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东地区的经济趋势——以及高油价——为该地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东地区的经济趋势——以及高油价——为该地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首届沃顿全球家族企业联盟大会三月在中东地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举行,来自全球各地的商业领袖就中东地区新的投资与商业机遇进行探讨。


本次论坛反映出沃顿对该地区日益高涨的兴趣。沃顿全球家族企业联盟的执行理事托德·米莱(Todd Millay)说道,其中一个例子是,沃顿阿拉伯俱乐部(Wharton’s Arab Club)是一个非政治性的学生社团,其成员去年就参加了在科威特举办的实习活动。那次活动的高潮是在迪拜举行的历时一天的研讨会。今年,学生们也来到迪拜,部分行程是参加历时三天的沃顿全球家族企业联盟大会,这一会议的议题包括地区经济模式与资本市场以及企业家精神与教育等。


这次会议的举行时间适逢市场上出现多种有利的经济趋势。例如,上涨的石油价格于2004年到达每桶55美元的高点,这为包括阿联酋在内的所有出口石油的经济体带来大量的财富,并正鼓励当地政府把基于石油的经济模式多样化,进军建筑业与旅游业等非石油领域。同时,该地区的政治、社会与经济改革(包括私有化与自由化)正在缓慢起步,但是肯定会与这变化的时代保持合拍。房地产市场与股票市场都十分景气,公司IPO的数量出现上升,目前这一数字约为54件。中东地区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已从1999年的3690亿美元上升到2003年的约5000亿美元。


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


苏尔坦·本·苏莱亚穆(H. E. Sultan Bin Sulayem)在欢迎辞中致词道,“我谨代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皇储兼国防部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上将(His Highness General 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诚挚地欢迎各位莅临迪拜。”“我们有幸目睹这里所经历的持续发展,这一增长证明我们有能力做到更大更强。” 本·苏莱亚穆是伊斯特斯玛公司(Istithmar)的执行主席,该公司是由迪拜政府所成立的一家重要投资控股公司。该公司正致力于有关家族企业领域新课题的研究,也是本次迪拜论坛的主要赞助商。


伊斯特斯玛公司成立于2003年,负责为公司投资者与私人投资者寻找不同的创业企业,涉及领域包括房地产、物流、旅游、零售业与金融服务业等。本·苏莱亚穆身兼数职,他还是迪拜港口、海关、自由贸易区公司(Dubai Ports, Customs and Free Zone Corp.)的执行主席、B2B类型的Tejari.com网络公司主席,以及迪拜房地产开发的业界领先者棕榈岛集团(Nakheel)的主席。本·苏莱亚穆说道,“企业家精神来自家族企业。正是企业家精神推动着全球社会财富的创造。家族企业是我们所继承的精华,也是我们跨越过去与未来使我们的文化常青的桥梁。不过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以及家族企业的成长,一些棘手的问题也浮出水面。今天我们将来探讨这些问题。”


其中一个问题是公司治理。本·苏莱亚穆指出,“无论是在迪拜还是杜塞尔多夫,良好的公司治理都是企业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为了企业的生存,家族所有企业必须解决与股东之间的个人冲突问题;必须考察消费者利益,与金融市场结合进行扩张;即使是当企业面临市场需求与压力时,也必须明确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企业必须将企业管理与所有权分开,将企业财务与个人财务分开,因为企业既能将家族成员凝聚在一起,也能使其四分五裂。”


他承认这样的态度可能会有风险。尽管自从20世纪90年代中以来,中东经济已取得长足的进展,但是许多家族企业仍不愿上市。当地专家指出,与此同时全球化的大势所趋以及世界贸易组织(WTO)都已促使这些家族企业对这一转变进行认真的思考。一份近期IMF的报告提出警告,中东地区(包括海湾各国)在多个领域的发展状况落后于其他地区,这些领域包括削减外商投资的进入壁垒(例如,最低资本要求)、改善繁复的流程与监管状态以及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等。


第一个小组座谈会题为“中东地区经济模式与趋势”,由沃顿金融学教授布伦特·居尔特金(N. Bulent Gultekin主持。居尔特金认为存在变革的必要性。居尔特金告诉听众,“到205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以下依次是美国、印度、欧盟以及日本。我曾拜访过上述国家和地区,不过让我遗憾的是尽管全球其他地区正在大跨步地前进,但是中东地区的经济仍然在苦苦挣扎。那么我们是否有办法能将亚洲经济增长的奇迹复制到中东来呢?”


乔德投资公司(Jordinvest)是一家位于约旦的地区性投资银行,其CEO亨利·阿萨姆(Henry T. Azzam)对当前中东地区的经济形势持乐观态度。他指出,除了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地区动荡不安的局势之外,中东地区经济的增长速度仅仅名列中国之后。受到高油价与高生产率、低利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以及那些在当地投资充满自信的私营部门等多种有利因素的影响,该地区的实际GDP增速高达7%。他认为,“充满自信的私营部门[正变得更加活跃,]由于现在西方国家进行投资的难度加大,因此他们转而在本地区寻求投资机会。”


 


阿萨姆说道,的确,私人投资者“对于他们在中东地区所看到的一切非常满意,并且正在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国内市场。”“所有的私营部门,无论是银行、电信、交通运输、医疗保健还是教育,在去年都有上佳的表现。另一个有利因素是消费支出的上升”,这一现象的驱动因素是消费信用的快速扩张、低利率以及阿拉伯非产油国家的汇款额上升。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周二(五月三日)的一篇文章至少在银行业方面印证了阿萨姆的乐观评估。这篇文章写道,在过去的十年里,“伊斯兰世界的银行业已经成熟起来,从一潭细小的、有时甚至是方向不明确的死水发展到全球金融业中的一条重要支流,尤其是当新资金因更高的石油收益而涌入波斯湾,西方的银行家与借款者在为这些新资金而激烈竞争之之时。”这篇文章继续指出,在1999年,“当时仅有10多家伊斯兰品牌的投资基金;而现在全球至少有150家这样的机构。”


在油价上所下的赌注


所有人都认为,石油为王。受到强劲增长与需求的刺激,目前所有受石油驱动的经济体都处在黄金时代中。不过油价水平仍处于大幅波动中,主要是因为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压制,例如,有限的过剩产能、不稳定的气候条件、有关伊拉克、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甚至一些海湾合作理事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成员国等产油国的不利消息。坏消息从罢工、生产配额的突然增长到管道破坏等不一而足。


阿萨姆说道,“由于这种不确定性因素的放大以及在油价上所下的赌注,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根本不同的市场。”每桶20美元到30美元的价格区间已成为历史;现在的价格区间是每桶30美元到55美元。“很明显,我们已经进入高价格区域。由于海湾各国已开始生产更多数量的石油,这些国家不但受益于高油价,而且受益于更高的劳动生产力水平与更高的石油收入。去年,该地区石油总收入上涨了35%。以沙特阿拉伯为例,在其三个主要经济部门中,石油部门约占经济总量的32%,私营部门占44%,而政府占24%。石油业的景气局面意味着政府能获得更高的石油收入,由此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下,政府正投资于一些雄心勃勃的项目,并为地区性经济活动做出贡献。”


与此相类似的是,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的股票市场在过去两年内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中埃及是领头羊表现最佳,其后是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约旦与巴勒斯坦。阿萨姆说道,“这看起来就像美国的科技股泡沫。”他补充道,不过,该地区的经济也表现出很高的流动性。


就经济体而言,明星选手是卡塔尔,紧随其后的是阿联酋(尤其是迪拜)。沙特阿拉伯、科威特以及其他国家也有上佳表现。中东地区的旅游业是另一个新现象。阿萨姆说道,“在安曼、贝鲁特、迪拜以及大马士革等地,游客很难订到房间。”“人们越来越多地在本地区之内旅游,而不是去西方国家,因此非石油生产国获得了更高的收入。”另一有意思的趋势是,临近国家正在对该地区投资。例如,沙特阿拉伯人是迪拜等地区最大的投资群体,伊拉克人与叙利亚人正在搬迁到约旦等地或在这些国家进行投资。阿萨姆指出,黎巴嫩和叙利亚可能出现增速减缓,而巴勒斯坦与埃及将会有不错的表现。“影响资本市场的大多数因素目前都是大开绿灯。随着这些地区性变化的发生,家族企业的前景也正发生着变化。私营部门的企业正对在本国、本地区以及国际市场上的投资风险回报状况进行重新评估。”


位于迪拜的拉斯马拉投资公司(Rasmala Investments)的CEO阿里·阿尔·谢哈比(Ali Al Shihabi)对阿萨姆的看法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请听众从短期的乐观局势上退一步思考。他认为,“在海湾地区与其他阿拉伯经济体中,教育与投资方面的可吸收资源非常有限。巨额的流动资本追逐着有限的投资机会。并且,如果资本是风落资本(windfall capital)的话,那么也会影响到长期投资决策的质量。”这些数字看起来都不错,不过问题是,阿拉伯地区,特别是海湾地区,如何能在长期创造就业机会。“各国政府有能力对经济进行补贴,但是这将会推迟根本性改革的实施进程。”


谢哈比说道,“现在,有关印度的谈论比比皆是,但是使印度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是印度高素质的教育。”“在20世纪50年代初,时任印度总理的尼赫鲁决定在科技教育领域大力投资。这一行动已为印度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但是阿拉伯世界却在这一方面落伍了。如果油价出现下跌,我们就会发现自己身处困境。一方面,我们的人口数量在增长。另一方面,扫盲行动的成果尚未转化为企业所需的且可以配置的教育资源。”


其他需要被重新审视的问题是法律改革以及进一步的经济与政治改革。“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如何能不仅在全球市场而且在地区性市场上进行竞争呢?”谢哈比建议道,石油收入可帮助建立大规模的信托基金,以鼓励科学研究。动态管理以及正确的高层领导力——正如迪拜的个案中所展示的那样——都是必需的。还有,管理所有的增长必须充分考虑长期的人口问题与社会因素。他说道,“为了讨论这些议题,我们需要具备更为深入以及更为关注的眼光以及更开放的胸怀。”


在本次活动结束前,听众就金融市场上的司法重要性、家族企业信息透明度的必要性、阿拉伯经济体的改革压力以及当前吸引FDI的措施等话题进行了探讨。阿萨姆以迪拜国际金融交易所为例,说明其他阿拉伯国家在为地区性成员与国际性成员设立复杂的金融市场时所应仿效之处。“资本总是流向游戏规则明确的市场,这正是迪拜吸引到这些资金的原因所在。目前的趋势是阿拉伯国家的资金正在寻找合适的投资地区,而且这就是在中东地区之内。”<SPAN lang=EN-US styl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