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第一次,第二次……索斯比拍卖行与克里斯蒂拍卖行的诱惑、贪婪与诈骗

培训讲师谈管理:第一次,第二次……索斯比拍卖行与克里斯蒂拍卖行的诱惑、贪婪与诈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克里斯托弗·梅森(Christopher Mason)是《盗窃的艺术:索斯比-克里斯蒂拍卖行丑闻内幕》一书的作者,他认为亿万富翁艾尔伯特·陶伯曼(Albert Taubman)两年前因共谋定价而锒铛入狱一事有些冤枉。


陶伯曼曾是著名的购物中心发展商,后于1982年成为索斯比(后来的索斯比·帕克·伯奈特)拍卖行的业主兼总裁。但是本书不仅仅是为他鸣冤叫屈,书中对这两家知名拍卖行的内部运作进行了翔实记录。这两家拍卖行拍卖过许多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绘画、珠宝、古董及其他富豪和名人的财产,声名显赫。本周,艺术界正为822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s)的名画《尖叫》在奥斯陆的蒙克博物馆被盗一事炒得沸沸扬扬,而《盗窃的艺术》一书则论述了另一种与众不同的盗窃,着重阐述了拍卖行共谋定价的背景、涉及的人员及发现的这一阴谋的始末。


梅森活灵活现地描述了这场好戏中许多角色的个人问题和职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物是索斯比拍卖行的CEO黛安娜(戴比)·布鲁克斯(DianaDedeBrooks)和克里斯蒂拍卖行的CEO克里斯托弗·戴维奇(Christopher Davidge)。梅森是一位自由撰稿人,专门写作有关艺术和上流社会的故事,他说,为了描写这个有关诱惑与贪婪的故事,他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对300多人进行了2,400多次采访。


梅森解释说,许多贵重物品因为“死亡、离异或债务”而进入拍卖行,财产所有人需要现金。自创立初期起,索斯比拍卖行(成立于1744年)和克里斯蒂拍卖行(成立于1766年)便拉拢重要客户,以获得寄售权——它们赚取利润的传统方法是,根据卖方所得金额收取一定的佣金。


但是,最近几年,对于那些有轰动效应的收藏品,两家拍卖行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竞相将向卖方收取的佣金数量减为零。除其他重金诱惑外,它们还做出最低回报保证的许诺,或负责贵重物品的巡展。这意味着他们的利润要靠向不太昂贵的寄售品和向较小的买主收取佣金获得。


基尼斯公司的前总裁安东尼·特南(Anthony Tennant)爵士1992年担任克里斯蒂拍卖行总裁后,曾抱怨道:“如果这两家拍卖行像现在这样运营,赚不了大钱一点也不奇怪。”1994年,特南在伦敦的一个画廊遇到了陶伯曼,并走上前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合作。” 陶伯曼答到:“好。”他回忆说他当时好奇地想:“这个人想干什么?”


俩人相约在陶伯曼的伦敦临时寓所会面。他们一边吃着炒饭和熏鱼,一边抱怨彼此的一些损招给双方都造成了伤害。陶伯曼抱怨说,克里斯蒂公开诋毁索斯比经手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艺术品的真实性。特南反击道:索斯比以向潜在客户所热心的慈善事业提供捐赠的手段赢得生意。


特南乘机指出,通过放弃拍卖行应收佣金而获得大买卖的行为只会两败俱伤。他说,如果两家同意,不让出应向卖方收取的佣金,那么每年就可以为克里斯蒂多带来1,200万至1,500万美元的收入,给索斯比多带来1,800万美元的收入。梅森写道,之后二人分别让布鲁克斯和戴维奇制定出有关佣金的详细计划。(他提到陶伯曼否认了这一点。)布鲁克斯说,尽管当时认为“这样做不对”,但接到命令后她同意做这件事。


一年过去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但是,在随后的1995年,艺术品市场出现了“大跳水”, 布鲁克斯和戴维奇不但同意取消零佣金,而且提出一个非常具体的根据寄售品大小确定的 “不可变”的浮动比例。梅森说,两位首席执行官就此协议通知了他们各自的总裁。两家拍卖行的利润获得了预期的增长,尤其是两年后艺术品市场恢复了生机。


美国司法部检察官约翰·格林纳(John J. Greene)对一系列艺术赝品追踪了11年,隐隐听到了索斯比和克里斯蒂就限价达成协议一事。但是由于这笔交易已是陈年往事,他无法证明此事的真伪。梅森指出,一家拍卖行采用一项新政策,另一家马上仿效,这种事并不稀奇。


的确,如果不是1998年克里斯蒂来了位新东家,格林纳的怀疑可能就此止步。这位新主人是法国亿万富翁皮纳特(Pinault)(他麾下的Artemis公司,包括匡威运动鞋,新秀丽箱包和美国威尔滑雪场),他解雇了戴维奇。戴维奇在克里斯蒂工作了34年,担任CEO也有10年。


皮纳特认为戴维奇更感兴趣的是自己的奢侈品(如让克里斯蒂每月为其在纽约派克大街的寓所支付32,500美元)而不是改善经营。另外,皮纳特不想付给戴维奇解雇费。戴维奇一怒之下向Artemis的首席执行官帕翠西亚·巴比泽(Patricia Barbizet)揭发了索斯比和克里斯蒂共谋定价一事,并称他保留大量笔记可以证明此事。他说,这些笔记表明特南策划了这一阴谋。


戴维奇的律师相信他可以利用那些笔记同这位美国检察官做一笔交易。只要他们待在伦敦,美国司法部便无法得到戴维奇的笔记。而这些笔记是能证明这桩交易的惟一具体证据。戴维奇后来提出,利用他的谈判能力为特南和克里斯蒂拍卖行及其本人换取特赦,从而免于任何反垄断起诉,以此换取他尚未拿到的800万美元解雇费。克里斯蒂的所有者同意了。


梅森写道,串通共谋在英国同样是非法的,但当时只会给予他们民事处罚。但是,根据《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的规定,索斯比拍卖行和克里斯蒂拍卖行的总裁和CEO在美国将面临一系列起诉,这些起诉会导致多项严厉刑事处罚。


这样,克里斯蒂拍卖行可平安无事,但索斯比拍卖行则难逃法网。


索斯比拍卖行董事会迫使戴比·布鲁克斯辞去CEO职务,但她可以通过同意证明陶伯曼有罪而与该指控脱离干系。布鲁克斯被判处6个月监禁,缓期3年执行。这意味着除非获得批准,她不得不待在其位于曼哈顿的价值500万美元的豪宅中。


陶伯曼20024月死在狱中,终年78岁。


梅森并没有坚称陶伯曼无罪,但是他在书中写道,欺骗不符合这个人的性格,陶伯曼在他所在的商业交易中始终因诚实守信而深受敬重。据梅森所说,例如,许多人都知道,陶伯曼为他在曼哈顿购买的珍藏品而向纽约税务局支付了巨额税款,尽管他可以通过将货物运出美国,运往他在别国的某一幢豪宅而避税。而且他还为自己购买的用私人飞机运入美国的货物支付关税,而其他许多人却不这么做。梅森清楚地表明,这笔交易的发起者陶伯曼遭受的待遇是不公平的,因为这桩交易的始作俑者特南以及两位经手此事的CEO并没有像这位索斯比的总裁一样付出同样的代价。


这一丑闻并未给这两家拍卖行带来持久影响。它们仍然是高消费阶层的首选。克里斯蒂最近拍卖了已故烟草业女继承人桃丽思·杜克(Doris Duke)的财产,而索斯比则接手了著名影星凯瑟琳·赫本的房产的拍卖。


毫无疑问,无论对陶伯曼一案的裁决是否公正,《盗窃的艺术》一书不仅仅是在给一桩商业丑闻讨一个说法,克里斯托弗·梅森刻划情节和描写人物都细致入微,引人入胜。


 


本文发表于200498日。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