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案例 / 企业培训案例: 谁的畅生阁

企业培训案例: 谁的畅生阁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企业培训案例

畅生阁养生保健会所的董事长高渭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几年前的一张字据,竟然给他带来了大麻烦,弄得不好,他辛辛苦苦做大的企业将成为别人口中的肥肉。

对高渭河的畅生阁虎视眈眈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与他一起创业的吴道林。六年前,正在寻求生意机会的高渭河来到京城,无意中结识了瑟曼丽美容美发公司的老板吴道林,吴道林当时也想扩大自己的生意,俩人一来二去的就聊出了个商机——合伙成立一家有文化内涵的养生保健会所,专门为辛苦搏命的有钱人和文化人提供服务。他们几经曲折,从“官宦子弟”商红兵手里拿到一处老宅子作为店面,办齐各种手续后,成立了畅生阁国际养生保健会所。新成立的保健会所,吴道林和高渭河各出资200万,各占40%股份;商红兵出资100万,占20%股份。“畅生阁”的商标是注册在吴道林的瑟曼丽公司名下的,口头约定大家共有。本来大家最初是想注册在高渭河名下的,因为畅生阁成立后,主要将由高渭河负责经营。但是,高渭河当时还没成立自己的公司,不是法人代表,也没有取得任何经营项目的营业执照,所以无法以他个人的名义注册商标,再加上他们仨人那会儿一心想的就是快点开业赚钱,大家彼此之间充满信任,所以也就没过多地去计较这件事。

畅生阁成立没多久,京城就闹起了非典,畅生阁会所“门前冷落车马稀”,吴道林终于熬不住了,他将自己40%的股份转让给了高渭河,撤出了合作关系。因为“畅生阁”的商标那时还在“瑟曼丽”的名下,所以他和高渭河私下立了一张字据,字据上写着:“吴道林申请的畅生阁注册商标转让给高渭河,商标归高渭河所有,在适当的时候,高渭河有权要求吴道林同意高渭河把该商标转让给高渭河指定的人或公司。”

高渭河挺过了非典,生意越做越大,后来又开了4家连锁直营店,他的目标是在下一个两年再开三四家。正当高渭河畅想着美好的未来,生意一直徘徊在低谷的吴道林突然来找他了,吴道林要求以原价购回自己当初转让给高渭河的40%的畅生阁股份,高渭河觉得吴道林是在敲诈,说有字据为证——“畅生阁”商标已经是他高渭河的了。但是,吴道林说没有他当初打江山,就没有畅生阁的今天;还说他请教了律师,律师说按照那份字据,他可以起诉高渭河这些年一直在侵犯他吴道林的商标权。高渭河找到自己的律师蓝涛,想问问与吴道林对簿公堂的前景如何,但蓝涛也说这是一份约定不明的字据,如果诉讼起来,高渭河打赢官司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一旦法院正式判定“畅生阁”商标归吴道林所有,高渭河就再也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他6年来苦心经营的成果可能都将归在吴道林囊中。

一个吴道林就够让高渭河烦心的了,商红兵也来凑热闹,他也没放过高渭河。高渭河每年从总店利润中拿出20%分红给商红兵,但商红兵想要更多,他认为高渭河还应该让他分享分店的收益。他提醒高渭河,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书面约定,但高渭河答应过“畅生阁”商标权也有他一份。商红兵虽然从未参与畅生阁的管理,但因为他有个在工商行政部门当头的爹,这些年的确也帮了高渭河不少忙,摆平了不少关系,扫清了不少障碍。高渭河知道商红兵是个得罪不起的角色,多少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而且未来几年高渭河还要开新店,工商部门一个环节又一个环节的审批,少不了商家老爷子帮忙。

面对这个由一份字据和一个归属不明的商标引起的麻烦,高渭河应该怎么办?满足吴道林和商红兵的需求?跟他们打官司?还是放弃“畅生阁”品牌,另起炉灶?请看四位专家的点评。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