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西的知识产权政策正朝两个方向发展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西的知识产权政策正朝两个方向发展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去年十月美洲国家峰会(Summit of the Americas)在阿根廷的马德普拉塔(Mar del Plata)召开,会后不久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肯尼斯·埃德曼(Kenneth Adelman)就在《迈阿密先锋报》(Miami Herald)上对巴西政府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他在文中刻意引用了经常用来形容朝鲜和伊朗等国的比喻,将巴西称为“知识产权邪恶轴心国中的知名成员。”在他看来,巴西是少数几个“公然忽视知识产权的国家”。


这场争论于去年三月首次登上了报刊头条,当时巴西政府发出公开威胁,称假如生产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跨国公司不允许巴西制造未注册药品或者以低价购买专利药品,就将撤销四种此类药物(默克公司的施多宁、雅培公司的洛品那韦和里托那韦、基列公司的泰诺福韦)的专利(见本栏目的相关文章)。最终,巴西与雅培公司达成协议,雅培公司将洛品那韦,又称Kaletra,的价格由每片1.17美元降至63美分,巴西仍然保留该药物的专利。该协议的条款规定,巴西的制药厂商不得在国内生产该药的未注册版本。尽管双方已做出让步,埃德曼仍然在十月写道,巴西的战略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它的目的不是挽救巴西患者的生命,而是刺激巴西制药行业的发展。”他还说,巴西目前成为全球第十大经济体,部分原因是“非法攫取了美国的技术和信息”。


 


最近巴西和美国的频频交锋并不仅限于制药行业。去年四月,美国政府向巴西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巴西打击泛滥成灾的盗版光碟、录像、软件等受知识产权保护的产品,否则就将取消其贸易最惠国待遇。美国官员抱怨说,2004年由于巴西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美国在该国遭受了10亿美元的损失。作为巴西总统,路易兹·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acio Lula de Silva)宣称他的目标是撤换巴西政府使用的所有家用电脑,取而代之以基于Linux开放源码平台的电脑。仅去年一年,据报道这种方法就为巴西政府节省了约1000万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用。此外,巴西政府还向100万低收入巴西人分发了装有Linux操作系统的电脑,这些人没有能力购买价格更昂贵的视窗操作系统电脑。


从道德伦理的角度出发,巴西是否有权向无购买力的穷人分发昂贵的药品、软件以及其他受知识产权保护的产品,即使这种做法意味着巴西违反其作为世贸组织成员应承担的知识产权义务?研究领先公司全球投资战略的沃顿管理学教授希瑟·贝瑞(Heather Berry)认为,“关于知识产权的主要问题是,‘这种一刀切(one-size-fits-all)的制度能否发挥作用?’我们需要有人承担风险投资研发。而如果你不给予他们某些权力,他们就没有动力去投资研发。在面临即将死亡的患者时,你很难对其中任何一方让步;我们既不想让病人受苦,也不想让制药公司失去创新动力。”


巴西政府对知识产权的公开强硬态度获得了对全球化和美国持批评态度的国家的赞赏,但知识产权专家提出,这种方法会挫伤跨国公司在巴西投资的积极性。巴西的生物多样性和生物科学领域快速提高的技能蕴含着巨大的潜力。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创造与创新经济中心(Creative and Innovative Economy Center)主任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说,对巴西而言,幸运的是并非每个巴西人都追随联邦政府的领导。


瑞安认为,巴西的知识产权政策正在朝两个方向发展。尽管联邦政府公开采取强硬态度违反知识产权保护,但“过去十多年中一场鲜为人知的革命正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瑞安对巴西、约旦等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创新颇有研究。他说,“为推动市场上的技术创新和克服造成障碍的机构问题,巴西已对其生物医学创新体制和知识产权制度进行了大力改革。”其中最明显的进步就是Achéflan的上市。这种新药由巴西自主研发并受知识产权法的全权保护。


神奇的玛丽


20056月,一家名为Aché的巴西公司宣布推出Achéflan,他们从当地名为‘Maria-Milagrosa’(意即“神奇的玛丽”)的植物中提炼出一种独特的化学复合物,再在此基础上制成了首个抗炎药。Achéflan是种乳剂,它已经获得了巴西负责监控药品安全与效力的有关当局的许可,几个月内就将在巴西各大药店出售。


Achéflan的研发上市得到了圣保罗州研究基金会(State of São Paulo Research FoundationFAPESP)的大力支持,它为该州将这种自主研发的新型技术推向市场提供了资金支持。圣保罗州是带动巴西经济发展的火车头 。瑞安说,“一直以来,宏观经济问题造成巴西市场上的资本昂贵且风险投资基金匮乏,而FAPESP的资助计划帮助更正了资本市场上至关重要的问题。”


虽然没有公开大吹大擂,但巴西各州的研究院对创新公司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这也反映了巴西资金与权利的分散。沃顿管理学教授杰哈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A. McDermott)对发展中国家用来推新产品上市和促进各行业更新的战略进行了研究。他说,“制定行业政策的权力总是下放到各省,而且各省可以支配的资金也相当多。”


即使是巴西联邦政府也一直在采取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200412月,联邦政府通过第10,973号法令。瑞安说,法令“制定了针对创新和生产环境中的科学技术研究的规定。”他还补充说,该法令鼓励公营与私营行业结成研发伙伴合作关系,并向私营技术商业化项目提供公共补贴。“根据该法令,立法与执法[机构]在克服技术创新与商业化遇到的障碍上开始正面交锋。”


巴西技术创新中前景特别光明的是生物制药公司的发展,这些公司充分利用了亚马逊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亚马逊地区素来以其巨大的开发潜力名闻天下,但绝大多数的开发都集中在石油、天然气和矿石开采、伐木和种植农作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马逊区域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但意见领袖却普遍没有将这里的动植物看作是用于生物医药研发的自然资源。”


可以说Achéflan是巴西利用亚马逊地区的丰富资源将受知识产权保护的药品推向市场的转折点。在Achéflan推出之前,巴西市场上销售的植物类抗炎药都是利用从非洲等国进口的植物制成。Achéflan中含有的草药一直被巴西人用来制作医用注射药液,这种药液在市场上常常有售。瑞安说,“Achéflan表明巴西政府近年来推行的技术政策改革已见成效。此外,它还说明公营私营领域结成研发伙伴合作关系可以为巴西人和全球消费者提供宝贵的新疗法。”临床试验表明,Achéflan对治疗慢性肌腱炎和久治不愈的肌肉疼痛安全有效。研究还显示,Achéflan比其他药物的副作用更小。


 


许多生物科学家认为,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可以使巴西受益无穷。生物学家约翰·基拉马(John Kilama)说,巴西已在生物科学领域开发出巨大的创新能力。基拉马是特拉华州全球生物科学开发研究院(Global Bioscience Development Institute)的院长。“过去15年来,巴西高校提高了自身的科研能力。圣保罗大学等高校都在生物科学,包括生物科技领域,开展大量的创新研究项目。”
 


基拉马在圣保罗大学开展了关于巴西人如何参与全球生物经济的系列研讨会。他说,尽管获得了如此的进步,“但在涉及到知识产权问题时,积极发挥作用的是私营行业而不是政府”。“私营行业开始重视知识产权,但政府却说,‘我们是为得到更多的药品和其他产品而不得不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基拉马督促巴西政府考虑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全体巴西人民造成的长期积极影响,而不是只注重它为穷人带来的短期利益。“问题不在于知识产权本身;而在于如何让巴西利用其庞大且极富创新力的私营行业创造财富,从而使穷人有能力购买药品,而非为巴西企业的竞争制造障碍。”


 


基拉马说,假如巴西在广为人知的冲突事件中对知识产权采取强硬立场,就会打击投资和阻碍私营行业的积极努力。所以,卢拉需要向左翼党派解释,只着眼于攫取更多现有的蛋糕还不够,必须通过应用受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技术来做大蛋糕才能实现国家的最大利益。而好消息是巴西人有做大蛋糕的技术实力。


沃顿国际管理教授毛罗·纪仑(Mauro Guillén)认为美国政策中仍有妥协的空间。他说,“保护知识产权非常重要,不提供任何赔偿就使用产品或技术是种偷窃行为。美国的这种说法没错,但美国政府或许应该更加务实些……说到底,如果其他国家的公司使用你的技术,你就成为一种标准。或许正确的方法是和他们协商,看看他们能付给你多少钱。”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