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西意在当前全球贸易谈判中扮演主角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西意在当前全球贸易谈判中扮演主角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正当全球主要的工业国家的贸易部长为在香港举行的一场将会决定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命运的会议(121318日)作准备时,他们一定不会忘了和几个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发展中国家进行接触,其中包括巴西、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南非。毫不出人意料,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正在领导拉丁美洲的贸易代表团。“巴西正在试图让它成为一个重要的强权国家,”沃顿商学院国际管理学教授马若·古林Mauro Guillen)说。“巴西的GDP约占整个拉丁美洲GDP35%,也就是占3900亿美元国民生产总值中的1400亿美元。”


 


由于其庞大的规模(一亿八千六百万人口)和进一步发展的巨大潜力,巴西作为拉丁美洲国家的代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拉丁美洲国家正在对美国、欧洲以及其它的工业化国家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大幅削减农业产品关税和配额。一直以来,关税和配额令发展中国家难以向富国出售农产品。在2001911事件后不久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峰会上提出的“多哈回合”的贸易谈判,很快就被称为“发展回合”,因为在这轮谈判中,大家普遍认为经济发展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为紧迫。


 


定于2006年年末结束的多哈回合谈判的目标,就是实现大范围的多边协议,消除长久以来的贸易壁垒,帮助减少贫困。“多哈回合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因为在工业化国家,还有大量的保护性政策阻止发展中国家产品的出口,”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威廉姆·R·克林恩(William R. Cline)在最近一期《外交事务》杂志中提到。这一情况在农业领域尤为突出。在美国,如果算上配额和关税的影响,农产品进口的关税等于20%,而这一数字在欧洲和日本分别为50%和80%,克林恩在文章中写到。他指出,如果消除这些关税,那么在未来15年内,有五千万人口可以脱离贫困。这对印度、中国、巴基斯坦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的影响尤为明显。这也会对巴西造成影响。


 


虽然农产品配额和关税只是香港会议的议题之一,但是这个话题很可能成为关注的焦点,因为这在主要的发展中国家是一个引人瞩目的政治问题。而主要的工业国家则坚持认为,发展中国家应该先在人口众多的国家,比如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大幅降低保护本国工业市场的关税。以巴西、印度、俄罗斯和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并不太愿意在发达国家大幅降低农业品配额和关税前,作出让步,来改善本国市场的准入条件。


 


“毫无疑问,巴西在多哈回合中处于领导地位,”沃顿商学院法律研究和商业道德教授菲利普·M·尼古拉斯Philip M. Nichols)说。“这个国家在配额问题上有能力促成或者中断多哈回合的谈判。”英国财政大臣戈登·布朗在香港会议前发言指出,需要“在贸易问题上有所进展,允许巴西和印度这样的国家积极支持服务业的开放,放宽市场准入。”


   


在代表拉丁美洲的时候,巴西除了其自身庞大的规模,也具备其它优势,比如“稳定的宏观经济形势,受到控制的通货膨胀等,”古林说。“它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优势,比如在航空、汽车、钢铁等领域,巴西人都已经向世人证明了他们是最优秀的。”在制造业之外,巴西作为农产品出口国的势头也越发明显。从2005年一月到十月,巴西农业出口创下历史记录,达到362亿美元,比2004年同一时期上升9.6%。一年前,巴西的农业出口增长速度更是高达29.5%。现在巴西的农业品出口中有42%销往欧盟国家,而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新兴市场也在迅速的成为巴西农业品的赢利市场。举例来说,巴西出口到中国的大豆从1996年的一万五千吨上升为2003年的六百万吨。


 


总部设在巴黎的享有声誉的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包括30个位于美洲、欧洲和亚洲的发达国家。它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巴西的经济在过去15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农业出口的繁荣奠定了基础。传统的巴西出口农产品,比如橙汁和咖啡,在比例上已经有所下降,而价值更高的大豆类产品、糖和酒精则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2005年,豆类产品、糖、肉类、咖啡和烟草占到的出口份额的四分之三。在巴西,农业作为一项产业,也向地价更低,同时又有交通设施的新的地区扩展。根据美国农业部的一份报告,巴西中西部地区已经开始在农产品领域和南部相抗衡。农业部的另外一份报告还指出,从长远来看,巴西的耕地可以再增加250%到300%。


 


“巴西正在向价值链的上端不断攀升,生产高质量、高附加值的农产品,这是巴西出口的一个重要因素,”沃顿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吉拉德·麦德门特(Gerald McDermott)说。巴西小型企业管理委员会(SEBRAE)等机构也在扩展自己的职责,提供技术和财务方面的支持,以及一些技能培训项目。它们还充分利用当地资源,发挥“富有活力的政府官员”的优势和特长。


 


麦德门特说,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叫做EMBRAPA (Empresa Brasileira de Pesquisa Agropecuária)的联邦机构。该机构利用“全国的标准和实践经验,并且把这些信息传递给政府官员。它利用社会关系来改善各个层面的各种实践活动。”行业协会则和地区政府以及联邦机构合作,“联合起来,建立本土化的机构,提供培训、研发以及市场推广。”除此以外,质量控制流程也得到了升级。“万事无小事。因为只要你一批货物中有一个坏的瓜,那么你就得放弃整批货物。”


 


尼古拉斯也同意说,巴西已经建立起完善强大的机构和机制,有知识和资本来支持这种转变。“巴西不仅更新了自己的科技,还改善了自己的政府机构,来建立新的关系网络,”他说。他还补充说,巴西还在改革金融体系和法律基础设施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从前,各种关系是建立在私人交情上,而不是在机构层面或者法律法规的层面。“曾经有一段时间,你在和糖类贸易的中间商打交道时格外小心,你不能总是信任依靠他们,”尼古拉斯说。


 


帮助农村贫困人口


无论如何,巴西的政策制定者所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就是为整个国家设计一套连贯一致的战略。根据OECD最新的一份关于巴西的报告,在过去的15年左右,改革已经帮助减少了贫困率,但是仍有超过60%的农村人口还生活在赤贫线以下——也就是最低工资收入的一半。在东北部,贫困和经济状况底下还是司空见惯。虽然巴西的商业化农业在最近几年发展迅猛,但是报告还指出,这对那些缺乏竞争力的半自给的农民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虽然巴西的农村贫困情况已经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但是这部分人口中最贫困的族群的情况却更为恶化。贫困越来越集中在北部和东北部地区。”


 


那么多哈回合削减关税和配额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帮助巴西呢?OECD的报告指出,如果美国、欧洲和OECD的其它成员国能够降低农产品进口关税和配额,巴西的农民就能够从出口价格的上升中获益匪浅。而进行大规模农业生产的农户则能得到更多的利益。OECD的报告预测说,如果多哈回合的谈判能够降低全球发展中国家50%的关税和配额,并且OECD30个发达国家成员对国内农业的支持减少50%,那么巴西的经济就会因为消费者和生产者收入水平的提高而得到17亿美元的利益。这相当于巴西GDP0.3%。


 


虽然自由贸易明显对巴西有好处,但是巴西境内的南北差异使得这个国家追求一个统一贸易政策的步履愈加艰难,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们说。由于这些巨大的差异,“巴西制定贸易战略就非常困难,”古林说。尼古拉斯也同意这一说法。“巴西非常不平衡,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中徘徊游移,”这两个世界指的就是富裕和贫穷,北部和南部。


 


与此同时,巴西巨大的规模和多样性使它比小一些的发展中国家拥有更多的选择。“比如说,假设多哈回合最后达成了一项协议,增加从发展中国家向欧洲或者美国出售工业产品的数量,”尼古拉斯说。虽然这并不是当前讨论的热点,但是全球范围内对贸易管制的放松确实能够产生这样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巴西和印度就能够集结其制造业的力量,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但是其它的发展中国家可能就没有这种条件。”


 


尼古拉斯还指出,更为复杂的现实是,巴西虽然在南美自由贸易协定(MERCOSUR)(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中扮演领导者的角色,但是它本身的对外贸易很大程度上是瞄准了拉丁美洲以外的市场。“巴西处于一个非常奇怪的位置:它应该成为南美重要的驱动因素,但是它自己在南美洲内部的贸易额又如此不值一提。它和其它地区的贸易关系,比如北美和欧洲,则更有影响力。”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那些关系还是受到前几届巴西政府所实施的保护主义政策的很大的影响。当时,有些行业应该得以发展,但却没有成长起来。”


 


大豆的局限性


巴西的农业出口的兴旺局面是不是面临终结呢?麦德门特认为有理由为此担忧,因为很多农产品还属于商品范畴,包括大豆、糖、咖啡和烟草。“要向转向价值链的上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大豆再好,也只是大豆而已,”他说。他还补充说,出口增长的势头最近有所放缓,因为由于现在巴西货币雷亚尔大幅升值,巴西的大豆出口在和其它国家竞争时,更加脆弱。


 


OECD的经济学家在他们的报告中指出,巴西应该通过减少政府对农民的配额来提高其竞争力。他们说,政府对于勤劳的农民的支持应该通过更加有效的渠道,比如研发和扩张,培训以及改善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来提高农村,特别是那些特别贫困地区的生活水平。


 


总体来说,虽然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经济体,也是全球贸易谈判最有影响力的参与者,但是卢拉所领导的政府是否能够像很多巴西人期盼的那样,在全球舞台上扮演主要角色,我们仍要拭目以待。“归根结底,虽然他们在人口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一,但是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还不够,”古林说。“巴西人的态度并不会帮到什么。他们希望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就好像他们是世界上的强国之一。”巴西会继续成为拉丁美洲最重要的国家,但是除非它能够在其最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领域占领价值链的高端,并且在各个领域都成为一个发达国家,那么它还是无法成为一个全球巨星,古林补充说。“就好像老话说的那样,巴西是一个未来的国家——永远都是未来的国家。”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