洞意味着,骨骼、组织、脏器、关节、四肢、头颅甚至是残缺不全的遗体在市场上都是紧俏商品,研究人员、产品开发者和医生的需求远远超过供应。目前,头颅卖到900美元以上,腿将近1000美元,手、脚和胳膊每个几百美元。全部肢解和掏空以后的一具尸体在公开市场上可以卖到将近10,000美元。对于那些为公司、研究机构、器官银行和其它客户提供材料的“尸体经纪人”来说,利润的动机非常强大。而且这以市场根本没有监管,腐败盛行。


毁损与盗用


切尼在人类器官市场上追踪到两种不同形式的不法行为。


第一种是非法买卖取自那些本人并未同意成为遗体捐献者的器官。切尼发现只有10%的州对火葬场进行检查或要求火葬场工作人员持证上岗。她讲了加州一个火葬场主的故事。此人通过肢解待火化的尸体,并把器官卖给出价最高的公司,而非法获利几十万美元(此人目前正忙于毁损和盗用尸体)。那些在尸体病理解剖中协助病理学家和管理停尸房的助手,在没人看见的时候,也有很好的条件出卖人体器官——他们这样做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殡葬工同样如此。


第二种更为复杂一点的不法行为,则是买卖那些同意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科学的人的器官。遗体捐献者和他们的亲属希望它们出现在医学院的解剖室,希望对他们的解剖能有助于培养下一代医生。很多遗体确实是这样处理的,但并不是全部。全国范围内的很多医学院都被牵连到人类器官的地下交易中,他们将尸体和器官卖给经纪人,这些经纪人又把这些东西卖给独立买家。一路下来,这些尸体让供应者、经纪人和处理它们的卖家们挣了很多钱。不用说,捐献者家属既没被告知这些利润,也没被邀请从中分一杯羹。


在切尼令人信服地揭露出的令人震惊的一系列问题中,这两种不法行为共同存在、交互作用。总部设在新泽西的生物医学器官服务有限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马斯特罗马里诺(Michael Mastromarino)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切尼采访他的时候,他既是总部位于佛罗里达的一家2003年的年交易额达7千五百万美元的再生技术公司(Regeneration Technologies)的主要器官供应商,也是非法采购人体器官的幕后交易商。


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曾对他的公司进行过检查,知道他的公司经营什么业务。但是就在FDA的鼻子底下,马斯特罗马里诺非法采购人体器官,没有经过适当的加工,就把它们卖掉,并获取巨额利润。实际上,正如去年冬天的警察调查所披露的,马斯特罗马里诺就是为阿利斯泰尔·库克的骨骼支付几千美元的那个人。


1987年的《统一组织捐献法》禁止出售可移植的组织,而FDA禁止移植癌组织(库克的骨骼中布满了扩散自他肺部的癌细胞),但是这并没能阻止马斯特罗马里诺。他把库克的死因说成是心脏病,以绕过其中一个禁令,而对另外一个禁令,干脆理都不理。库克的骨骼组织被再生技术公司和总部设在新泽西的图托根医药公司(Tutogen Medical Inc.)买去。在那儿,这些骨骼组织经过加工后用于移植。


    美国医药界一直在为采购足够的研究和教学用尸体而努力。18世纪后期,解剖成为医学培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那以后,尸体始终是远远地供不应求。那时候的解决办法是盗墓——冒险家在夜幕的掩护下,将刚埋不久的尸体挖出并交给那些愿意出大价钱的医学研究人员,为此获得可观的利润。


而今天,我们不是盗墓,而是侵犯尸体。我们没有遵照捐献者的遗愿行事,我们使病人处于危险之中——所有这一切源于我们对人们死后遗体所做的处理自鸣得意,对由于贪婪导致关键位置上的人做出剥削死者、危及生者的事视而不见。这些都令人非常不安。每年有一百多万美国人要接受利用大量来自死尸的组织和骨骼进行的治疗。通过描述受污染的组织移植会如何伤害、感染甚至杀死病人,切尼证明了腐败的人体经纪世界威胁每一个接受这些移植的人的健康。


    《人体经纪人》这本书很好看但它同时也是一种唤醒,应该引起每个美国人的注意。切尼这本书是否取得真正的成功并不取决于其销售量(尽管其销售很活跃),而是取决于政策是否会变化。这些政策主要针对那些接触和处理人类器官的人、加工并销售组织和器官的公司、与这些公司做交易的医院,以及利用源自死者的肌肉和骨骼的产品治疗病人的医生。


沃顿商学院出版社特别奉献:
http://www.whartonsp.com/summerreading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